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9章 噬元蜂

    更新时间:2017-11-02 09:31:15本章字数:3101字

    “这个铜镜是我们军中专门用来作侦察用的,可以将看到的东西存于其中,这是我们城守军一支侦察小队在君权城群外围一处山岗上发现并留下的,苏铭为何会对它们产生兴趣呢?”抱着万一的希望,安吉将自己知道的铜镜里画面的情况解释给苏铭。

    良久,大众人好奇的目光中,苏铭终抬起头来。

    “这批箱子,我曾经见过!”

    “哦?”库特加他们倒没什么反应,安吉闻言却是大喜过望:“你见过这些箱子?能记得是在哪里见到的吗?”

    “就是在东......”苏铭一顺嘴差点儿把自己潜入东城治安队大营的事情说了出来:“是在北城治安队军营外的小路上,当时我看到,有一队身穿军服的士兵押送着几辆马车运送这批红木箱子,而且那些红木箱子跟这批箱子的外表样式完全相同,肯定是同一批箱子。”

    “北城治安队!”维洛取笑安吉道:“安吉将军调教的好部下,分明东西就在你们城守军手中,将军却跑到我们君权商会来质问,呵呵,恐怕是问错了人吧?”

    安吉严肃地道:“苏铭,你肯定没有记错吗?这些箱子真的是一模一样,而且也确实是在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外看到的?”

    苏铭点头道:“绝对错不了。”

    安吉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好哇,我早知道傅熊这家伙出自飞魔群落,只怕会出什么问题,希望这箱子里确实是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吧,看老子来个人赃俱获,好好收拾收拾他,顺便还可以将北部城区治安队完全掌握在手中。”

    “好啦好啦。”王伯打断他的小算盘道:“这件事等安吉将军回去之后再派人好好査査,现在我们还是先把药材淸单列出来,这个比较急一些啊。”

    以苏铭过目不忘的本领,所有医书都己经在他的脑子里,当然也包括药材的使用,维洛派人找来的医书根本用不上,还没用到两个时辰,便将常用到的药材在王伯的帮助下以君权本国出产和需要从其他国家购进两单列了出来。

    “在风寒等常见病症中常用的药材有这四十九种,在外伤止血中常用的药材以及炼丹的材料有七十二种,在治疗内伤中常用的药材和炼丹的材料有一百一十种,除去重复的,共有常见药材和材料一百四十四种,其中我们君权王朝国内便可大量采购的有一百二十七种,另外还有十七种则是必须要从起源王朝或者涅盘王朝购进才可。”

    “好好。”接过王伯递来的清单,库特加一边细看一边赞不绝口:“现在老朽可算知道苏铭贤侄为何能成为一代神医更被山中老人看中了,刚才苏铭写淸单的时候我拿起这医术药材大全翻了翻,唉,真是了不得啊,想要将这么多药材还有药材的用法全记在脑子里需要下何等苦功啊!”

    苏铭被库特加赞得脸色通红,又不好告诉他说自己过目不忘的本领,只得尴尬地谦虚道:“会长大人不要这么说,我可不敢自称什么神医,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的,再说我也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希望能让百姓们都能买得起药来治病,真正让人敬佩的应该是打击囤积药材的会长大人,王伯和安吉将军才是。”

    王伯倒还罢了,库特加和安吉都是被人奉承惯了的人。然而这话从一向老实的苏铭嘴里说出来,再加上话中说的还都是事实,这便让库特加和安吉两个老油条也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贤侄不必过谦,这里面更是有贤侄一份功劳的嘛。”库特加抚须而笑:“好了,维洛啊,拿着这份淸单,去再抄几份,分发到各地分会那里,让他们尽速采购,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运来君权城群以急突发状况。”

    “是。”维洛接了清单,先下去了。

    “苏铭,现在已到中午,不如便留在这里吃个便饭再走吧。”

    斩龙群落的人还在为了今晚的计划忙个半死,苏铭这个行动策划人已经一上午不见人影了,而从这君权商会总部回到斩龙群落驻地也得大半个时辰,哪还敢留下吃午饭,连忙婉拒了库特加的好意,告辞离开。

    而安吉因为得到了关于这些神秘箱子的情报,也赶着回去安排对北部城区治安队大营的搜査,也跟着苏铭一起离开了。

    “安吉将军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刚离开君权商会总部,苏铭开门见山地问起安吉。

    “呵呵,我早知瞒不过你。”安吉笑道:“苏铭可知那些红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能让我这么上心?”

    苏铭一愣道:“将军刚才在里面时不是说过现在还没弄淸楚那箱子里的东西么?这样毫无头绪下,让我怎么猜呢?”

    安吉苦笑着摇摇头,满脸忧色道:“在库特加会长那时我实在是不方便讲,苏铭可曾听说过噬元蜂这种东西?”

    苏铭想了想,不确定地道:“我曾在一本医书上看到过,噬元蜂蜜是一种药材,对于那些对魔元掌握极差的人有一定的效果,却不知这噬元蜂有什么作用。”

    安吉凝重地道:“这噬元蜂生活在我们君权王朝南部与涅盘王朝接壤的千灵森林之中,数量不多,极为罕见,对普通人没什么害处,但对于修行之人却是一种极可怕的昆虫,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对魔元极为灵敏,一旦在它的周围施展魔功,必会惊动它。而它一旦与魔元接触更会发出一种可通过魔元传到你身上的毒素,极为霸道,毫不夸张地说,如果能将此物放到一名大乘期高手如陛下身旁,那么陛下将无法再运行魔功,实力比起普通固体期的人也没多大差别,在许多时候都可作奇兵之用。”

    苏铭被安吉的话吓了一大跳:“让一名大乘期的高手都没法运魔功?真有这么厉害?”

    安吉叹道:“苏铭你虽然本领出众,但毕竟还年轻,我刚从军之时,便曾听当时的上官提起过,当年涅盘王朝等三国联军围攻我君权王朝之时,最后被我们反击将之击溃,虽然有当时的君权魔尊统率有方,指挥如神,但也有这噬元蜂的功劳。当年我们便以诈降之计,将此蜂带进了涅盘王朝军队的中军大营,令其战力大减,最后才能将其一击而溃,后来不管是涅盘王朝还是我们君权王朝,都深觉此物太过可怕,便集中力量清剿一次千灵森林,将这噬元蜂全部灭绝,但是今天不知什么原因这魔物竟又现于人世。”

    苏铭疑道:“既然是那么多年前便已经将这噬元蜂灭绝了,现在又怎么会出现呢?安吉将军的情报会不会有问题啊?”

    安吉断然道:“这等大事,如果不是有十成把握我怎敢乱说?探査到这消息的是我城守军中的精锐密探,而且我们已经在君权城群南部找到了应该是用来试验用的几只噬元蜂尸体,现在已经承交到陛下面前,苏铭,我问你,如果现在再见到那些箱子你能不能认出来?”

    苏铭问道:“将军大人怎么能肯定他们没有将这些噬元蜂换到别的箱子里呢?如果是那样,那即使我们找到那些红箱子也没用啊。”

    安吉解释道:“这些噬元蜂的速度可不慢,在无法运用魔功的情况下,他们怎么保证在转移的过程中不会漏飞一两只?更何况对方现在肯定还没发现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些箱子,他们没必要冒着风险来转移的。”

    苏铭点头道:“那就没问题了。如果再碰到那些箱子我肯定可以把它们认出来。”

    “好。”安吉闻言大喜:“我想现在马上回军营集结部队,今晚就去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进行搜查,但是如果军营里的每个红箱子我们都要做好准备再打开检验,时间上肯定太慢,而不作好准备我们又不能冒然打开那些箱子,因此苏铭,你愿不愿意随我们一起前去,到时候我们可要靠你来认那些箱子啦。”

    苏铭心中一阵为难,今晚他当然要在斩龙群落驻地帮着收拾那个内奸,而且还要应付大祭祀索伦一方可能的袭击,又怎么能分身两用再去帮安吉搜查?然而安吉这边的事情也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只怕他也不会放自己离开。

    苏铭长吐一口气,决心对安吉讲出实情:“安吉将军,此事恐怕我们要拖到明晚才能进行。今晚我想先请安吉将军帮我一个忙。”

    安吉一愣,接着展容笑道:“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都没问题。”

    “其实我们收到情报说大祭祀索伦可能会对斩龙群落下手,所以,这两天我一直在斩龙群落驻地里,我们怀疑他们的索法队长就是大祭祀那边的内奸,所以跟无斩大人他们定下了一个引蛇出洞之计。”

    苏铭将他们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安吉,听完后安吉色变道:“这样风险太大了吧,龙沧兰真是给你们乱出主意,你可曾想过,此计虽然有很大把握引出藏于斩龙群落里的内奸,但却也会造成防御上一定的混乱,万一被敌人趁机偷袭,岂不是弄巧成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