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9章 就是现在

    更新时间:2017-10-15 09:34:53本章字数:3040字

    回到流云园,亚瑟公爵和林显容本想问问苏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苏铭突然对安吉的事情这么上心,不过苏铭推脱自己实在太累了。

    两人看苏铭也确实是元气大耗的样子,虽然心中对此更加奇怪。

    但还是先让苏铭休养要紧,便没再纠缠,而且拦住了要拿苏铭好好出一口气的姬月舞。

    摆脱了他们几个顺利地回到屋内,东郭邪早已经等在里面了。

    “东郭先生这么早就进来,万一有人去先生的房间找您,会不会暴露了我们的行动呢?”苏铭有点儿不放心。

    “来君权皇城这么长时间了,你可曾见我出来跟大家聚过几次,又曾见过几次有人去我房里找过我?与其担心我,你还不如快点打坐恢复一下,否则今晚你可就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了!”

    苏铭一听有理,微一点头,也不再废话,默默运转无名内功,恢复自己白日里损耗的真元。

    无名内功可说是苏铭的极大依靠之一,否则苏铭也不敢在城守军将真隐损耗一空,事实上苏铭的伤势昨晚已经痊愈,身上的绷带之所以完全没有解下来也是为了给人以自己还有伤在身的错觉。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苏铭渐渐从物我两忘地境界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只见东郭邪略带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魔功有些熟悉的感觉。”

    苏铭心中一惊,想起东郭邪讲的那个极可能就是他自己的年轻人,就是从修真界来的,难道说他跟弁袭君师父相识,认出了自己的内功?

    “晤,应该是山中老人那里见过吧?嗯,时间太长了,应该就是这样了。”好在东郭邪并没深究,随便找了个理由把自己给打发了:“好了,苏铭,你感觉现在恢复得如何,一会儿的行动可说是九死一生,如果出了半点差错,明年的今天可就是你的祭日了。”

    苏铭露出自信的笑容:“放心吧,现在我至少已经恢复了九成魔元,绝不会出什么问题。”

    东郭邪露出赞赏的样子:“你其实应该多这样笑笑,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自信,所谓出身牛犊不怕虎,以前的你,让人看了就要三天提不起食欲。”

    “没这么夸张吧?好了东郭先生,时间有限,我们可没工夫在这儿闲聊。”

    说到正事,东郭邪又回复了平时冷漠的样子:“既然你做好了准备,那我们就出发,来,握住我的手,一会儿脚着地之前,无论如何不能松开,明白吗!”

    苏铭伸手握住东郭邪伸来的手,点头道:放心吧,我们出发!

    东郭邪闭上眼睛默念口诀,瞬间苏铭只觉得身体被东郭邪猛地一带,自己便飞了出去,如同要把自己撕成两半的力道扯着自己,就在苏铭快要抓不住东郭邪的手的时候,终于两人落到了地面。

    “怎么样?感觉不太好受吧,可惜昨天时间不够了,不然应该在昨天就先让你体验一下的。”

    苏铭闻言苦笑,不过明白东郭邪这是在故意开开玩笑,好让自己忘记紧张,毕竟呆会儿要做的事情可是自己以前从来想都不敢想的。

    苏铭晃晃脑袋,跳了两下,重新找找身体的平衡,然后朝东郭邪笑了一下:“好了,没问题了,现在我们在什么位置?”

    东郭邪见苏铭恢复正常,放下心来,朝身后指了指:“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最方便我们行动的位置喽!”

    苏铭顺着东郭邪所指的方向一看,只见一座军营就在胡同口前不远处,而军营大门上挂着一块玉墨木牌,上面写着君权王朝城守军东城治安队几个大字!

    “来吧!今天就让我们杀个痛快吧!”

    没错,今天苏铭的目标就是东部城区治安队,准备的说,是玉辞心的项上人头。

    单凭一己之力就想闯过身为军中精锐的治安队的重重保护,去干掉他们头领的性命,这是根本就没人敢想象的事情,因为任何魔劫期以下的高手想干这种蠢事,其成功的可能性都不会超过百分之十。

    像苏铭这种外化期都不到的人就想去犯傻,其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跟突然让治安队全部人员昏睡不醒几率相当。

    即使是东郭邪,在听到苏铭并亲身证实之前,也不过认为苏铭只是在发疯而已,即使是现在东郭邪也只是认为苏铭有成功的机会而已。

    “其他都不重要,只要你还记得撤退方案就成,只有保住了性命,才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从二人分开之前,东郭邪最后一句跟苏铭说的话里,就可以知道他对这次行动的信心了。

    不过,这也是苏铭最喜欢东郭邪的地方一明知很可能会失败,明知危险极大,明知跟苏铭交情只是一般,但却愿意不顾一切陪苏铭来试一下,有时候苏铭都不明白东郭邪是怎么想的,更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会想到去找东郭邪。只因为他曾经安慰过自己?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

    治安队不愧是正规军队,虽然高手不见得能比得过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但纪律性上却远胜之,仅从其防卫上便可以看得出来。

    两者的防卫虽都可说是没有死角,但金瓯大魔神祭祀团配合效率比较低,浪费了很多的人力。而东部城区治安队警戒的人物,虽没有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多,但却达到了比他们还要理想的警戒范围。

    不过,这可能也跟双方的心态有关,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刚刚经历过杀手的袭击,所以更紧张一些,反观东部城区治安队则在心态上,认为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敢来找他们的麻烦,所以警戒方面就可以把人员安排得更精减一些。但这就造成了一旦有突发事件的时候,没有后备的人来补充那些处理突发事情人的空缺。

    一开始的时候,苏铭还认为让东郭邪这样的高手来当吸引注意力的诱饵,有点儿太大材小用了,只不过苏铭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合作者才选择了他,然而经过昨天的试验之后,苏铭才发现也只有实力高到东郭邪这级数的高手,才足以将正规军如治安队这样的军队拉扯出足够的空隙,让苏铭可以溜进去。

    两人来到治安队军营四周一处人员安排最少的区域,不过可千万别以为人数安排少了,便代表着治安队在这里的警戒存在着漏洞,事实上这里的人越少,代表着这里安排的警戒法阵越多,而这些警戒法阵在许多时候都比人更加可靠,比如说这些法阵对魔元的探测,比人要可靠灵敏得多,而且永远不会打瞌睡或者走神,更绝不会被收买,而且误报警的可能性极小,因为它只对魔元有效果,对普通人是不会有反应的。

    看苏铭已经进入准备位置,东郭邪放出一阵虚雾,向两名警戒的护卫飘去,对这一阵虚雾的控制,便显出东郭邪可怕的实力。

    虚雾本身并没有任何杀伤力,能让对方的护卫有所感觉,但却不会因被攻击而发出通知其他人的记号。

    而且这虚雾必须要离得这两名护卫足够近,但却必须在对方警戒法阵的警戒范围之外,以免被这些法阵探测到,单单这份控制力便是苏铭连作梦时都不敢想的,但东郭邪却还必须操纵得够纯熟,以免因为一时失误而功亏一篑。

    苏铭此时已经无暇去关系东郭邪,他正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留意着这两名护卫的任何一点微小的反应。

    当这虚雾离二人有十米远时,两人没有反应,五米远时,二人还是没有发觉到,三米,两米,一米!

    这时其中一人终于察觉有点不太对劲,苏铭此时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里,不过还好,这名护卫并没有发出什么信号,只是一伸手,判断一下那边是不是真有什么东西。

    他的另一名同伴注意到了他的反应,似乎在向他询问着什么。

    “就是现在!”

    苏铭长期所练的外功,几乎已经把苏铭洗髄伐经,将苏铭的身体改造得极为可怕,此时一个飞跃,真如离弦之箭一般跃过篱笆。

    而那两名被引开注意力的护卫,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后,重新警戒四周之时,苏铭早己身在军营里之内。

    进入军营并不代表就已经过关了,事实上进入军营之内对苏铭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这里面能帮到苏铭的只剩下自己的本领,以及东郭邪送自己的一些宝物。

    比如说雾隐果,这种果实破碎之后会散出一种可以将自己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气体,只要不是离在三米之内,在黑夜中就根本不会被发现,最好的还是这种果实只要捏破就可以使用,完全不用以真元或魔元来激发它的效果。

    这样自然就不会被法阵给探测到,而雾隐果对人的警戒的针对作用,则可以帮苏铭在实在无处可躲的情况下避开护卫。

    可惜雾隐果比较罕见,东郭邪那里也只有这么一颗,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