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2章 求助

    更新时间:2017-10-30 09:39:37本章字数:3090字

    齐麟闻言两眼一眯,从眼缝中闪过一丝杀人的目光,苏铭对齐麟虽然不能说了解得多么透彻,但毕竟也是相处了不少时间,见状立刻拦在了齐麟的身前对那凶恶的汉子拱手道:“在下来自起源王朝,略懂些医术,现在几位护卫大哥身受重伤,越早治疗越好,所以苏铭便自作主张,不待贵方巫医前来便先尽些绵薄之力。”

    文越也连忙道:“索法队长不可如此无礼,这两位刚刚对我们有援手之恩,乃是我们斩龙群落的贵宾。”

    那叫索法的队长冷笑一声:“文队长真是好大的口气,什么时候这些人是不是我们斩龙群落的贵客是由你来评断了?依我看这些根本就是图谋不轨的奸人,应该抓起来好好审审。”

    文越色变道:“索法队长,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我当然不能就这么将这些人定为我们斩龙群落的上宾,但是你怎能不经禀报大人便私自动手抓人?如果惹到其他势力如何善后?”

    以苏铭的性格也不由被那个索法邀起火气:“这位索法队长说话请客气一点儿,我们却是真心诚意来帮助贵群落击退敌人并给你们的伤员诊治,在下苏铭,虽不见得有多有名,但这些天在君权皇城也医治了不少人,如果阁下不信尽可去打听!”

    “医者,切,一群骗子而已,呃?你,你叫苏铭,起源王朝的苏铭!”听到苏铭自报名号,那索法队长大吃一惊:“你不是在东城流云园么?怎么会跑到我们西城来的?”

    文越怒气冲冲地道:“现在索法队长总相信这两位大人确是要为弟兄们诊治的吧?苏大人虽是医者,但却不会如其他骗子那样,而是有真材实料的骗子。”

    苏铭听得哭笑不得,老兄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

    那索法脸上阴晴不定地转了几转,终于一挤出些许笑脸,躬身道:“刚才不知阁下便是最近连君权商会的库特加大人都深为常识的苏大人,多有得罪,大魔神大人在上,我相信他的使者大人是不会跟我这样的小人物计较的,其实我刚才的意思是说,是说这里并非治疗的好地方,不如我们先将伤者抬到离得近的屋子里,然后苏大人给他们治疗起来也方便点儿,苏大人觉得如何?”

    苏铭点头道:“这几个重伤员先不要轻易动他们,我直接在这里为他们察看一下伤势,其他的伤员你们可先抬进驻地去。”

    众人都忙活起来,齐麟走上前来装作跟苏铭一起察看伤势的样子,低声道:“我觉得那个索法很不对劲。”

    苏铭一惊,但是也知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那个索法身为队长怎么也有几个亲信手下,说不定现在正在观察他们的动静,于是不露声色地低声问道:“你有什么发现,我却只是觉得此人对我们相当不友好。”

    “我身为姬月舞公主的侍卫长对一些细节非常留意,你还记得他说的那句我们本应在东城怎么会突然来到西城吧?那不像是简单的一句吃惊,其一,他对我们两个的资料有相当的了解,第二,他绝没想到我们来西城,确切地说是这斩龙群落的驻地,更不希望我们来,所以才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应!”

    “两位大人,在这里研究伤势呢?不知我们这位兄弟情况怎么样呢?”

    没等苏铭回话,便见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横插过来,怀疑地眼神扫着两人,装作关心的语气问道。

    苏铭认出这人正是刚才在那个索法队长身后的护卫,那必是索法的亲信人物,想必便是被索法派来专门盯着两人动静的人。

    这更坚定了苏铭对齐麟的怀疑的认同,此人如此明目张胆,摆明了不怕他和齐麟生气,说不定还正是想气走两人,而苏铭的到来无论如何是对他们这些受伤护卫极有好处的一件事,如果这个索法心中没鬼,为何要在苏铭还没有将这些人治好的时候便想如此激怒他呢?

    齐麟眼中杀机再闪,不过终于还是在手摸到腰间魔剑之前放弃了直接将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宰掉的想法,冷哼一声,掉头往别处去了。

    那人见状,仍不死心地朝苏铭喝道:“喂,我不管你是什么起源王朝来的什么人物,总之用心治我们兄弟的伤,如果有什么差错的话,哼哼,老子可不管你是什么大人!”

    苏铭摆出天真的笑容:“这个兄台尽管放心好了,这些人的伤全都包在我身上,当然前提是你不在这里打扰我在这里进行诊断,否则的话很容易让人怀疑你是故意捣乱,好不让我治好你们兄弟的伤势呢?”

    那人闻言一愣,看看周围已经开始变得对自己不友善的目光,只得灰溜溜地离开。

    众伤员中有三人伤势非常严重,这样的伤势可不是扎两下针便可恢复如初的,否则苏铭也不是什么神医,而是神仙了,不过经苏铭以金针刺穴,此三人都已经止住了血,而且内伤也顺畅许多,暂时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了。

    安排手下将这三人抬到特别准备的上房养伤等待苏铭的进一步治疔,文越队长当先一步,引着苏铭进入他们斩龙群落的驻地。

    而那个索法可能是看到苏铭确是治好了三名重伤员,在护卫们心中好感猛增,不愿多生是非,所以早就借口看望兄弟们的伤势,没再出现,倒也让苏铭不再担心这家伙再傻得对齐麟出言不逊而被齐麟一剑劈死。

    “那些轻伤员,想必贵群落本部所属的巫医们有足够的经验来对他们进行治疗,而且巫医们所用的魔疗术之类的比我的治疗更要快捷有效,文队长直接带我去治伤病房便可。”一边由文越引着进入斩龙群落的驻地,苏铭一边运起无名内功,观察着周围这些斩龙群落护卫们的内心。

    刚才齐麟一句话点醒了苏铭,大祭祀一方若真要对斩龙群落有所图谋。因为有着上两次直接以杀手团突袭失败的教训,反而引起了城守军安吉将军的强烈反弹,所以,这次应该不至于再直接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刚才那些明显是大祭祀一方的人只派出那么点儿人马而且一触即走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用内奸的方式先令斩龙群落自乱阵脚,然后再决定是另用其他手段配合还是直接强攻便是最简单的办法了。

    虽然苏铭直言要先看重伤员,将自己的医术置于己方的巫医们之上,但文越并无半点反感。因为苏铭确有此实力,而且也只有有本领的人才会把最困难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却不知苏铭这么做更是为了坚定他们的信心,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医术之后会主动邀请自己去给无斩治伤。

    “来,苏大人,这边就是重伤病房,里面共有十一位重伤员。”

    这些所谓的重伤员其实也不过是相对来说而已.以刚才那些人的实力也不可能将斩龙群落这些精锐护卫真个打得五脏倶损六俯不全,大体上不过也就是止止血,调节一下因内伤而导致的魔元混乱。

    对这些苏铭可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全部诊治完。

    “他们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无非静养调治而已,这几天我们再来为他们复诊一下,文队长可以放心了。”苏铭边收拾自己的金针边道。

    文越叹为观止道:“苏大人确是神乎其技,他们的伤势我群落内的巫医们也应该可以治得好,但是却至少要花费三名巫医,而且要比苏大人多用几倍的时间才可。”

    齐麟冷哼一声道:“怎么?现在不再怀疑我们了?”

    文越大感尴尬的道:“齐大人息怒,刚才不过一场误会,更何况我们驻地的事也轮不到那个索法来决定,待无斩大人知道了,必会将索法重责。”

    齐麟完全不卖他的帐道:“说的好听,你们的护卫们拼死拼活保护你们驻地,我们这两个人也是义不容辞地帮你们的忙,而且还给你们的伤员进行医治,但到现在了你们的那个什么无斩大人连个面都不露一下,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内,哼,甚至连你们这些兄弟的死活他也是漠不关心。”

    齐麟此时也在病房内,而且说话声音颇大,根本没有要低调地意思,房内的那些伤员们当然也能听得到,听齐麟说他们无斩大人的不是,无不对他怒目而视,其中一人更是开始撕扯绷带,大声冲着齐麟道;“你对我们无斩大人太过无礼,我们无斩大人不是不想来,而是有伤在身所以才不能来,哼,我不要你们给我治疗了!”

    苏铭连忙安慰,文越也尽力安抚,这才先稳住了他们,然后将苏铭和齐麟拉出病房对齐麟苦笑道:“刚才大人您也听见了,其实便是他不说,在下也想厚颜请求两位大人,我家无斩大人前些日子因与人比试致身负重伤,直至今日仍未复原,而且不但我斩龙群落的首巫医大人没有办法,便是君权皇城中有名的巫医布诺与特勒也是束手无策,如果苏大人肯施以援手,我斩龙群落上下必感大人之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