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0章 我们之间没那么亲密

    更新时间:2017-10-29 09:27:29本章字数:3005字

    苏铭吃惊道:“这个无斩既然号称君权王朝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想来怎么也不会比龙沧兰,玉辞心这些人差吧?是什么人能将他打成重伤?”

    “就是大祭祀索伦大人的首徒奥丁。”

    “奥丁!”苏铭有点儿明白自己糊里糊涂间,到底干掉了怎么样一个大人物。

    剑十三奇怪地跟管仲对视一眼,看着苏铭,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怎么了主人?难道您也听说过这个奥丁?”

    苏铭苦笑道:“刚才听陛下和左相大人上统领大人他们分析,我偷袭东部城区治安队找玉辞心算帐时顺便干掉的跟玉辞心有一腿的那个男人,很可能就是奥丁。”

    这次轮到剑十三和管仲惊喜了,尤其是管仲,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主人有些深不可测的感觉。

    管仲问清原委,叹道:“可惜此事一旦曝光将会令主人成为大祭祀一方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得不偿失,否则单是借此一事便可赢得斩龙群落的好感,不过还好主人仍是如今君权皇城风头最劲的医者,我们仍有足够的本钱来接近他们破除大祭祀他们的阴谋。

    “那你们探听到他们要如何对付斩龙群落了没有?”

    管仲脸上首现尴尬的神色:“这个,莫问天和黑格都是实力超群而且警觉性非常高的人,我们不敢离得太近,所以,对于他们的计划细节一无所知,只能靠主人您去斩龙群落的驻地之后随机应变了。”

    “算了,其实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探得这么重要的情报已经很难得了,不应该再过多苛求。”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流云园附近。

    “斩龙群落的事情交给我们好了,你们继续完善情报网,并加紧注意大祭祀一方的动向,只有一个斩龙群落的话尚不足以改变他们的劣势,我想他们应该还有其他的计划,更重要现在你们这个新出现的情报网绝对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也不会被任何人防备,好好利用吧!”

    剑十三和管仲齐声应诺,此时的苏铭终于有了一点儿领袖的意识。

    回到流云园,与亚瑟公爵林显容和齐麟他们介绍了君权魔尊与龙绝尘,凌剑定下的大方略。

    君权魔尊所言确是有理,亚瑟公爵沉吟道:“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在君权皇城根本无法帮到君权魔尊什么忙,反而如果事事出头,会引起大祭祀一方的警觉,徒然暴露我们的真正目的。如果在保护海棠公主离开君权皇城之前,便受到敌人的强硬打击而损失惨重,那我们回起源王朝的路上只怕会有大麻烦的。”

    林显容也赞同亚瑟公爵的观点,齐麟继续沉默。

    “对了苏铭,城守军有人来传话,费玉清,吴诚,卢克三位巫医想找你明天去城守军再跟你交流一下医术,你看没事儿的话是不是去一下?”林显容想起了白天的事,跟苏铭道。

    苏铭一愣:“可是,可是我明天想去一趟斩龙群落的驻地。”

    “斩龙群落?”林显容一呆道:“斩龙群落因为其驻节无斩受伤一事,近日来极为低调,你是如何听到他们群落的名字的?斩龙群落如今态度未明,你去他们驻地做什么?”

    苏铭心中无奈,对着这些一心对自己好的人,经常一个不注意就把事情说漏嘴,此时无奈又不能说出自己一直瞒着他们关于管仲和剑十三的事情,只得将大祭祀可能要对付斩龙群落的事情说出来,却慌称是龙绝尘和凌剑不知从何处取得的消息,自己听他们向君权魔尊汇报时听到的。

    “如此是否跟君权魔尊陛下嘱咐我们的,不得插手到双方争斗去有所违背呢?”林显容还是不太愿意苏铭去。

    “我们是君权魔尊的盟友,而不是他的应声虫。”亚瑟公爵却对苏铭表示支持:“如果什么都不做,又怎么能影响君权皇城的局势往对我们更有利的方向发展,生死成败俱交于他人之手可不是我们起源王朝的习惯,我们的实力虽然不足以与任何一方的敌人硬拼,但是敌人更不可能在斩龙群落投入太多的力量,只要我们能凭苏铭的医术取得斩龙群落的信任,那么我们的实力将进一步增加,不过苏铭一个人太过冒险了,齐麟,明天你陪他一起去。”

    现在姬月舞公主仍在君权皇宫,这次齐麟可没有理由拒绝了,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着。

    一切商议委当,苏铭借口明天要去斩龙群落不知会遇到什么情况,因此要好好休息,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今日在君权皇宫与君海棠,姬月舞一块玩飞梭时体悟的对镇天剑魂的运用,当真正运用起来才知道这剑魂比之自己昨晚闭门造车所想时还要厉害,不但可念到剑至,甚至感觉其锋锐无可抵挡。

    他们所用的飞梭也是不错的法器,但是有几只飞梭在被镇天剑魂的剑刃所击中时,竟被削为两断,试想如果在将来自己跟别人的斗法中,也有如此神效,那对方眼见着自己的法器一件件被击毁,除了落荒而逃之外还有何法?

    现在的关键是自己能否将对镇天剑魂的运用,跟自己所习的外功一百零一式相结合,这样在对敌时,便是碰上敌人那自己的身体不能碰挡的像魔剑般的法器,也可以镇天剑魂御敌,那样自己的实力虽然没有提高,但作战能力却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然而可惜的是,一方面自苏铭将外功练至第六十八式之后便再无寸进,因此,可用之于实战的招式也不过只有区区八式而已,另一方面,苏铭虽然经前六十式的不断练习,对他的身体素质改造极大,但对于招式的认识仍非常粗浅,要想将对镇天剑魂的利用融入外功招式之中,却是根本不知从何入手。

    所幸,此时小不点不在,没人打扰自己,有充裕时间的苏铭可以用最笨的办法慢慢尝试,即使失败上一百次,只要有一两次成功,自己便也非常知足。

    然而苏铭所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身体素质中每个关节部位,每个穴位脉络都经过了洗髄伐经般的锻炼,因此,对身体的掌控几乎达到完美地步,而这些失败的尝试对于他对外功招式的理解,也都有着非同寻找的意义。

    事实上当今之世无论修真界还是魔界的修行者,从无一人如苏铭这样笨,对外功招式也下这么大的时间将全部变化都拆分开来详加研究试验。

    在很久以后,苏铭被人们当成是任何功法都可随手拈来,随意变化的绝世之才,那时没人能知道,这只不过是苏铭因为太笨,而从最基础的地方下足了没人能想象的苦功而已。

    而这虽然并没有提高苏铭的境界实力,却可以说他自练习外功前六十式后的第二次巨大的飞跃!

    第二天一早,练功睡到极晚的苏铭便被故意整他的齐麟拉扯起来,都未来得及梳洗吃早饭便被拉着走出流云园。

    “齐麟大哥,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苏铭摸着扁平的肚子,但是去斩龙群落本就是自己的提议,还是亚瑟公爵怕自己人单力孤才派了齐麟来保驾,自己哪有埋怨齐麟的资格:“其实我觉得我们晚点儿去也是没关系的,反正又没跟他们约对吧?”

    “别叫什么大哥,我们之间没这么亲密。”齐麟不理苏铭变相的请求,义正言辞地拒绝苏铭想溜回去再睡个回笼觉地借口:“昨天听你说时,并未见君权魔尊他们提及大祭祀一方何时准备对斩龙群落下手,而且也不知以你这靠不住的小子能不能成功取得斩龙群落的信任,万一不成我们还得另想对策,所以还是早点儿去得好。”

    苏铭闻言如获救命良音道:“齐麟说得极有道理,不如我们先回流云园去,好好议定遇到各种情况下的应对之策,也不至于被他们当作心怀恶意,你看如何?”

    齐麟不耐烦地道:“你可知道斩龙群落的驻地在君权皇城正西,我们顺横穿大半个君权皇城才能到达,再耽误我们就要在他们吃午饭的时间到了,就算你是去登门治伤,但哪有大中午去的?不被人当成骗吃骗喝的庸医才怪,勿多废话,应变对策路上边走边想也不迟,快走吧!”

    苏铭没话可说,只得强打精神,陪齐麟,呃,是让齐麟陪自己去往斩龙群落。

    “来者何人,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苏铭和齐麟刚来到斩龙群落的大门,便见守门的护卫一脸警惕地走上前来,出言拦截。

    苏铭倒是没什么,而齐麟见竟有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心中冷笑,正要走上前去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便听走在自己左前方的三人加快步伐迎上那名护卫冷笑道:“你这家伙好生奇怪,这里的路是你斩龙群落的么?我们想走便走,碍着你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