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7章 神秘首领

    更新时间:2017-11-04 09:09:35本章字数:3066字

    文越大惊,连忙阻止道:“无斩大人,那些索法的手下倒也罢了,主祭祀亲卫队的人却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受了胡遥的蒙骗,如果对所有人都施以重刑,只怕会弄得人心惶惶啊!”

    无斩怒极反笑道:“好啊,难道这些人背叛族人几乎害得我们全军尽没,我倒还动不得他们了!”

    “大人三思啊!”

    此时应天飞站出来打圆场道:“无斩大人,不知能否听在下一言?”

    此次若非应天飞率城守军前来支援,现在当阶下囚甚至身首异处的可就是他们了,因此就算无斩此时愤怒至极,也不能不给应天飞的面子,勉强缓和一下心情:“这位大人客气了,不知您如何称呼,无斩尚未向大人谢过援手之德。”

    应天飞大笑道:“好了无斩大人,刚才铁月说的有道理,我们就不要客气来客气去了,在下是城守军应天飞,叫我一声老应就好了,刚才文队长说起你们这批俘虏不好处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觉得不如将他们交给我们城守军来审问。”

    “一来,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到明天必会传得满城几雨,我们抓他几个凶徒也好交待,二来,我们每次审讯他们都会邀请你们斩龙群落的代表一起,免得贵属下中或者因为愤怒或者再有其他内奸,在审讯他们时出什么问题。”

    无斩见应天飞说得有理,便点头答应:“这个就有劳应兄了,你看我们斩龙群落的事情还要麻烦应兄来帮忙,改天在下必去城守军大营向安吉将军登门道谢,希望那时应兄也在。”

    吉普和文越却是闻言微微色变,一旦将这些手下交给了城守军,就等于是摆明马车站在城守军背后的君权魔尊一方了,不过想想,现在己经跟飞魔群落撕破了脸,再退让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了,而且现在那些人就在应无飞手里,无斩大人又已经答应了,他们两个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对了苏铭,刚才我好像看到你击破胡遥那家伙的紫虹月缺阵的时候,一点儿伤都没受啊?你这是什么魔功?待会儿我们兄弟二人定要好好比划比划,看看你还有多少深藏不露的招数!”处理完俘虏的事情,无斩暂时先把索法那个让人心烦的家伙扔在一边,与苏铭先定上一局决战。

    如果不是苏铭才刚经过激战而自己体内的余毒还没清理完,以无斩的性子只怕现在就要拉他去试剑。

    苏铭苦笑道摇摇头,把自己两只胳膊举起挽起袖子,只怕两条手臂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了,甚至还有被灼伤的地方:“无斩大哥你可太高估我啦,以拳脚来抵挡魔功实不相瞒,师父他老人家传过我一点儿皮毛,但说要把威力达到那什么月缺阵都能毫发无伤的击破,恐怕得等个百八十年之后,兄弟才能有这种本事。”

    无斩急道:“兄弟,你受这么重的伤怎么也不说一声,快点儿下去让他们帮你治疗一下!”

    苏铭收起袖子笑道:“无斩大哥你就放心吧,说起医术还有谁比兄弟更在行?这点儿伤虽然不轻,但也只是皮外伤,没什么的,倒是无斩大哥你啊,不是跟你说体内余毒未完全清除之前不要动手的吗?怎么不听我的嘱咐还是忍不住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充满了志气相投的情谊。

    齐麟见无斩向实力较弱的苏铭约战,但对自己却是完全没有要交手的意思,不由怒道:“无斩兄,刚才见你在体内余毒未淸不能使出全力的情况下都有这种实力,在下希望能定个时间与无斩兄决一雌雄,不知无斩兄意下如何?”

    无斩笑着拍着齐麟的肩膀道;“今晚齐麟兄出手相助我斩龙群落,无斩深表感激,但是如果真要比试的话,我可是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手下留情的,所以依我看这比试还是免了吧。”

    “无斩兄好大的口气啊,既是如此待无斩兄养好伤之后齐麟再来挑战,先告辞了!”齐麟见无斩直言如果不手下留情的话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不由心中大怒,却不知道无斩就是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对谁都是直话直说。虽然齐麟的实力确有跟自己一较高下的资格,但在无斩心里却是深信他还不是自己的对手。

    “齐麟大哥,齐麟!”苏铭叫着上前想拦住齐麟,然而齐麟头也不回地走了。

    “唉,无斩大哥,你说起话来可真是不讲情面,我看齐麟他是有些生气了。

    “唉?是吗?”无斩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刚才我说话不讲情面了?”

    转头看到自己的手下连同苏铭和应天飞,铁月一起点头,不由嘿嘿笑道。

    “唉,那也没办法,谁叫我就是这么个脾气呢,齐麟兄听不惯也就罢了,那只说明他跟我无斩脾气不相投而已,以后有机会再跟他说道个歉吧。”

    苏铭虽为齐麟的负气而走有些头疼,但听到无斩这么说,不但心里怪不了他,而且还对无斩产生一种敬佩之情,如果不是那种真汉子,谁又会直来直去到这种程度?而且也只有到了无斩这么高的实力,才有这种谁也不怕得罪的底气。

    “什么时候,我也能像无斩大哥这样啊!”苏铭有些走神儿了。

    斩龙群落驻地外,隐蔽的黑暗处不知何时有两道人影,一直在观察着驻地内的情况,突然另一道黑影借着夜色和障碍物的掩护飞速来到先前那两人身旁,而斩龙群落驻地外正被城守军团团包围,但这些士兵们竟无一人能发现刚才那道人影。

    “魔影,里面情况如何?”如果知道这里正有人在说话的话,恐怕任谁都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人既能让两名手下淸楚地听到他的问话,但这么大的声音,离他们不远的那些城守军将士竟然一个都没有听到,而且此人也并没有运起凝聚声音的魔功,否则同样的,在这么近的距离必会引起城守军将士的感应。

    然而另外两人却是毫不奇怪,身旁这位大人的奇异本领,便是号称魔界第一人的山中老人只怕也不见得比他更多了。

    “回头领,斩龙群落和城守军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那些飞魔群落的杀手全部落入他们的手中,只不过他们在斩龙群落内的一个内应叫索法的队长,好像不知用了什么办法逃走了。”

    如果苏铭他们听到这个魔影的汇报,恐怕更要魂飞魄散,他们说话时四周全是城守军和斩龙群落的战士,此人是如何听到的?

    “唔,没想到今晚形势的发展虽是一波三折,但却这么快就倒向了君权魔尊的一方了。”这神秘头领平淡的眼神中略带了一丝的可惜,斩龙群落的这一招引蛇出洞用得好啊,既引出了全部的内奸,又没有令人心浮动,顶住了飞魔群落的突袭,等到了城守军的援兵。更在无意之中令君权魔尊完全占得了主动,让我们的算盘至少落空了一半!好,很好!

    另一边的下属略带不解地问道;“头领,既然您不想让斩龙群落胜利,又为何要将我们得到的情报故意泄漏给那个叫管仲的家伙,他不是有很大可能是那个苏铭的手下么?”

    那头领并不因手下对他的质疑而有丝毫不悦,淡淡解释道:“我并不是不想让斩龙群落赢,相反如果不让他们知道这个情报,斩龙群落怎么会有防备,如果他们以中立的身分被人连根拔起,不过是单纯地助长了索伦一方的气势而已,又怎么能挑起他们的正面冲突呢?”

    “那头领您现在是......”

    “罢了。”那头领摆摆手打断了手下:“是我太过贪心了,其实我们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谁都无法阻止君权王朝的内耗,好了,魔影魔灵,今晚我们连夜出城!”

    “难道头领决定回去?我们不留下来看一下君权魔尊与索伦一方相斗的结果了吗?”魔灵小心翼翼地问道。

    神秘头领断然道:“没有那个必要了,君权魔尊占尽优势,如果这样还会输给索伦那家伙,那就代表天灭君权王朝,我们没时间在这儿耽误,必须早点儿回去禀报女皇陛下,早做准备!”

    苏铭猛地惊醒起来!

    四周一片漆黑,这里当然不是自己的卧室。

    隐约地听到了流水的声音,鼻中闻着花草的清香,还有,野兽口中的腥气!

    狼狈地一个旋身飞跃起来,躲过了猛兽的扑击。苏铭刚想操控镇天剑干掉这个猛兽,然而心念一动,体内却是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镇天魔剑,大惊之下,苏铭撒腿就跑。

    然而还是迟了步,现在苏铭似乎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身手远没有原来的快捷,被那猛兽一下扑倒在地。

    完了!

    苏铭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猛兽的一口。然而那猛兽却像是非常有兴致,又或者很长时间没有享受苏铭这等美味了,先不忙吃,而是用舌头一下一下地添着苏铭的脸,先好好尝尝这人肉的味道。

    一下,两下,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