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0章 按照计划行事

    更新时间:2017-11-02 09:31:16本章字数:3079字

    苏铭同意道:“我也刚想到这方面上的隐患,所以想请将军帮忙。希望将军今晚可率一支人马秘密埋伏于斩龙群落驻地的外围,一旦有变即可支援,这样不就可以了吗?”

    安吉冷哼道:“现在才想起老子来?你道是说埋伏就埋伏那么简单?一个不好被大祭祀一方的人发现了你们不就前功尽弃了?”

    苏铭讨好道:“嘿嘿,这点儿些许小困难当然不会被安吉将军大人放在眼内啦,对吧?”

    安吉勉强压下怒气,缓缓道:“好吧,我就勉强想想办法,先告诉我你们行动的时间,我尽量在你们行动之前最后的时刻带人赶过去,这样就算不小心被大祭祀一方的人发觉了也没有时间改变他们的计划了。”

    苏铭这下疑虑尽去,连忙将行动时间等细节尽数相告,商量好两方该如何配合。

    最后,在安吉千提醒万嘱咐别忘了明晚的行动后,往斩龙群落驻地而去。

    快要到斩龙群落的驻地时,猛然在胡同内被人紧贴至自己身后。苏铭大吃一惊,扭身一击时猛然发现竟是刘筝,吓得连忙收手,埋怨道:“刘兄,你不在驻地里配合文越兄好好安排行动,怎么跑这来吓人了?喂,别捂我的嘴啊,喂。。。。。。”

    刘筝懒得跟他废话,把他拉到隐蔽处,捂着苏铭的嘴,往胡同外面一指。苏铭顺着刘筝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索法那家伙正鬼鬼崇崇地跟一个头戴遮面棉帽的男人急切地交谈着什么。

    苏铭心中一惊,朝刘筝看去,刘筝冲他一点头,松开捂着苏铭嘴的手,低声道:“的确跟你预料的一样,到今天索法这家伙有点儿坐不住了,我看他不对劲将驻地里的事情交给了文越,然后亲自出来跟着他,那个遮着一半脸的男人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应该就是飞魔群落在君权皇城驻地的副驻节铁无阳。”

    “又是飞魔群落的人?”

    苏铭眉头微皱,看来大祭祀索伦这家伙藏得够深啊,到这种劣势的地步竟然还不露面。

    刘筝怀疑道:“事情怎么又扯到大祭祀索伦大人身上了?一直对陛下虎视眈眈的不是破荧,黑鹰,飞魔三大群落么?”

    苏铭摇头道:“表面上是破荧群落跟君权魔尊叫板,其他两个群落支持,实际上最大的幕后主使却是大祭祀索伦大人。”

    刘筝倒抽一口冷气道:“难道凭莫问天那老家伙竟敢跟陛下对着干,原来是有大祭祀大人的支持,此事陛下是否知情?”

    “放心吧,这情报还是陛下告诉我的,咦?他们分开了,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刘筝摇头道:“不可以,索法那家伙的实力非同小可,而且现在的警惕性极高,我们等他们走远了,再从另一边绕回驻地。”

    “这么说,内奸肯定就是索法这个混蛋喽!”听了刘筝和苏铭的报告,无斩脸色铁青,猛地一拳打在床上,恨声道:“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要不是今晚已有计划,我恨不得现在就去扒了他的皮!”

    刘筝安慰道:“大人息怒,幸得大魔神保佑,先是让苏铭尽时赶来发现了大人体内的毒,然后又让我们发现了索法这家伙的真面目,可见大魔神仍然眷顾我们斩龙群落,只是现在既然发现了索法内奸的身份,我们是否还要继续今晚的计划呢?”

    无斩摇头道:“既然已经发现索法跟飞魔群落有密切来往,那直接把他抓起来严加拷问便可。不必再那么麻烦了。”

    苏铭连忙阻止道:“无斩大哥,小弟倒觉得我们还是要按计划行事最好。”

    无斩一愣道:“这是为何?”

    “大哥,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索法就是隐藏在驻地内的内奸,但我们却不能确定驻地内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内奸,我想以索法的身份很可能笼络了不少手下当他的走狗,虽然现在把他抓起来严加拷问,最后肯定能知道哪些人已经叛变。”

    “但敌人很可能今晚便要行动,万一那个索法硬、挺过今晚,那敌人袭击之前我们便无法彻底淸除驻地内的奸细。万一在今晚的激战中被这些人趁机制造混乱,只怕会给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所以以小弟之见,倒不如继续引蛇出洞的计划,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免得遗留后患。大哥,两位队长,你们看呢?”

    文越也道:“大人,我也觉得还是继续按照计划行动更为妥当。”

    刘筝也表示赞同。

    无斩见三人意见一致,只好先忍住心中的杀意:“好吧,那就听你们的,记得晚上要生擒索法,我一定要亲手挖出他的心来看看是红的还是黑的!”

    文越向苏铭问道:“另外听刘筝队长所言,陛下曾告诉苏铭兄弟,破荧,飞魔,黑鹰三大群落背后的支持者是大祭祀索伦大人?此言确实?”

    “千真万确,这不但是陛下亲口所说,而且东部城区治安队原队长同时也是大祭祀索伦的弟子玉辞心,便是受他的指使将袭击我们驻地和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那些杀手们藏匿在了她的大营中。而且听左相大人的情报,当时大祭祀的首徒奥丁也是与玉辞心一起失踪的。”

    苏铭可不敢说他们两个都是被自己给解决掉的。只好按着官方版本的情报跟他们说了一遍。

    看得出来便是连豪气冲天,似乎天不怕地不怕的无斩也对大祭祀索伦极为忌惮,听苏铭说完,眉头不禁皱成了个川字:“依你们看,今晚会不会有大魔神殿方面的人也参与对我们的袭击?甚至,甚至大祭祀索伦会不会亲自出手?”

    “绝对不会。”见文越和刘筝都闭上了嘴不敢说话,苏铭只好作出保证:“现在君权魔尊一方占尽优势,但是却仍然没有对大祭祀一方采取行动,除了怕引起三大群落的背叛引发君权王朝的分裂以外,就是因为大祭祀索伦一直隐在暗处,魔尊担心被他看准时机对海棠公主下手。”

    “如果他亲自出手的话将从无形转为有形,得到消息的君权魔尊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旦被他亲率皇家精锐高手堵上,只怕以大祭祀的实力也要饮恨当场。所以大祭祀应该不会冒这个险。”

    无斩松了一口气,点头道:“这样就好。不过你们仍然不可大意,即使大祭祀不会亲自出手,但他座下四大紫袍主祭祀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便是我得体恢复对上他们任何一人胜算也不到两成,解决完内奸的问题之后,不要放松警惕,全力准备应付敌人的袭击。”

    听了苏铭的分析,文越也恢复了冷静,见无斩嘱托,立即回道:“大人请放心,我们以主场之利,有防御法阵可为依托,便是大魔神殿四大紫袍主祭祀一起出手,我们也能支撑到城守军的到来。”

    “大人,这些事情就请先交给我和文越队长来处理吧。”刘筝心知此时无斩正是淸理体内余毒的关键时候,不敢让他继续费神,安慰道:“这么长时间,文越队长可曾做什么事是让大人您不省心的吗,现在大人最重要是专心等身体恢复,那时我们斩龙群落怕得谁来?”

    “嗯,那好吧,对文越我还是放心的。”无斩欣然道:“你们也不用担心我的身体,现在我感觉恢复得非常不错,相信今晚过后便可完全复原,呵呵,苏铭兄弟不愧是山中老人的弟子,说三天恢复就是三天恢复,我无斩现在可服啦!”

    听到无斩的话,文越刘筝无不大喜,同时暗中下定决心,无论碰到什么状况也一定要挣过今晚去,不能让大人因分神而功亏一篑。

    文越不愧是常年代替无斩负责整个斩龙群落驻地事务的人,等苏铭和刘筝回到驻地时,行动的各个细节早已被他安排妥当。

    苏铭扶着文越的肩膀赞叹道:“真希望以后继续跟文越兄合作,太让人省心了,有什么事情出去打个逛,就都让你安排妥当了。”

    “别。”文越摇头道:“这次跟你合作就惹出个大祭祀索伦来,我的心脏承压力能力差得很,还是别有下次的好。”

    刚刚听刘筝说起此次三大群落的背后主使是大祭祀索伦来,本来刘筝自己都还没消化地,跟文越说起来更是夸大其辞,直把文越吓得脸无人色,笑得苏铭在一旁直打跌。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越说我的小腿越发抖,文越,你还是给我们说说你怎么安排的。”

    刘筝感觉再说这个也不用等今晚敌人杀过来,自己都把自己给吓死了。

    “咳咳,今晚是由我们小队负责外围的值勤,这样大大有利于我们进行计划安排,我从自己小队里挑了三十名亲信队员,而且跟值勤的负责人打了招呼,看到这些假扮杀手的队员们发出暗号。”

    “他们就在外围假打一通,尽量把动静弄得大一点儿。离得这么远相信索法应该不会起疑。等会儿我们去向吉普大人汇报一下,你们就跟在大人身边,带领精锐好手埋伏,只要看到索法有所动作立即将他生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