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8章 又见大红箱子

    更新时间:2017-11-01 09:30:14本章字数:3103字

    库特加笑道:“好好,年轻人最要紧不是有多高的本领,而是要谦虚,谦虚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呵呵,好,那我以后就叫你苏铭了,你呢,以后就叫我库特加伯父好了,对维洛就叫声大哥便好。”

    苏铭一笑,现在他已经不是原来什么都不懂了,双方的关系并不是靠称呼来决定的,这也算是库特加笼络自己的一种手段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对方既然肯笼络自己那表明对方总的来说对自己还是持善意的。

    “这次找苏铭来呢,主要就是为了你在泰宏杂货店那里破坏的,关于飞魔群落勾结我们君权商会部分联盟会员意图屯积药材以备牟取暴利一事,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苏铭你这个大行家。”客套完后,库特加开门见山地说。

    苏铭闻言一愣:“这件事非常麻烦么?既然他们打压王伯没有成功,至少便有王伯这里还有得廉价药材出售,那他们应该没办法哄抬药材价格了吧?”

    库特加摇头道:“苏铭对于他们谋划的规模有些小视,你可知道......呃。”

    说到这里库特加不禁有些犹豫起来。

    安吉连忙说道:“库特加会长大人,苏铭是陛下深为信任的人,相信那个消息不久后苏铭也一定会知道的,现在我们告诉他也不算透露消息。”然后转过头来对苏铭解释道:“苏铭可知陛下已经决定对整个君权王朝的巫医制度来一次自子丑改政失败后的最大一次改革,那将会对君权王朝造成巨大的冲击,当然这些事情自有陛下英明决断,因为陛下的这次改革,估计在不久之后君权王朝,尤其是首先进行改革的地区会对药材有一个巨大的需求增长,而飞魔群落便是想趁这次时机想要大赚一笔。”

    “不仅仅如此吧?”苏铭昨天已经听君海棠说起过此事了,此时心里暗想,而且如果药材价格陡涨令药材吃紧,那么更可能直接导致陛下改革的失败,这才是惊动你这个城守军统领最大的原因吧?

    当然了,这话在这里是不能说的,君权商会,尤其是库特加会长虽然许多行为都可解读为心向君权魔尊一方,但毕竟从未正式表态过。

    库特加接过安吉的话来:“因此我们估计以他们此次行动的规模,仅靠王老弟的泰宏杂货店,甚至再加上我名下的几家店,也只能勉强压住不让它们涨得太狠而已,因此我们一方面再联络一些盟友,呵呵,在这个位子上坐了这么长时间,总有不少人是要给我些面子,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要知道哪些药材是平常用得最多,需求量最大,以便我们早作准备,用尽量多的资金来买进这些种类的药材,只要这些种类能保障低价供应,那么就不会出大问题。”

    维洛也笑道:“苏铭兄弟作为山中老人的弟子,想来不但医术精湛,对药材的认识也是魔界尤其是我们君权王朝中少有人能及的,因此我们才要将你请来咨询一下,只要确认主要进哪几种的药材,我们在各地的分部将会尽最大努力购进,并在安吉将军的配合下运来君权皇城以应付突发状况。”

    苏铭暗自点头,既然是这样的话,他当然也不能置身事外,有君权商会在这方面出力,那么君权魔尊的改革就更有成功的把握,这样既能造福君权百姓,也能增加君权魔尊的威望,利用得好的话还能重重打击一下飞魔群落,可谓是一举三得。

    想到这里,苏铭抬头望着库特加道:“库特加伯父放心,此事苏铭义不容辞,却不知这里有没有纸笔,苏铭可以给伯父列张单子以供您参考,只是苏铭需要些资料,不知道君权商会总部这里有没有。”

    库特加哈哈大笑道:“我们这里可称得上是君权王朝最富有的地方,什么东西会没有,苏铭需要什么尽管说。”

    苏铭笑道:“我需要君权王朝各地药材出产情况总览,这样方便分类看什么药材君权国内便可收购得到,什么药材需要大量从其他王朝购进。”

    王伯点头道:“还是苏铭思虑周详,王伯我虽然不懂医道,不过经营这么多年药材,对我们君权王朝各地药材的分布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便让我来给苏铭作个参谋吧。”

    库特加大喜道:“这样就有劳王老弟和刘贤侄了,不知道刘贤侄什么时候能把这份清单写完?”

    “当然是越快越方便库特加伯父提前作出安排了,而且我晚上还有些事情,恐怕没有时间忙这个,我现在就跟王伯一起争取两个时辰之内就把这个清单弄出来。”

    “两个时辰!”维洛眉头一皱,委婉地道:“苏铭兄弟,天下药材何止千千万万,要分出最常用的两个时辰怎么可能够,而且我已经吩咐人去书库找药材和丹药大全了,苏铭请少安毋躁,过不了多久便可找回来了,到时候苏铭对着书一样一样来分,免得有所遗漏。”

    “这个就不必了。”苏铭轻描淡写地道:“天下间所有的药材都已经在我的脑子里,库特加会长和维洛大哥请放心,苏铭敢以性命担保绝对不会疏漏一样的。”

    维洛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苏铭兄弟尽力而为就好。”

    库特加摆手道:“维洛,刘贤侄不是随便说大话的人,来吧,既然苏铭要现在就直接写出来,那你和王老弟直接用我的办公桌,兔得耽误时间。”

    说着库特加真的站起身来,将自己的办公桌让了出来。

    苏铭心下暗赞,这个库特加会长不讲虚套,而且极重效率,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当下也不客气,站起身来接过维洛递来的纸笔,坐到了库特加的位子上。

    “咦?”苏铭看到库特加的办公桌上摆着一面铜镜,不知是何法宝,从铜境里可看到正有一队人马押着些马车在行进,而那些马车上装着几个红木箱子,正是苏铭先后在东部城区治安队军营内,以及北部城区治安队军营外的小路上看到的那些红木箱子一模一样。

    “库特加伯父,这面铜镜如何会照出这些箱子来?”

    “那个啊“”库特加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笑道:“那是我们君权商会下属一家魔运镖局运送的一批货物,不知为何安吉将军却从哪里发现这批货有问题,今天安吉将军来找老朽也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这个。”

    “魔运镖局?那是什么东西?”

    库特加一愣,没想到苏铭竟连魔运镖局都不知道,不过又想到传言这个苏铭在起源王朝也是新近才开始崭露头角,想来之前一直随山中老人在赫连大山中修行,所以有些少见多怪,便解释道:“在我们魔界一般的东西直接以传送法阵,或者飞运灵符便可以在很远的距离之间运送,但有些特别贵重的东西或者不方便用飞行运送的东西,就必须在陆地上以人力运送这样时间便耽误得久,而且也容易被人中路截道,所以便有了魔运镖局,它是专门经营给别人在较远的两地间运送一些贵重的或者特别的货物的买卖。”

    安吉插口道:“正因如此这批货物一定很不寻常,而且这批货还是飞魔群落特别运送往君权皇城来的,我们査过,就连你们君权商会运送这批货物的那家分镖局的人都不知道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最重要是它们一进入君权城群便消失不见了,这怎能不令人起疑?”

    库特加抚须而笑:“安吉将军这么说可就过了吧?不管是飞魔群落还是其他势力都是我们重要的顾客,而且我们只要负责把这些东西运来君权城群就可以了,既不用关心里面装的是什么,更没必要去关心它们流到哪里,安吉将军跑到老朽这里来像审犯人一样,老朽可是吃不消的啊。”

    安吉略带不悦道:“库特加会长乃德高望众之人,更兼君权商会之首,怎么会这么不负责任。这批货物说不定是什么极度危险的东西,而且还是飞魔......”

    “安吉将军。”库特加会长从容地打断安吉的话,淡然道:“不管飞魔群落想要干什么,或者是要屯积药材,或者是更罪恶的事情,但他仍然是君权王朝的一大势力,是我们君权商会的重要客源,我们打开门做生意,有时候当然不能像你们城守军一般凡事都要追根问底喽,您说是不是?”

    以库特加会长的身份地位,安吉毕竟不能跟他反脸大吵,只得摇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库特加伯父,不知道这个铜镜里的画面可否放大一些,我想更清楚地看看这些箱子的样式。”苏铭却指着那铜镜问库特加道。

    库特加欣然道:“应该可以吧?这个你得问安吉将军了,这是他带来的东西,让他来给你调调看吧。”

    安吉心中奇怪苏铭为何突然对这些箱子感兴趣,不过现在他也正在追査这批货物,心中也希望苏铭真能知道些什么,赶快走上前来,运起魔功对着那铜镜施以法诀,果然那铜镜里的画面慢慢变大,直到苏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