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7章 龙绝尘

    更新时间:2017-10-28 10:18:57本章字数:2229字

    君权魔尊陪笑道:“左相大人这是说哪里的话,您现在身子骨正旺着呢,说什么退休不退休的,依您这身子骨啊,还能再干一百年呢!”

    “嗯好了,陛下,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呢,那边儿还有很多事务要老臣去处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龙绝尘眯着眼听着君权魔尊对他吹捧了一阵,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然后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大度。

    “咳咳,正是,来来凌剑,苏铭都来坐,对了,左相大人还没见过苏铭吧?”

    龙绝尘听君权魔荨提醒这才注意到了其貌不扬的苏铭。

    苏铭并没因龙绝尘打量的眼神而有丝毫不知所措的样子,忽觉龙绝尘眼中似是爆起一丝精光,然而转瞬即逝,让苏铭几乎怀疑是自己看花了眼。

    “不错不错,看着好像挺普通的小伙子,但光这份从容的功夫现在就没几个年轻人能具备的,难怪能从修真界孤身一人闯来魔界还混出这么大名堂,令整个君权皇城都为之震动。”

    “左相大人过奖。”

    “不,我从来只说事实,从不说客套话,没什么过奖不过奖的!”龙绝尘毫不客气地挡开了。

    然而却令苏铭没法心生反感,只因龙绝尘此时坐在古発之上如同一座山岳一般,其气势雄浑,令人只看他的样子便不敢怀疑他话中的威信。

    “昨天发生的事情左相大人想必都已经知晓。”君权魔尊问道。

    “嗯,昨天上统领大人来过我府说起此事。”龙绝尘点头回答,又瞅了一眼苏铭道:“年轻人做得很好,此时对方连续出击,气势正盛,苏铭此次一举击败法兰特,重搓对方的锐气,加上上次苏铭袭击东部城区治安队军营,令黑衣杀手团暴露出行藏。今后他们再想有什么行动必得三思而行,再不敢如之前那么嚣张!”

    苏铭闻言一愣,龙绝尘只提自己立威,对引发了与敌人的正面冲突一事提也不提,比起君权魔尊和凌剑好言安慰自己竟是还要放得开,而看龙绝尘现在的样子又不像是为了不让自己介怀才有所保留,实在让人不知该佩服他的大气,还是怀疑他老得把此事给忘了。

    “陛下还有一事,臣刚刚得到的情报,最近失去踪迹的大祭祀索伦的大弟子奥丁,很有可能那晚是去了东部城区治安队玉辞心那里,而且有九成以上的可能就是苏铭所说的那晚与玉辞心在房里鬼混被苏铭一起干掉的那个男子。”龙绝尘继续轻描淡写地汇报道。

    “什么!”即使以君权魔尊和凌剑的修养和城府也不由得大吃一惊,看苏铭就像看怪物一样。

    这却不是他们大惊小怪,要知道奥丁身为大祭祀索伦的首席弟子,其实力之高只怕比之如君海棠龙沧兰她们还要高上两筹,在大魔神殿之怕仅在大祭祀索伦本人和四大紫袍主祭祀之下,便是说他已经到了魔婴期他们也不会吃惊。

    但就是这么一个实力超群的高手,就这么,这么平平常常地,连个动静都没响地被苏铭给干掉了?

    君权魔尊忍不住摸了摸龙绝尘的额头,又算了算日子:“嗯,今天好像不是愚魔节,奇怪

    啊。”

    “陛下!”龙绝尘额头青筋跳了跳,如果这个陛下再这么没个正经自己就对他不客气!

    “咳咳,陛下,左相大人的情报一向极为准确,更何况以苏铭所描述的那个男子的形象与奥丁确有七分相似,因此左相大人认为有九成把握,臣深以为然。”

    君权魔尊苦笑道:“难怪昨天上统领便对朕说苏铭实是朕的福将,现在朕算是领教啦。”

    “苏铭是福将那是他的事,但陛下却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凌剑一愣道:“左相大人何出此言啊?陛下有哪里需要注意的吗?”

    君权魔尊淡淡道:“左相大人的意思是,爱徒加未来的继承人被杀,我们虽是才刚分析到但想必大祭祀那边早已知情了,但这几天大祭祀却毫无反应,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大祭祀索伦非常人也,智计百出不在我们之下,这么做恐怕是在谋划着什么大事,怕此时反击我们会引起我们的警觉吧?”

    龙绝尘点头道:“正是,因此事实上昨天不管苏铭有没有打伤法兰特,戳破这层窗户纸结果都没有任何分别,我们跟大祭祀一方的正面冲突早已不可避免。”

    苏铭这才明白龙绝尘不提自己打伤法兰特的影响一事早有原因。

    凌剑提醒苏铭道:“我们的分析和决定苏铭要好好记着,回去后一字不漏地转告于亚瑟公爵,因为你们并不是我们的直接力量,在对付大祭祀索伦一事上你们只是护着海棠公主离开君权王朝而已,因此为免你们成为敌人的目标,不到万不得已陛下不会再召亚瑟公爵入宫,而你的目标要比他小的多,所以大部分事情都靠你来传达,明白吗?”

    “嗯,放心吧,我能记得住。”苏铭点头表示明白。废话,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过目不忘过耳留声了,就算想让他忘也忘不掉:“那么大祭祀他们谋划的大事会是什么呢?他们的目标会是谁呢?”苏铭又好奇地问道。

    “想这些东西根本是浪费脑力。”君权魔尊失笑道:“索伦那家伙谋划的事情如果能被人光凭猜就能猜得出来,那又怎够资格成为一代智者。我们能做的只有提高警惕,还有就是谋划反击。”

    “那,那。。。。。。”苏铭没想到君权魔尊竟说出这种话,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凌剑拍了拍苏铭的肩膀道:“苏铭可知两国相争,最重要的还是靠实力,而不是一两件阴谋诡计?将来你身居高位之时,要多注意这一点,不要太过在意一时的胜败,而要着眼于大局,否则只落于意气之争的下乘,明白吗?”

    “知道了。”苏铭心中感动,自己与凌剑只是才认识两天,但先是昨天不顾与大祭祀一方撕破脸地救援自己,今天也不断地提点自己,可见他对自己的照顾。

    “既然已经将斗争公开化,那也不必再有何顾忌,说起两军对垒,无人可及得上上统领,凌剑,说说你的看法。”

    凌剑沉吟道:“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通过玉辞心的事儿可以发现我们最大的劣势便是敌暗我明,而且我方的顾忌要明显比对方多,试想真将他们逼到绝路,令他们放手在皇城内肆意破坏便可令我们损失惨重,说到底他们家底儿薄,以无搏有,而我们以有对无,便是两败俱伤,也等于是我们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