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9章 棠儿

    更新时间:2017-11-05 09:18:07本章字数:3112字

    “另一个版本的引蛇出洞!”苏铭明白过来:“但是,你刚才说大部分的大臣还有皇室成员,据我所知君权王朝的皇室成员好像就只有两个唉,难道说你......”

    “没错。”君海棠露出自信笑容:“我也会随父皇同去狩猎!”

    “我反对!”苏铭激动地坐起身子,但胳膊一用力又疼起来,害得他又一下倒在床上:“这样太危险了,而且万一大祭祀索伦真的要铤而走险,放手一搏,那就算跟君权魔尊陛下正面交锋,陛下也可能因为顾忌着你而落败的,到那时,情况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喂喂喂,我们的刘堂医奉大人啊,你算是哪根葱啊?竟敢来管棠姐姐的事情了。”姬月舞看不过眼了:“棠姐姐这还没怎么着呢,你就担心成这样了,说起来连君权叔叔都没像你这样,你算是棠姐姐什么人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君海棠恶狠狠地瞪了姬月舞一眼:“月舞,父皇对我参加狩猎也不是没有顾虑的,难道只有苏铭关心我吗,说了半天,原来你对我的安全是漠不关心的啊?”

    至于苏铭,苏铭直接装作晕运去了。

    姬月舞本想朝苏铭发威,但没想到却不小心惹到了君海棠,虽然以她的小脑袋瓜没想明白自己怎么惹到了君海棠,不过还是连忙陪不是:“对不起啦,棠姐姐原谅我,我只是想敲打一下这个苏铭而已。”

    “喂,难道说我就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么?我也只是关心一下朋友而已啊。”苏铭闻言顿时哭笑不得。

    “唉?没想到你小子晕得快,醒得更快嘛,要不要本公主让你再晕一次啊!”看到姬月舞随手招出一枚魔元弹,苏铭连忙屈服,上辈子肯定是欠了这凶丫头很多金子,不然怎么会被她吃得这么惨。

    “对了苏铭。”借着苏铭关心自己的由头,君海棠装作若无其事的语气问道:“父皇让我这次来还想问一下你是不是愿意跟我们一起去猎场?我刚才问了一下亚瑟公爵和林伯爵大人他们,他们都说这一段时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要你本人没问题就可以也跟着去。”

    对了,一说起玩的事情,姬月舞马上把刚才对苏铭的不满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苏铭,既然没事了不如就跟我们一起去玩吧?总是呆在城里面有什么意思?君权王朝的皇家猎场可是很好玩的,而且还有一个很大很漂亮的湖,这一方面比我们起源王朝的皇家猎场还要好玩呢,来吧来吧。”

    “呃,我也没问题,不过我的胳膊还有些伤,恐怕不一定能陪你们玩啊,而且如果要让我玩射箭什么的,我丢了丑你们可不准笑我。”苏铭倒是无所谓去不去的,不过既然君海棠要去嘛,那他也顺便去一次见识见识好了。

    “好啊I”苏铭刚一答应,君海棠和姬月舞两个小姐妹立刻跳起来拍掌相庆,苏铭正感觉好像上了她们的大当时,两个女孩子已经抢过小不点捧起来,载歌载舞好像打了大胜仗一般。

    气得苏铭牙痒痒地,恨不得改了主意不去了,不过想到姬月舞的凶残和君海棠的狡诈还是算了吧。

    “到现在你还是没说为何陛下要让你也跟去狩猎呢,我记得原来陛下之所以让你随我们前往起源王朝不正是担心一旦正面冲突,陛下无法照顾你的周全吗?而一旦大祭祀索伦真要拼死一击,那君权魔尊陛下有信心在顾忌你的安危的情况下击败他吗?”

    终于找到了机会,在亚瑟公爵和姬月舞公主他们将君海棠送到流云园外后,苏铭又借口送君海棠一程,君海棠不等苏铭开口,主动将包括紫叔在内的一众护卫调远她的车驾。

    “早知道你要追问这个了。”君海棠甜滋滋地回道。虽然她贵为一国公主,君权魔尊唯一的女儿,但却从来都没有异性的朋友,因着姬月舞的关系,这么长时间以来与苏铭相处日久,便越觉得与苏铭亲近起来。

    虽然君海棠天资聪明,但现在自己的情感却连她自己也无法明白,不过,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胡里胡涂就胡里胡涂吧。

    “放心吧,就算大祭祀索伦真的不要命了,但除了父皇以外不是还有这么多护卫高手么?否则的话就连皇宫里也算不了什么安全的地方了。”

    “可是那大祭祀索伦不是实力达到了大乘期的高手吗?靠着那么护卫们能挡得住他吗?”受限于他们这次使团护卫与斩龙群落这种地方势力中护卫的认识,在苏铭的心目中,这些传说中的高手感觉实力连自己的都不如,又怎么能挡得了大乘期的高手。

    君海棠知道苏铭担心着什么:“如父皇或者大祭祀索伦那种实力已经达到大乘期的高手其实也并非是无所不能的,许多时候也要靠各种战术的配合,现在城守军安吉将军已经投向我们,那么我们便有一个绝大的优势,那就是在某种特殊时期可以光明正大地对整个君权城群地区进行监控,以防止重大危险君权王朝稳定的事情发生。”

    “哦?”苏铭有点儿明白过来:“那是不是说,这次这么大规模的的狩猎,包括陛下,公主和大部分的大臣们全都参加,已经发球这种特殊时期了呢?”

    “算你聪明!”跟苏铭在一起的时候,许多话都不用说得太明白,对方就能猜得透,这么轻松的感觉是在跟别人包括姬月舞在一起时都没有的:“在我们离宫之前,包括大魔神殿在内的所有敌方势力便都会在安吉将军的监控之下,包括大祭祀索伦本人在内,如果一旦有特殊行动,我们有特别的联络方法可以让我们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而猎场那里有强大的防御法阵,就算以大祭祀的强焊实力想要闯进去也要大费周张,可以给我们充足的时间作出反应。”

    苏铭想了想又问道:“可是听说大祭祀索伦也是智谋过人之辈,这些事情他应该不可能不知道的吧?如果他发现就算全力出手也根本把握不住这次机会,那么他们会不会按兵不动,宁愿错过这次机会,也不让陛下抓住他们的错失反击呢?”

    “当然了,事实上父皇这次计划根本没打算能瞒过大祭祀,而我们针对的目标也并不是大魔神殿—方,苏铭可知道我们真正的目标是谁吗?”君海棠也难得地顽皮起来,眨下眼睛跟苏铭卖起了关子。

    “就算这次陛下没打算能将敌人一网打尽,那至少也是要把飞糜群落解决掉吧?”苏铭一耸肩,想也不想地答道:“这一阵子,从囤积药材,到库特加会长大寿时法兰特落败再到这次公然暴露,派杀手袭击斩龙群落,虽然现在杀手团袭击一事还没有最终定案,但事实明摆在那里,而且还有无数俘虏落在了斩龙群落和城守军的手里。”

    “如果不是有这次的狩猎,只怕不出三日陛下便可光明正大地布告天下,将飞魔群落定为国贼,天下共讨之。”

    “这次陛下的出巡狩猎当然是给了大祭祀索伦一次冲动的机会,但更是给飞魔群落一个除非想灭亡否则便一定要把握住的最后机会,除非那个黑格大长老是个傻子,否则就算明知这是个陷阱,也必须要孤注一掷的了。”

    君海棠睁大了眼睛盯了苏铭好一会儿,直到把苏铭盯得心里发毛,考虑这公主怎么有这毛病要不要去找君权魔尊退婚时,才听她缓缓道:“难怪龙沧兰祭祀对你赞不绝口,连父皇都对你评价如此之高,我才刚不绝了一下大魔神殿一方,你就能猜到我们的目标正是飞魔群落。”

    “公主太过夸奖了。”被君海棠这么一说,连苏铭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其实他也不过是刚刚经历了飞魔群落对斩龙群落的袭击心中有挂,所以听君海棠一说便脱口而出,有一半倒算是蒙的。

    “当然了,对付飞魔群落只是我们最低目标,如果真能把大祭祀索伦引出来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就算引不出他来。由于飞魔群落的孤注一掷,必然想要拉着破荧群落,黑鹰群落以及大魔神殿落水,但他们如果不肯援手,那必然会导致他们整个攻守同盟的分裂。”

    “而且事后互相之间更难以信任,以后再找机会将他们各个击破那就容易得多了,这才是父皇计划的主要目的。”

    苏铭想了想,不得不佩服道:“还是君权魔尊陛下想得深远,至少这一条就是我没有想过的了。”

    君海棠笑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啊,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跟父皇相比呢?另外我倒觉得就算你现在还比不上父皇,到将来......呃,将来......苏铭”

    “嗯?”苏铭奇怪地看着君海棠,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大声地叫自己。

    “你,愿不愿意,以后就跟父皇一样,跟父皇一样,叫我棠,棠儿啊?”

    断断续续地说完,君海棠的脸己经红到了脖子上,在苏铭这边看来,确是美艳到了极点。

    “啊?啊!”苏铭完全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声完全空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