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0章 我再问你

    更新时间:2017-10-15 09:35:35本章字数:3053字

    苏铭跳入军营内,一个翻身躲入密丛中,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情况比想象中有利,到了军营内部,治安队的戒严上固定岗哨比较少,或许是比较信任警戒法阵的原因,就连流动巡逻的分队也不多。

    苏铭寻找着他们防守上的空隙不断地深入,并发现越是到里面防守越是严密,不过这个严密是指防御法阵而言。

    或许在这些修魔者的心中,从来没想过有人能只凭着身手灵活动作迅速便伤到自己,更何况是闯进实力强悍的军队之中了,因此自从出现防御法阵之后,因为它对于魔元真元等优秀的探测功能,因此越来越受到重视,相反人力的防守却越来越减弱。

    然而从没人能想到的事情,对于脑中没什么条条框框的苏铭来说,就不代表不敢想了。

    而苏铭又因为长期练习外功把身体训练得,比之小不点也差不了多少,因此对于其他的修魔者来说固若金汤的防御,却令苏铭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而且像这么深入的在其他人看来越是严密的防守,对苏铭来说越是欢迎。

    比如说现在这个小院里就这么一个固定岗哨,苏铭就可以慢慢接近那个固定岗哨里的护卫,而不用担心被别的人发现。

    噗!

    那名护卫只觉得被蚊子叮了一下,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对于穴道的认识,在魔界苏铭敢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一针射出果然将对方制服。

    苏铭探头看看周围没什么异常,立即将这名晕倒的护卫拖到深丛中,再用树叶扫掉地面上的拖痕,然后再返回丛中对付这个俘虏。

    苏铭先用针制住这名护卫的全身要穴,令他无法运转魔元,然后再将他弄醒。

    猛然看到一个蒙面人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那名护卫倒勉强算是冷静,至少没有大喊大叫出来,否则苏铭说不定手一抖就结果他了。

    “先别忙着害怕,我现在有话问你,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只要你说真话,我不会杀你的。”

    “哪个刺客都像你这么说的,鬼才信你!”

    不过那护卫倒还没傻到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猛点着头道。

    “您请问您请问,小的一定说实话。”

    苏铭作出满意的样子点点头,让这护卫的精神进一步放缓下来:“你们治安队最近是不是常有一群穿黑衣服的人进出?”

    “唉?您怎么知道的?”

    “现在是我在问你话!”

    “啊,对不起,不过小人也只是听其他人说起过而己,小人并没有亲眼看见过,那时候都是队长的亲卫队前去替换下岗哨,而且队长曾严令不得提起此事,不过据小人所知,在军营南边有一座大仓库,前几日突然被严令不得进出那里,据传那些黑衣人就藏在那里。”

    这小子并没有说谎,但是有点儿配合得过份了。虽然并没有运起无名内功,但不知为何苏铭却能把握住对方的内心,他在让我放松警惕。

    苏铭表面上不动声色,继续问道:“就算没有亲眼看见,但军营里有没有突然大量买入药材总能知道吧?”

    “是,是,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这两天军营确实进了一大批药材,但却没有进入军营仓库,也不知去了哪里。”

    苏铭心中一冷,果然是玉辞心的主使,在这东部城区治安队里,除了她以外,谁还有这么大的能量既藏起一支杀手团,又能神不知鬼不觉得弄来一大批药材,杀手团就不用说了,就算是药材,在军队里可称得上是最重要的物资之一了,一般人根本都没有资格接近。

    “那么,玉辞心住在军营的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问题,那名护卫明显犹豫起来,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的说话的声音。

    那护卫眼中透出狂喜之色,刚要张嘴大喊救命,猛然又被不知哪只蚊子给叮晕了过去。

    苏铭暗自庆幸自己早有防备,然而却不敢有半点放松,全身紧贴在地上,张着耳朵,听着那些人的动静。

    “咦?吴老六怎么没在岗上?人呢?”

    “果然!”苏铭心中一紧,悄悄把雾隐果握在手里。

    “嗨,老孙你也太小心了,我看吴老六那家伙八成是憋尿憋不住自己跑去解决去了。”

    “也有可能是熬夜熬不住,跑去侍女房偷欢去了,嘿嘿嘿。。。。。。”

    “好你个臭小子,脑子里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这脑筋还是放到巡逻上!”

    “老大,吴老六的为人您又不是不知道,上次他不就是偷了女人内衣,被队长亲自修理了一顿吗?我可没有冤枉他。”

    “就是啊老大,其实说起方便,咱们这些巡逻队可比吴老六更有条件,可咱们都没动那心思,吴老六竟然去了,太不公平了,要不。。。。。。”

    “要不咱也去?你傻了你,咱们这么多人不被发现才怪,别看队长风流成性,但最恨这种事情,你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大您误会了,我是说咱们这么多人,少一个也无所谓,所以能不能容小弟去找找机会?”

    “滚你的何七,要去也是老大先去,你敢抢老大头里,好大胆子啊你!”

    “我要是真去了,你们几个用不了一个时辰就都跑被窝里去了,还能好好巡逻吗,别胡闹了!”

    “是是是,老大教训得是,可我们接着上哪儿巡逻去啊?”

    “他妈的,从咱治安队新弄了批防御法阵,这巡逻安排越来越不规范了,嗯,我想想,要巡逻就得让人知道咱在巡逻,走,直接去队长那边附近溜溜,说不定就被队长给碰上了,也夸奖夸奖咱们工作认真,对,就去队长那儿!”

    苏铭在丛中听着,心叫一声天助我也,听着他们离开的脚步,手脚飞快地将这名俘虏的身服脱下来换上,便也紧随这队巡逻护卫而去。

    跟着他们往前走了不到一刻钟,苏铭便已经看到玉辞心的住处,在军营这种地方,赤金漆墙紫玉柱,合云扫金瓦,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无比显眼,军营里还能出现如此奢华的住所,不是给玉辞心住的还能给谁住?

    到了这里四周墙外的防卫又重新严密起来,不过这还是仅仅指防御法阵而言,人员上的防守竟是一个都没有,那些巡逻的分队跟原来在这里警戒的人交流了几句,也放弃了表现的机会,离开了这里。

    苏铭心中大惑不解,如果不是一路上足够小心可以肯定没有被发现,几乎以为这里是个专门等着自己的陷阱。

    在墙外犹豫了半天,苏铭最后还是一狠心,一下跃入墙内。

    院子里面跟院外一个样,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不过接近房子之后苏铭总算明白原因。

    因为,这庭院不是给玉辞心一个人住的,房子里面还有一个男人!

    房屋之内灯火通明,将两人的人影映在窗户上分外清楚。

    即使是只是影子,仍能感受到玉辞心那诱人的体态,每一举手投足都似是专门为男人设计的,充满女性诱惑。

    即使苏铭还从不知女人滋味,而且此次前来心怀杀机,也不由得被玉辞心的影子弄得胸口阵阵发热。

    屋内的男人更不用说了,猴急似地一把将玉辞心搂在怀里,你来我往颠鸾倒凤起来。

    苏铭似乎记起韦鲁斯曾跟自己提到过,男人和女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一定会全情投入,甚至忘了周围发生的—切。

    果然真像韦鲁斯所说的那样,这次可真是顺利到家了,或许这玉辞心连祭祀团都袭击真的激怒了金瓯魔神了吧?

    偏偏惹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苏铭,又偏偏在今晚被苏铭闯了进来,再偏偏大祭祀索伦的首徒,玉辞心的大师兄奥丁今晚来找玉辞心叙叙旧情。

    苏铭靠近窗户,沾着口水湿破了窗户纸,因着屋内灯光很亮所以苏铭完全不用担心他们能发现自己,只见屋内玉辞心与一男子交、欢,不过他们不停摆动的身体,却让苏铭没法瞄准穴位。

    “唉,只好等他们达到韦鲁斯所说的那种欲仙、欲死的境界时,再动手了。”一边不得不耐心等待,一边欣赏起屋子内的活春宫。

    很明显屋内的两人都是床坛老手,持久力极长而且花样百出,把个小初哥的苏铭看得差点儿忘了此行目的。

    终于等来了一声最高亢的叫声,屋内两人如同死鱼一般倒在床上激烈的嘣息,却是一时半会儿再没有动一下的力气。

    苏铭瞬间眼睛回复淸明,摸出四根金针,瞄着两人的穴位飞射进去。

    奥丁和玉辞心到底不是普通货色,金针穿过窗户纸时发出的轻微声响令二人略微警觉地看向苏铭这边,然而根本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觉胸口一疼,然后便全身俚住再想做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

    玉辞心眼中充满惊恐,看着房门被打开,一个蒙面人,大模大样地走进了屋子。

    玉辞心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旋又把这些没用的念头抛在脑后。

    尽力放松自己的身体,脸上作出高贵,而不可侵犯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