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0章 当驸马也很不错

    更新时间:2017-10-20 09:42:51本章字数:3112字

    当然了,更开眼界的是姬月舞和君海棠二人,她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苏铭竟把满满一桌的菜全吃了个净光,除了菜汤以外。

    听到姬月舞要留在君权皇宫,齐麟本也想留下保护,但这里却不是元魇皇宫,被君海棠几句话就打发了。

    然后齐麟便坚决反对姬月舞留下,但是姬月舞有无数君权皇家精锐侍卫做后盾,根本不吃齐麟那一套,三言两语也把齐麟给打发掉,然后两个小姐妹就不知去哪里分享她们女人间的秘密去了。

    不过,好在看到苏铭也被赶回流云园,这让齐麟的心情平衡了点儿,没有了姬月舞公主,他们的目标要小多了,不过出乎齐麟意料之外的是,城守军统领安吉将军竟一直在等着他们。

    见到二人出宫,安吉也不在意自己身份比二人高得多,主动迎了上来:“二位终于出来了,可让俺安吉等得好苦!”

    齐麟刚吃了钉子,心头正不爽,加上他为人孤傲,对安吉的热情只一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苏铭看安吉模样却没有关点苦的意味,反而春风满面,心情极佳。

    “安吉将军有礼了,之前苏铭听说陛下召您入见,您好像不是一直在等我们吧?”

    “哈哈,苏大人真是风趣,不过陛下召见在下也不过是谈些水到渠成的事情,根本没花多长时间,苏大人连这个也要较真吗?”

    苏铭看安吉乐得找不着北的样子,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家伙见到君权魔尊必然是表达想要在与破荧群落,现在得说是跟大祭祀索伦的斗争中想要站在君权魔尊这一方的忠心之意,而且看安吉这么高兴的样子,君权魔尊必然不但已经答应了他,还对他宠信有加。

    只不知有没有将自己追求君海棠的计划告诉安吉,这也并非没有可能,现在安吉不顾自己城守军统领一国将军的身份在这儿等他们两个,说不定就是知道了要是苏铭成功的话就会成为君权王朝的附马,现在指不定他就在进入感情投资呢。

    “没有没有,苏铭哪里能跟安吉将军较真,应该说苏铭受宠若惊都来不及呢!”跟亚瑟公爵和林显容他们呆的时间多了,苏铭对这些套路也是了解个大概,有样学样地摆出跟安吉将军一家人的姿态,果然安吉看苏铭的眼神更加亲切了。

    倒是齐麟在一旁莫名其妙:“这苏铭怎么进了一趟君权皇宫中邪了?还是让人给掉包了,自己可别弄了个假苏铭回去。”

    安吉见苏铭一改往日冷淡的样子对自己亲热有加,不禁更是高兴,心道这一等可没有白等,说不定还是陛下对这苏铭有所提点,让他接近与自己的距离,这岂不是说陛下的确对自己青眼有加?看样子自己今天投靠陛下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想到这里安吉直接拉起了苏铭的膀子:“苏铭贤,啊贤弟啊,今日不知是否有空啊?不如到哥哥那里坐坐,咱哥俩儿再好好喝两杯?”本来他是想学亚瑟公爵一样叫贤侄,不过想想不妥连忙改口。

    苏铭想起在魇龙皇城时饮酒后的厉害,连忙推辞:“将军大人,今天这酒就先不喝了,流云园虽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我在宫内实在吃得太饱,现在就连口水都喝不下去了,我还是改日再去打扰将军。”

    “什么改日,今天不行,那就定在明日,如果贤弟再推辞,那就是瞧不起哥哥啦!”

    苏铭苦笑,连忙点头答应,安吉立即多云转晴,亲切地拉着苏铭,下令起程。

    既然姬月舞公主留在了宫里,以苏铭他们几个目标的价值当然不值得什么人冒着被安吉将军亲自带领的护卫队的攻击的风险来袭击了,因此这一路上比来的时候要轻松得多,也确实没出什么问题。

    “好了,苏铭,哥哥就送你到这儿了,记得跟哥哥的约定啊,明天哥哥在军营等着你!”

    来到流云园门口,安吉跟苏铭还有齐麟告别,临走时提醒苏铭。

    苏铭头都大了,这一路上他被安吉给缠得都不想做人了,想起来还是以前对他冷冷的不搭理他时省事儿的多。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苏铭也真不好意思就那么翻脸,面对安吉热情地一再相邀,苏铭也唯有不停地答应。

    “学得够快的啊!”送走安吉,齐麟往流云园里走云,顺便丢了苏铭一句。

    苏铭也只有苦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麻烦都自动来找我。”

    来到他们起源王朝的驻地,果然亚瑟公爵他们早已经等在那里。见到姬月舞公主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而是留在了君权皇宫,他们也早有预料,并没有怎么责怪苏铭和齐麟。而是重点问起苏铭见君权魔尊的情景。

    苏铭好一阵犹豫,不知该不该把君权魔尊让自己追君海棠的事情说出来,到最后仍是不好意思提起,只说君权魔尊想要找一个恰当的理由让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地让海棠公主前往起源王朝。

    “嗯,主要还是跟我们前往皇宫见君权魔尊时说的差不多,只不知他到底想等什么样的借口才会让海棠公主启程。”林显容捻着胡须分析道,只是没想到破荧群落后面还有主使,而且这个主使竟是大祭祀索伦,那这君权皇城的形势就更复杂了,甚至大祭祀一方并非一点儿成功的希望都没有。

    亚瑟公爵摇头道:“确是有点儿成功的希望,但也不过就是有那么点儿而已。关键处还是君权魔尊提前发现了蛛丝马迹,所以立即采取行动,只要我们能在不引起对方警觉的情况下将海棠公主带离这是非之地,没有后顾之忧的君权魔尊将可以集中全力将反对的势力连根拔起。”

    “反观大祭祀一方,以君权王朝的国情,大祭祀索伦的确拥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但要将这种影响力转换成实力则是需要时间,而君权魔尊也正是看准了大祭祀一方的这一命脉,以现在的实力而论,大祭祀索伦对付如金瓯大魔神祭祀团这样的势力当然没有问题,但要跟君权魔尊叫板,还为时尚早!”

    苏铭提醒道:“但是如果被他们提前识破君权魔尊的计划和我们的目的,以他们的实力要对付我们也不会比对付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更难,所以,我们还是要提高警惕。”

    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听了大笑起来,良久亚瑟公爵解释道:“如果只是提高警惕,君权魔尊根本不用专门提醒你,我们自然而然就会做的。”

    苏铭奇怪道:“不提高警惕怎么办?总不能放他们再派一支杀手团来袭击我们吧?而且君权魔尊那话里还有什么深意不成?”

    “这个你说对了,君权魔尊将提醒我们提高警惕和公主需要光明正大离开君权王朝的理由一起说,就是在暗示我们不要盲目地进行警戒,我们身为起源王朝的正式使团,闲着无聊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要警戒什么呢?做得太过一定会让人起疑心的,这样反而更容易暴露我们的目的。”

    “所幸有上次杀手团的事情作铺垫,我们有了一定的理由,然后在暗里再多做一部分布置就可以最大程度地防止再次受到袭击,这方面齐麟做得非常出色,将来回国后当在陛下面前好好夸奖齐麟才是。”

    齐麟连忙谦让,苏铭则又学习到了他们的深谋远虑,原来这些方面他们也有想到,如果要靠自己提醒的话,说不定他们已经被有心人怀疑上了。自从在宫里被君权魔尊几句话揭出自己身份之后,而且知道那个大祭祀索伦并不下于君权魔尊之后,苏铭对他们的敌人再不敢有半点轻视。

    亚瑟公爵和林显容看到苏铭并不因为少想了一着而只是羞愧,反而有所顿悟于心的样子不由得交换一个眼神,赞赏地点了点头。

    苏铭想了想,又将自己对安吉的分析告诉亚瑟公爵他们:“还有一件事,今天我们从君权皇宫出来的时候,虽然姬月舞公主殿下已经决定留在宫里陪海棠安吉将军提前在宫外等候着我们,据他讲是在一直等候,实情当然不是如此,但也当是早安排人看到我们出宫之时提前赶到,明显有对我们有示好之意,依苏铭看,他今天很可能也己经决定站在了君权魔尊这一方,而且已经与君权魔尊达到了默契。”

    “唔?这点倒很重要,他是如何接触你们的?一路上表现如何?苏铭齐麟你们二人详细给我们说—下。”

    “是。”

    苏铭和齐麟互相补充着将一路上安吉的表现描述了一遍。

    “嗯,我同意苏铭的分析。”亚瑟公爵总结道:“有安吉将军这么一个足够重要级的人物站在了君权魔尊的一方,那两方实力的对比更是惊人,君权魔尊已经稳操胜券!”

    林显容却有些担心地道:“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但皇宫之内人员混杂,根本没法保密得了吧?一旦被大祭祀得知,那安吉的位置越是重要,他便越要除之而后快,而最近城守军那边接连失误,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些都是大祭祀索伦指使人做的,但并不妨碍他明里或暗里以此为借口把安吉将军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