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8章 小老头

    更新时间:2017-10-24 09:26:08本章字数:3058字

    “维洛公子,我们愿意为我们刚才的行动表示真诚的道歉。”莫问天也没想到自己两个老狐狸竟然会这么被一个小姑娘给惨耍一通,但莫问天要比布诺更输得起,既然事情已经这样,在这里大喊大叫根本没什么用,还不如爽快认输,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维洛对布诺的失礼行为大声训斥,但却不能不给莫问天的面子,听到莫问天开口,便也顺水推舟地道:“莫长老言重了,只要请布诺巫医以后注意一下就好,另外布诺巫医的位置不是在内二厅,还请您先回左厅等候宴会的开始。”

    “可是,可是,为什么以龙沧兰的身份竟然可以在内二厅呢?”布诺巫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又指着龙沧兰朝维洛大声质问起来。

    莫问天心中恨极,布诺这家伙真是被气糊涂了,现在已经令维洛不快了,现在为这么点儿事情质问这不是要把人家得罪到家了吗!

    果然维洛表情更加冷淡:“这是我们君权商会的安排,如果布诺巫医大人有什么不满,尽管离开便是!”

    一句话便把布诺噎得够呛,一怒之下便想拂袖而去,但却实在不敢就这么得罪君权商会,猛然间,看到莫问天给自己的一个意味深长的阴冷笑容,心中大悟:“自己现在跟他生什么闲气,等计划成功之时,自己将变成大祭祀的心腹,君权皇城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到时候想报仇有的是机会。

    布诺也不愧是经验老到的老狐狸,一想明白厉害关系,马上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维洛公子,请恕我一时失态,伟大的大魔神殿下宽恕我,我刚才失去一名巫医所就有的风度,很抱歉,维洛公子,我保证绝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维洛见布诺态度软化,而莫问天又在旁边维护他,也不愿强行将他赶走,跟破荧群落结下仇怨,便点点头道:“这样就好,那么我就去迎接其他的宾客了。”

    “可惜那个布诺没继续闹下去,不然说不定可以让君权商会连带着也对破荧群落生出不满,那对我们就有利多了。”苏铭见布诺服了软,不由可惜地道。

    “不要心急嘛,以布诺那家伙的个性,这次既肯忍这一时之气,那么我想他们必然是为了更大的图谋,只要我们多对他们留点心,想教训他们的机会有的是。”龙沧兰安慰道:“与其为了这个可惜,倒不如去干点正事儿,你看两位老人家忙东忙西的,你却在这儿趁热闹,难道不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吗?”

    苏铭知道她说的是林显容和莫尔奇正四处出处,大力拉拢君权王朝各势力与起源王朝的关系,无奈地摇头道:“这个没办法啊,苏铭又没有沧兰姐姐那么好的口才和表演才能,连布诺那种人都能玩弄玩股掌之间,要知道上次我可是被那个布诺整得好惨,到现在还有不少人被那个布诺挑拨地对我偏见很大呢!”

    龙沧兰却不知道布诺在流云园大门口,以及东部市场找苏铭麻烦的事,忙追问究竟,听小说解释之后,不屑地道:“我真是不明白了,你对形势的分析把握能力都很不错,却对这种小伎俩束手无策?想应付那种情形随随便便想想就有三四种方法,等改天你来我们祭祀团,我好好教教你。”

    “真的?”苏铭一听大喜,虽然他不想学那些东西去整人,但从龙沧兰这专家这里多了解一点儿,将来也免得再被别人算计不是?

    这边各大势力的外交官们正为加深彼此友谊而打得火热的时候,突然主厅那边在一须发花白,却精神健烁的老者带领下,乱哄哄的全都往外面赶去,厅内众人见到这老者出来,无不起身行礼。

    苏铭正一边随着众人行礼,一边莫名其妙的时候,便听那老者解释道:“各位宾客不辞辛劳赏光前来为小老儿祝寿,库特加在此谢过,现在陛下与大祭祀大人的使者己经到了酒店大门,还请众位随我一起前去迎接一下可好?”

    苏铭没想到如雷贯耳的君权商会会长库特加,竟然就是这么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相比较起来,他的儿子维洛就比较高大英俊,而且也颇具一方巨贾的风范,比起库特加来要顺眼得多。

    尤其是苏铭从他的动作看得出来,这老人家的武力应该是不过一般水平。当然了,光看看年纪就知道库特加至少实力上也必然已经达到魔丹期,否则几百年前他就是一具尸骨了,但就算身具魔元,他也肯定没有修行杀伤性的魔功。

    苏铭想着,一边随众人一起往外走,一边小声将自己的疑问请教龙沧兰。

    “不要小瞧他,君权商会会长的本领可不在于打架厉害。”龙沧兰看着前面的库特加,眼中出乎苏铭意料地竟闪过一丝佩服的眼神:“君权商会控制一国之对外贸易,其规模之大联盟成员之多难以想象,这么多年来从无人能撼动库特加会长的地位,他的厉害在于影响力,商业头脑以及外交手腕三绝,以后有机会你就明白了,不过切记千万别站在与他敌对的位置上明白。”

    苏铭大讶,印象中还从没见龙沧兰对谁有过这么高的评价,即使是对着她的师父,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主祭祀卡尔大人,虽然龙沧兰也是非常崇敬,但更多的是感情上的,像对待母亲一样的崇敬,对于卡尔能力方面龙沧兰也没见有多大的敬佩。

    既然是提到老练如亚瑟公爵,也是略略称赞两句就完事儿了,但现在却对库特加不吝夸奖之词,可见这个库特加确不是简单之辈。

    一众人刚到外厅,便听到了大门口的侍女的唱喏声。

    “陛下特使、上统领、镇仙大将军大人,大祭祀特使,大魔神殿紫袍主祭祀福东鹏大人到!”

    所有人不禁哗然,那大魔神殿的特使福东鹏主祭祀倒也罢了,虽然身份极高,但说到了天也只是个晚辈而已。

    但没想到的是陛下竟然直接派出了君权王朝第二号大臣,同时也是君权王朝第一名将凌剑上统领亲自来当特使!

    苏铭,齐麟等人既是外来人又年轻识浅,不知其中厉害倒也没觉得怎样,但其他人全都以羡慕,嫉妒,崇敬的目光看着库特加,能得陛下如此礼遇,天下间除了这位君权商会的会长大人以外还能有何人呢?

    甚至库特加本人似乎也完全没有想到,即使见惯了大风大浪,库特加也激动地手紧握拳。

    “陛下的这份礼遇之心无论如何也要报答!”

    不一会儿,维洛便亲自领着一名中年军人和一名年轻祭祀走进了外厅。

    库特加身后跟着的众人,除了最前面一些身份极高的人之外,其他人虽都不敢大声喧哗出声,但却无不立脚翘首地往前探着脑袋,见识见识这些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上统领大人。

    好在苏铭随亚瑟公爵他们一起在内二厅,除了主厅就属他们靠前,因此苏铭比较轻松就能看到这传说中的君权第一名将凌剑和大祭祀的得意爱徒福东鹏的样子。

    凌剑和跟苏铭熟识的安吉将军,以及只有一面之缘的常备军统领苏仁将军都不大一样,倒有些像是两人的结合体。

    比起安吉将军更加文雅,而比起苏仁将军更加威猛,脚下每一步距离都一,样,使人感到他肯定是一个最重纪律的标准军人。

    而眼神之中带着强烈的自信,虽没有故意运起魔功,但整个人都透出来一种强大的压力,令外厅里这不泛一流高手的众人无不有种连呼吸都要特别小心的感觉。

    单是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便淸楚地让苏铭知道,这个凌剑将军虽应该还没达到大乘期,但也绝对是达到真魔后期实力的顶尖高手。

    走在凌剑身后的当然就是大祭祀索伦的得意弟子福东海,外表看上去确也有傲人的资本,人长得非常高大,比凌剑可能还要高半个头,步伐轻盈,身形飘忽,令人联想到他必是走的灵活多变的路子,眼中紫光微闪,显示他深厚的魔元,绝不在号称年轻一代的佼佼者的龙沧兰之下。

    作为大祭祀索伦的代表,本来今天应该是他吸引所有人目光的时刻,但可惜的是此刻他却是跟凌剑走在一起,那无论身份,地位,气度,实力都要矮上一大截,自然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凌剑的身上,哪还有人会去注意这么个后辈小子?

    虽然福东海一直都是满面春风的样子,但纵然没有运起无名内功,苏铭还是能偶尔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一丝投在凌剑身上的嫉恨。

    “奇怪啊。”龙沧兰突然在苏铭身边轻声说起来,也不知是在跟苏铭说话还是自言自语:“一般来说,大祭祀索伦为了表示重视怎么也得派大弟子奥丁出马才对,怎么会只派出福东海前来?而且好像最近一直没有听说奥丁露过面,也不知跑哪儿去了,该不会也跟玉辞心一样被什么人给偷偷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