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6章 君权商会

    更新时间:2017-10-23 10:03:58本章字数:3039字

    一众人忙活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将挑选好的药材搬到了带来的六辆货车上,此时吴诚也早醒了过来。

    而那些将黄衣人送去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士兵们也回来了。

    “那群家伙真是太不像话了!”刚一进门,看到苏铭他们,那些士兵们便愤愤不平地骂了起来:“我们押送这些犯人送去他们军营,他们反倒把我们当成了犯人,那个看门的军官更是狗眼看人低,还没进大门呢,就扔给我们几块银子,让我们直接把人放了,省得进去还得麻烦,我呸!”

    王伯神色凝重地道:“这么说起来,那军官应该是认得这些黄衣人喽?”

    “当然认识!”旁边几人也抢着道:“这黄衣人看到那军官就打起招呼,态度很是亲热,然后居然添油加酷地说起我们的不是来,那些治安队的立刻就对我们神色不善起来。”

    王伯无奈地苦叹道:“罢了,反正也没想着他们会吃到苦头。”

    “那也不应该就这么算了,下次我们多带些人来,就在北城这边转转,再碰上他们非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不可!”

    那些士兵却仍是心中不平,纷纷骂起来,虽然不能真的把那些黄衣人怎么样,但至少自己也能解解气。

    “卢克,吴诚,过会儿你们带人押着药材先回军营吧,请代我转告安吉将军,多谢他今日的款待,我突然有些事情要办,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军营了。”一直默不作声的苏铭突然说道:“王伯,今日多有打扰,改天苏铭再来尝您泡的茶。”

    “唉?怎么这就要回流云园去吗?我们还想晚上好好请你一顿,再请教请教你关于医术方面的东西呢!”卢克一听苏铭这就要离开,大为不舍。

    苏铭摇头道:“今日确实有些急事,改天我还会去军营找你们,那时再聊不迟。”

    离开泰宏杂货店,苏铭并没有往流云园而去,而是打听了两个路人,径直来到君权皇城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

    在遭遇这些黄衣人时,那首领曾说他们是得到了飞魔群落主祭祀的支持下成立的飞魔治安团,而众刚才城守军弟兄们的话中可以了解,这个飞魔治安团跟北部城区治安队非常熟悉,关系非浅,那这个北部城区治安队的队长傅熊便很有问题,说不定就是另一个玉辞心,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溜进他们的军营里打探打探呢?

    一边想着这些,慢慢地苏铭已经可以远远地看到北城治安队的大营了,这里的环境与东城治安队的大营周围完全不同,周围是一片堆放货物的空场,不知是否刚刚发完货的原因,现在这里非常的空旷,根本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

    苏铭眉头微皱,这样就没法好好地观察这军营的防御强弱分布了,只得装作从这里经过的样子,从军营的左边绕着一边走一边大体上观察一下。

    应该是吸取了东城治安队被偷袭的教训,这里的大营明显加强了人员岗哨的设置,一直快要走到军营另一面的后门,苏铭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可以利用的破绽,也不知是否被那些警戒的士兵起疑,苏铭不敢再多绕,正直往前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路对面一队士兵押着几车箱子往军营这边过来。苏铭随意扫了两眼,猛地心中一动。

    “这些箱子好眼熟啊,应该在哪里见过?对了!”

    苏铭猛地想起这些箱子的样子,竟是跟那夜自己潜入东部城区治安队大营往外走时,碰上的那队车队上的箱子一模一样!

    本来盛放物品的红木箱子也多是大同小异,只要大体款式差不多,一般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更何况已经过了这么多。

    但是苏铭却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对于箱子的细节也都记得清清楚楚,当时那些箱子边上的刮痕跟现在碰到这支车队的箱子有一些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数量也正好对上。

    “奇怪啊,记得当时押送这队箱子的可是玉辞心的亲卫队,而现在无论君权魔尊还是安吉将军都已经知道大祭祀索伦才是真正的敌人,而玉辞心又是大祭祀索伦的徒弟,那么早就应该留意到了这批被玉辞心如此重视,乃至于在夜间派出自己的亲卫队来押送的箱子,但它们此时又为何会被运来这北城治安军的大营呢?”

    苏铭感觉到这应该是大祭祀索伦的安排,因为无论东城治安队还是北城治安队因着玉辞心和傅熊的关系都有他的内应在。

    但此时众目睽睽之下,苏铭却不敢表现出任何犹疑的情绪,以免引起对方的怀疑,只得先把些事放在心底,等日后有机会再行査证。

    君权商会有影响力确是无与伦比,苏铭亚瑟公爵等人才刚到红云酒店,便发现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君权城群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便从苏铭他们能看到酒店门口到他们走过来的这段时间,便已经有不下四五方势力的代表,酒店门外一名俊朗的青年,满脸喜庆之色地迎接着各方宾客。

    这人就是库特加的长子维洛,也是君权商会的副会长以及未来的继承人。林显容显然对君权皇城的名人最为熟悉,先低声给不知道的苏铭齐麟等人说明。

    “啊,这不是起源王朝的亚瑟公爵大人以及林伯爵大人么还有莫尔奇大人么?后面这两位想必就是齐麟侍卫长和苏大人了吧?”林显容刚说完那维洛就已经发现了他们,连忙快步迎了上来:“几位快里面请,已经在内二厅为几位准备了位子。”

    林显容知道对方忙于迎宾馆,跟自己只能稍作客气,连忙道:“大公子不必客气,我们自己进去—问便可,今日宾客众多,大公子还是先忙吧。”

    维洛也不推辞:“好,那请恕维洛无礼了,小晴,带几位贵客前往内二厅!”

    酒店内走出一名俏巧的侍女,正要带苏铭他们进去时,身后传来了龙沧兰的叫声。

    “亚瑟公爵,苏铭,没想到你们倒比我们先到了。”

    龙沧兰与龙淸带着两名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祭祀,也走到了门口。

    苏铭见龙沧兰伤势已经完全好了,不由也大为高兴,等龙沧兰与那个维洛客套完,笑着问道:“这也才没几天的功夫,怎么就出来走动了?身体已经完全没事了吗?”

    亚瑟也道:“龙祭祀还是应该先在祭祀团内多休养几天才是啊,这种场合由龙清祭祀来其实也足够了。”

    龙沧兰笑道:“苏铭的医术实在高明,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么几天的功夫就己经康复了,两位不必为我担心了。此次听说亚瑟公爵和苏铭都要来为库特加大人庆祝,我特意向主祭祀大人请求带队过来的•

    接着上前两步走到苏铭身边低声道:“谢谢你啦!”

    苏铭摇头苦笑,看样子她已经知道自己潜入东部城区治安队干掉了玉辞心,和那群黑衣杀手团的事情了,只不知是君权魔尊亲自告诉的他们还是海棠公主什么时候去的时候透露的消息。

    不过,想想当时以龙沧兰这样的女子尚且痛得生不如死的样子,再对比现在,苏铭觉得自己还是做得值得。

    旁边维洛见他们这么聊得来,不由凑上来道:“没想到我们美丽的龙祭祀在起源王朝的知名度也是非常高嘛,不如这样我让人改一下座位,龙祭祀你们也直接去内二厅如何?”

    龙沧兰求之不得地笑道:“那多谢啦,改天大公子来我们祭祀团作客,让我好好做个东道。”

    那维洛似乎是龙沧兰的倾幕者这一,见到龙沧兰对自己感谢有加的样子,不由得有些迷失在她的笑容里。

    苏铭失笑着摇摇头,这个龙沧兰真是个厉害,只是不知道如果让维洛看到她那杀伐果决的一面,还会不会对她如此着迷。

    “看来君权商会对我们的重视还在我们想象之上。”进到内二厅,看到自己一行人的位置之后,亚瑟满意地说道。

    在这种公开的场合之中,最能体现自己势力在此时情况下的身份地位,以及在东道主心目中的重要性。

    这内二厅是仅次于主厅的宴会厅,而自己一方的位置更是在内二厅排第三位的桌子,不要以为这个位子已经是多少靠后,要知道库特加的生日宴会不比金瓯魔神诞辰日在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庆祝时,那时更属于一种平民节日,而这次却是权贵的盛宴。

    今天能进得了这红云酒店者无不是对君权皇城拥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甚至连君权魔尊陛下与大祭祀索伦大人也会派特使前来恭贺,由此可见库特加的影响力或者说君权商会的威势何等之势。

    在这群人当中,可以想象得到能进得了主厅者,必都是些跺跺脚也能令君权王朝抖三抖的人物,而以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实力,其二号人物龙沧兰也只能坐在位置还在内二厅之下的左厅便可见一般。

    “看样子那个维洛大公子真的对龙祭祀情有独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