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7章 不见了

    更新时间:2017-10-14 09:20:06本章字数:3044字

    “好了。”苏铭收手接过侍女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

    刚才的施针是自己行医以来难度最高的一次,消耗真元之大差点儿便让自己吃不消。

    “能做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要靠龙祭祀本人的意志了。”

    卡尔祭祀闻言,看着苏铭露出感激的目光:“真是辛苦苏大人了,龙清,你负责驻地的守卫,松柏,你带人守在这里,我要亲自去为沧兰祈福,希望仁慈的大魔神和金瓯魔神大人能够保佑沧兰平安无事,公主殿下,苏大人和安吉将军请自便,卡尔先失陪了。”

    苏铭三人连道不敢,待卡尔祭祀离开,苏铭收回目光,再看着躺在床上的龙沧兰,只听到消息和亲眼所见完全不是一种感受,刚才先以为龙沧兰治伤要紧,因此,苏铭竭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怒,现在重担一放,看着龙沧兰被伤成如此样子,想到还有不知多少连魔功都不会的无辜祭祀被杀,苏铭的愤怒再次点燃。

    “龙松柏祭祀,请带我去看看其他的伤者吧,我想也帮他们看一看。”苏铭一刻也不敢再呆下去了,过不了多长时间,龙沧兰就会开始感觉到刺骨的疼痛,苏铭有点儿怕那种场面,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冲到东部城区治安队去杀人,甚至直接把身旁的安吉直接给撕了。

    龙松柏大喜,不过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我看苏大人刚才为救师姐损耗也是极大,现在还是先休息不必急在一时吧?”

    “快带我去!”苏铭面色肃然,口气不容置疑:“再等,再等一会儿龙沧兰的疼痛就要开始发作了,你们就这么想看我杀人吗!”

    “呃,好好,小林,我还要守在师姐旁边,你带苏大人去为祭祀团内其他伤者诊治伤势。”虽然不明白苏铭为何变得这么急躁,但他是卡尔主祭祀大人和师姐的救命恩人,不管怎样都由着他好了。

    “是!”后面一名祭祀答应道。

    “那我们也跟苏大人一起去吧。”本来君海棠二人来此的目的就是帮忙诊治伤员,现在龙沧兰这里己经不用她担心了,那不如跟苏铭一起,自己的医术虽然不如他,但一般的伤势还是难不住她的。

    安吉将军就变得尴尬起来,当时自己在流云园的时候,便想请苏铭去自己军营给自己的手们看看,但被人家毫不犹豫地以身体有伤为由推到后天,现在却主动去帮人家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人诊治,自己直接被人家给无视,而且自己还对哪一方都发作不得,唉,自己这个城守军统领怎么当得这么惨啊!

    “连公主殿下都去了,自己如果不去岂不是显得在摆架子?那被君权魔尊知道后哪里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于是本就已经万分委屈的安吉将军,只好也作出争先恐后的样子,急着表态跟着一起去慰问一下伤者们。

    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不愧是君权王朝四大祭祀团之一,财力雄厚驻地面积极广,其他的伤员虽然没有龙沧兰那么好的待遇,但也都被安排在非常舒适干净的房间里养伤。

    苏铭一行一边探视慰问,啊,慰问就跟苏铭没什么关系了,一边为这些伤者们进行医治。好在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巫医们也都是经验非常丰富,而这些伤员们都是些轻伤,远没有龙沧兰那么严重。因此对他们的治疗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偶有不太合适的也没用得着苏铭出手。

    君海棠虽贵为公主但其平易近人处远胜于姬月舞公主,其实说姬月舞公主不够平易近人倒也对她有些冤枉,只是这丫头平易近人的方法实在有些让人受不了,苏铭倒宁愿她多拿拿公主的架子,少来烦自己。

    君海棠则完全不同,由于来看这些伤员时不可能随时都先报一声公主殿下架到,因此许多时候那些被她照顾的伤员,完全没发现自己竟是由海棠公主殿下亲自治疗着,这让苏铭一方面大为惊奇。

    另一方面也对君海棠很有好感,看来自己这次接下姬月舞强加给自己的这次任务是对的,对这么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就算没有任务在身,自己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从这些伤员也可看出昨晚发出在这里的战斗之激烈,以及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损失之惨重,在这里几乎没有一个非战斗祭祀,凡是受伤的非战斗祭祀连成为重伤员的资格都没有,那毁灭性的魔元直接就夺走她们的生命。

    而剩下的这些伤员,即使苏铭和君海棠只是作补充治疗,也足足花费了—整天的工夫,才算忙完。

    等他们再次回到龙沧兰养伤的庭院,卡尔祭祀他们早己经祈祷完毕在这里等他们了。

    “苏大人,啊,公主见谅,卡尔实在是心挂爱徒的伤势。苏大人,沧兰果然如您所说的服下药刚一个时辰就开始痛起来,但是怎么会痛这么长时间,现在沧兰她还在受着煎熬,这到底要疼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苏铭赶忙问道:“那龙祭祀现在情况如何了?是不是已经要坚持不下去了?”

    卡尔祭祀擦着眼泪摇头道:“没有,沧兰很坚强,到现在都咬着牙不肯把自己所受的痛苦喊出来,但却早已经疼得全身抽搐了。”

    君海棠一听大急道:“苏大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沧兰姐姐可能会这样活活疼死的,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哪怕帮她减轻一下痛苦也好啊!”

    卡尔祭祀也是满怀希望地看着苏铭。

    却不知苏铭此时心中的痛苦丝毫不比他们差,否则苏铭又何必找借口离开龙沧兰的房间呢?

    看着君海棠和卡尔以及龙清他们期盼的目光,苏铭咬牙道:“没有任何办法,龙祭祀可能还要疼整整一晚,如果她能坚持到明天早上,才算是度过了这一关,后面的事就好办了,如果龙祭祀坚持不过这一晚,那,那就会像公主殿下所说的那样,活活疼死!”

    “啊?”卡尔祭祀一听便似要晕过去,后面龙清等人连忙扶住她,虽然开始答应的时候,卡尔祭祀对龙沧兰信心十足,但听到苏铭这句话,首先她便有些承受不住了,从小龙沧兰便像她的亲生女儿一样,她恨不得代龙沧兰承受所有的痛苦,但可惜她现在连这个也做不到。

    “难道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吗?”君海棠焦急地问道:“皇宫之中有不少异宝,只要苏大人能叫得出名字,我们都会想办法弄到的!”

    苏铭面无表情地一摇头:“没有任何办法,现在能救龙祭祀的只有她自己,卡尔祭祀,在下先告辞了!”

    说完,苏铭不等大家有任何的反应,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安吉记起是自己接苏铭过来的,怎么着自己也得送他回去,尤其是苏铭来的时候似乎跟自己还有些话没有说完,便也马上告辞离去,快步追上了苏铭。

    “啊!”还没等二人离开中庭到前院,便听到了龙沧兰再也无法抑制的惨叫声。

    苏铭猛地额头上青筋一跳,手中紧握成拳。

    而安吉似乎感觉到苏铭的身形顿了一顿,但苏铭终是没有停下脚步,仍然向外走去。

    安吉快步追上,心中产生了一种羞愧的情绪,自己可说是自从军一来经历无数恶战,亲手杀的人数以千计,从来最瞧不起的便是白面书生以及像苏铭这样的小毛孩子,但刚才看到苏铭的表情,自己竟从心底里生出一种恐惧的感觉。

    自己在害怕他!

    虽然绝对不能承认,但安吉自己骗不了自己。

    自己真的在害怕这个无论实力,还是势力都根本微不足道的小子1

    “安吉将军!”苏铭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打断了安吉的思绪。

    “在,苏大人有什么事?”

    “安吉将军应该还记得来的时候,我曾经说过其实东部城区治安队的事情,如果将军大人觉得太难做的话,其实可以什么也不做吧?”

    “当然记得,不过,不过苏大人请放心吧,不管得罪什么人,俺安吉也必定会追査到底,将真凶绳之以法的!”

    “将军大人似乎没听明白我的意思!”苏铭慢慢回过头来:“我觉得将军大人还是什么也不去管的好!”

    “明天,我会去城守军军营帮城守军将士们疗伤的。”

    苏铭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慢慢的,天空暗了下来,又慢慢布满了星星,夜风一起,骤寒刺骨。

    安吉猛地打一个寒颤,旁边的亲卫走上前来:“将军大人,夜寒,我们不如先回军营去吧。”

    安吉愣愣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淸醒过来,猛地转个身,却没有发现苏铭的身影。

    “苏大人呢?他怎么不见了?”

    那亲卫奇怪地看了安吉一眼,回道:“将军大人,苏大人早已经走了快两个时辰了。”

    “两个时辰?怎么可能,他刚刚还......”安吉猛地闭上了嘴。

    “对了,自己刚才进入了离魂的状态,没想到就过去了两个时辰了,就因为苏铭最后那一回头时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