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3章 外功显神威

    更新时间:2017-11-03 09:24:46本章字数:3037字

    一方面根本无法运起魔功,另一方面索法一伙各种魔功法器攻过来,对自己一方靠成了巨大的伤亡,就连文越也被这一波打击击成重伤。

    好在这些噬元蜂可是不分敌我,立刻有一部分被索法一伙的魔元给吸引过去,令他们也无法再进行第二波打击。

    然而局势已经混乱到极点,即使苏铭这一边占着人数的优势,也别想在短时间内收拾掉他们了。

    “镇定!”关键时刻吉普副驻节拔剑怒吼:“所有人不要再用魔功,拔出你们的兵器,一个不留,给我杀!”

    吉普的威望勉强让众人稳住心神,纷纷抽出兵器,与索法一伙短兵相接起来。

    索法似是根本就不想活着冲出去了,不管其他人,认准了齐麟便是一通同归于尽般地猛攻。

    齐麟哪里经历过这种情形,虽然作为起源王朝的贵族以及对自己的严格要求,齐麟的剑术绝对并不比他的魔功逊色。

    但一直以来凭着惊人的实力根本没有用得着他用剑术来杀敌的时候,即使有这种情况也都会由他的手下们替他解决,身份尊贵,养尊处优的齐麟怎么可能让那些人弄脏了他那由元魇魔帝亲赐的配剑?

    因此,齐麟剑术虽高却没有多少实战经验,而练习对战时那些花架子哪里能跟现在以剑搏命相比较?

    再加上索法的剑术肯定也是经过一番苦练,仅以剑术论恐怕还在齐麟之上,别看他断掉一臂身受重创,但一时间却反而把齐麟杀得狼狈不堪。

    当!齐麟为避开索法刺向要塞的一剑,不由自主地略微运起了魔元,瞬时那些噬元蜂飞刺过来,齐麟大骇之下立刻收功,却被索法抓住机会一剑挑飞了齐麟的魔剑。

    “哼!哼!受死吧!”一击得手,索法狰狞一笑,挥剑再刺。

    “外功第六十二式!”似乎较远处响起苏铭的叫声,然而等最后一个字声落下,索法猛觉后背一疼,竟被苏铭以绝快的速度撞飞了出去。关键在索法现在只剩一只手了,而且手里还握着剑,直接脸着地地摔了出去。

    “齐麟,你没事吧?”苏铭一把拉起齐麟,此时形势混乱之极,苏铭没空照顾他,只一脚挑起地上的一把剑递给他。说了一声照顾好自己。便飞身加入战团。

    此时斩龙群落一方人数虽众,但显然还都没有从无法使用魔功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在作战信心上根本无法跟拼死突围的叛徒们相提并论,一时间竟被人数较少的索法一方杀得节节败退。

    然而,随着苏铭加入战团,情势立时逆转,在大家都无法运用魔功的情况下,苏铭的外功优势显露无疑。

    如果不是看优势这么大,没必要用镇天剑来引起别人的注意,只苏铭一个人便足以将这些人全部收拾,别忘了,苏铭的镇天剑是以心念来控制的。

    而那索法也不知是被苏铭的一击撞得头昏还是怎么样,竟大声呼喝着己方众人围攻起苏铭来,似是完全忘记了还有逃跑这回事儿。

    不过,这正中斩龙群落一方的下怀,被杀得败退下来的护卫们在吉普的指挥下重整齐鼓,再次围杀上去。

    然而,正在吉普等人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突然整个驻地里所有防御法阵光芒迅速暗淡下来,接着几名身上带伤的护卫跑了过来:“大人,不好了,主祭祀大人集结了祭祀卫队宣布无斩大人和我们是飞魔群落的内奸,带人杀过来了!”

    吉普一听,顿时身子一晃,脸色变得惨白:“怎么可能?难道主祭祀大人也是敌人的内应不成?”

    连一军之首的吉普都这个样子,自他以降包括文越刘筝等人更不用说了,听到这个消息士气大跌。

    然而,这还不算最糟糕的,驻地外围突然响起一片喊杀之声,明显受到了真正的飞魔群落的突袭。

    “众护卫听令!”吉普猛然大喝一声,此时绝不能让这些护卫们有心思去想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主祭祀胡遥背叛了我们的族人,我们今夜当誓死奋战,城守军的援军马上便至,我们只要坚持半个时辰即可反将这些叛徒击杀。”

    “文越,你速去外围防线带领你的部下勿必坚持到城守军的到来,刘筝,带上你的你压制住索法他们!他们不要命,你要比他们更不要命,其他人随我离开噬元蜂的范围,齐麟大人,我们这里以你战力最高,你也跟我们一起,只要离开噬元蜂我范围,我们就有资本跟他们周旋,苏大人,看你外功身手如此之高,就拜托你助刘筝他们压制索法,我们走!”

    吉普副驻节的判断确是现在最合适的策略,然而他们的力量几乎全都集中于外围和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兵力去阻击突然叛变的主祭祀胡遥一方,还没等吉普率人撤开与噬元蜂的安全距离,胡遥的叛军已经杀到!

    “哈哈,你们果然被噬元蜂缠住了,吉普,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杀上去!”夜空上飞跃起一个身穿白袍的祭祀,应该就是胡遥,见到吉普他们的狼狈样子,不由狂笑起来。

    看样子胡遥一方的人马对这里的情况有所预见,很自然地分出几拨五人一组的小分队,最前面的五人纷纷祭出魔剑攻击吉普这边的护卫,后面的人则纷纷发出魔元弹,而且只发一拨即停手,这样噬元蜂只会被最前面五人的魔元吸引。

    而这五人则猛往前冲,给自己后面的战友拉出足够再发出魔功的距离,战术上确是高明之极。

    可怜吉普齐麟等人刚带领一部分护卫撤出一段距离,先是被胡遥的手下一拨迎头痛击,接着那些被吸引的噬元蜂再次将他们包围,而且还要面临敌人第二拨的打击,这样用不了几次,包括吉普和齐麟在内的所有人恐怕就要全军覆没。

    就在吉普也已经万念俱灰,束手待死之时,胡遥一方的叛军后方伴随着阵阵惨叫声传来了无斩雄浑的声音:“胡遥,你背叛族人,罪当凌迟,还不就死!”

    齐麟此时算是见识了无斩身为君权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实力。

    胡遥一见无斩杀来,立刻手忙脚乱地施展元屏功想要护住自己的手下,却被无斩祭出魔剑一击即溃,胡遥又连忙指挥十几名亲卫同时祭出法宝共抗无斩,然而无斩的实力极为强横以一敌众,却是几个呼吸间便将这些亲卫全部击溃。

    好在此时胡遥稳住阵角,祭出自己的破煞幡飞罩无斩,与他斗成一团,才避免自己的手下继续被他屠杀。

    而这还是无斩应该没有将体内的余毒全部淸理完时的实力,但就凭现在的表现,齐麟已经觉得不在自己之下,待他完全恢复之后,又该强悍到何种程度?

    借着胡遥的手下们一阵混乱的机会,吉普分出一半人马以血肉之躯挡住他们的进攻,带着其余手下以最快的速度闪往左边,离开了噬元蜂的覆盖范围。

    刚一脱出噬元蜂的威胁,这些护卫们纷纷施展魔功跟胡遥的手下对杀起来,刚才一直憋的着恶气这次终于可以发泄个痛快了。

    齐麟更是怒火暴涨,飞至半空一记裂空催寒与无斩一齐夹击胡遥。

    胡遥身为斩龙群落之主祭祀,实力当然不容小视,以无斩的实力,因为身上余毒未清,跟胡遥对战之时,还要稍逊半筹。

    正努力将无斩逼得下风的胡遥当然不肯罢手,虽见齐麟过来与无斩夹击自己,但不了解齐麟的实力之下,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等齐麟的裂空催寒魔功一出,胡遥立即觉得不妙,虽然离自己还远,但齐麟森寒的魔功已经侵袭体内,胡遥因为大意而没有防备之下,只觉整个下半身都为之一寒,动作立即缓了下来。

    “斩龙!”无斩见此机会立即施展斩龙群落的秘技,手中魔剑猛地胀大近十倍,满含着无斩的愤怒,斜劈而至!

    胡遥身为斩龙群落主祭祀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群落威力最大的魔功?见到无斩剑至,吓得魂飞魄散,立即幻身而分,被无斩劈中虚影才算避过一劫。

    巨大的剑锋下劈在地上,所经之处房屋地面如豆腐一般随剑而开,看得胡遥骇然心惊,虽然一直知道无斩的实力深不可测,但没想到在中着毒无法全力施展的情况下,他的斩龙诀都已经有如此威力。

    这时他可不会再忘记背后还有个齐麟虎视眈眈了,刚躲过无斩的巨剑,立即再施幻身术,令齐麟发出的穿云梭全击中虚影,自己却闪到了护卫们的中间。

    “哼哼,既然你们想以二敌一,那也别怪我们以多欺少!”

    吉普等人虽然勉强从噬元蜂之中脱出身来,然而毕竟被胡遥的亲卫队占了主动之利。

    因此,一直被压在下风,而无斩加上齐麟的实力虽然远高于胡遥,但有那些护卫在旁牵制。

    也令二人处处被动,反而要提防胡遥突然而至的凌厉杀着,形势再次变成对峙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