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9章 最新情报

    更新时间:2017-10-29 09:26:42本章字数:3183字

    “这个姬月舞,怎么偏开这种玩笑。”

    苏铭也被姬月舞说得心里一突,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把自己的小心肝给包围住了。

    继续无视小不点的可怜相,苏铭许诺它下次一定把它带回去后,便告辞离开皇宫。

    刚一出宫门,一辆马车便停到了自己身旁:“想要去哪里?要不要坐车啊?”

    苏铭抬眼望去,竟是剑十三,大喜下一跃翻上马车。果然,管仲正等在马车里。

    “喂,你这家伙这些天是不是光欺负剑十三了,让他在这儿驾车你坐车。”

    管仲笑笑刚要开口,剑十三已经说道:“不是的主人,这些天我才知道管大哥的本领有多高,实力高,而且点子也多,多赖管大哥谋划,我们才能在这么短几天内在君权皇城布了一张情报网。”

    苏铭刚才也是见到二人心情大好下开的玩笑,闻言惊喜道:“情报网?”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管仲。

    这几天跟亚瑟公爵和龙沧兰接触日长,苏铭在谋略不少的进步,更加明白情报的重要性,同时也更加明白布置一张情报网是何等的困难,那需要在下层收买大量的人,需要本地势力的—定配合,需要对君权皇城完全地熟悉以及对各势力之间错综复杂关系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最说明问题的,由于那个莫尔奇的无能,令他们在君权皇城很多事情都得由亚瑟公爵和林显容亲自去牵上头,亚瑟公爵早已经想在这里简单布一个情报网络,但事实上直到今天为止,他们的情报还是更多地依赖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以及安吉将军那里获得,令他们无法对君权皇城最新的事件以最快的速度作出反应。

    但现在管仲仅凭他们两人之力,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便建立一个情报网,就算它再简单,那也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如果这话不是从一向不出虚言的剑十三嘴里说出来,苏铭一定不会相信。

    管仲看样子也有点儿小得意,不过对着自己的也不好太高调,只是故作谦虚地道:“.您也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我对男人又......咳咳,我的意思是为主人分忧是管仲的义务和责任。”

    “好小子,别耍宝了,快先把情报网的事从实招来吧!”

    “主人可知君权皇城乃君权各群落势力的角逐之地,是所有年轻人梦想的舞台,是......”

    “说重点!”

    “唉,主人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呃,我是说,我们柳林群落的族人经营着君权皇城最大的车马行,这几天我已经顺利地跟他们接上了头。”

    “车马行?”苏铭疑惑地说道:“这跟你们建立的情报网有什么关系?”

    “嘿嘿,主人可知天下间最容易出情报的几个地方便是堕仙楼,赌坊,酒楼以及车马行了。”管仲抓住机会,大肆卖弄道:“而我们柳林群落的兄弟们便多在全君权皇城最大的车马行长鹰车马行中赶车驾马,所以,他们的身影几乎遍布君权皇城的各个角落,那些坐车的贵人们经常都坐在马车上一边赶路一边商议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我的这些族人们很容易便可以打听到各种消息,而这长鹰车马行的老板霍克,更与我有过命的交情,霍克此人交游广阔,开车马行的,总要与各种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所以他在君权皇城的消息也是很灵通的。”

    苏铭动容道:“这样的一个情报网已经比我想象中好太多了。”随即又拍拍管仲的肩膀笑道:“我竟然都没想起以管仲的身份可以拉拢不少你的族人,呵呵有你在是我的福气。”

    “千万别这么说,主人,你知道,我一向将能为主人分忧解劳视为我最大的荣耀。”如果是第一次跟管仲认识,说不定真会被他的样子给骗了,可惜苏铭的剑十三却都是深悉他的为人。

    “其实管大哥最想说的是他还有其他的好消息奉给主人。”剑十三笑着揭开了管仲的老底:“其实仅凭车马行这一条路子,还无法完全满足主人的需要,就在前天,管大哥还在乱九赌坊结识了他们的老板德美尔哥,这样管哥便可以整天变着花样跟那些上层人士们直接接触,来了解他们中流传的各种消息。”

    “呃。”苏铭欲待不信,但是这话却是从剑十三的口中说出,对李耀阳十三的为人苏铭再清楚不过,如果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剑十三对自己说起来不会全无疑惑的语气:“没想到管仲竟然这么能干,不要告诉我那个叫德美尔哥的堵场老板也是你们柳林群落的老乡。”

    “当然不是,管大哥能跟德美尔哥搭上,都是因为管大哥竟然有一手出色的赌术,呵呵,当时主人您没有在场上观看,确是有些可惜呢。”

    在苏铭印象中,剑十三一向对赌钱没什么兴趣,但现在却从他嘴里都出现对管仲赌术的赞美之辞,不禁也让苏铭大感兴趣,这个管仲到底玩了什么花样。

    听剑十三对着苏铭夸完,管仲才勉强忍住自吹自擂,略作谦虚道:“剑十三怎么这么说呢?主人真想看的话什么时候都没问题,管仲愿意包教包会。”

    可是苏铭实在对赌博兴趣缺缺,直奔主题地道:“我还是对情报更有兴趣一点儿,不是约好没有重要事情,你们两个不要暴光的吗?今天你们自己主动跑出来不会只是汇报工作进度吧?该不会刚组好情报网就收获了什么重要消息吧!”

    管仲跟剑十三愕然道:“主人果然不同凡响,一猜即中!”

    苏铭吃惊道:“不,不是吧?你们真的在这么两天功夫弄到了什么重要情报?”

    管仲故作轻松地道:“主人最近进步很大啊,什么事都是一猜即中,却不知主人是不是还记得当日我曾告诉主人君权王朝诸群落中实力仅在破荧群落之下的第二大群落是谁?”

    考苏铭别的还可,考他的记性却是正中下怀。

    “应该是一个名为斩龙的群落吧?而且你还提过此群落在君权皇城的驻节大人是一个叫无斩的人,号称什么君权王朝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想到这里苏铭猛然一惊:“对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忘记了,为什么来君权皇城这么长时间,尤其是那天库特加会长大人的生日诞辰时竟都没见过此人?这也太奇怪了,他不是斩龙群落的代表驻节么?而且这人不会比沧兰姐姐实力还高吧?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没听谁提起过他?”

    管仲耸肩道:“这么多问题加上我自己想说的情报,主人您想先听哪一个?”

    “咳咳。”苏铭略觉不好意思,一时好奇心起,把正事给忘记了:“当我没问吧,你接着说。”

    剑十三却是略带不满地瞪了管仲一眼,这家伙一有机会就让主人受窘,如果不是最近管仲的表现帮到了苏铭的大忙,剑十三现在就要对管仲不客气,当然了,打得过打不过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主人没觉得奇怪吗?各路杀手固然给起源王朝使团和金瓯大魔神祭祀团造成极大的损失,然而毕竟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而因为主人的原因,玉辞心和她所属的杀手团全军尽覆,东部城区治安队完全回到君权魔尊的掌握,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城守军安吉将军都投向了陛下一方,甚至君权商会虽然从未明确态度,但明显也是贪偏向陛下这边多一点儿,如果只是破荧群落他们倒也罢了,但现在已经知道了有大祭祀索伦大人在背后支持他,大祭祀何等人物,为何到现在却忍气吞声,没有任何地反击办法?”

    苏铭皱眉道:“刚才在宫里的时候,君权魔尊和左相龙绝尘,上统领凌剑聚议,也是为此事万分头疼,不过大祭祀智计过人,便是君权魔尊也没把握能猜透他的想法,只得一方面提高警惕,另一方面主动出击,免得拖得时间太长,对君权王朝造成太大的伤害。”

    “左,左相龙绝尘,还有上统领凌剑。”剑十三从来没来过君权王朝不了解倒也罢了,管仲却听得悚然动容:“我还以为自己这么几天取得的成就够大了,没想到主人比我厉害得多了,不过陛下不是对主人的医术感兴趣吗?以此二人的身份地位,主人应该不会有见到他们的机会才对吧?但是刚才听主人却跟他们很熟的口气。”

    “咳咳。”苏铭无语,这个管仲的厉害实在不在君海棠和龙沧兰之下,但自己总不能告诉他自己被君权魔尊选了作女婿,所以也成了他们核心圈子中的一员吧:“这个,这个不重要啦,先说说你的情报。”

    见苏铭不想说,管仲立刻聪明地不再追根问底:“我们在赌坊曾偷听过莫问天和黑格的对话,大祭祀一方的目标是中立势力,准确点说,他们瞄准的目标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斩龙群落。”

    “嗯,确实重要,是否需要陛下亲自找斩龙群落的驻节,也就是那个什么什么无斩的家伙给他提个醒让他们提高警惕?”

    “恐怕没用,在这么个特殊时期哪个势力会不提高警惕,再提醒他们又有什么用呢?更何况无斩现在身患重伤,轻易没人能见得到他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天各个公开场合包括君权商会库特加会长大人的生日宴会都没见他露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