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3章 统领大人要见我

    更新时间:2017-10-27 10:01:26本章字数:3117字

    “好啦,别生气啦,现在大家都是战友,大度一点嘛!”龙沧兰又使出她得拿手绝技,让苏铭一肚子火发不出来,只能灭在肚子里。

    “两位等了很久了吗?”凌剑刚应付完出来送别的库特加,急急忙忙便赶了过来,见到苏铭和龙沧兰也并不摆什么上统领的架子:“很抱歉,被他们纠缠了不少时间。”

    两人哪敢受凌剑的道歉,连称不敢。

    “这里人多耳杂,我们还是别在这儿说太多客气话了,上车边走边聊。”凌剑不愧出身军人,作起事来一点也不拖拖拉拉。

    “上统领大人,您在里间跟库特加会长聊了不少吧?不知他们君权商会更倾向于站在哪一边呢?”龙沧兰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

    凌剑闻言赞许地看了龙沧兰一眼,刚才见她跟黑格斗嘴凌厉非常,还以为这是个非常罗嗦的女孩子,没想到却是如此直接,倒是很合自己的脾气:“这一点恐怕连库特加会长自己都不淸楚。毕竟君权商会乃是一个巨无霸般的商业联盟,而不是库特加会长一家的,虽然目前还没有谁能挑战他一会之长的地位,但毕竟牵扯到所有会员的利益,因此想让君权商会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当然,然而库特加本人的意向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不但因他是君权商会名言上的会长,更因这么多年来库特加大人一向持以公平公正的态度,而在君权商会内威望极高,只要他表个态,我想君权商会内除了大本营在破荧,飞魔,黑鹰三个群落的会大部分人还是都会以库特加马首是瞻的。”

    苏铭对君权王朝情况的认识远不及凌剑和龙沧兰,所以虽然这一段时间受亚瑟公爵林显容他们影响对时局分析大有进步,但在他二人面前也只有听着的份。

    凌剑却没有忽视他:“苏铭是不是昨天曾救过北城泰宏杂货店的老板王永正?”

    苏铭一愣,才反映过来说的是王伯,点头道:“没错,昨天我本是陪着城守军的卢克巫医他们去釆购药材,上飞魔群落的什么治安团在那里捣乱,便出手把那些人赶走了。”

    “那就对了。”凌剑释然道。

    龙沧兰问道:“哪里对了?我都没有听苏铭提起过呢,是不是上统领大人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苏铭暗暗咂舌,没想到龙沧兰居然这么大胆地跟凌剑说话。虽知龙沧兰是把握着凌剑豪迈率直的个性,但是想和做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己就算拿准了凌剑的性格也不敢这么做的。

    不过显然龙沧兰的把握跟她的胆量是成正比的,凌剑毫不介怀地道:“沧兰不觉得苏铭伤到黑格之子的时候,库特加的反应过于中立了吗?”

    龙沧兰点头道:“确是有点儿,照理说好像是苏铭伤到法兰特在先,而且苏铭的身份地位根本无法跟飞魔群落的黑格大长老相提并论,说起利害关系,库特加会长无论如何也应该是偏帮对方一点儿吧?更何况库特加为东道主人,但当时却由着我挤兑那个黑格大长老而毫无表示,确是有点儿奇怪!”

    凌剑叹道:“早闻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龙沧兰,不但实力可称是年轻一代的翘楚,更是智计出众,果然名不虚传,我也是跟库特加会长聊了几句才发觉到点,没想到你却如此敏锐。”

    龙沧兰毫不脸红的嘻嘻一笑,追问道:“那上统领大人,您跟库特加会长大人聊的就是那个什么泰宏的事情吗?”

    “不错,苏铭可称得上是一员福将,我也是到刚刚库特加会长说起才知道,那个泰宏杂货店的王老板在几十年前库特加会长的买卖最低谷的时候曾经帮过他一个大忙,故此库特加会长对他非常感激,以其仅一家大型杂货店的规模,便在库特加会长的全力支持下成为了君权商会的内部会员,然而这件事知道的人确实不多,因此飞魔群落的人才会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却没想到一口咬了个硬骨头!”

    凌剑笑着摇摇头道:“倒也不能这么说,说起来便是那位王老板自己恐怕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对库特加影响如此之大,当然了,其中也有得知飞魔群落就是在君权商会内部炒作药材的主谋原因,令库特加会长对大祭祀一方的动机产生警觉,担心现在他们就想把手伸进君权商会,那在击败陛下之后会不会更加嚣张,无人可制。”

    苏铭点头道:“库特加会长这种担心倒不完全没有道理,只看大祭祀一方这一段时间以来,不断在大庭广众之下先后袭击了姬月舞公主殿下,流云园与金瓯大魔神祭祀团驻地便知道他们行事根本毫无顾忌,嚣张之极!”

    凌剑脸上露出一个无法抑制的笑容:“正因如此,库特加会长虽没有正面表态,但他宴会之上的表现以及从这些事情上的分析来看,仍是更倾向于我们,只凭这一点,便可让我们今后在与大祭祀一方的斗争中得到极大的便宜。”

    听凌剑这么说,苏铭总算心中阴云尽云,回复晴朗,自伤了法兰特之后,苏铭一直觉得自己似是惹了个大麻烦,但经凌剑这么一说,不但昨天自己不经意间已经帮助他们一方立下了大功,而且今天这个麻烦也试出了库特加会长的真正心意,怎能不令他高兴?

    龙沧兰见苏铭马上像变了个人似的,正想打趣他,又听凌剑问起苏铭;“还有一件事,刚才你在试镇天剑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令我当时失去了对镇天剑的感应,要知道自我出师仗此剑游历天下以来还从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苏铭愕然道:“怎么会这样?当时我什么都没做啊?当我从库特加会长接过那把镇天剑的时候,便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吸进那把剑,又觉得那把剑身似要钻进我的身体一般,我和那把剑再没法分开,再然后,就是一些疯狂、嗜杀的念头钻进我的脑子里,就在我快要发疯的时候,又有一股凉意帮我护住心神,再然后,再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把那个法兰特给打伤了。”

    龙沧兰动容道:“难道说这把镇天剑跟你有什么渊源?可是不应该啊,这把剑不是上统领大人所有之物么?”

    凌剑眼中异彩连连,一瞬不眨地盯着苏铭:“不,你说得其实应该没错,那把剑确是很可能跟苏铭有缘,你们可知我并非是此剑的主人?当年师父将此剑交给我的时候曾告诉我此剑并非人力所炼制而成,乃是万年黑凌阴、水铁被天外飞火击中化成,这等玄灵而生的天然法器只有跟它有缘的人才能真正降服它,当时我虽被师父授剑后以之斩除无数血煞,但无论我用什么办法都无法令它认我为主,此次我决定将它交予库特加会长,也是因为心灰意冷,自觉实在无法降服它。现在看来我却是送错了人。”

    苏铭吓了一跳:“上统领大人该不会是说那柄镇天剑应该送给我吧?这,这,小子福薄,恐怕大人您是想错了,我可从来就不曾有过什么福缘啊?可能刚才只是巧合而己吧。”

    龙沧兰却陷入了深思:“照我看上统领大人这剑还真是没有送错,如果不是大人恰好今日送剑来,苏铭又怎么会接触到这把剑?我倒觉得这似是天意,是这镇天剑知道自己的主人来了,所以才会有此巧合。”

    苏铭连忙摆手:“别,沧兰姐姐你真是越说越玄乎了,再照你这么说下去,指不定那把剑过会儿就自己飞来了,你们不是信的大魔神么?这种玄灵的事说多了,大魔神可会不高兴的。”

    凌剑和龙沧兰见苏铭手足无措的样子都大笑起来,然而刚笑了没两声便戛然而止,马车窗外竟真的有一把镇天剑飞了进来,停在苏铭的胸前正好方便苏铭握住的地方,莫说苏铭和龙沧兰,便是以凌剑的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等奇事。

    “快,苏铭。”龙沧兰催促道:“这剑应该就是来找你的,你握住它试试。”

    苏铭毫不犹豫地摇头道:“不握,我,我有点怕儿。。。。。。”

    砰!龙沧兰狠狠敲了苏铭的脑袋一下,气道:“让你握你就握,罗嗦什么!”

    苏铭这才在龙沧兰恶狠狠地逼视下,战战兢兢地伸出手去,伸向了己飞来的镇天剑。

    当苏铭的手刚碰到镇天剑时,它便化成了一道紫光从苏铭的指间钻进了苏铭的体内,把苏铭吓得哇哇大叫。

    凌剑和龙沧兰也吃惊不小,连忙稳住苏铭问道:“先别慌,你现在先试试看能不能控制镇天剑再钻出来。”

    苏铭勉强朝二人点点头:“那,那我试试。”

    心中却悲观之极,自己练得可是修真界的真元,怎么可能用来操控魔界的法器?

    不过现在也只能一试了,正当苏铭刚要运功将镇天剑逼出体外,那镇天剑竟如同人心般自己又钻了出来,苏铭见状大喜,如果被君权商会的人知道这剑竟跟了自己,看那个库特加会长对此剑的喜爱程度,非立即跟自己翻脸不可,现在总算还能把它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