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9章 镇天剑

    更新时间:2017-10-25 13:27:22本章字数:3053字

    苏铭听到龙沧兰最后一句猛地心中一动,也以只有她才能听见的声音问道:“那个奥丁长什么样子?你跟我描述一下,说不定我还见过呢?”

    “你见过?”龙沧兰狐疑地看了苏铭一眼,不明白苏铭怎么会觉得自己认识奥丁的:“那个奥丁比这个福东海显得成熟一点儿,个头比我高半个头左右,显得很健壮的样子,一头金发,下巴有点尖,嗯,还有额头挺高的,咦?苏铭你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

    苏铭苦笑着挠了挠头,把声音压得更低地说道:“听见你这么说我应该知道那个奥丁是谁了?如果你描述的没有错的话,这个奥丁很可能就是我去刺杀玉辞心时顺便一块儿干掉的那个跟正偷偷在那儿幽会的人。

    龙沧兰呆瞪着苏铭,好在她的控制能力比布诺要强得多,才没有惊叫出声,但看向苏铭的眼神,已经完全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了。

    “哈哈,库特加大人,恭喜恭喜啊!”凌剑当先拱手作贺:“哎呀,自陛下上次寿辰,君权皇城己经好久没像今天能有如此多的重量人物齐聚一堂啦。库特加大人威望之高,真是令在下都非常羡慕啊!”

    “上统领大人真是客气啦。”库特加一听凌剑如此给足自己面子,心情大好,满面红光地道:“上统领大人是经常统率十万雄狮南征北战的英雄人物,老朽这满身铜臭的人才真是羡慕上统领大人才是啊!”

    “哎,库特加大人说这话可是褒贬我啦,谁不知道君权商会为我君权王朝商业的贡献,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没有君权商会为我君权王朝转动大批粮食,晶石,魔核,我们这些人又拿什么去打胜仗呢?说到底,这里都有君权商会一半功劳啊!”

    “哈哈,上统领大人又来耍我,肯定惦念着让我老头子再给军方捐点儿物资呢,我们君权商会这点儿家底儿就快让大人给掏空喽。”

    “库特加大人耍我才是,硬要给我安这么大个罪名,今天可是您的大寿,若这些宾客们信以为真,说不定就要一起上来把我给拆啦!”

    “库特加会长大人,大祭祀大人让我转达对您大寿的祝贺,同时预祝您能双喜临门,今年就能让维洛公子找到如意伴侣,明年您就能抱上孙儿。”福东海见库特加和凌剑聊个没完起来,连忙上前插话。

    虽然福东海是个小辈,但却是代表着大祭祀索伦,因此库特加也要给他面子,再加上他所说的话也都正中自己的心意,不由得点头道:“福祭祀辛苦,感谢大祭祀大人的心意,库特加也祝愿大祭祀大人身体健康,修为更进。”

    福东海见讨得库特加的喜欢,连忙补充道:“这次为了给库特加大人祝寿,我们大魔神殿特意由东海带几位师弟为库特加大人炼制了一件宝物,名叫如心盘,更经大祭祀大人亲自祈福,有驱疫防煞,延年益寿之功效。”

    “哦?”库特加闻言大感兴趣:“真是难得几位有心了,更感谢大祭祀大人竟亲自为其祈福,回去之后请代以表达库特加的感谢。”

    “而且我们大魔神殿还以三百斤黄金,请一代大匠波尔为库特加大人制造一座灵珠金塔,已经交给了维洛公子,”

    “呵呵,贤侄真是有心啦。”三百斤黄金对库特加来说并不入眼,但一代大匠师波尔的作品却是千斤难买的,库特加高兴地连称呼都由福祭祀升级为贤侄了。

    “库特加会长大人不必客气,不如此不能表达我们大魔神殿对库特加会长大人的崇敬之情。”福东海谦虚地说道,然后转身朝着凌剑略带得意地笑道:“刚才在门外的时候似乎没有见到上统领大人带来的礼物啊,不会是上统领大人贵人多忘事,没带过来吧?”

    “看样子大祭祀方面,应该已经察觉陛下对他们的怀疑了。”龙沧兰低声在苏铭耳边道。

    苏铭点头同意,福东海这句话明显带有挑衅的意味,并且隐隐约约地还挑拨了一下君权魔尊一方与君权商会的关系,暗示库特虽然君权魔尊派来了凌剑这等重量级人物,但凌剑却自重身份,并没给他带礼物,事实上并不尊重他•。

    如果不是已经感觉暴露了,福东海身为大祭祀索伦的代表绝不会如此对凌剑这样重量级的人物如此挑衅!

    “哈哈,福祭祀倒是幽默得很。”凌剑大笑着,似乎真的把福东海的话当作了戏言:“如此重要的事,凌某怎么可能会忘记,刚才在门口没有拿出来,只不过是想亲手将它交给库特加会长而已。”

    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张灵符,心念一动,灵符爆开化成了一把宝剑。

    众人无不动容,而君权商会的一方则略带紧张地向前警备,虽说以凌剑的身份绝不可能就此动手危害库特加,但是在对方的生日宴会上以兵器作为礼物,而却要带入场内来的却不多见,如果不是此人是君权王朝第二号重臣,只怕君权商会的护卫们早已经冲上来了。

    “凌大人,阁下这种献礼的方法非常奇特啊?该不会还有别的想法吧?”福东海当然知道凌剑除非疯了,绝不可能做弄什么刺客的把戏,但这种能够挑拨离间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

    谁知凌剑只是笑而不答,反是库特加抚须而笑替他解释道:“大家不必紧张,上统领大人携爱剑而来却是受库特加之请求,哈哈,上统领大人终于忍心割爱啦?”

    凌剑叹口气道:“被你这天下第一奸商盯上的东西,谁能保得住,还不如我趁早自己给你送来,也让你欠我一个人情来得划算。”

    库特加大笑道:“别人倒也罢了,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算计君权第一名将的东西,你送都送来了,还装这些虚文有什么意思。”接过凌剑手中的宝剑,库特加环视全场,将宝剑高举:“大家或许还不淸楚,此剑便是号称君权第一名剑镇天剑,此物为库特加今日所收到的最好礼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日库特加有幸蒙诸位前来祝寿,其中更不少青年俊杰。我有个提议,便找一位今天来这里的音年俊杰来试剑如何!”

    刚听到镇天剑之名,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听龙沧兰解释后,苏铭也明白了此剑的来历。

    事实上,修真界所传的对魔界中人的那种疯狂,嗜血,残忍的印象并非是空穴来风。

    在魔界确是有不少或性格暴虐,或练习魔功出了岔子的血煞魔人,连魔界中人对他们也是既痛恨又恐惧。

    而凌剑年轻之时便曾游历天下专找这种血煞魔人试剑,死在其剑下的血煞魔人不但多达五十余人,而且更有号称君权第一血煞的冷龙应浩,而当时凌剑所用的法器便是这柄镇天剑,而到了今天镇天剑可称得上是君权十大法器之一,其价值无法估量。

    看龙沧兰一边介绍一边羡慕地看着那宝剑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她也是跃跃欲试要想去替库特加会长试剑。

    这么样的也不只他一个,此时来红云酒店的各势力年轻一代高手不下三五十人,如果此次被库特加会长挑中出来试剑,不论别的,单是声势已经可以稳压其他这些既是朋友也是同一代的竟争者了。

    不过显然,库特加更加地垂青龙沧兰。一来龙沧兰的实力不容置疑,在年轻一代之中,能跟她比肩者也不过三四人而已,更不用说会有人比她更加高明,便是以齐麟的实力,苏铭估计也不过跟龙沧兰打个平手而已。

    二来龙沧兰还是个绝色美女,此次试剑又不是比武拼命,而是他老人家的寿诞,当然要舞起来让宾客们赏心悦目才好。

    正当库特加要点名的时候,凌剑突然走上前来对库特加道:“库特加会长,在下倒有个提议。我君权王朝的青年才俊们虽然也并不多有此显示实力的机会,但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毕竟也不是见了一次两次了,今日何不见识一下其他九国年轻人的实力比之我君权王朝的年轻人如何呢?”

    库特加恍然道:“上统领的意思是?”

    凌剑点头道:“据我所知,此次起源王朝因使团到来,正好便有位身手极为不错的年轻人在君权皇城,而且也来到了红云酒店之中为库特加会长祝寿,我们不如就请他来试剑如何?”

    众人闻言大讶,又是一阵失望,虽然凌剑只是一个提议,但谁都知道这既是凌剑所带的礼物,库特加会长是怎么也要尊重他这个决定的了,只不知这个起源王朝的幸运儿是谁?

    齐麟本想装作自然一些的,然而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自己身上时,还是有些控制不住露出得意的微笑。见到库特加答应了凌剑的提议,这才缓缓往前走了两走,只待凌剑念出自己的名字,便上前接剑。

    凌剑环顾了众人一下,才一指苏铭道:“那便请起源王朝的堂医奉苏大人前来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