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7章 群雄聚

    更新时间:2017-10-24 09:25:46本章字数:3104字

    听到林显容给他们介绍了一下这政治场合宴会的讲究,苏铭不知想到哪里去了,竟发现这么一声感叹:“让龙祭祀他们从左厅升到内二厅,这面子恐怕不会小吧?”

    龙沧兰狠狠地瞪了苏铭一眼,要不是看在他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份上,马上就翻脸教训教训他。

    偏偏身后龙清还不识趣地凑上来道:“那是当然,师姐不但实力上乃君权皇城,不,是整个君权王朝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便是相貌也是除海棠公主殿下以外的第一绝色,哪个青年才俊不被我们师姐给迷得团团转,不过啊,我们师姐才不像那个玉辞心似的到处招蜂引蝶,但是师姐越不搭理他们,他们还越来劲,嘿嘿,那个维洛也是追求师姐最卖力的一个了。”

    “哎呀,看不出来我们淸师妹对人性把握得这么到位,分析起来真是头头是道啊!”龙沧兰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啊不,准备的说是迷死人的笑容,咬着牙根亲切地夸奖着龙清,把龙清吓得立即一缩头想溜,却被龙沧兰一把抓了回来:“就是不知道最近练功上有没有嘴皮子功夫练得勤快,回去之后立神二十个时辰,我亲自监督你!”

    苏铭听罢,看到龙淸浑身打颤的样子,忍不住捂着嘴偷笑起来,来魔界这么长时间,苏铭已经知道立神是魔界的一种极难的修炼方法,可说是对身体和心神都近乎自我折磨的修炼,一般人能坚持十个时辰已经痛苦不堪,更不用说二十个时辰。

    不过,苏铭倒也没替龙清求情,虽然龙沧兰性格多变,且多有杀伐果断,说到做到杀伐果断一面,但苏铭却看得出这次龙沧兰不过是吓唬龙清而已。

    “海魔祭祀大人到!”门外响起侍者的唱喏声。

    苏铭记起在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时听龙沧兰讲过海魔祭祀,乃是黑海大魔神祭祀团主祭祀,乃是君权王朝祭祀中大祭祀索伦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二号人物,没有想到这库特加这么大面子,竟让他亲自出来此,同时也从另一方面深刻地感受到了大祭祀索伦,在君权王朝的地位......

    仅在索伦之下的海魔都要亲身前来,而他却可同君权魔尊平起平坐般派个使者前来,并且进入主厅,要知道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为君权王朝四大祭祀团之一,如果卡尔祭祀亲来,可以如海魔祭祀一般坐进主厅之中,但派了祭祀团内的二号人物龙沧兰为代表已经被安排到了第三左厅。

    “海魔祭祀大人,您好!”当海魔祭祀走进来的时候,众人纷纷向他起立问好,而海魔仅是点头致敬,仅与亚瑟公爵等瘳瘳数人亲切地打招呼,而齐麟上前想要表达一下问候却被人家给无视了,惹得苏铭在旁边暗笑。

    当然了,我们的苏铭是不会跑上去自讨没趣的,虽然跟海魔有过一面之缘,但在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时候,他就己经领教了海魔祭祀对别人,尤其是对年青人的倨傲,倒是龙沧兰面子却是不小,跟海魔聊了不少时间,把她长袖善舞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逗得海魔不时哈哈大笑。

    本来苏铭还想到去安慰一下失意的齐麟,但是却被齐麟狠瞪了一眼,只是偷偷笑了一下而已,不用这么小气吧?

    “唔?以前倒不知海魔兄这么喜欢提携年轻人啊,还是海魔兄最近又焕发第二春,要跟那些小伙子们争一争沧兰姑娘的芳心?”此时,从内二厅的大门又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

    苏铭循声望去,脸色瞬间转冷,只见破荧群落的大长老莫问天和布诺巫医走了进来。

    “原来是莫长老和布诺巫医。”海魔停止了跟龙沧兰聊天,转过身了也发现了他们:“最近好像看你们走得很近嘛,难道布诺巫医准备去破荧群落发展啦?”

    海魔祭祀口气很淡,看样子对刚才布诺那不礼貌的言辞心中不悦。

    布诺却似是对海魔祭祀的不悦没有感觉,面对着这君权王朝第二祭祀态度上竟还略带着几分嚣张的神态:“这个似乎还是不劳海魔祭祀大人费心了,在下在君权皇城里得非常舒适,暂时还没有要离开的想法,倒是您,海魔祭祀大人,以您的年纪似乎还是多注意休息得好,三百年来黑海大魔神祭祀团都没出现什么出色的年轻人了,海魔祭祀大人可是居功至伟啊!”

    “你!”海魔祭祀万万没想到布诺这家伙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如此无礼,有心想教训一下他,但对方所说却正是点中了海魔祭祀的心病,竟是一时反驳他不得,不由气得老脸涨红。

    “唉,海魔祭祀不要生气嘛。”这时后面破荧群落大长才莫问天走了过来,作出打圆场的模样:“您年纪可不小了,万一真气出个万一来,那我们的罪过就大啦!”

    海魔祭祀被二人一唱一喝气得如同嗓子眼儿呛了一口烈酒一般,自己身居黑海大魔神祭祀团主祭祀之位四百余年,可说比起德高望众,连大祭祀索伦也比不过自己,什么时候试过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放肆。

    但这里是君权商会会长库特加的生日宴会,自己又不能在这里发作,而且那布诺巫医倒也罢了,莫问天身为破荧群落的大长老,身份地位并不在自己之下,自己还真是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哼,这老顽固也有这种时候?真是自作自受!”那边吃了海魔祭祀的瘪的齐麟看到海魔祭祀受窘冷笑一声,这大魔神果然灵验得很,这么快就来报应了。

    苏铭摇摇头道:“海魔祭祀虽是有些倚老卖老,但莫问天和布诺做得确实也太过份了些,而且海魔祭祀确实也已经上了年纪,这样气他说不定真会出什么问题的。”

    齐麟见苏铭竟替海魔那老顽固说话不由得心中不喜,反唇相讥道:“我看你是因为受了那布诺的气所以跟海魔祭祀同病相怜吧?”

    苏铭闻言一愣,不明白为什么从自己在君权皇城声名鹤起之后,齐麟便一直针对自己。

    “布诺巫医大人怎么突然有这种闲心,也来参加库特加大人的生日宴会起来?”

    看到海魔祭祀被莫问天和布诺二人气得浑身发抖,龙沧兰连忙上前,故作惊奇地看着布诺。

    “前几天布诺巫医大人为洪麦大长老的幼子治病,听说出了不小的差子。”

    “布诺巫医还不去想办法补救,竟跑到这公众场合来,不怕被洪麦大长老抓个正着吗?”

    布诺正挂着奸笑的脸上顿时一僵,冷冷地盯着龙沧兰道:“龙祭祀不要在这里乱传谣言,洪麦大长老的公子虽然病情古怪了点儿,但一切情况都在本巫医的掌握当中,不日即可痊愈,我又为何要怕被洪麦大人碰到?”

    “真的吗?”龙沧兰眨了眨漂亮地双眼,装满一副单纯无辜的表情:“可是,洪麦大人好像正站在你身后呢!”

    “什么!”布诺一听,吓得跳了起来,猛地回头一看,却哪里有半个身影,分明是被龙沧兰这小丫头给耍了:“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耍我,小心我代卡尔祭祀大人教训你!”

    “哎呀!”龙沧兰又装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布诺巫医大人,别动怒啊,这里可是库特加大人的生日宴会,被君权商会的人发现你在这儿乱发脾气,说不定还以为你对君权商会有什么意见,那可就不仅仅是像应付洪麦大人那般可以轻易解决得了啊!”

    布诺见龙沧兰又在虚张声势,气极反笑道:“你这小女娃少来这一套,我还会吃你两次亏不成?君权商会的人都在各处招呼宾客,就算我真教训教训你,也没人看得到。”

    “呃,布诺巫医大人,您的位子好像在左厅而不是这里,你跟莫问天大长老在这里似乎有点堵住了其他人进厅的去路啊。”

    布诺话音刚落,便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莫问天和布诺回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不知何时,一直在红云酒店大门外迎接宾客的维洛来到他们身后。

    “唉,刚才人家可是已经提醒过布诺大人您了,为什么您就是不听好人劝呢?刚才海魔祭祀大人也是,现在人家也是,唉,龙沧兰不知该说您什么好了。”看到龙沧兰奸计得逞脸上竟还不露半点喜色,反而作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苏铭才真是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了。

    “仁慈的大魔神殿下在上,布诺,你这便是不留口德的下场啊!”海魔见状也是老怀大慰,哈哈大笑着感激地拍了拍龙沧兰的肩膀,走进主厅去了。

    “你,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布诺巫医气极败坏地叫嚷起来,随即看见维洛脸色一变,连忙摇手道:“不不不,维洛公子,我说的混蛋绝不包括您在内,我说的是......”

    “够了!”维洛冷冷地说道:“不管你说的是谁,今天大家聚在这里是为了给父亲大人庆祝生日,所有到这里来的都是我们尊贵的客人,都不是你可以在这里随便污辱的,大魔神在上,你也是一名尊贵的巫医,请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