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2章 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更新时间:2017-10-21 09:29:57本章字数:3040字

    苏铭想起在魇龙皇城选花魁时,所见到的黄老爷那没个正经的样子,却是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威猛的一面,不由得感叹起来。

    “而且此阵还有一大妙处,那就是似乎对修真界的人有着某种克制作用,不过我君权王朝暂时还对不上修真界的那些牛鼻子,所以这个功用对我们用处不大。”

    “看好啦,此阵最厉害的地方便在于对迅雷的应用,以迅雷之九天之攻而守,以迅雷之幻灭之攻而攻,但是掌控起来也是最难的,非是精锐中的精锐不能为此阵,当今魔界能真正将此阵融会贯通的军队也数不出五支,算来也只有英多烈尔的神魔军,黄老爷的黑神军,金瓯王朝的凌燕军,血煞王朝的冥火军,还有嘛,嘿嘿就是老哥我的城守军!”

    说到这里一股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同时也更令人无法怀疑他口中之言的权威性。

    之后安吉彩旗不停飞舞,竟是一住不住地给苏铭演示了十六种阵法,看得苏铭大呼过瘾。直到安吉舞彩旗舞得满头大汗,解说地口干舌燥才丢开彩旗,一边擦着汗,一边笑呵呵地对苏铭道:“唉,苏铭兄弟,你看我,一说起行军打仗的事儿就说个没完,也不管兄弟爱不爱听的,不过这也算是作哥哥这辈子的心得,平常对着那几个榆木脑袋讲也讲不起精神,也就是今天兄弟来了,还在这儿看起了军士演练,哥哥才忍不住一时技痒,不过这些东西说不定兄弟以后就能用得上呢?呵呵,就是哥哥不会讲,很多东西都是一言而过,也不知兄弟记住了多少。”

    苏铭摇头笑道:“安吉将军说哪里话来,说实话,过去苏铭对将军大人还有些误会,到今天才知道将军大人的真实本领,心里真是非常佩服,而且刚才将军大人以实际的战阵来配合给苏铭讲解,苏铭又怎么会觉得不爱听呢?将军大人就放心吧,苏铭已经全都记住了。”

    “唉?全,全都记住了?”前面几句倒也罢了,虽是客套话,但从苏铭嘴里说出来真是非常真诚,没有什么虚假的味道,安吉听了非常高兴,可最后一句却是把安吉吓了一大跳。

    “苏铭兄弟,哥哥知道你学医术肯定是一个天才,但这战阵变幻跟医术还是差距挺大的吧?没记住不要紧,只要你对这个感兴趣,哥哥有机会还可以再说给你听,但是要说不懂装懂,那哥哥可就觉得你瞧不起哥哥了啊!”

    要知道安吉虽对玩政治手段不是一窍不通,但却完全不是他的兴趣所在,安吉一生戎马,最得意的便是他的战阵之术了,现在见苏铭只听了一遍就应付自己说他全记住了,纵然现在安吉想要跟苏铭和他背后的起源王朝一方势力多拉近关系,也不由有些恼怒,觉得这是苏铭在瞧不起自己,

    苏铭见安吉有些气愤的神色,连忙说道:“安吉将军先别着恼,将军若不信不妨考核一下苏铭,要是苏铭有半句虚言,愿意任凭将军大人处置。”

    安吉将军见苏铭说得认真,终于带着几分惊奇而不确定地问道:“难道你是说真的?你真的只是刚才一遍就把我讲的战阵全都记住了?那,那我给你讲的第一个阵势是什么?”

    苏铭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将军第一个讲的是云翼阵,此阵即使人数不多也可成阵,宜在行军之时采用,需要的时候可以很方便地变幻成其他阵势,是最基础的阵势之一。”

    “咳,第一个嘛,难免他印象深一些。”安吉一边开解自己,一边继续问道:“那么我讲的第三阵又是什么?”

    “第三阵名为九玄狐阵,此阵为火狱王朝名将英多烈尔所创,特点是变幻多端,通过对迅雷的应用来灵活地进行进攻或者防御。其变化之多,至今仍未发掘完。而其难点也在于对此阵中迅雷的应用。一方面需要指挥者头脑灵活,能因敌制策,另一方面则非是精锐中之精锐不能自如地运用此阵。另一妙处则是此阵对修真界的人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那,那。”听到这里安吉忽然感到自己有点儿心慌,连忙再问起苏铭来掩饰:“那我给你说的第十一阵又是什么?”

    “将军说的第阵叫做幻冰阵,此阵可称天下间最奇特的阵法之一,以守为攻,既以数量颇大的守真组成坚固的防御,同时又变幻莫测,是将这两种极端融为一体的阵势。以守真军阵为本体,以迅雷为变幻之翼,寓攻于守,以守代攻,令敌人挡无可挡,攻无可攻,防无可防。咦?安吉将军,你怎么了?”

    安吉不知苏铭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只以为苏铭在打仗方面也是天纵奇才,大张着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苏铭,脸色惨白,过了良久,才如同自言自语般喃喃道:“苏铭啊,你,你可真是千年一遇的奇材啊!”

    如同修行高手见到好苗子就想收着当徒弟一样,安吉将军以前所碰到的年轻人全都是以信奉实力至上的人,从没见过如苏铭这般对战阵感兴趣而且还有如此天赋的人,因此也想让苏铭当自己的弟子,也免得将来有一日自己战死沙场之后,自己的本领后继无人。

    “来,苏铭兄弟,既然己经记熟了,那你过来指挥,呃,你跟我到营帐之内演示一下挥舞指挥旗让我看看。”本来安吉将军还将直接让苏铭在这儿指挥这五百人看看,但想想怎么说苏铭也是第一次,万一出什么差错那说不定还要造成军士的损伤,还是先让他在军帐里试演一下吧。

    果然,安吉将军的这个决定英明无比。

    虽然凭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在这么短时间内掌握了所有安吉所讲的东西,但要自己演练出来就不是苏铭的强项了。

    不管是无名内功和外功,医术,炼丹,其实苏铭没一样在行,只是先凭过目不忘的本领先死记住,后面这么快的进步与其说依赖与苏铭对这些方面有什么天赋,不如说有赖于苏铭的刻苦不断地练习,

    可想而知,被安吉将军硬赶着上架的苏铭,好在算是最近实力提升迅速,对身体的掌控更加自如,就算是这样,一套彩旗挥舞下来也是歪七扭八,莫说安吉将军了,便是帐门口的一众亲兵也是笑得打跌。

    苏铭勉强忍着脸上的燥热将一个阵法的变化舞下来,立刻像丢珞铁一样将彩旗丢给了安吉将军:“将军大人,我,我刚开始还没熟练,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还请指正。”

    “呃,这个这个,动作是全对了,一处错误都没有,这个,只是,只是,这个动作。。。。。。。”

    安吉将军沉默半天,才冒出话来。

    “咳咳,将军大人,这个我自己也明白,我回去以后会好好练习的。”看安吉将军顾着自己的面子,这个了半天也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苏铭自己都不好意思,赶紧接上了话。

    “嗯,那好。”安吉将军表示一下欣慰,不过收苏铭为徒这件事嘛,先无限期推迟吧,看看情况再说。

    想想自己刚才出的丑再看看外面亲兵的反应,苏铭决定做点儿挽回颜面的事情:“安吉将军,前几曰的伤员不知情况如何了,苏铭想再去为他们看看。”

    安吉闻言立即把精神一振,欣喜道:“哈哈,哥哥我正有此意,没想到苏铭兄弟自己先提出来了。”接着又略带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前几日受伤的兄弟经过你的治疗已经好得都差不多了,这次能不能麻烦苏铭兄弟给这两日训练中受伤的弟兄们也给扎两针,让他们也能好起来。”

    “扎两针。。。。。。”苏铭对安吉的描述实在有点无语:“咳咳,这个扎不扎针的事情还是先帮他们诊断一下再看情况而定吧。”

    “好好,你们几个,还在那儿笑,是不是要本统领用鞭子抽你们。”安吉赶忙答应,回头朝那几个还在门口笑个不停地亲兵们吼道:“快去巫医队,让他们准备准备,热烈欢迎苏铭大巫医前来指导工作!”

    “大,大巫医!”苏铭额头上青筋跳了两下,算了,不跟这种没文化的人一般见识。

    “尊敬地苏大人,我是城守军的首巫医费灵玉,这两位是我的副手,卢克巫医以及吴诚巫医大人,上次苏大人来为我们城守军中的将士们诊断的时候,虽然我因事正在南城治安队而未能亲眼目睹苏大人的神技,大魔神在上,您无法知道我心中是何等的遗憾,但在我回来后对他们再次进行诊断以及之后这几天这些伤员们的康复情况,我已经深深地被您的神技所征服,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当面向您请教,仁慈的大魔神殿下,今天终于被我等到了这个机会。”

    “费大人昨天听说苏铭今天要来,非常兴奋,立即便将己经定好的今天的活动全部推掉,专门等着苏铭。”一旁安吉将军笑着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