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8章 吃醋

    更新时间:2017-11-05 09:17:50本章字数:3068字

    苏铭!

    苏铭!

    有只虎子要吃你啦,还不快起来!

    “啊!”

    苏铭猛地大叫一声,从那猛兽身上一下子翻了起来,落到地上,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呃,唉?这不是我的卧室吗?”

    “苏铭你想死啊,这么大力气,想谋害本公主吗!”

    苏铭一看,姬月舞正摔在床边的地上,双手一个劲儿地揉着脑袋,一脸气愤地瞪着自己。

    还没等苏铭回答,另一旁的小不点猛地一下蹿到苏铭的怀里,又开始舔起他的脸来。

    “晕,刚才还是个梦啊,那个舔自己的猛兽就是小不点。”

    苏铭举起小不点一个劲地猛摇起来:“小不点,以后不准这么吓人知不知道,我看你是被这个姬月舞公主给带坏了,知不知道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要被猛兽给吃了!”

    “什么!”姬月舞一跳三尺高,完全忘记了头上的疼痛,双手叉腰作母老虎状:“你这个懒鬼,都日上三竿我和棠姐姐都从皇宫回流云园来了,看你没去迎接我们还关心着你,结果跑到这里一看。”

    “你这家伙竟然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本公主不跟你计较你失迎之罪,好心叫你起床,没想到你这没良心的竟然倒打一耙,是不是这么多天本公主没好好教训你,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起来了,哎呀,小不点你这个没良心的,刚才这坏小子不也把你摔着了吗?本公主替你出头,你还对我凶?哎呀,好了好了,我不跟这个坏小子计较了还不行吗?”

    后面两句却是小不点听到姬月舞发威,便朝她吡牙怒吼起来,吓得姬月舞赶紧改口。

    苏铭安抚地拍拍小不点的脑袋:“好了小不点,别闹了,姬月舞公主没恶意的。”

    一直站在门口的君海棠见苏铭醒了,也走进来安抚姬月舞道:“月舞别闹了,你不是也听齐麟说了吗,昨天苏铭他们回来到很晚,难免累得起来不来了。”

    姬月舞听君海棠来替苏铭说情,心中的气立刻消了一半,嘟着嘴不满道:“可是齐麟昨天不也是累了一晚跟这家伙一起回来的吗,怎么他就能起得来,分明还是他自己懒!”

    君海棠笑着摇摇头,回过身来关心地问道:“我,我听亚瑟公爵和齐麟说起你昨天受了伤,怎么样?重不重?”

    苏铭见君海棠对自己关心的样子,心中一热,脸红道:“没什么的。小伤,小伤,倒是你。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吗,你怎么会陪姬月舞公主来流云园的?”

    姬月舞见君海棠和苏铭之间有些异样的气氛,心中略有些不喜,插嘴质问着苏铭道:“好哇,原来你只关心棠姐姐,难道本公主被刺客袭击了,对你来说算不了什么对吧?”

    苏铭微微一愣,却见君海棠对自己使了个眼色,替自己解释道:“月舞妹妹怎么这么说呢?难道你忘了当你第一次进宫时,在回来的路上受到杀手团的袭击身受重伤,苏铭不但全心全意治好你,而且当时就不顾一切地跑到东部市场去跟那些杀手拼命,赤手空拳就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的事情了?”

    “是吗?”姬月舞小傻瓜想了想,略带怀疑地道:“可是,那时候苏铭不是因为要急着去救东部市场的那些伤员吗?”

    “唉,月舞妹妹,你想想啊,苏铭当时真的只是去救那些护卫和平民吗?那为什么这么巧,苏铭也会跟那些杀手们打起来?当时那些杀手们不是跑了吗?所以说,苏铭当然肯定是看到你受伤心疼得不得了,专门跑去找到了那些杀手,要跟他们拼命的,知道了吗?”

    “好,好像也很有道理啊。”姬月舞终于多云转晴,朝苏铭瞪了一眼:“还算这个家伙当时有良心,哼。”

    苏铭长吁了一口气,总算躲过了一劫。

    安抚好姬月舞,君海棠走到苏铭身边:“你到底伤在哪儿了?快让我看看,有没有包扎啊?”

    苏铭一拍胸口,故作豪气地道:“海棠公主放心吧,区区一点儿小伤而已,打不倒我苏铭的,咳咳,再说了,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吗,如果真是有事儿,我直接躺在床上休养了,哪能这么生龙活虎地。”

    “不行!”君海棠的口气不容置疑:“医人者难自医,你的医术当然比我要高,但最怕就是你大意行事,不把自己的伤势当回事,快点儿躲床上,告诉我你的伤口在哪儿呢?再不从实交代我就......”

    君海棠刚想说我就让人脱你的衣服检察了,但想想这话中的毛病,突然脸一红,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苏铭似也觉出了什么,也是跟着脸红起来,尴尬地挠了挠头,自学地往床上一躺,卷起了袖子:“这个,这个伤在胳膊上,你看,确实是小伤吧?”

    姬月舞抢过来抓起苏铭的手,低头一看,眼圈马上红了:“你这个坏小子,平时装得挺能耐的样子,还魔功法器不入的本事,怎么把自己伤成这个样子?”

    “呃,我说,亲爱的姬月舞公主殿下。”苏铭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惨的笑容来:“蒙您关心,小人真是感激不尽,只不过,只不过,您能不能先放下我的胳膊,真的不是一般的疼唉。”

    “呃,对不起!”姬月舞猛一撒手,苏铭一没留意两只胳膊从半空中落下来猛地砸到床沿上。

    “啊!”苏铭猛然坐起来,疼得眼珠子都差点儿要掉出来,但看着姬月舞比自己还心疼的样子,又实在不能责怪她,这小丫头就这么恨我吗,如果坐在那儿的不是姬月舞的话,苏铭一定会以为对方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月舞,还是让我来给他看看吧。”君海棠哭笑不得地看着这对冤家,连忙把姬月舞拉开,看她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再让她呆在这床边,指不定苏铭还要受什么罪呢。

    “对对对。”苏铭连忙附和:“海棠公主是专业人士,治伤是一门大学问,还是得让专业人士来,你在旁边看看先学习学习就好。”

    “嗯,紫虹月缺阵我也略有耳闻,那个斩龙群落的胡,对了,胡遥,当年似乎就是凭他自己推演出的这一速排法阵以及不俗的实力登上了红袍主祭祀的地位,由此可见这紫虹月缺阵的威力确有其过人之处,从你这外伤也看出来了,可不是你自己说的小伤呢!”

    君海棠一边小心地帮苏铭擦着药,一边分析着。

    完全没看到苏铭正愣愣地瞧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怎么看此时君海棠都散发着一种圣洁的美丽,而且那似是永远都透着冷静地分析之中,似乎掺杂着一线心疼。

    “嘿嘿,能让这小才女心疼,说明自己在她心目中,地位不低吧?”看着看着,苏铭又开始傻笑起来。

    “喂喂,坏小子,再笑狠点儿口水就要流到床上啦!”姬月舞一脸警惕地看着苏铭和君海棠,语气中的酸味都能飘到起源皇宫里去了。

    “咳咳,你真没觉得自己的魔元运行有问题吗?”君海棠脸色再红,装作没有听到姬月舞的话,镇定地问着苏铭。

    “这倒真是没有。”苏铭本想狠狠地瞪姬月舞一眼,警告她一下,突然又有点儿心虚,也装作没听到她的话:“你也知道我的真,魔元传自山中老人,跟普通人不太一样,那种无形的魔功也好,法阵也好,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的。”

    “这个我当然也知道,可是这次的紫虹月缺阵比以前你碰到的那些魔功威力要强上很多,而且以前那些魔功不是连你的肉体也伤不到的吗?这次却伤得你这么严重,所以我有些不太放心啊。”

    “放心吧,我可比你还要专业一点儿呢,对自己的情况有完全的把握。”见君海棠和姬月舞齐齐露出怀疑的神色,连忙转移话题道:“这个你们刚从宫中过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安吉将军已经上报君权魔尊了吗?陛下是怎么说的?”

    君海棠回复了冷静,从容笑道:“父皇觉得,在君权皇朝接连出现神秘杀手团进行袭击事件的背景下,我们的城守军取得了如此一个重大胜利,为了庆祝这次胜利,我们应该去北效皇家猎场进行一场盛大的狩猎,除左相领部分大臣留守宫中处理国事外,大部分皇家成员和大臣们都要参加。”

    “啥?这种要命的时候,陛下还有闲心去狩猎?”苏铭吃惊地快要晕过去了,不过看到君海棠怒目而视的样子,连忙改口道:“我是说陛下真是谈笑用兵啊,即使在这种紧张的时候,仍能从容地不将强大的对手放在眼内,只不过,我觉得虽然陛下已经占据了不小的优势,这样会不会有一点点儿的欠考虑呢?”

    “这就是父皇的目的啊。”君海棠摆出孺子可教的样子:“你也说了,现在我们一方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优势,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不主动露出破绽,你觉得不管是破荧,飞魔,黑鹰三大群落还是大祭祀索伦的大魔神殿在这么谨小慎微的情况下,会给我们机会来彻底击溃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