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8章 这个就聪明多了

    更新时间:2017-10-15 09:34:03本章字数:3030字

    “自己是什么时候曾经见到过这种眼神来着?应该是六十年前统队大战食人魔鲁弗利的时候吧?不不不,鲁弗利的眼神虽然狂暴嗜血,但却没有那层平静覆盖,也没有那么深刻。”

    安吉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那是鲁弗利亲手在他胸口上留下的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伤痕。但是苏铭的实力怎么能跟鲁弗利相提并论?

    “我觉得将军大人还是什么也不去管的好!”蓦的,苏铭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

    “他到底是什么人?唔,应该真的是山中老人的弟子,除了山中老人谁有本事教出这么可怕的弟子,那,他又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派人去流云园看一下,苏大人是否已经安全回去了。”安吉朝着手下吩咐道:“我们回军营!”

    苏铭回到流云园,也没去跟亚瑟公爵他们说一声,直接来到了东郭邪的住处。

    “我想杀人!”

    看到正在假寐的东郭邪,苏铭没有废话,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喜欢说废话的性格。

    “年轻人太冲动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东郭邪仿佛已经猜出了苏铭心中的想法:“我从不打无把握之仗,只凭我们两人,根本动不了你心中的那个人。”

    苏铭目光一紧:“你猜到了我想杀谁,我也知道那里防护必然严密,但一来他们绝想不到会有人把他们当作目标,这是以有备攻无,二来,我有一种特别的办法可以穿过他们的警戒法阵,但我需要你为我作些掩护。”

    东郭邪缓缓的睁开眼睛,打量了苏铭好长一阵,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

    “年轻人连点儿冲动劲儿也没有,更不是什么好事儿,好,我便陪你冒一回险,说说你的计划!”

    “这里可没法检验我的计划到底能不能行得通,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呵欠!”姬月舞一脸的困倦,一边给怀里的小不点挠痒痒,一边讨好似地说:“小不点啊,今天苏铭应该不会来接你了,刚才你也听见了,护卫说两个多时辰以前苏铭就回来了,但是这么晚了还没有来接你,我看啊,他也想你在这里过夜吧?”

    “小不点,在这里吧?回家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苏铭的声音。

    “哎呀,好疼。”没想到君权王朝这地方这么灵,刚说完苏铭就出来,把可怜的姬月舞闪了一个踉跄。

    “可恶的苏铭,你少让小不点陪你一晚上会死啊,吓死本公主啦!”

    苏铭根本不理她:“我今天很累,伤还没好利落呢,想早点休息,你就别闹了,小不点我们走!”

    没想到苏铭是这么个反应,气得姬月舞的瞌睡虫全跑没影了,尤其可恨是小不点这家伙都毫不留恋地跟着苏铭就跑了。

    “这个苏铭,你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不过,姬月舞第二天是注定收拾不了苏铭了,正当姬月舞带上齐麟与一众护卫去找苏铭兴师问罪时才发现,苏铭一大早就不见了。

    “苏铭啊,听门外的护卫说他一早就应安吉将军之邀,去城守军军营帮伤员们诊断一下伤势去了。”亚瑟对此也是十分的奇怪,不知昨天苏铭出去跟安吉将军发出了些什么,关系竟然这么好了,本来说是明天才去的,但提早到了今天,而且天不没亮苏铭就去了,真是奇怪。

    “唉,公爵大人你还有工夫关心这些,我们的工作可是很重的唉。”一旁的林显容看不下去了。

    “对对对,由得苏铭去吧,我们先工作。”

    看着这两个一边忙着喝茶一边忙着下棋的老头儿,姬月舞真想把他们的胡子都给拽下来。

    “哎呀,没想到苏大人这么早便到了,没有提前迎接苏大人的到来真是令安吉惭愧啊。”这倒真不是安吉的客套话,他还真没想到对自己一向挺不冷不淡的苏铭,竟然给自己这么大个面子,天刚亮就已经到了自己的军营门口了。

    “这没什么,安吉将军对我还不是太了解,我只要答应了对方一向是竭尽全力的,而且昨天没有先来为将士们治伤,我心中也是挺过意不去的。”今天的苏铭似乎完全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谦虚低调而且好说话。

    这倒让安吉非常奇怪,不过也松了一口气,还是跟这个样子的苏铭打交道顺心得多啊。

    “那些不争气的东西还没有醒过来呢,这个,这个,不知能否先请苏大人屈尊来大帐喝口茶,我这就让人去叫醒他们。”说到这里安吉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人家不辞辛苦这么早就到了自己的军营,反而自己这有求于人的手下的伤员们却还在睡大觉,好在安吉晒得够黑,脸红也看不出来。

    “没关系,我无所谓的,就依将军大人的意思,我们先去喝茶等等他们吧。”

    “咦?真的变回好说话的那个了?”安吉大为惊喜,大魔神在上,昨晚自己可是作了一整晚的恶梦!

    “苏大人请,富贵,把我最好的黑海参茶拿来!”

    城守军好歹也是正规精锐部队,纪律严明那是必须的,呃,虽然有时候也欺负欺负老百姓,出点坑蒙拐骗的事儿,但总体上说还是不错的。喝了不到两壶茶,尽职尽责的亲卫进来报告了:“将军大人,已经把他们全都叫起来了,请苏大人前去为他们诊治。”

    “安吉将军气得恨不得拿茶烫死这个死板的家伙,还真当人家是来给咱们打工的?”

    另一个亲卫看安吉将军脸色不对,立刻上前道。

    “将军大人,苏大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依小人看,还是先去用了早餐再去吧?”

    “这个下属就聪明多了。”安吉将军满意地点点头,朝着苏铭说道:“苏大人啊,虽然您是仁心仁德,但也不要太过心急,我们不妨先去吃饭吧。”

    苏铭摇了摇头说:“不必了,我来之前己经吃过早饭,不如将军大人去吃吧,我先去看看伤员们的情况。”

    安吉将军心中叫苦,你自己吃了,老子我可还没吃呢,嘴上却故作仗义地道:“苏大人怎么如此小看我安吉,哪有我这个主人自去吃饭去,让苏大人这来帮忙的自己跑去工作的道理?我还是先陪苏大人同去吧!”

    苏铭对这方面倒没怎么在意,既然安吉说想陪着,那就让他来吧。

    安吉随着苏铭站起身来,飞快地朝那机灵的亲卫打了个眼色。

    那亲卫一见,立即跑上前来满含热泪地道:“没想到苏大人和将军这么为我们这些小小的士卒着想,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先关心着我们,好,小心决定追随苏大人与将军大人,我也不吃了!”

    “我。。。。。。”安吉一脚把这个可怜的亲卫踢飞出去。

    看得出来,这次苏铭确实是诚心而来,本来已经治疗得很好的伤员,苏铭也要反复确认一下才肯放心,那些有些治疗不太妥当的伤员,再小的地方苏铭也要纠正过来,反复叮嘱那些巫医应该如何治疗才离开。

    这下弄得安吉将军又是感动,又是叫苦,本来一个上午就能搞定的,但在苏铭如此细心且坚持的复诊下,足足耗了一整天。

    而且苏铭还忙得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弄得安吉也不得不陪着,到天色已黑终于忙完的时候,看着苏铭元气耗尽,浑身大军的样子,安吉自己都弄不淸楚自己到底是该感动还是该骂娘了。

    不过外表是一定要作出感动的模样的,经过今天的表现,苏铭在自己军中的形象可是无比高大,获得一众手下的称赞,这个时候安吉再多的饿也只能自己挨着,哪敢去骂苏铭的娘。

    “快,给苏大人准备好一辆马车,再派出一百精锐战士护送苏大人回流云园!”安吉大义凜然地下着命令,对着苏铭作出一副感动至极的样子。

    “苏大人今日不顾自己伤势未好,便不惜大耗魔元为手下这些不成器的家伙费神,这,这让安吉说什么好呢。

    “什么话都代表不了安吉此时心中的感动啊,苏大人回去以后可千万要好好休养才是,你们!一路上要好好保护苏大人,如果苏大人有个什么意外你们全都不用活着回来了!”

    苏铭连忙道:“将军大人不必如此,现在城守军将全城严密控制,应该不会再出现杀手来对付我吧?”

    “那怎么行?苏大人是为了我们城守军才来的,如果真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俺安吉也没脸在这个城守军统领的位子上再呆下去了,苏大人你就不要再客气了!”

    不管虚情还是假意吧,但这安吉确实想得挺周到的,而且坐马车回去也有利于自己尽快回复真元,有护卫在更不用担心杀手,苏铭推辞了一下也就答应下来了,有这么一支百人精锐队伍护送一路上当然是平安无事。

    回到流云园,亚瑟公爵和林显容本想问问苏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苏铭突然对安吉的事情这么上心,不过苏铭推脱自己实在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