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1章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更新时间:2017-10-26 09:48:38本章字数:3107字

    连本打定主意要出马的黑鹰群落的青年也开始犹豫不定,万万没想到这个苏铭的剑法竟如此出神如化,仅凭外功功夫,自己绝不是此人的对手,此时上去也不过自取其辱,然而刚才已经在福东海面前夸下海口,此时未战先怯,又怕令其耻笑。

    正在这时,一名手下挤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一阵,如果苏铭看到他的话,必然可以认出这人就是昨天在北城区泰宏杂货部捣乱的那群黄衣人的首领。

    “真的就是这个人?”

    “千真万确,小人有几个胆子怎么敢欺瞒少主?”那名首领连忙赌咒发誓。

    “哼哼,好啊,本来起源王朝有意站在君权魔尊的一边,我们还没出手教训他们,这个苏铭倒先惹上我们飞魔群落了!”这名育年再不犹豫,大不了装作打得入神,施展出魔功来将此人击毙!

    “苏大人剑法妙则妙矣,却无人相陪,便让在下飞魔群落大长老黑格之子法兰特陪苏大人练几招!”

    众人正大吃一惊时,法兰特却已经祭出自己的魔剑攻了上去。

    他却不知此时苏铭正在无神无我的极境中,根本听不见他说话,更听不见他抽剑而来,只是凭着感觉格挡起法兰特的剑招。

    不得不承认在修行者中法兰特的外功剑法算是不错的了,看样子也曾下过一番功夫在外功上,不似一般的修行者般认为实力境界的高低便代表了一切。

    然而此时苏铭的剑招却是聚于镇天剑中那些血煞魔人的灵识指引的,虽然现在苏铭根本还发挥不出这些剑招的真正威力,但其精妙却在苏铭处于有意无意之间的精神状态下施展得淋漓尽致,事实上以苏铭的动手能力,若他真是淸醒着想努力用出这些剑招,只怕还真是错多对少。

    法兰特只觉得在苏铭面前,自己还不过是个刚会拿剑的新手一般,只觉得苏铭的剑法浑然一体,根本攻不进去。

    龙沧兰龙淸等人气他捣乱,此时见他吃瘪,全都故意加倍地起哄,令法兰特气得恨不能掉转剑对着龙沧兰她们杀过去,猛地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运起魔功,想要将魔剑祭起飞射苏铭,他魔功之高,不管苏铭能否用剑格挡住都必然被炸成飞灰!

    而苏铭此时却处于心映内外,无所遗漏的境界下,法兰特刚提起运魔功的念头,苏铭便猛觉危险地来临,来不及多想,苏铭意随剑走,猛地往前飞跃两步,一剑刺向正射出魔剑的法兰特!

    此时法兰特却是刚刚以魔功祭出魔剑,此时若附在魔剑上的裂云气劲直接爆裂开来,那势必连苏铭带自己全都要被炸成飞灰,这法兰特身为飞魔群落的继承人,倒也算个狠辣的角色,一咬牙拼着受苏铭全力收回魔功。

    铛!两剑相交,苏铭终从心意合一的状态中惊醒过来,而那个法兰特就惨了,本身已经承受了硬收魔功的反噬之力,再加上苏铭没有留手的全力一击,惨叫一声,飞跌出去。

    亚瑟心中大急,刚才见苏铭剑法完全施展他还与林显容大加赞叹,到这个叫法兰特的家伙跳出来找事,他便提心吊胆,既怕苏铭被人所伤,又怕苏铭伤了别从,现在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一边观察有谁出来给这家伙撑腰,亚瑟一边飞快地在心里谋算对策。

    “法兰特!”人群中一个苍老的声音悲叫着冲上去,抱住跌在地上的法兰特。

    苏铭正奇怪着这人是谁时,便听人群中惊呼出声。

    “是飞魔群落的大长老黑格,这下那个苏大人要惨了!”

    苏铭一愣,仔细看去,这个黑格一身黑袍,虽然夹杂着丝丝白发。

    但整个人看去却完全没有半分老态的感觉,反而显得十分威猛,确是有大群落之主的气势。

    可惜此时黑格却是完全没有闲心来看苏铭,朝身后一挥手大喝道:“将这个臭小子给我杀了!”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便见红云酒店四周凌空而起八名红衣人,分别祭出魔剑围杀苏铭!

    亚瑟等人大吃一惊,他们早知苏铭的奇异功法可以有效地抵抗魔功,但对这实体魔剑反而没什么办法,一旦被击中就是穿体而亡的结局,大急之下,亚瑟招呼一声:“上去帮忙!”

    便与林显容飞身上去想救下苏铭一命,然而齐麟不知想些什么,竟是缓了一缓才随着他们冲上前去。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这八人实力都是不弱,更兼训练有素,御起魔剑的速度非常快,亚瑟等人刚动,那些魔剑已经射到苏铭身前。

    这八名护卫乃是保护黑格的亲卫,八人之间联手应敌之经验丰富无比,八柄魔剑不分先后地同时攻到,而且角度配合完全不给苏铭任何逃开的空间。

    苏铭无奈之下,一咬牙,刚要以镇天剑施展外功第六十五式,拼上性命与这八人的魔剑硬拼一记,却突觉一道黑影闪到了自己身前。

    “皓天斩!”似乎君权皇城的天也暗了一下,苏铭完全把不淸这人的动作,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那围攻自己的八柄魔剑全都化为灰烬,而那凌空攻击自己的八人也被一股绝大的力量震飞出去。

    “好可怕的皓天斩!”苏铭心怀敬畏地看着这救下自己一命的人,竟是上统领凌剑亲自出手,难怪能有如此可怕的威势!

    不过凌剑这一记皓天斩虽然威力无穷,但也还是相对于苏铭那可怜的实力而说的,在这君权皇城高手云集的地方,也还有不少人没有被凌剑给吓到。

    “上统领大人,你刚才也亲眼看到这个臭小子打伤我儿,为什么现在还要为了维护这个凶手打伤了我的手下,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以为凭你上统领的身份,就可以压服我们吗?别忘了你上面还有陛下,这次陛下若还维护你,我们还有大祭祀!”

    光看外表,谁还都以为这黑格真是因为爱子受伤而怒气攻心了。

    不过其最后一句,却是连苏铭都明白了他的司马昭之心了。

    这个黑格不愧是飞魔群落的大长老,果然懂得把握人性,此时先将自己摆到受害者的位置上搏得大家的同情,再不露声色地点到凌剑这样维护苏铭,看来君权魔尊也不会公平的,剩下的便只有大祭祀依然可以维护公平和正义。

    不过,仍然有些太过心急而显得做作,看样子凌剑的亲自出手还是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哦?原来我保护的竟是个凶徒?”凌剑脸上现出玩味儿的笑容:“不过我倒怀疑贵公子倒底伤得有多重,以至于黑格大长老竟让手下下如此杀手!”

    黑格大怒道:“我儿子伤得多重,上统领大人没见他已经倒地不起了吗?如果我儿子就此性命垂危,难道还不准我报仇了不成?”

    另一边布诺从人群中直了出来,向黑格躬身一礼:“黑格大长老,在下是巫医布诺,在君权皇城也小有名气,想来您也听过吧?”

    黑格勉强抑制着怒气,接到破荧群落大长老莫问天递来的眼色,连忙道:“哦,原来是布诺巫医大人,在下早闻大名。”

    布诺得意地望了苏铭一眼,向黑格道:“仁慈的大魔神大人在上,贵公子看来伤的非常重,如果您信任布诺的话,请让我来给他诊断一下如何?”

    黑格作出大喜过望的样子:“黑格真是求之不得,仁慈的布诺巫医大人,我的儿子就全交给您啦!”

    扑哧!不知哪里响起一个女子失笑的声音。黑格冷眼望去,果然是龙沧兰慢慢走了出来,一脸抱歉地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沧兰失礼,还请黑格大长老和布诺巫医见谅。”

    布诺一见龙沧兰出来,心中一紧,此女的难惹他早已经领教过了,却不知现在站出来是打得什么主意,黑格则是完全不将龙沧兰放在眼里,对她虚假的抱歉也只是冷哼一声。

    “刚才听黑格大长老拜托布诺巫医给贵公子治伤,嗯,看贵公子的样子确是伤的不轻,沧兰是觉得是不是应该找一个更好的巫医来呢?”

    “倒像是一片好意嘛......”黑格心中琢磨着,脸上神色慢慢放缓下来:“大魔神大人在上,这位姑娘的好意心领了,不过在下虽初来君权皇城却也早听过布诺巫医的大名,由他来给我的孩子治病我就可以放心了,如果再去别处找来巫医那说不定反而耽误治疗的时间。”

    “这个倒不会,因为这个巫医就在我们中间,而且据我所知这位巫医的医术比布诺巫医还要高明,尤其是治伤方面,更是闻名整个君权皇城呢!”

    “哦?”黑格心念一转,既然有这么高明的巫医,那请他来给法兰特治伤岂不是更好,自己也可以与这样的人物结交一下:“却不知是哪位巫医大人呢,请这位姑娘引见一下,黑格先在此表示谢意。”

    “不错,我也想知道这位高明的巫医大人是谁。”库特加走上前来,虽然以他的眼力可以看得出地上的法兰特在装,但说到底苏铭也不过是起源王朝的外来人,虽然不知什么原因得到了凌剑如此的维护,但为了他而得罪整个飞魔群落绝对是一笔赔本儿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