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2章 三股势力

    更新时间:2017-10-26 09:49:52本章字数:3033字

    听黑格答应,龙沧兰露出灿烂到极点的笑容:“仁慈的大魔神大人在上,黑格大长老不必谢我,这都是我身为一名祭祀应该做的,您应该谢的是那位可以给贵公子治伤的神医,那就是来自起源王朝的首席堂医奉苏铭大人!”

    “呃!”黑格脸色瞬间一黑,怒瞪着龙沧兰道:“好哇,你这个丫头竟敢耍老夫,报上你的名来,让我代你的师父好好教训教训你!”

    龙沧兰作出惊奇的样子:“小女子好心好意想帮黑格大长老请来名医治好贵公子的伤,黑格大人不感谢我也就罢了,现在竟要教训我,真是不讲道理。”

    “还敢说是好心好意,你让这个臭小子来给我儿子治伤,这不是耍我是什么!”

    龙沧兰从容道:“我刚才对黑格大人说的可句句是实话,布诺巫医曾在东部城区市场当众承认自己的医术不如这位苏大人,这点您可以跟布诺巫医大人求证,这位苏大人身负金针神技,医术极高,特别是城守军还有我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中的战士受到袭击时有不少人负有重伤,但在这位苏大人的治疗下都在极短的时候内康复,这一点,在座的这些都是君权皇城的名人,他们也都是知道的,你可以随便找一位您信得过的人问一问,看我有没有骗您!”

    见黑格的目光投了过来,布诺心中苦笑,当日在东部城区市场的时候,他为了给人以苏铭见死不救的印象确实曾承认他的医术比自己的高明,此事知道的人不少,自己想不承认也是不行了,于是只好对黑格点了点头。

    亚瑟公爵也走了上来证实道:“在下起源王朝亚瑟公爵,我可以向黑格大长老保证,苏大人确实是我起源王朝最好的堂医奉,而且我们自己的护卫受到袭击时受的重伤,也都是苏大人治好的,我愿对贵国的大魔神大人起誓,我所说的绝无虚言。”

    黑格见布诺巫医默认,脸色更是难看,指着苏铭道:“就算,就算这个臭小子确实医术非常高明,但刚才就是他打伤了我的孩子,如果现在再让他来给法兰特治伤,他必定会趁机报复,施以手段加害我的儿子,我怎么能放心把法兰特交给他!”

    龙沧兰再次失笑道:“黑格大长老说这话就有点奇怪了,试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苏大人如果治好了贵公子的伤,说不定还可以跟你们飞魔群落化干戈为玉帛,有这么好的机会,傻瓜也知道要把握住,我不知道他又有什么理由故意加害贵公子来跟自己过不去呢?”

    “黑格身为飞魔群落的大长老,不会连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吧?反而黑格大长老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孩子伤得多么重,却反而一直在这里纠缠这种细枝末节,似乎是一点儿也不关键贵公子的伤势啊?难道说,其实贵公子的伤根本就不严重,你们在装?”

    黑格被龙沧兰拿话挤兑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么多人都听见了龙沧兰的话,弄得自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如果答应让苏铭来治伤,那一下子就拆穿了,自己又怎么解释对苏铭下杀手的事情呢?如果不答应的话却是显得自己心中有鬼一样,真是狼狈万分。

    那边凌剑和亚瑟公爵则心中龙沧兰赞叹不已,单凭她这张嘴只怕便要胜过千军万马,连自己这样的政治老油条只怕都不是她的对手。

    “如何?黑格大人考虑好了没有?”

    龙沧兰不给黑格应变的时间,继续不动声色地施加着压力。

    “呃。。。。。。”正在黑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时候,躺在地上的法兰特适时地发出一声呻、吟,慢慢坐了起来:“父亲大人,我现在已经比刚才好一点儿了,不要让我接受那个人的治疗,否则我宁愿去死,请父亲大人派人把我送回去吧,我们飞魔群落的巫医就可以治好我。”

    “真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讲这么多话?装得真不像。”不过法兰特这明显是给自己的父亲找台阶下,龙沧兰也不想逼得太甚,便没有揭破他们。

    布诺也实在不想领教龙沧兰的口舌之利了,立即说道:“黑格大长老大人,法兰特公子确实不适合在这里接受治疗,而且既然公子这么不愿意接受苏大人的治疗我看就听公子的吧,派人将他送去你们飞魔群落的驻地,仁慈的大魔神大人在上,布诺愿意同去,免得公子的伤在路上加重。”

    黑格连忙说道:“如此就多谢布诺巫医了,咳咳,乌蒙,你带十个人护送公子回驻地。”

    维洛走上前来,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递给黑格道:“黑格大长老大人,这里是阴、水王朝拜菲大师亲自炼制的凝神丹,对于内伤有非常好的效果,请您收下。”

    黑格知道拜菲乃是阴、水王朝第一炼丹师,她所炼制的凝神丹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宝物,一边伸手接过来,一边说道:“哎呀,这等珍贵的灵丹,怎么好意思呢?”

    维洛淡然一笑:“没什么,无论如何法兰特公子也是在我们这里因为我父亲试剑而受的伤,我们理应付有一部分责任。”

    苏铭见到亚瑟公爵连对自己使眼色,连忙走上来将剑交还给库特加,然后也从怀里拿出一瓶丹药递给黑格大长老:“这是我亲手炼制的疗伤丹,对法兰特公子的伤势也有作用,请您收下吧。”

    黑格气得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刚开始看苏铭拿药他还以为可能也是一些珍贵的丹药来向自己示好,那自己也就大度点儿原谅他好了,反正法兰特也没真受什么重伤,但是最后拿出来的却是他自己不知怎么弄的随便哪儿都能买到了疗伤丹!

    偏偏这么多人看着这苏铭还是表示着好意,自己还拒绝不得!

    黑格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一把接过疗伤丹,不过感谢的话就免了吧!

    “好好,虽然发生了一点儿小意外,但所幸没出什么事!”作为东道主,库特加会长见事情顺利解决,法兰特也被抬走,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试剑也已经结束了,起源王朝的年轻人真是不可小视啊,凌剑上统领,不如我们入席开宴吧?”

    凌剑毫不理会黑格大长老那似能杀人的客随主便,一切当然听从库特加会长的安排。

    本来应该是可以好好接近与君权皇城诸势力关系的一场宴会,现在变得索然无味起来,经过这场风波,可以说君权魔尊的势力与大祭祀的势力,当然明面上还是破荧群落等三大群落的势力之间本隐藏于水底下的斗争,被半明半暗地公开化了!

    这里都是君权皇城各势力的代表,一个个精明得很,在事态还不明朗之前,谁敢表明自己方的态度?要知道跟其中一个亲近就等于大大地得罪了,这种时候要是站错了队,那将来就等着被清洗吧。

    此时除了龙沧兰龙淸她们没人敢到他们这张桌子上来打招呼,当然了,刚才库特加带着君权商会的人出来为宾客敬酒的时候,龙沧兰偷偷从维洛那里打听到里面虽然莫问天,黑格他们因为身份荨贵而坐在靠前的桌上,但除了身为主人的君权商会的人,以及大魔神殿的福东海之外也是没有人去主动跟他们搭话。

    听到这个消息,苏铭的情绪算是好了一点儿。

    不过,怎么样在周围热闹气氛的衬托下,他们这里还是显得冷冷清清,苏铭也颇为自责,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当然不会责怪苏铭,反而好言安慰他,不管怎么说吧,苏铭一剑之威打败了这个飞魔群落的未来继承人兼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大大地长了起源王朝的脸面,以及君权魔尊这一方势力的士气。

    然而齐麟却是冷着脸,今天他的风头全被苏铭抢了去。不过也终是没说苏铭什么,毕竟他的性子并不甚欢那种热闹的场面,现在这样反倒更合他的心意。

    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苏铭正要随众人离开时,龙沧兰一把拽住他的袖子,朝亚瑟公爵说道:“公爵大人,上统领大人想见见苏铭,不如让他留下来跟我们一起走吧?”

    亚瑟公爵当然点头答应。

    “呃,上统领大人应该是很忙的吧?怎么有空见我?”苏铭可是刚刚见识了凌剑的惊人实力,虽说自己见过元魇魔帝,君权魔尊这样的大高手了,但这样的高手还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好。

    “因为这次来见你也是他的工作之一嘛,别愣着了,待会儿那些大人物们出来很麻烦的,我们直接去上统领大人外面的车子那边去等。”龙沧兰跟龙清他们交代了几句,让他们先回祭祀团,然后拎着苏铭从酒店出来。

    “幸好你是个女孩子,不然的话你今天要倒大霉了!”以苏铭这么好的性子也不由有些咬牙切齿。

    刚才出酒店的时候,自己被龙沧兰拎着领子,结果引来一大堆人围观,面子全都丢了个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