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6章 我的命运掌握在谁手里

    更新时间:2017-11-01 09:29:44本章字数:3086字

    龙沧兰点头道:“你们三个先进去吧,我去招呼客人,一会儿去找你们。”

    苏铭在君权王朝呆的时间尚短,或许还不知道这可是君权王朝第一次公开评选招募巫医而且还是首巫医,来到内正厅二楼寻了张桌子坐下,君海棠低声给苏铭解释起来,尤其评选标准考核内容方面,更是以医术为主,治疗魔功为辅,对于祭祀信仰和巫术则几乎不在考核之列。

    苏铭倒吸一口气,虽然还没有足够的认识,但仅凭印象苏铭也知道对于君权王朝来说,这次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首巫医招募对于传统有多大的冲击,试想想,如果高手决战不再凭真元法宝,而是凭嘴皮子打仗,说书的不再凭嘴皮子赚钱,而是舞刀弄枪玩杂耍儿。

    “这样,这样你们君权王朝的势力尤其是宗教势力能接受吗?而且卡尔主祭祀竟然会答应由他们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来开这个先例,不怕成为众矢之的吗?”

    君海棠智珠在握地道:“宗教势力方面当然会有反弹,说服卡尔主祭祀和沧兰姐姐来开这个先例当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这段时间因为你的关系君权王朝兴起了医术热潮,许多开明之士都开始反思,是否因为之前的几次失败就完全否定医术是不是正确呢?更何况......”

    说到这里君海棠运起魔功将声音聚成一线,送到苏铭和姬月舞耳中。

    “父皇已经决定趁现在这个时间改革巫医制度,一方面提升我们君权王朝的医术水平,另一方面则是借机打击大祭祀索伦的影响力,此事如果进行的顺利,更可以借整编巫医之机大幅削弱破荧,飞魔,黑鹰三大群落的实力,既然有父皇撑腰,而且这也只是第一步,很快就会有后续动作来分散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所受到的压力,那么卡尔祭祀和沧兰姐姐又有什么理由坚决反对呢?”

    苏铭暗自吐下舌头,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傻答应君权魔尊要追这个海棠公主呢?将来自己肯定被她轻轻松松就玩弄于股掌之间,没希望啦!

    君海棠哪里知道苏铭心里想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去,继续道:“听说你现在在为斩龙群落的无斩治伤,多加把劲,如果成功了,肯定又会增加你的声望,这样对父皇推动改革非常有利,也不知父皇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你可知道这一段时间父皇对你在臣民中的印象名声非常在意,哼哼,你要有心理准备,我猜父皇一定偷偷在打你的主意。”

    苏铭心中一跳,偷瞧君海棠一眼:她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苏铭做贼心虚的样子被君海棠瞧个正着,立刻引起她的怀疑,这小子好像是知道点儿什么?

    正在君海棠想从苏铭这里套话的时候,姬月舞指着下面叫道:“棠姐姐,苏铭快看,开始了。”

    来自松剑群落的波尔丹,可以称得上是个完美的贵族少爷,举止大方得体,礼貌周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从容的气质。

    与他完全相反的是退役军医海德瑞,严肃认真,简洁果断,一看就是一个认准目标便不带一丝犹豫地行动的人。

    苏望是个须发花白的老巫医,不过皮肤却保养得不错,而且气态高傲,看得出来他的威望不小,厅中不少人都站起身来主动跟他打招呼。

    不过,苏铭光听他那出口必称大魔神,而且又不见半分营养的话中,却知此人是三人中最没希望的一个。

    事实也是如此,在之后对三人进行公开评审中,虽然看得出来苏望的人脉不错,一大堆人给他说好话,但在实际的诊断和理论的答辩中,经常冒出巫术的一套的苏望,显然无法从他口中尊敬的大魔神那里得到丝毫帮助,第一个被刷了下来。

    不知为何,想起刚才君海棠的那番话,看着下面苏望脸上惊愕,羞愧,有些不知所已的表情,苏铭对他有些同情起来。

    虽然跟布诺巫医一样都是出身巫医协会,但是这或者并不是一个什么坏人,但是时代永远在前进,而这苏望却大半辈子都流于他们老一辈的经验和观念,将对大魔神的信仰和对巫术的迷信把到了主要的位置。

    而这却并不是他自己的选择,而是无数像他一样的人形成的大流,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卷了进去,他们的处境恐怕会随着君权魔尊的改革大计越来越难,但恐怕到最后他们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苏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同情这些人,事实上因为他们的无能而冤死的病人不知有多少。想起这些天见到的有病却没有及时正确救治,被他们耽误病情的人,自己当时对他们恨得牙痒痒,现在却在听到君海棠所说的内情后,感受到这些痴沉于自己的信仰却茫不知自己的命运正被人操控的人的无奈。

    其实,就算是那个布诺,也是个可怜的人啊,苏铭没头没脑地感叹起来,引得君海棠和姬月舞投来奇怪的眼神。

    “那么我呢?”苏铭的思绪已经不在这大厅之内了,之前自己固然是从没想过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谁手里的问题,而现在自己看上去正努力变强,但真的就把命运握在自己手里了吗?

    苏铭苦笑,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不要说什么命运,便是这君权皇城时的森森危机一个应对不好便是万劫不复,看上去君权魔尊一方现在是占尽优势,但大祭祀索伦声名这么大,难道便是吃素的么?纵然最后的胜利依然属于君权魔尊一方,但最后活下来的胜利者里能有自己一个位置么?

    君权魔尊为什么要将君海棠送走?所惧者无非便是大祭祀一方不正面对阵,而是趁君权魔尊出战之时对君海棠下手,自己答应君权魔尊要娶君海棠,不也正是因为想要全力保护她吗?当自己成为君权附马之时恐怕就是自己成为大祭祀索伦的目标之时吧。

    “苏铭,想什么呢!”姬月舞长伸个懒腰:“这漫长的招募终于结束,真不知道这都有什么意思啊?苏铭这个医呆子来也就罢了,棠姐姐也非来不可,招募结束,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进宫里去玩玩?”

    苏铭回过神来,果然见到下面海德瑞已经胜过了经验稍浅的波尔丹,成为了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新一位首巫医,卡尔主祭祀和龙沧兰正在那里跟海德瑞聊着什么,而波尔丹则一脸失落的样子,旁边应该是他的好友则在安慰着他。

    见到姬月舞和君海棠都一脸热切地看着自己,苏铭心中一热不过想到大祭祀一方对斩龙群落的行动马上就会开始,而龙沧兰给自己出的主意也是行险之招,需要回去与无斩文越他们好好商议一下,时间上非常紧迫,只好狠下心肠拒绝姬月舞的邀请。

    “好了姬月舞,我们不是还有小不点在等着我们吗?苏铭应该有些急事,我们就不要耽误他的。”虽然君海棠嘴上安慰着姬月舞,不过看得出来,她心中也是为苏铭不能陪他们而感觉遗憾。

    “咳咳,别开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嘛!”苏铭见气氛实在压抑,连忙告饶道:“等我忙完斩龙群落那边的事情马上就去宫里面找你们还不行吗?”

    姬月舞两眼一瞪:“别忘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如果到时候敢不来,我立刻回流云园收拾你,听到了吗?”

    苏铭哪敢不答应,好不容易哄走二女,苏铭辞别龙沧兰她们,回到斩龙群落驻地。

    “大体上的计划就是这样,细节方面则还需要我们再商讨。”回到斩龙群落驻地后,苏铭请无斩将嫌疑最小的文越,刘筝请了过来,将龙沧兰给自己出的计策向三人详细解释了一番:“不知三位大人觉得是否可行呢?”

    无斩苦笑道:“苏大人这是逼我怀疑自己的弟兄喽。”

    苏铭没想到无斩仍是如此顾虑重重,不由无奈道:“无斩大人,我为您进行诊断的事情现在己经公开,敌人当然知道过了明晚,您就可以完全恢复,因此,如果敌人有所行动必是在这两天之内,实在容不得我们再犹豫下去。”

    文越连忙解释道:“苏大人,如果一旦我们误会了索法队长,那么无斩大人必将无法跟弟兄们交待,此事关系重大,无斩大人也是以谨慎为上。”说完又转过头来劝无斩道:“大人,苏大人刚才的计策,已经是这种情况下能找出真正内奸的最快办法了,时间不等人,您必须马上下定决心啊。”

    无斩叹道:“那一切便听苏大人的,不过有一点,在索法暴露身份前不要出现任何流血,否则事情会变得无法收拾,在行动的时候要切记这一点。”

    苏铭点头道:“这个自然,在下也绝非视人命如草芥之人,既然无斩大人没有异议,那我们明晚便依计而行。”

    本来苏铭还想提议由他回去招些起源王朝使团的高手前来助阵,不过想到自己已经要求不得向城守军示警,还主动假作内乱了,如果再有此提议说不定会无斩他们误会自己有所企图,也就没再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