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4章 装傻

    更新时间:2017-10-27 10:01:40本章字数:3028字

    龙沧兰哪里知道苏铭这没出息的想法,见苏铭竟可以自如地控制这把剑,心中正为苏铭得好法器而高兴呢。

    此时凌剑仔细地观察起这把剑来,只觉此剑虽形如真实,但却似乎并无实体,伸头一探时,果然自己的手根本没碰上任何东西地从这剑身中间穿了过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凌剑抚须笑答道:“这是剑魂,真没想到世间竟真有剑魂的存在,托苏铭的福,也让我能开了开眼界。”

    “剑魂!”龙沧兰更加吃惊了:“不是传说中兵之圣者才能接触法器之魂么?”

    然后转过头对着苏铭横看竖看,可怎么看这小子也不像个剑之圣者啊!

    “这到底是不是剑魂一试便知,去君权商会问一下库特加会长,看我送他的镇天剑是不是还在!”

    上统领的车驾果然特权多多,一路无人敢挡,很快便来到了流云园附近,凌剑加龙沧兰好不容易才按住苏铭,没让他又跑去把镇天剑给人家送回去,直到那问话的亲兵回来说那柄镇天剑仍在君权商会。

    “看样子是真的了!”凌剑感到说不出来的惆怅,突然有点儿羡慕苏铭这小子,苏铭体内的这柄镇天剑就是剑魂,而留在君权商会的那一柄,已经只剩一个空壳。

    龙沧兰见证实了他们的猜想,由衷地替苏铭感到高兴:“好哇,没想到你小子福气这么大,随便去参加个宴会都能捡这么个宝贝,来,让姐姐抱抱,让我也沾沾你身上的福气。”

    苏铭立马告饶,在龙沧兰的攻势下败下阵来。

    龙沧兰也没难为他,大大地占了一翻苏铭的便宜之后,仔细叮嘱了一下让他不准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是,难道也要瞒着亚瑟伯父和姬月舞他们吗?他们就算知道我有了这个什么剑魂也不会害我吧?”

    “你知道什么!”龙沧兰明白苏铭的性子吓唬他道:“人心不古你听说过没有,就算今天你们还是好朋友谁敢保证明天不会变成敌人?好,就算一直是朋友,但朋友之间也总有些秘密吧?哦,他们不会害你,难道现在我跟你说这些是在害你喽?哼,要么保密,要么以后都不理你,你二选一吧!”

    “呃那,那,那我还是觉得跟亚瑟伯父还有姬月舞他们一起的时间长一点,要不,我还是选他们这一边吧......”

    龙沧兰吐血中......

    凌剑只好亲自出马了:“咳咳,苏铭,我们不让你告诉亚瑟公爵大人他们主要是考虑到我们谁都没见过剑魂,而且也从没听谁说见过,剑魂之说一直都存在于非常虚幻的传说之中,所以我们要慎重一点儿,等确认好了之后再告诉他们不迟,免得最后如果是空欢喜的话,会让他们失望的。”

    “这样啊,那我知道了。”不愧是老油条有经验,换个说法立刻让苏铭乖乖听话,另一边的龙沧兰伤心得吐血更厉害了。

    “苏铭,明天没什么重要的事吧?陛下让我跟你说别忘了你跟他的约定,如果没忘得话明天开始就多往宫里走动走动。”说着凌剑把一块金光灿灿的令牌交给苏铭:“这是平时可以自由出入宫门的令牌,有紧急事情的时候宫门封闭那就没法进出了,对了,你到底跟陛下有什么约定,看陛下那副神秘的样子,乐得他跟个小孩子似的。”

    谁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的?男人也不例外。

    “哦?有这种事?到底是什么事啊?苏铭,说来给姐姐听听!”

    龙沧兰一听有这等八卦立即停止吐血,抢过来问道。

    呃,好吧,在这方面其实还是女人更胜一筹。

    “咳咳,这个嘛!”苏铭哪敢告诉他们君权魔尊让自己去追海棠公主,说不定这个上统领大人一掌就会把自己给劈了,然而更知道自己的水平在他们两个面前一撒谎绝对立即被拆穿,支支吾吾地不知该怎么应付。

    “咦?好像还真是有什么秘密啊,快点儿从实招来吧!”龙沧兰见苏铭的样子更感兴趣了。

    “可是沧兰姐姐不是说过就算是朋友之间也是有秘密的吗?嘿嘿,恕不奉告了。”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苏铭学起龙沧兰的话来堵她的嘴。

    “你!”龙沧兰又开始吐血了。

    一边走着一边试着控制那镇天剑魂在体内来回游走,现在苏铭已经从抗拒到开始喜欢上了这柄能直接随心意就灵活自如的剑魂,现在自己指挥起它来就像指挥自己身体一样,而且不需要动用丝毫真元。

    这样的话以后再有像潜入别人的大营里不适合运用真元的时候,有这柄剑魂就更方便了!

    “苏铭,亚瑟公爵和林伯爵在大厅等你呢。”门口的护卫亲热地跟苏铭打招呼,显示苏铭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谢啦!苏铭心知必是要问关于凌剑留他说话的事情。

    虽然有些疑惑,但既然凌剑和龙沧兰千叮万嘱的而自己又答应了他们,苏铭也只又先保密了,

    “以后再跟他们道歉好了。”便将凌剑关于库特加会长态度的猜测说了一遍。

    “这皇宫还真不是人住的地方啊!”虽然是第二次来君权皇宫,但这里实在是建设得太,太不按常规了吧,没人引路的苏铭三转两转便分不淸东西南北了,在废了半天力气都没找到出路之后,苏铭果断放废了努力,在原地等待救援得了。

    “你说什么什么?这里不是人住的难道是给鬼住的?”身后突然响起君海棠不善的声音。

    苏铭大喜:“海棠公主,姬月舞公主可把你们给盼来了,跑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碰上活人了。”

    君海棠和姬月舞闻言顿时气结:什么叫终于碰上活人?难道这里会有死人吗!

    苏铭猛觉自己说错了话,尴尬地笑笑:“没没,我只是突然碰到活,啊不是,突然碰到你们太高兴了。”

    “哼哼!”姬月舞仍是不肯罢休地道:“那刚才那句呢?说什么这里不是人住的地方?难道那时候你已经看到我们了,所以早就高兴起来了?”

    “呃,那个,那个我是说,这里真不是一般人住的地方,只有皇帝和皇子公主的才能在这里住嘛,呵呵。”苏铭装傻。

    “哼,这么几天不见,倒学会油嘴滑舌了!”姬月舞一翻白眼。

    一听油嘴滑舌四个字的评语,苏铭想起自己的任务,不由脸上一红,岔开道。

    “对了你们怎么找来的?”

    “你还好意思问!”姬月舞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从一个时辰之前侍卫便报告说你进宫了,结果我和棠姐姐怎么等你也不来,棠姐姐便猜你是迷路了,哼,害我们找了接近半个时辰,这笔帐你说怎么算!”

    “好了,月舞妹妹别闹了。”好在君海棠见苏铭的可怜样起了同情心,帮他解围道:“我们找了半个时辰,他不也在这儿绕了一个时辰吗?而且小不点也陪我们玩了这么长时间,苏铭不也不跟我们说什么算帐的话吗?”

    姬月舞听君海棠提起小不点,想到呆会儿还得央这臭小子再让小不点继续住在宫里陪她们玩,只好先放过苏铭。

    “你倒也真本事,那里再往前是兵策宫,这里的一石一木都是按照阵法而成,要是不得法门,根本连进都进不来,你竟能闯到这么深,如果不是棠姐姐想到你可能误闯到这里来,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姬月舞想着自己的奸计,刚到君海棠的居妍宫就开始对苏铭大卖人情起来。

    “呵呵,谢谢啦,我们是好朋友嘛,应该互相帮助。”苏铭轻描淡写地说。

    “我忍!”对着这么个不知感恩戴德的家伙,姬月舞真是怀疑这家伙的脸皮是什么做的,一会儿薄得像姑娘,一会儿厚得能当城墙。

    “那我们今天玩什么?还是玩水么?”上次苏铭从玩水中学到了不少控制真元的东西,回去之后研究出不少门道,这次正想实验一下。

    “唉?不错啊,正好可以顺便给小不点洗个澡。”姬月舞十分同意。

    小不点一听连忙跑到苏铭脚底下使劲蹭着,它可不想再让姬月舞来糟蹋它了。

    “老玩这个也没多大意思,今天不如我们来比比法器如何?”君海棠提议道。

    “好主意,那棠姐姐再想个主意,看我们要怎么个比法。”

    姬月舞是一听有新玩意儿就来劲儿,早忘了要给小不点洗操的打算。

    “去小校场吧,那是我专门练功的地方,有不少有意思的玩意儿,跟我来吧。”

    “这,这个是小校场吗?”苏铭看着这专门给君海棠用来练功的地方,嘴巴都闭不上了,便是城守军大军的主校场,也不过就是这么大了。

    “别发呆了,来吧,这些是飞梭,以魔元催动之后散飞于空中速度极快,今天我们都祭出魔剑,用来击穿这些飞梭,看谁击中的多便是谁胜。”君海棠虽是文静但玩乐之心也不少于姬月舞,等不及得介绍起规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