• 第417章 再见海棠公主

    更新时间:2017-10-09 09:44:10本章字数:3075字

    龙沧兰点头道:“首巫医所言甚是,我本想给他们机会让他们留下遗言,没想到他们却还在狡辩,首巫医,您是我们祭祀团巫医实力最强的,您看一下他们除了给主祭祀大人下毒之外,有没有还使用其他手段,我们也好早点诊治。”

    林正德闻言心中得意,看样子这小丫头最倚重的还是自己:“师侄放心,我现在就去为主祭祀大人看看。”

    说完,走上前去。

    苏铭心中一惊,不过看到龙沧兰胸有成竹的样子,终是没有阻拦。

    林正德走到床前,装模作样地探手将魔元送入卡尔祭祀体内探查情况,众人都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主祭祀大人还有别的变故。

    苏铭更是紧张,担心林正德再用什么手段来加害卡尔祭祀。

    果然,林正德猛地起身以身体挡住众人的视线,口中大喊道。

    “不好,他们还对主祭祀大人用了歹毒的手段!”

    众武士一听,马上抽出兵器对着无名姑娘与紫衣人,只待龙沧兰一声令下便将他们拿下。

    苏铭一听,却是作好准备,只待龙沧兰给出信号信击退林正德。

    谁知林正德突然惨叫一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了出去,摔在地上。时间竟然爬不起来了。

    “哼,自作孽不可活,林正德,这下可是你自己暴露出来的,师父,您没事吧?”

    骂完林正德,龙沧兰恭敬地走到床前,向卡尔祭祀行礼问道。

    苏铭目瞪口呆地看着卡尔祭祀竟缓缓睁开眼睛,微笑着扫了屋内众人一眼,对龙沧兰道:“沧兰,起来吧,你做得很好,不枉师父一番栽培。”

    难怪龙沧兰如此有恃无恐,原来她师父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不知用什么暗号通知了龙沧兰,而一无所知的林正德被龙沧兰故意找了个借口放过去,正想借机再次加害卡尔祭祀却被有所察觉的卡尔祭祀震飞出去。

    见到卡尔祭祀开口说话,林正德总算明白怎么一回事,这下自己再怎么抵赖也已没用,强忍着疼痛翻起身来跪到地上,一个劲地求饶道:“主祭祀大人,正德知道错了,我也是被逼的啊,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啊!”

    卡尔叹了口气,不想再听他在这里出丑,一挥手一旁桌子上立着的一尊金瓯魔神像射出一首紫光,将地上苦苦哀求的林正德吸了进去。

    苏铭瞅瞅卡尔祭祀,心知林正德身为金瓯大魔神团的首巫医,虽然比不了战斗祭祀,但本身实力绝对差不到哪里去。但刚才卡尔祭祀只一挥手间,林正德便毫无反抗得被吸进去,由此可见这位卡尔祭祀本身的实力强到何种程度。

    收拾完林正德,卡尔一挥手,令侍女和护卫武士们全都离开,然后让龙沧兰将自己扶起来,转身对那无名姑娘行礼道:“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主祭祀卡尔,拜见海棠公主殿下,感谢刚才海棠公主殿下出手相救!”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呃,对不起,搞错了,其实只有龙沧兰一个人大吃一惊而已。

    龙清当然是早已知道他们的身份,而苏铭在进屋之后便认出了曾被自己,确切地说是小不点偷过内衣的君海棠。

    龙沧兰见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气得狠狠瞪了龙清和苏铭一眼,想起自己刚才还对着海棠公主说什么死到临头不禁头皮发麻,万一真把她惹恼了,自己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可就真的是开到头了。

    想到这里,随着卡尔祭祀行了礼之后,不禁尴尬地看着君海棠,有心想说几句道歉的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不过君海棠可比姬月舞温柔善良得多,看龙沧兰的神色便明白她想些什么,先询问了几句卡尔祭祀的身体情况,然后不等她道歉先开口道:“刚才龙祭祀想必是早已知道真凶,欲以我二人来骄其之心,再以奇兵令其伏法,妹妹真是佩服得很,有空便请龙祭祀多来宫中作客,让妹妹好好向龙祭祀请教一番。”

    这么说就是不追究自己刚才的失礼喽?

    龙沧兰松了口气,笑着回答:“公主殿下相邀,那是沧兰的福气,又岂会不从呢?”

    君海棠又转头看向苏铭:“这位医者不知尊姓大名,若是不介意请与沧兰祭祀一同来皇宫做客。”

    苏铭尴尬地挠了挠头:“我,我叫苏铭啊,就是,就是那个偷,啊不是,就是那个,你跟姬月舞公主在一起时碰到的苏铭。”

    君海棠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恍然道:“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偷,咳咳,就是那个苏铭啊,这些天皇城内都在传什么山中老人的亲传弟子,我当时就想可能是你,不过太长时间没见,刚才我一时没认出你来,没想到你的医术这么厉害,现在成了全君权王朝的大名人了,恭喜你啦。”

    “原来公主殿下跟这小子早就认识啊。。。。。。”龙沧兰咬牙切齿地瞪着苏铭,搞了半天这小子早知道公主的身份,也不知道找机会给自己提个醒,弄得自己出这么大个丑,哼哼,来日方长,你小子等着瞧好了。

    苏铭接触到龙沧兰冷中带寒的目光,再想到刚刚见识到的强悍手段,不禁打了个冷颤,下定决心以后再不跟她单独相处,绝不给她整治自己的机会。

    卡尔祭祀笑着问龙沧兰:“说了这么多,沧兰,你还没跟我介绍一下这个小伙子是谁啊?此次多亏他救了老太婆一命,我们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龙沧兰这才想起这气人的小鬼还是自己师父的救命恩人,自己还真是整他不得:“回主祭祀大人,这就是起源王朝派来我君权王朝的正使之一,起源王朝首席堂医奉苏铭苏大人。”

    “晤,苏铭,就是那个传得满城风雨的山中老人的弟子喽?唉,我们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一向对山中老人不太感冒,这次却受了人家这么大人恩,沧兰啊,一会儿你可要好好招待苏大人,不要怠慢了恩人。”

    龙沧兰明白卡尔祭祀所指之意,慢点头答应道:“放心吧,师父,我记得了。”

    苏铭不好意思地说:“这都是应该的,没什么感谢不感谢的,倒是您,主祭祀大人,您虽然己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身体内的余毒却还没有清除干净,您还是需要多休息休息。”

    龙沧兰和龙清一听,连忙劝道:“主祭祀大人,外面的事情都有我们来处理,您还是听苏大人的话,多休息一下吧。”

    卡尔祭祀叹了口气,摇头道:“我哪里能安心休息,林正德在我们祭祀团身份尊贵,威望极高,却也成了别人的内奸,我想祭祀团内必然还有他的同伙,而且以他的身份一旦被宣布为内奸,没有我亲自坐阵,你们难以压服祭祀团内的怀疑声音。”

    “对了,当务之急是趁敌人没有发觉林正德落网之前,将他们在祭祀团内的内奸一举淸除,师父,让徒儿好好审审林正德那个老贼,看看他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卡尔点头道:“是得好好审审,不过就算不审我也猜到他的主使者了,苏大人,虽然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但一会儿还必须要去主持金瓯魔神诞辰庆典,如果缺席就会让其他来参加的客人产生猜疑,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稳定我的身体状态,让我的病情不至于恶化?”

    苏铭想了想,从怀内掏出一个玉瓶递给卡尔祭祀说道:“这是我炼制的魔元丹,可以净化体内大部分的毒素,每天,呃,四分之一粒,浑于温水之中,睡觉前服用,您先服用一下看看,如果有效果的话一个星期就可以将体内毒素全部净化,如果没有效果我再想办法。”

    “可以净化大部分毒素?”卡尔接过玉瓶,向龙沧兰吩咐道:“想来这丹药极是珍贵,我们也不能白拿苏大人的东西,去把我们珍藏的魔云兽的角拿来送予苏大人吧。”

    “苏大人,魔云兽乃我君权王朝东部特产的一种魔兽,其角乃是极罕见的练丹材料,想来苏大人必是用得着的,希望能够笑纳。”

    苏铭大喜过望,他也早就在多本书中见过一些极难炼制的丹药里面。有需要这种魔云兽角的材料,只不过从来没见过,这下终于能有一个了。

    其实苏铭不知道的是,魔云兽不仅角是一种炼药材料,其本身实力强横,极不好捉,乃是一种非常优秀且罕见的作战宠物,因此,卡尔祭祀所赠的魔云兽角其价值远在苏铭估计的之上。

    其实卡尔赠予苏铭这么珍贵的礼物除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外,还是想加强与他的感情,以便自己祭祀团进行转型,而今天海棠公主竟然也来到他们祭祀团,这就更加令卡尔祭祀喜出望外,另外也可以看出君权魔尊对他们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重视程度。

    “好了,沧兰啊,你陪苏大人云前厅吧,我想跟公主殿下说会儿话,好好招待客人们,不要动声色,林正德的事情我们要低调处理。”

    龙沧兰躬身一礼回道:“主祭祀大人放心,沧兰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