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4章 两大公主惹不起

    更新时间:2017-10-17 10:02:15本章字数:3089字

    亚瑟公爵和林显容终于平复下心情来,接着姬月舞刚才的话向君海棠道:“刚才姬月舞公主虽是失言,但说得也不无道理,我们连那些刺客藏身在哪儿都不知道,又怎么去袭击军营?再说了,就以我们的实力去袭击一支正规军,那不是开玩笑的么?”

    君海棠摇头笑道:“月舞妹妹是真不知情,这个我是绝对相信的,不过她不知情却不代表二位大人也不知情,说起实力嘛,海棠可是听说亚瑟公爵大人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而且贵使团中有一个东郭邪先生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只是此次的袭击竟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东部城区防守森严的军营,确实是太古怪了些,而且贵使团当时刚遭袭击损失严重,且需重兵保护伤员与月舞妹妹,因此海棠就算想不相信亚瑟公爵大人,也是不可能的。”

    “看公主殿下这话说的,本来就不是我们做的嘛。”林显容滴水不露地补了一句,又问道:“却不知现在可有什么嫌疑对象,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帮君权魔荨与公主殿下留意一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

    “没错没错,棠姐姐你们有什么情报没有,月舞也很想知道是谁有这么厉害的本事,而且他既然替我们报了仇,月舞也想当面谢谢他呢!”

    君海棠苦笑道:“恐怕妹妹还不能当面谢谢他,城守军东部城区治安队队长,同时也是大祭祀索伦大人的弟子玉辞心,也在此次袭击之中失踪,所以说这些人既是找出杀手团的英雄同时也是杀害或者绑架我君权王朝队长的凶徒,就算真得知了这些人的身份,我们也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奖赏他们呢?还是处罚他们。”

    苏铭心中打个突,决定要把这个秘密保守一辈子。

    “如果公主殿下有什么需要我们使团出力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其他不敢说,真到了用得着我们的时候,在下与东郭邪先生一定会前往助阵的。”亚瑟公爵真心地说道。

    “得了吧,反正东郭先生是肯定不会跟你一起去出力的。”苏铭心中暗暗道。

    “再有就是苏铭了。”

    “我?”苏铭觉得背上有点儿冷嗖嗖的了,难道他们已经怀疑自己。

    “对。”海棠哪能猜得到苏铭心中想些什么:“最近一段时候苏铭可是成了君权皇城知名度最高的人了,救下无数君权百姓的生命,而且不顾自己的伤势去救助我君权的将士,以及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祭祀们,真是声名满天下,因此父皇特意让我来邀请你方便的时候能来宫中作客,父皇想当面见见你呢。”

    “哎?”苏铭也不是不知道最近听过自己名字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君权皇城的名人找上门来请自己为他们看病,但是还是没有想到连堂堂十方魔帝之一的君权魔尊,君权王朝一国之主都想见自己了。

    “可是,可是。”苏铭想起一种可能性,有点不好启齿地道:“可是在下可没有什么金枪不倒丸什么的,可能要让陛下失望了。”

    咣当,满屋皆倒!

    “阁下不用有什么金枪不倒丸,父皇从母后病逝也从没再想找别的女人,所以就不用你在这方面废心了。”君海棠咬牙切齿地说道,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臭小子这么招人恨!

    君海棠—向温柔和善,能把她给气到,也真是苏铭够本事。

    “额,君权魔尊的为人果然不是韦鲁斯能比的啊,如果不用什么金枪不倒丸的话,我什么时候都可以进宫去。”苏铭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

    “你可以不再提那个金枪不倒丸了吗?”君海棠感觉自己快到爆发的边缘了。

    “咳咳,苏铭贤侄啊,做人要厚道,韦鲁斯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拿到这里来说了,对吧?”

    亚瑟公爵老脸一红,也跟着提醒苏铭道。

    “好了,既然苏铭没什么别的事情,我看就明天吧,明日朝会之后,月舞和苏铭一起来皇宫,那时父皇没什么事情,我也可以陪陪你们。”

    “那太好啦,等见完了你父皇我们再去冰云湖玩吧,上次我们放生的小白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可想死我了!”姬月舞一听自己有份儿,立刻高兴起来。

    “月舞啊,现在这个时候恐怕父皇不会允许我陪你云冰云湖的,要不,等解决了破荧群落他们的威胁再去好吗?”

    “这样啊。”姬月舞一听立刻又蔫了:“光呆在宫里有什么意思?听你刚才说起来,你不是也能出宫么?不然怎么在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碰上的苏铭?”

    君海棠苦笑道:“那是因为有紫叔陪着,而且是在城内,暗哨无数,就算有人认出了我,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但是如果到城外,敌人就可能派出大队人马埋伏,那就惨了。”

    “哼,说来说去,都是那个该死的破荧群落,竟敢影响我跟棠姐姐去游玩,本公主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的。”在姬月舞看来,或许也没什么事情能大得过影响她大小姐玩乐了,惹得众人一阵哄笑。

    君海棠忍着笑意开解姬月舞,转过头来问苏铭道:“月舞这里没什么问题,那苏铭呢?明天不会又有什么要紧事脱不开身了吧?”

    苏铭失笑道:“怎么会呢公主放心吧,明天我一定陪月舞公主前往。”

    “哎呀,那就好了,今天父皇派给我的任务全都完成了。”君海棠作出大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拉着姬月舞道:“来,正事儿交给他们去办,我们姐妹俩好久没聚聚了,去你那里好好聊聊吧,还有苏铭,你的那头小虎子呢?好久不见它应该长大了不少吧?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可爱?”

    苏铭还没回答,姬月舞先不乐意了:“哇,棠姐姐你好过份,才刚来就想抢我的小不点,不行。”

    “好哇,你这个小丫头,竟然连姐姐都不让了,看姐姐呆会儿怎么收拾你。”

    看着君海棠和姬月舞两姐妹吵吵闹闹的样子,苏铭突然有种回到过去刚来魔界的时候,难道自己真的长大了?竟然学会回忆起往事来了,苏铭笑着摇了摇头,把这些奇怪的想法甩出脑袋外面,跟着二人往姬月舞的住处走去。

    记得谁说得来着,少女才是春天最美丽的风景,呃,该不会是韦鲁斯那个色胖子吧?现在苏铭挺赞同这句话的,听着君海棠和姬月舞一路打打闹闹,苏铭觉得这么多天压在心头上的各种压力,无奈,愤怒等等全都没有了,真是说不出的轻松。

    “对了,苏铭,既然你这身本事都是跟山中老人学的,那我们刚碰上你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提起过呢,有这种金针治疗的绝技呢?”

    苏铭闻言一惊,这个君海棠果然还是起疑了!

    “这个,这个也需要特别说吗?”苏铭似乎又变回以前那个人了。

    “当然啦,怎么说苏铭也是个小男子汉嘛,难道是我和月舞妹妹的魅力不够,没有让苏铭表现一下的兴趣?”苏铭这种装傻充楞地把戏还太初级了,也就能骗骗姬月舞,想骗自己门儿都没有!

    听到君海棠这么说,苏铭又是无奈地苦笑,怎么这些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都会来这一招。玉辞心是这样,龙沧兰是这样,君海棠又是这样。

    另一边的姬月舞一听,脸色立即黑下来,怒目瞪着苏铭,只要他一个回答不合她公主殿下的心意,她就立刻让苏铭变成猪头。

    苏铭到现在也不过是开光期而已,真要打起来还真不是姬月舞的对手,看到姬月舞威胁的眸光,立刻摇头道:“哪儿能啊?是那时候我还小,刚出山,还不知道自己会的这些东西有这么稀罕,于是就怕在两位美丽的公主面前丢丑,所以才没敢说。”

    听到苏铭这么说,姬月舞才松开紧握的拳头,给了苏铭一个算我识相的眼神。

    君海棠耸耸肩膀表示算是可以接受了,反正她也没想一句话就问出实情,明天有父皇在,也不用自己现在多废什么心思,只是不知到时候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随口就能编出借口来。

    君海棠发现自己原来也有这种阴暗的心思呢。

    让苏铭大大松了一口气的是,之后君海棠再没有拐弯抹角地试探过他,苏铭放下心来也陪她们哄着小不点玩游戏,甚至一直警戒着的齐麟,最后也被他们感染加入他们的行列。

    不过,轻松的时光总是短暂了,几人还没觉得过了多长时间,君海棠的护卫便来催促她回宫了。

    “真扫兴,棠姐姐你就不能多呆一会儿吗?不然晚上住在这里,明天我们一起陪你回去怎么样?”姬月舞万分舍不得君海棠。

    君海棠又何尝舍得姬月舞,但她却知道自己呆在这里,弄得不好说不定会引来更强的杀手团的袭击。

    那时就不是姬月舞苏铭他们损失惨重的问题了,只怕流云园被夷为平地,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只好劝解着姬月舞道:“好了,不就是一天的时间吗?等明天你到宫里来,我再好好陪陪你,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就跟父皇说一声,让你在宫里住我们不就可以玩个痛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