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1章 军阵

    更新时间:2017-10-21 09:29:54本章字数:3121字

    “这个倒不用太过担心,安吉将军担任城守军统领二十余年,怎么都应该有两下子,不会被轻易打倒,更何况既然君权魔尊已经接受了他的效忠,那就应该有办法保得住他,否则对自己阵营的其他人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林显容听到亚瑟公爵的分析放下了心,转头对苏铭道:“既是这样,那么我们也同样有必要拉近与安吉将军的关系,有他在我们在君权城群这一带的活动要方便的多,既然安吉将军约你明天去军营玩玩,那么不妨就去,反正众护卫的伤势都好的差不多了。”

    “对对。”亚瑟公爵也嘱咐道:“去的时候多给城守军的伤员们诊治一下,在下层将士中增加他们对我们的好感,这在某些时候会有些意想不到的好处。另外去的时候注意一下态度,不要再像上次那样给人家摆冷脸了。”

    “这个公爵大人就不用再担心了。”齐麟语带讽刺地说道:“现在苏铭拉关系的本事大为见长,刚才在路上不知跟安吉将军聊得多么起劲,我都快要怀疑这是不是真的苏铭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啊!”林显容不理会齐麟语气中的讽刺,高兴地说道:“我就担心你一根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放心了。”

    苏铭想起刚才应付安吉时的累人,不由苦笑,但又无话可说。

    林显容又想起什么来的样子:“对了,你们离开之后,我们收到了君权商业公会的请柬,他们要在君权城北最大的酒店红云酒店庆祝其会长库特加三百岁寿诞,便邀君权城群一带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前去参加酒宴。我们使团内公主殿下,亚瑟公爵大人,东郭先生,我,莫尔奇,齐麟和苏铭都在受邀之列,除了公主殿下不在,东郭先生生性孤僻不喜这种热闹场合不去参加之外,其他人都要去,如果再有什么活动都要推了,君权商会影响力巨大,几乎不在大祭祀索伦之下,他们的面子,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要给的。”

    齐麟闻言皱眉道:“伯爵大人,我也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可不可以......”

    “不可以!”亚瑟公爵一口否决:“齐麟官职虽不显但却是公主殿下的近臣,明天公主殿下跟海棠公主在一起,如果海棠公主不去,姬月舞公主也未必会去,所以明天你是必定要出现的人,明白吗!”

    齐麟听亚瑟公爵说得严厉,也只得答应下来。

    交代完这些事情,亚瑟公爵又和齐麟,东郭邪商量了一下布防上的问题,交代了一下众人出入要注意安全,防着被人盯哨,便各自散了。

    苏铭因为中午实在吃得太饱,连晚饭都没吃,一直在屋内修行。最近这一段时间他的进步极快。为了防止基础不够牢固,苏铭这些天除了接客问诊的时间之外一直在拼命练习。

    而且在外功上,苏铭也已经练到了第六十八式。对于身体和真元的把握又提高到一个新的阶段,配合境界上的提升,苏铭的实力称得上脱胎换骨。

    而今天在宫内陪姬月舞和君海棠玩水战嬉戏,令苏铭对于真元放出体外进行控制有了很大的认识,而他则要通过晚上的修行来巩固住这种认识。

    第二天,苏铭依约来到了城守军大营。他到大营时,安吉却是正在处理军务。

    苏铭左等右等,百无聊赖之下走出营帐,在军营里四下转转,正转到大军校场。

    此时,校场之上正有一支五百人的队伍操练。

    来到魔界后苏铭还是第一次见到正规部队进行操练,其实就算是在修真界,虽然苏铭是正规军的一员,但也只是在玄天派接受了几个月的训练,然后便是无聊地在山中挖矿,根本没见过几百人作战是什么样子。

    此刻虽不是战场之上,但苏铭也能充分感受到这五百名精锐战士散发出的那种杀气!可知这些人绝非是治安队那种力量可比,而是真正历经血战的洗礼,在无数尸骨堆积的战场上生存下来的。

    如果是实力未提升之前的苏铭,在没有运气其无名内功的情况下,只怕单是这杀气,便足以令苏铭站立不住。纵然是现在,苏铭仍感觉自己在这种压力之下心中震颤不己。

    “怎么?苏铭兄弟对这军阵之术也有兴趣?”不知何时,安吉来到了苏铭身后。

    苏铭转过身了看了安吉良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城守军真不愧精锐之师,安吉将军好高明的练军之术,苏铭佩服!”

    “哈哈!”听到一向以金针之术名震君权皇城,甚至之前对自己也颇为冷淡的苏铭也忍不住对自己治下之军以及自己练军之术表示敬佩,安吉忍不住大笑起来:“难得难得,既然苏铭兄弟有兴趣,便让哥哥给你讲解。”

    说完,安吉领着苏铭走向将台,问旗手要过彩旗,亲自一边演阵一边给苏铭讲解起来。

    “苏铭兄弟可知对阵之要为何?首先便是知己知彼,若是实力相差太大,那干嘛还要跟对方打?那不是找死么?”

    “所以大凡对阵,基本上双方实力都相差不会太多。那么决定胜负的因素就在于双方对魔功的应用,配置,士气,阵形,还有法器。别说什么对方有大乘期的高手怎么办?那种说法没啥意义,如果真有大乘期的高手,你跑都跑不掉,说那些没用的千啥?”

    “练兵就是要让战士们对魔功应用得更熟练,让队伍的配置更合理,把队伍训练得可以应付空发场面,别一被偷袭就崩溃了,再就是练得他们闭着眼睛也知道自己在阵形里的位置,其他的,就得看指挥的能耐了!”

    “对阵之要,首重纪律,哼哼,现在很多人觉得只要有实力够高的高手,便可以横扫一切,以一敌万,笑话,那还要我们军队干什么!”

    “安吉不知想起了谁,大为不屑地吐了一口口水。

    “在军队对阵中,除非确有需要,绝不可有人以为自己实力超群便可独自闯阵。这个是在平时的训练中训练出来的!”

    “然后,便在于阵形和配置,在对阵中,有备和无备差距极大,若有备,守真居前,以防御魔功和法器掩护好后面的战友,破阵后,以远距离的魔功和法器攻敌,杀伤并令敌不得靠近。迅雷则或聚阵冲锋,以近身魔功和法器冲乱敌阵以及杀伤敌人,或游斗阻截对方之迅雷,若无备,嘿嘿,被人或伏击,或以阵冲击,则混乱不堪,一击可灭。”

    “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这迅雷便是对阵之奇所在,而那些不可一世的高手的作用变在于此。若真能有这等高手愿为己方的迅雷而对方无相等之高手与之相抗衡,那么你必会大占便宜。”

    “不过记住,这等高手虽有奇效但却不可以为有了高手便百战百胜,此为骄兵,兵之大忌!”

    “还有,阵形与配置首重距离之控制,我聚,则敌不易攻,而攻破则我军尽没。我散,则彼无法聚而尽奸,然而散则力弱,易被各个击破。而距离之控制并无一定之规,还需看你面对什么样的对手,这也正是为何知己知彼为百战之先了。”

    一说起对阵,这安吉将军竟似有控制不住的瘾一般。说起来涛涛不绝。但苏铭却绝无厌烦之感,他可以明显得感觉到这些都是安吉将军一辈子戎马生涯得来的经验教训,此地听错漏一句便是终身的损失。

    安吉将军见苏铭听得入迷,心中更觉得骄傲,彩旗大挥,指挥着这五百战士变幻起阵型来。

    “苏铭兄弟来看,这是云翼阵,此阵前面防御性略差,进攻的气势也并不强,却是妙在变幻莫测,可在最短时间内变幻成其他进攻防守撤退的七种阵型,而且易于进退,一般在战争区行军时多采用此阵,而且此阵并不需太多人便可成形,是最基本的战阵之一。”

    说,完又是挥了几下大旗,那五百战士很快的又根本旗帜变幻成另一阵型。

    “这是魔啸阵,是一种威力奇大的攻击阵势,用此阵时需要注意,要完成此阵布置至少需要五百人才行,否则徒然画虎不成反类犬,此阵也不需要太多的守真,主要靠强大的破虹和灵活的迅雷如龙啸威压一般一举击溃敌人,一般人绝无法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下坚持得住,只不过嘛,只要坚持住了,那倒霉的便是你了,因为此阵攻起来确如龙啸九天,守起来却是纸糊的灯笼,一戳就破,所以要用的时候造成注意啦,嘿,再变!”

    随着安吉将军的大喝,手中彩旗纷动,而阵型则又有变化。这时即使苏铭并未身在阵中,而且也是第一次见识此阵,也不由得一阵发寒,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种可怕的诡异之气。

    “嘿嘿,这个就复杂一些了,此阵名为九玄狐,创自火狱王朝有战豪之称的一代名将英多烈尔,此阵变幻多变,说实话,便是英多烈尔本人也不敢说已经尽取此阵之妙,比如说起源王朝另一位黄老爷便曾反以此阵打败过英多烈尔本人,嘿嘿,当时可让如日中天的英多烈尔成了魔界的一大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