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3章 君海棠来访

    更新时间:2017-10-17 10:01:30本章字数:3043字

    “海棠公主能大架光临我起源王朝使团驻地,实在是令我起源王朝在各国使团面前大有面子,公主殿下对我起源王朝青睐有加,我等必如实上报我国陛下,令起源王朝上下都知君权王朝何等重视我两国之友谊。”

    “对对对。”林显容一边附和着亚瑟公爵,一边斜一下眼看了一眼海棠公主的护卫,以此非常时期,海棠公主此次公开出行,君权魔荨为她派出了大批皇宫精锐好手保护,而来到起源王朝使团的驻地则只有眼前这两三人,其他的护卫想必都留在了流云园外,可见海棠公主或者说君权魔尊对他们的信任。

    想到这里林显容露出真切的笑容:“公爵大人,我们就不要让海棠公主殿下一直这么站在外面跟我们说这些客套话了,依下官看还是先将公主殿下请到正厅再聊不迟嘛。”

    “正是正是,海棠公主,我们还是。。。。。。哎呀,是哪个不长眼的,呃,公主殿下。”

    被撞得闪了腰的亚瑟公爵正想开口大骂,猛然见到竟是姬月舞公主,连忙住嘴。

    “棠姐姐,你怎么才来,上次在宫里也没见到你,真想死我了!”

    本来这个时候姬月舞还应该缩在被窝里,忍受着齐麟一句一句催促自己起床的唠叨,但在听到君海棠来到的时候,姬月舞一边怨骂亚瑟公爵和林显容这两个老鬼不等等自己,一边飞快地穿好衣服跑了出来。

    见到姬月舞,君海棠也是十分欢喜,拉着姬月舞的手,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满意地点点头笑道:“不错不错,姬月舞长高了不少,现在已经是大姑娘啦!”

    姬月舞笑嘻嘻说道:“再大你也是姐姐,我看姐姐才是大姑娘了呢,已经可以嫁人啦!”

    “好啊,你竟敢这么说姐姐,看样子是需要好好教训一下了。”君海棠脸色微红,装作怒道:“别跑,看我的十指神功!”

    看着一对小姐妹亲热的样子,亚瑟公爵和林显容老怀大慰,这下没问题了,给陛下的报告有得写了。

    直到弄够了写作材料,两个老鬼才上前去勉强分开闹个不停地两位公主殿下,劝解着将二人劝到了正厅。

    众人自下坐好,亚瑟公爵开门见山地问道:海棠公主,您此次前来不知是否也有君权魔尊的意思?

    君海棠点头道:“不错,父皇算到两位大人现在正犯着头疼病,因为君海棠略通些医术,所以特让我前来给两位大人医治一下。”

    姬月舞莫名其妙地道:“是吗?亚瑟公爵,你和林大人什么时候得的病?都没告诉我,不过姐姐却不用操这个心,你还记得苏铭吗?就是那天我们被偷,呃咳咳。”姬月舞一时口快差点儿便说出你还记不记得偷我们胸衣的那个小贼来,不过幸好姬月舞反应还算不错,想起这里有这么多人来,赶快闭了口。

    “嗯,那个偷我们宝贝的小贼,我当然还记得喽。”君海棠也明白姬月舞想说什么了,脸色一红,赶快给姬月舞打圆场。

    “嗯!就是他。可姐姐知道他现在就是我们起源王朝的堂医奉,而且还是前些日子在君权皇城闹得满城风雨的山中老人的弟子么?他的医术可好啦,不管亚瑟公爵他们有什么头疼病都能治好。”

    君海棠笑着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了,而且前几天我还跟苏铭互相认了出来,没想到那时的傻小子现在居然这么有本事。”

    “啊?你们都遇到了?”姬月舞睁大了眼,随即又气愤起来,可恶啊,那个臭小子,竟敢对我吭都不吭一声,待会儿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韦伯父,听说海棠公主来了,是吗?”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姬月舞死亡名单的苏铭此时正走进了虎口。

    “呃?原来是真的,苏铭见过公主殿下。”

    “我们是旧识了,苏铭不用多礼,”还没等君海棠说完,姬月舞已经咬牙切齿地从椅子上跳起来:“苏铭,你这个家伙竟敢期满本公主,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公主您先手下留情,我什么时候欺瞒你了,我欺瞒你什么了。”

    虽然苏铭有时候就是那种傻站着挨打的主,但也要看什么情况,打人的是谁,现在这种不明不白的情况,苏铭怎么可能让姬月舞公主得手。

    “好哇,你还不认罪,你还敢躲!”姬月舞公主越发生气起来:“你说,你什么时候碰上的棠姐,为什么从没听你提起过!”

    “这个啊。”苏铭这才明白过来,不过反而更不明白了,就为这点小事儿气成这个样子,难道人都说女人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我前几天在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碰到的啊,这种事情没必要专门说起吧,反正你又没问。”

    “这,你,你,你还有理了你,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幸好后面有棠姐姐扶着自己,算了,跟你生气简直就是自减寿命,我才没这么笨。”

    “那我怎么看,都有个小笨瓜在自找麻烦呢。”

    “好了,姬月舞别闹,我不是在说你。”

    等众人笑闹一阵,林显容适时地将话题引回正事上来:“现在您的安全可说是至关重要,然而此次君权魔尊将派公主亲自前来,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林大人猜得不错,刚才君海棠也说过了一件事,袭击贵使团的杀手团竟然会被匿藏在我城守军东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中,父皇猜测两位大人一时不知该如何向国内报告此事,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两国关系,故此早想派人前来慰问解释。”

    “只是如父皇亲自前来显得太做作,左相大人与上统领大人又太死板正式了些,还是由君海棠前来,因有与姬月舞妹妹的交情在,而且以君海棠的身份想来也足以告诉世上君权王朝对起源王朝的重视和谦意。”

    苏铭没想到自己一时激愤之举,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不由愣愣道:“不会这么严重吧?不过是袭击事件的真凶被抓住了而己。”

    君海棠苦笑道:“怎么不严重,只是金瓯大魔神祭祀团还好说,问题是受到袭击的还包括你们起源王朝的正式使团,那这就是正式的外交事件了,虽然元魇魔帝陛下对我父皇了解颇深,不会误会是我们指使的,但起源王朝其他的人呢?悠悠众口之下,只怕元魇魔帝也不能过份不顾臣民的想法,两国同盟关系一旦破裂,君海棠无法去起源王朝事小,两国无法合力压制黑水王朝并抵抗涅盘王朝的压力事大。”

    亚瑟公爵跟林显容不料君海棠竟有些见识,心中暗道难怪君权魔尊敢放心让她前来,事实上他们两个最担心的也是这个,一旦引起国内部分人对君权王朝的仇视,那么事必影响到起源王朝的基本对外国策,那才是足以动摇国本的大事!

    而此次既然海棠公主己经亲自现身使团,并表示了谦意和解释,那么再加上自己和林显容润色一二,想来足以平息国内的不满情绪。

    想到这里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变得笑容满面起来:“此事多亏君权魔尊和海棠公主殿下深明大义,以两国友谊为重,才能受些委屈令公主亲身到来,我与林大人先在此谢过海棠公主殿下了。”

    君海棠淡淡笑两位大人先不忙谢,君海棠来此可并不仅仅是为了这一件事哦。

    “啊,不知海棠公主殿下还有何赐教,请尽管开口,只要是我与林大人力所能及之事,一定无不应允。”

    “哪有公爵大人说得这么夸张,海棠只不过受父皇所托来问二位大人一点事情而已。”

    林显容无所谓的笑道:“公主殿下有什么话尽管问,我和公爵大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君海棠听到林显容的承诺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双眼射出奇怪神色,一动不动地盯着亚瑟公爵和林显容的表情,一字一顿地问道:“海棠想请教二位的便是,此次袭击的行动是不是贵使团的人做的?”

    林显容脸上笑容一僵,亚瑟公爵刚喝茶全噎在了嗓子眼里,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好在君海棠的注意力全在他们二人身上,没注意到苏铭的脸色瞬间煞白,身子更是猛地一抖,该不会是自己哪里不注意留下马脚,被他们追查到这里来了吧?

    “棠姐,你说什么呢,我们都不知道那群袭击我们的杀手们是藏在哪里,怎么可能会派人去袭击,不过,如果我们真是早就知道他们藏在那个军营里,哼哼,本公主还真不会客气非带人去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不可!”姬月舞打破沉默,想起那些杀手的可恶,拳头一挥,气乎乎地说。

    君海棠一拍姬月舞的脑袋,疼爱地说:“那你怎么没想起姐姐来?怎么说那里也是正规军的军营,难道你就想不起找姐姐来帮你一起报仇?”

    姬月舞一吐舌头:“一时给忘了,再说我也找不到你啊,那次去皇宫我就没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