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2章 你有这么胆小吗

    更新时间:2017-10-16 09:55:13本章字数:3040字

    苏铭捧着肚子笑道:“东郭先生有这么胆小吗?我看先生胆子大得很嘛,来无影去无踪的如同鬼魅,啊不,是连鬼魅都要害怕三分,哪里会被这点儿小打小闹吓着?”

    两人对望一眼,互相扶着哈哈大笑起来。

    “快告诉我,你到底在里面弄了些什么鬼?怎么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的?”

    苏铭笑道:“发生这么大的事,说不定用不了多长时间流云园里也会被惊动的,我看我们最好还免得他们找我们的时候发现问题。”

    东郭邪点头同意,伸手一拉苏铭,又是一阵急风,苏铭这次有了经验,身子往前倾减少被空气拉扯的力道。

    只不过,这目的地好像不太对劲。

    “东郭先生,我们不是应该回到屋子,怎么现在是在驻地的大门外啊?”

    苏铭心情有点儿郁闷,多想直接倒在床上舒舒服服的一觉睡到天亮。

    “知足吧你!”东郭邪听到苏铭的抱怨,气得鼻子都歪了:“你小子知足吧,至少能到流云园里面!”

    “我们出来的时候当然没问题,此刻驻地内布满法阵,我要直接带着你往里飞,还没到屋里我们两个先被那些法阵炸得粉身碎骨了!”

    苏铭不好意思地道:“那对不起了,其实这样挺好的,到住的地方也没几步路。”

    “哼,算你改口快!”

    到达驻地门护卫看到是苏铭和东郭邪二人,连忙放行,两人担心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到现在还没睡在处理公务,为免惊动他们特意绕开议事厅回到苏铭的住处。

    东郭邪先将为防被人发现,而在苏铭的院里的布置撤回,才跟苏铭进屋询问苏铭在东部城区治安队的军营里做了什么好事。

    苏铭将自己找到玉辞心,用金针制住她和一个男子,并弄乱他们的魔元令他们在魔元横蹿之时自爆,再找到那群杀手团的藏身之所然后潜入失败后,利用东郭邪给自己的灵爆符布置陷阱,想等玉辞心自爆后的声音,引向这些杀手们,让他们自己踩上陷阱的事情讲给东郭邪。

    “好小子,看你呆头呆脑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心思敏捷,灵活变通,难怪都说人不可貌相,看样子以后是不能小看你啊。”东郭邪也没想到苏铭这次行动竟是这么成功,尤其苏铭在这次充当刺客的行动中,所表现出的随机应变的能力,可说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以苏铭此时的实力,虽然有自己配合,但也绝对算得上孤身闯营,深入一支正规军的层层森严戒备,还取了这支军队首领的性命,说出去肯定没人肯信,但却又是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眼前的奇迹!

    “这个臭小子,将来到底会走到多高的地步?”看着己经困得如同死猪一样的苏铭,东郭邪发出一阵感叹。

    “什么,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安吉看着跪在身前的亲兵,不敢相信地叫道。

    此时天还没亮,安吉还在家里享受温柔娇妻的滋味,却被一道传信魔刃给打断了,气急败坏的安吉一边往军营赶一边在心里咒骂着,如果没有特别紧急的事他们就敢来吵他,自己一定把他们的嘴缝起来,还要让他们打扫一个月的厕所!

    谁想到还真是听到了一个重要而且紧急的消息,只是,只是这个消息未免也太过于重要而且紧急了吧!

    然而此时的安吉反而没有了之前发生流云园袭击,和金瓯大魔神祭祀团袭击事件时的胆小怕事,在得知东部城区治安队队长玉辞心的房间发生爆炸,玉辞心生死不明,另外在东部城区治安队军营的仓库中发现了流云园,与金瓯大魔神祭祀团袭击事件的那批杀手团之后,知道自己退无可退的安吉,恢复了自己沙场悍将的本色。

    将这亲卫打发下去,安吉下令任何人不得前来打扰。

    “东部城区治安队,杀手团!”安吉默默念着,陷入沉思了中,事实上他曾接到海棠公主的暗示,知道大祭祀索伦大人可能会是破荧群落的后台时,他便知道那些杀手团很可能是玉辞心指使的,至少是得到了玉辞心的帮助才能这么顺利地偷袭这两处要地。

    也正是因为心中有数,他才敢对起源王朝使团,与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两方面做出十天内肯定可以给他们交待的答复。

    因为当时他心中因为海棠公主的种种举动,认为君权魔尊己经在对抗中占得上风,而决定站在陛下的一方。

    “但是那个苏铭。”苏铭说出那番话便让安吉感觉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想到现在预感成真,但这种事情真是苏铭能做出来的吗?不要说苏铭的实力根本办不到,昨时候他还在自己的军营里不顾自身地治疗自下,甚至走的时候都是一副脱力的样子,这样的人又能做些什么?

    而如果不是苏铭,那又会是谁呢?

    “没想到这么快就抓到他们了啊?还是以这种办法找到的他们。”

    亚瑟公爵听到手下的汇报,脸上露出不知是快意还是讽刺的笑容。

    “不管怎么说,总算那么牺牲的护卫们的仇是报了。”林显容明白亚瑟公爵心中的想法:“虽然发现他们的地方如同东郭先生所讲的那样真是东部城区治安队,但那毕竟不是我们要头疼的问题。我们只需要耐心地等待君权魔尊或者是安吉将军的说法好了。”

    亚瑟公爵暗叹一口气:“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我们还必须将这里的事情报回国内,还要考虑一下国内的反应,这种状况下一旦国内一些有心人利用一下,很可能会解读为君权王朝官方指使的杀手对我们使团下手,那我们怎么可能还会允许海棠公主来我国,而君权魔尊又怎么会放心将海棠公主交给我们,那样一来我们的任务等于自动失败了。”

    林显容倒是比亚瑟想得开:“至少。。。。。。我觉得我们还不是最头疼的一个吧?”

    “头疼啊!”君权魔尊歪着脑袋,看着下面都是脸色铁青的左相大人和上统领大人,头不由得更疼。

    “陛下,此事必须认真对待,否则一旦被认为是我们公然派人对起源王朝的使团不利,那后果不堪设想。”

    “左相所言有理,那么我们怎么证明此事与我们无关呢?”

    “这个,这个微臣还没有想到办法。”

    “头疼啊!”君权魔尊开始抱着脑袋打滚了。

    东部城区治安队军营被人袭击,队长玉辞心失踪生死不明。

    而在其军营内竟然发现了,这两日连续袭击流云区使团驻地和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杀手团。

    君权皇城所有势力和百姓们的目光,全都被这听来似乎是天方夜谈般的消息吸引着。

    短短几天,各种各样的版本流传出来,令人耳不暇闻。

    有说这些杀手团是跟东部城区治安队有些密切关系的,而他们的军营是遭到了起源王朝或者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报复性袭击的。

    有说玉辞心因为是大祭祀索伦的命令而成立了杀手团,而她的失踪根本是大祭祀在杀的。

    有说这是君权魔尊在军队内淸洗异己,而东部城区治安队内出现杀手团根本就是被人栽赃嫁祸。

    甚至在起源王朝的首席堂医奉,山中老人的唯一弟子苏铭大人进入东部城区军营为伤者诊治之时,还传出有些治安队员苏铭跟那天晚上的刺客背影有点儿相似。

    “应该不是起源王朝的人。”大魔神殿中大祭祀索伦的脸色阴沉得有点儿可怕,下面跪着的人们全都不敢抬起头来,这么长时间他们还是第一次。

    “他们再传下去,估计这都成了修真界的突击分队专门来到君权王朝腹地搞破坏的了。”林显容听着护卫报告上来,民间流传的最新版本的时候,也不由得为这些闲得无聊的人们感到由衷地佩服起来。

    要不就是仁慈的大魔神大人发现了这股杀手们的藏身之所,所以天降神火,将这些混蛋炸得损失惨重,而且暴露身份的神迹了。

    “我看闲得无聊的人是你才对吧!”亚瑟公爵恶狠狠地一摔笔杆儿:“真有那种闲心倒不如好好想想给陛下的报告怎么措辞!”

    “怎么措辞?你说怎么措辞,到今天为止,君权王朝都没有拿出一个官方的表态来,难道我们靠平空去想些空华无实地东西交给陛下?陛下非要了我们的命不可,还是等等吧,说不定等等就能等来能报告给陛下的东西了。”

    “等?等什么!”

    “报亚瑟公爵大人,林伯爵大人,海棠公主架到,现在门外等候。”

    “嘿嘿,看吧,我们要等的事情来了!”

    “亚瑟公爵大人,林显容伯爵大人,二位领使团到我君权王朝多日,虽蒙我父皇召见过,但我身为晚辈却一直没来拜访,实在是失礼得很,请二位大人不要见怪。”

    海棠公主的话听来便让人如沐春风,让人心中大为舒坦。

    不过,亚瑟和林显容可不敢当真以海棠公主的长辈自居,连忙躲身谦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