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8章 主动出击

    更新时间:2017-10-28 10:20:15本章字数:3026字

    龙绝尘叹道:“我最怕的就是这个,若非顾忌百姓的安危和他们的反感,我们只要略施小计,陛下再以一纸诏令,就算动不得大魔神殿,至少可以大幅削弱破荧,飞魔,黑鹰三大群落的实力。”

    苏铭听得心中生出古怪的感觉,在修真界的时候便只听得魔界中人不把当人看,来到魔界之后当然已经知道这种传言是假的。

    但魔界等级观念非常重却也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虽然修真界里也是强者为尊,为所欲为。

    但毕竟只是做没人敢说,比魔界怎么也要轻一点儿,在起源王朝,贵族打死百姓有时甚至只要交足罚金便可免罪。

    而君权王朝,在一些落后的群落里,那里的人全都是大长者主祭祀他们的私产,要杀便杀,要卖便卖。

    没想到反而更高位的君权魔尊和一国之相这里,反而更重视百姓的安危。

    “果然越是身居高位者,心胸气度越是不凡。”苏铭心中越发佩服起来,要知道即使是在修真界,听师兄们说起,那些道貌岸然的掌教长老们,也未必便把普通百姓多么放在眼里。

    君权魔尊却是差点要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喂喂,找你们两位重臣来是为了让你们想办法,不是为了打击我的吧?不如我们找索伦来谈谈天喝喝茶看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龙绝尘和凌天尴尬地干咳两下。

    “现在既然要正面冲突,那么只是争取中间势力已经不够,现在我们有上中下三计,请陛下定夺。”

    “上统领请说?”

    “上计就是我们原来的计划,一方面令海棠公主离开君权王朝,这样无所顾忌之后另一方面广布情报网,引他们聚首一处,围而歼之,此计所虑处,一旦海棠公主离开会引起大祭祀的警觉,同时也会让对方抓到机会。”

    “中计激怒敌人,再露出破绽,引蛇出洞,那时我们便有足够的理由光明正大地以诏令扫荡他们,此计所虑处,要钓大鱼,必下重饵,如果弄巧成拙,那就得不偿失了。”

    “下计嘛,明打明的来,我们的实力在对方之上,先将对方在君权城群—带的势力连根拔起,再扫荡破荧群落,飞魔群落,黑鹰群落,但是一个不小心,便会引发内战。”

    君权魔尊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左相大人怎么说?”

    “以我之见,不犯错以待敌人犯错,对战如对弈,很多时候比的不是谁更高明,而是比谁犯的错更少,因此臣觉得三计都不用,而又三计皆用,关键在于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那么看情势发展哪条计可用便用哪条计好了。”

    凌剑皱眉道:“左相大人此言差矣,行军对战最忌讳的便是没有明确的目标,战略都模糊不清遇到事情我们又以何标尺来决定如何处理?”

    “我虽然不懂军事,但至少懂历史。”没想到龙绝尘年纪不轻火气更是不小:“当年涅盘王朝第一名将李乾不就最善以守代攻,平时稳坐泰山,只等对方一露出破绽才一击而中,击溃敌人,我们效古人之智有何不可?”

    “但是现在我们不是在打大集团会战,而是在作对攻,情势转换之快需要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对皇城发生的事件作出反应,否则只会一味挨打,欲守不能。”

    “我当然知道我们现在不是真的在打仗,正因为是在玩政治斗争所以才要听我的,想我老人家被人称为政坛不倒翁,手段自是炉火纯青,区区大祭祀索伦哪是我的对手,那意思是你凌剑打仗在行,但是也只是打仗在行而已。”

    “左相大人啊,您老人家之所以被打而不倒,好像是陛下特别宠信你唉,您还真以为自己有多高明啊。我可不只打仗在行,至少,打嘴仗也是非常在行的。”

    “两位大人。”君权魔尊知道万万不能让他们两个吵起来,不然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淸:“不如我们来听听苏铭的意见如何?”

    对不起了,未来女婿,现在先让本岳丈拿来卖卖吧。

    “我?”苏铭见三人突然一起掉头看着自己,猛地吓一跳:“我不行的,要实力没实力,要经验没经验,这里哪有我说话的份儿。”

    苏铭又开始犯老毛病,使劲把责任往外推。

    “身为堂堂男儿汉,怎么可以这么没有担当!”君权魔尊一拍苏铭的肩膀:“别忘了我都把那么重要的人托付给了你,你这个样子能让我放心吗?没能力可以练,没本事可以学,没经验但你还年轻可以积累,但是要成大事,一定要有担当,要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明白吗!”

    “话是很好听啦,不过您能不能动机更单纯一点儿呢?”龙绝尘和凌剑同时翻白眼。

    苏铭却被君权魔尊大义凛然的话刺激得有些热血沸腾起来:“好,那,那我就说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主动出机,我知道,我知道这样可能会令我们犯错的机会大增,被对方抓到,但刚刚左相大人也说啦,如果不是顾忌百姓的损失我们其实可以更强硬地解决他们。”

    “而我们主动出击的目的也是一样,在最短的时间,以最准确的打击来削弱他们,记得以前我练功的时候很笨,师兄们练两三遍我练十几遍也练不好,那时我很生自己的气,越练不好就越急躁,越急躁就越练不好人性如此谁也不能免俗吧?”

    “只要我们足够小心,不断地打击敌人避免被敌人打击,给敌人以不断被削弱而又毫无办法的印象,这样他们就会着急焦虑,接着就会犯错铤而走险。”

    说着说着,看到君权魔尊他们三个只呆看着自己,苏铭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蚊子飞。

    “唉,天啦!”君权魔尊仰天长叹:“既生喻,何生亮,想我年少之时被称为一代天才,为什么要让我碰到一个比我还要天才的人,要不,我们趁这家伙还没长成之前先把他做掉,免得他将来威胁到我们?”

    龙绝尘和凌剑两眼一翻,没人理会他。

    “呃,陛下......在修真界,师父师兄们都说我比较笨,他们都比我聪明得多呢。”

    扑!君权魔尊倒地。

    苏铭的想法虽然过激了一些,但并非没有参考价值,龙绝尘点点头道。

    “好了,今天先谈这些总体方略上的问题,以后有什么突发状况,苏铭可随时进宫联系。”

    苏铭松一口气,只要自己的意见别让这三个大高手笑话就好了。

    “等一下,左相大人,这里是皇宫唉,你也太越俎代庖了一点吧?苏铭不要跑,我们新帐旧帐一起算,我要跟你单挑!”

    现在苏铭已经习惯君权魔尊疯疯癫癫,也懒得理他,向三人告辞后飞奔而去,自己中午饭可还没吃呢。希望那两个小丫头能给自己留一点儿吧。

    凌剑笑道:“怎么样?左相大人真的认为苏铭的意见只是并非没有参考价值吗?”

    龙绝尘长叹一声道:“现在我总算了解陛下为什么会看中这个小子,还要招他为婿,最无法想象在于此子一脸青涩,显然还有很大的成熟空间,将来此子只怕还要在金瓯龙沧兰,黑海绝冰岛封无极,甚或海棠公主殿下之上。主动出击,唉,我们是真老了,没有年轻人的锐气了。”

    “喂喂喂,是你们老了,不要把本魔尊也带进去,不过你前半句说的对了,本魔尊的眼光一向是这么精准,这次可是最精准的一次,将来这小子的成就只怕还在我这个天才之上,我君权王朝将来就要在他手中威震魔界了。”君权魔尊像个小孩子一样,自夸自擂起来。

    龙绝尘和凌剑悚然动容,不了解君权魔尊的人都只会把这当疯话,但他们二人却知道,从君权魔尊嘴里出来的疯话,无不最后证实是铁一般的事实!

    “可是,陛下,此子是修真界的人啊,您一点儿也不担心吗?”龙绝尘淡淡问道。

    “看人不是看他来自哪里,而是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回去跟君海棠姬月舞会合,这两位姑娘倒是对饮食很有节制,而且君海棠早料到她那伟大的父皇不会管饭的了,早吩咐人将饭菜热好,不知怎么看着苏铭狼吞虎咽的样子,不出的幸福感。

    “公主殿下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啊。”越来越不自在的苏铭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知道。”一向给人智珠在握般感觉的君海棠听到苏铭的问话,少有地露出疑惑神色:“只是觉得,觉得,就是想看着你吃饭啊。”

    “是不是像看丈夫在吃自己准备的饭菜一样啊。”姬月舞一把搂住君海棠调笑道。

    “好哇,你敢这么说我,看我的十指神功,不要跑!”破天荒地被姬月舞一句玩笑弄了个大红脸,君海棠立即反击,挠痒挠得姬月舞狼狈而逃,君海棠有些不敢面对苏铭,也借机追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