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5章 比试法器

    更新时间:2017-10-28 09:59:53本章字数:3036字

    “这个好,这个好。”姬月舞一听也起了争胜之心:“不过嘛,既然是比试便不如再来点儿彩头儿,依我看,我和棠姐姐输了呢,就再请苏铭好好吃一顿,如果苏铭输了嘛,我和棠姐姐倒也不用你来破费,只不过再让小不点多住几天,如何?”

    苏铭肚内暗笑,跟姬月舞打交道最是轻松自在,皆因这小丫头就算偶尔想动动歪脑筋也太过明显,便是自己也能识破,不像龙沧兰,跟她在一起,不是吃瘪就是吃瘪,至于君海棠,却是性子好,论智计她不在龙沧兰之下,不过却从不对自己用。

    小不点一听这个姬月舞又在动歪脑筋想留下自己,拼命地在苏铭面前跳来跳去:“爸爸,我再也不想留在这儿了,不要答应她啊!”

    “爸爸,那个姬月舞天天让小不点装小猫,小不点快让她给逼疯了!”

    “爸爸,小不点好长时间没肌在爸爸身上睡了,小不点想爸爸了。”

    “得,你现在的个头还趴在我身上睡,那不压死我了。”

    不理会小不点的反对,苏铭一口答应君海棠和姬月舞。

    两女见苏铭这么容易上套,不由得拍手称庆。

    如果是以前,苏铭当然是不敢答应的,让他以真元来操控魔剑,灵元相斥之下非发生大爆炸不可,但苏铭昨天刚得了宝贝镇天剑,回到流云园后便一直在研究运用它,现在却是技痒难耐,看看自己这用心念操纵的剑魂,比之以君海棠和姬月舞的实力操纵的魔剑到底谁高谁低。

    君海棠召来几名侍卫,让他们带上飞梭去远处放出,她则跟姬月舞,苏铭一起作好准备。不过在君海棠和姬月舞心中,也只有彼此才堪为对手,苏铭虽然实力不俗且有一些奇门秘技,但这操控法器却是主要依赖实力的高低,中间可没有半分取巧的机会。

    “破!”苏铭学着君海棠和姬月舞的样子,从怀中抽出已经准备好的灵符,不用却不是像她们一样以魔元震碎它来激发它的功用,而是直接一甩手用风劲把它给甩碎,然后心念一动镇天剑魂出现在苏铭的掌前,仿佛真是苏铭在虚控着它一般。

    昨天苏铭自得了镇天剑魂之后,便一直在想着可以用它来当作法器来用,不但比赤手空拳杀敌更加方便,威力更大,而且有这么一件宝物可以装成是法器来掩人耳目,免得再被有心人如君权魔尊这样的家伙轻易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哇,没想到苏铭你竟有这么漂亮的一把魔剑!”虽然以姬月舞公主之尊,见过无数罕见的宝物,但苏铭的镇天剑可是君权第一名剑,乃是天然而成的罕见宝物,因此也惹得姬月舞大是羡慕的样子。

    “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开始担心自己会输了!”见到姬月舞羡慕的表情,苏铭也忍不住有点小小的得意。

    “少废话,小心姑奶奶改变主意,让你把赌注里再加上这把剑!”姬月舞最见不得苏铭这得意的表情,开口威胁道。

    “苏铭快来作好准备,飞梭马上就要发出来了。”虽然生性温和,但并不代表她君海棠就会愿意落于人后,此刻她早已经全神戒备,务要胜过姬月舞,虽然苏铭的实力比她们两个还有一段距离,但君海棠也不愿占他便宜,开口提醒。

    “好啦,棠姐姐,不要管这个小子了,他输了更好,让小不点多陪着我们。”呃,姬月舞就比较直接了,直接得有点没良心。看样子上次答应让小不点陪她把她给惯坏了!

    “哼,这次就非贏给你们两个看看!”苏铭暗下决心,不知为何竟罕有地燃起了斗志。

    “嗖嗖!”第一批飞梭射到了天空中,君海棠和姬月舞连忙以指御剑向目标射去。

    苏铭也不甘人后,心念急转,指挥着剑魂飞腾而去,虎口夺食。

    “当当当!”三下急响,三人都几乎不分先后地击中了飞梭,全都只得一分,不过这也在大家意料之中,第一批数量极少,最是容易,而且苏铭虽弱,但君海棠和姬月舞也没自大到可以在他击中一只飞梭前就击中两只。

    第二批飞梭又射向天空,这一次因苏铭对以心念控制剑魂还不是非常熟悉,差点儿就一个失误被君海棠抢到自己的一只飞梭,还好勉强过关。

    君海棠朝苏铭一翘鼻子,像是在说这次算你走运,第三批就没这么容易啦的样子。

    第三批飞梭再至,这一次竟还是不分胜负!君海棠和姬月舞有点吃惊了,在她们印象中,在这一关,以苏铭跟她们的实力差距这次怎么也要被二人中的一人抢到他一只飞梭,尤其刚才第二关时,苏铭就开始出现失误,更令她们信心十足,全都鼓起干劲要在这一回合就分出胜负。

    难道说这小子的实力其实也挺高的?苏铭却没理会她们在想什么,刚才的感觉真是太爽了,真正是意到剑至,剑随心发。心意而转,剑游如灵。

    第四批,当!当!当!又是不分胜负!

    此时苏铭已经越是运用越觉得灵活自如,反而君海棠和姬月舞两女已经有些勉强。

    第五批!每人五只悄梭共十五只以更快的速度飞射天空而去,但再快也快不过苏铭的心念。苏铭的镇天剑如飞虹雁穿,不但顺利地击落了自己的五只飞梭,要不是君海棠见击的快,击落自己最后一只飞梭一掉角度来给自己捣乱,他便能抢到姬月舞漏下的一只。

    “可恶!”只击落四只飞梭的姬月舞一躲脚,气得差点哭出来。

    在比赛前自己吹满大气,没想到最后自己连苏铭都不如,成了第一个被淘汰出局的。”

    第六批,昨天一晚的闭门造车都比不上现在的实战,苏铭感觉自己又进入那种与镇天剑不分彼此的心境,仿佛自己也如剑般浮在空中一样,飞驰着往那些飞梭而去。

    姬月舞顾不得为自己生气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苏铭将六只飞梭全部击落,而那边只击落四只,差一点没碰到第五只的君海棠也显然非常吃惊。

    竟然是第一次运用法器的苏铭赢了!

    君海棠见苏铭神游物外,心神与天地似要融为一体。

    再感觉不到苏铭实力的深浅,心中一动,猛地一扬手,朝侍卫们大喝道:“第七批!”

    姬月舞一阵奇怪现在已经分出胜负了,再玩该是重新来过了,怎么还要放第七批呢?

    侍卫们见到君海棠的命令毫不迟疑地继续发射飞梭。

    经过前几次的练习苏铭已经可以很顺利地击落五只飞梭,到第六只时,剩下的两只飞梭已经快要飞出视野之外。

    苏铭想起刚才君海棠以活动的角度几乎同时击中两只飞梭的情况,也现学现用,操控剑魂的剑柄一翘,击中第六只飞梭后,正好以震开的角度用剑柄击飞了第七只飞梭。

    君海棠既震惊于苏铭对于魔剑的操控,又知七梭同飞已经是苏铭的极限,便也没有再让侍卫们继续放出飞梭。

    不要以为有了法器魔剑,一次击落七只飞梭似是很简单的事情,要知道这些飞梭本身也是一种法器,在空中的速度并不比魔剑慢多少,而以飞梭的速度划过眼界之内也不过两呼吸之间的事情。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七只的数量便是看清所有飞梭的飞行轨迹,也是极困难的事情,更不用说还要控制魔剑,将这些速度不在魔剑之下的飞梭全部击落了,若非苏铭是以心念操控镇天剑,以他现在的实力,想一次击落四只飞梭都万分困难!

    “哇,苏铭,你是怎么做到的?快教教我快教教我!”

    姬月舞兴奋得不得了,飞奔到苏铭身边接着他的胳膊,又拉又扯。

    苏铭被姬月舞扯得难受,又见君海棠虽没有姬月舞那么夸张,但也是一脸好奇地望着自己,不由得心中苦笑,自己倒还真没藏私的想法,只不过这柄镇天剑魂是自己独有的,想教也没法教起啊。

    不过,姬月舞是认定苏铭在藏私了,咬牙切齿地要求再比一次,也不知是想让小不点留下,还是想再看一次苏铭的动作偷师,而这一次虽然苏铭没能再过得了七梭关,但同时击中六梭的战绩还是把君海棠和姬月舞比了下去。

    最高兴地莫过于小不点了,在校场的草地上蹦来蹦去,一个劲地帮苏铭叫好,庆祝自己终于从君海棠和姬月舞的魔掌中逃脱了。

    姬月舞气得差点儿冲上来敲苏铭的脑袋:“你这个臭小子,根本就是仗着有秘技欺负我们,哼,分明是耍赖,不算!”

    苏铭哭笑不得地道:“公主殿下,到底是您耍赖还是我耍赖啊?”

    姬月舞得意地一扬头道:“这得问裁判怎么说了,棠姐姐,你说是不是这小子耍赖,故意骗我们他好像什么都不会的样子,装傻充愣地让我们进他们圈套?”

    君海棠一拉姬月舞:“好了月舞,你怎么这么说呢?”

    苏铭感动非常,还是海棠公主讲道理明事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