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0章 黑格暴怒

    更新时间:2017-11-06 08:47:20本章字数:3066字

    “你们还要我说多少遍,这次是我飞魔群落唯一的机会,同时也是我们联盟的唯一机会,错过了这一次,难道你们以为我飞魔群衰落了,你们就能安然无恙了吗!”空旷的大魔神殿中,飞魔群落大长老黑格的咆哮声,不停地回荡,说明此时黑格大长老内心的激动。

    “黑格,我觉得你应该再冷静一些!”莫问天偷瞄了一眼主台上的大祭祀索伦大人,心中一冷,但还是尽自己的力量安抚着黑格大长老:“君权魔尊的本领我们绝对轻视不得,这么长时间了,我们谋划了一次又一次的行动,但哪一次能在他手上讨到便宜了?这次他明明已经握准了你们飞魔群落的把柄,却突然宣布出巡狩猎,这绝对是个陷阱,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这我当然知道!”黑格的愤怒并没有因为莫问天的安抚而有丝毫缓和:“但我知道这些有用吗,我们飞魔群落已经别无选择!”

    “不,黑格,你们并非别无选择。”莫问天身后的黑魔群落大长老摩佛罗也在尽最后的努力:“就算君权魔尊那家伙掌握着你们飞魔群落的把柄,但他毕竟不能就凭一句话就把你们连根拔起,就算他是君权魔尊,也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削弱你们群落的势力,到最后确定不会造成大的动荡才能挑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对你们行动,所以我们还有许多时间,只要君权魔尊一旦露出破绽,就轮到我们来反攻了,你明白吗!”

    “明白,我当然明白,我太明白了!”黑格冷冷地扫过莫问天,摩佛罗以及主台上一言不发的大祭祀索伦:“我明白你们都已经被君权魔尊的手段给吓破了胆子,再也没有跟他正面相抗的胆量了,你们说陛下不会马上对我们飞魔群落动手,但陛下会听你们的吗,如果万一陛下就是要立即动手呢,你们会继续站在我这一边吗,你们会以全族生死来跟我们群落一起对抗君权魔尊吗?”

    “当然,黑格老兄,我们可是盟友。。。。。。”

    “去尼玛的盟友吧!”黑格指着莫问天的鼻子破口大骂:“现在你们就已经在胆怯了,我怎么还能指望你们到时候还有勇气为我们站出来,别忘了,那时候陛下已经有充足的理由宣布我们合族为叛乱者了,想要灭亡我们飞魔群落的就不仅仅是陛下的势力了,除你们外王朝上上下下所有的势力都想要将我们除之而后快,到了那个时候你们真的还会跟我们站在同一阵线吗?”

    莫问天和摩佛罗被黑格质问得一言不发,默然无语。

    “罢了,人情冷暖,我黑格已经见得太多了,我只有一句话,不管你们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行动,这次我们飞魔群落都必会跟君权魔尊拼个鱼死网破,告辞!”

    说完,黑格大长老刚要往殿外走时,白影一闪,主台上的大祭祀索伦以他们这三名绝顶高手都看不淸的速度飞至黑格大长老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黑格夷然不惧,望着面前实力已经几乎不在君权魔尊之下的大乘期高手,冷笑道:“怎么?大祭祀大人是想杀我灭口?”

    “当然不会。”大祭祀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黑格大长老来这前己经聚集了全族精锐,如果阁下真在大魔神殿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只怕飞魔群落的反击立即便至,那时最高兴的人,恐怕便莫过于君权魔尊了。”

    “我只是想提醒一下黑格大长老,你们飞魔群落的行动,我们不会干预,但只希望你记住一件事,如果你能成功,我们其他人自然会奉你为新的陛下,但如果你不幸失败了,最好是自己找机会自尽,不要落在君权魔尊的手中,更不要吐露我们的秘密,否则,我保证飞魔群落上上下下不会有一个活口。”

    以如此平淡的语气,作着这些几乎全是空言恫吓的威胁,但如果说出这些话的是大祭祀索伦,那威力便完全不一样了。

    黑格大长老脸色微变,但什么也没有说,狼狈地走出了大魔神殿。

    “哈哈,苏铭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还是阵夜风啊,来到这个时候,你要是早来一个时辰我就能请你尝尝陛下亲赐的丰盛宴席啦,哈哈,现在则只能怪你自己没口福。”听说苏铭深夜来到自己的大营,安吉立即率人出来迎接,现在他们的关系早已经非常亲密,经常像现在一样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安吉将军,你是看准了我来到这个时候连晚饭都没吃啊!”一听安吉说起吃的,还是皇宫里所赐的御宴,苏铭立刻感觉到空空如也的肚子又开始严重抗议起来。

    “好了,不开玩笑了,虽然御宴是确实没有了,但是军营里怎么可能会缺吃的,我立即让他们给你准备点儿,先把肚子添饱了再说。”见苏铭真的到现在什么也没吃,安吉抱歉地拍拍他的肩膀,指着苏铭身后的人问道:“兄弟,这位是谁啊,先给我介绍一下吧?”

    “他叫管仲,是我们起源王朝的使团进入君权王朝后认识的,现在也来到了君权皇城,弄了帮弟兄给我们提供情报,是我们使团的专属情报员。”苏铭现在也已经进步到毫不脸红地说起瞎话了,也不怕安吉跑到流云园去询问,真到了被拆穿了再说呗,反正管仲的身份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这次飞魔群落要对斩龙群落下手的事情也是多亏了管仲及时提供的情报,我们才能将计就计,既重伤了飞魔群落的势力,又拉拢了斩龙群落投向我们这一边。”

    “哦?”安吉上下打量了管仲一眼:“果然是精明强干的人物,你们使团运气不错嘛,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找到这么好的探子,老哥我也有点儿羡慕啦!来管仲兄弟,认识认识,在下就是城守军统领安吉。”

    以管仲的地位哪里真敢跟安吉称兄道弟,知道对方只是看了苏铭的面子而已,连忙谦恭地道:“小的管仲见过安吉将军,以后尚请将军多多提点了。”

    “唉,管兄弟太客气了,好了,我们也别一直站在这大营门口吹凉风了,先进帐再说,”

    “我立刻让手下去备点儿吃的。”见苏铭这么晚了还特意带这么个陌生人前来,说明苏铭必有些重要的事情,而且应该跟这人多少有点儿关系才对,因此此人所说的这句以后多多提点的话应不是无的放矢,不过现在没必要急着说这个。

    军营中做起吃的来,虽然并不美味,但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安吉将苏铭和管仲让进大帐,刚倒了一碗热水还没喝完,军中伙房已经做好了吃的端了上来。

    “嗯,真香。”苏铭也毫不客气,拿起一块面包,端着热汤便大口吃喝起来。

    安吉扭头再看管仲,却见他竟也如苏铭一样,毫无顾忌在大口吃喝,仿佛自己现在所在的不是堂堂城守军统领的中军大帐,而是自家的小窝一般。

    也不知他是倚仗着苏铭的面子呢,还是本身就是生性豁达无所畏惧之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的实力之强,远在苏铭之上。

    “苏铭,你可接到消息了,陛下宣布带领文武百官前往城北猎场狩猎七天,呵呵,我可听上统领大人说了,陛下点名希望你能陪海棠公主殿下一同前往,嘿嘿,看不出来啊,老弟你的本领比老哥我年轻的时候可强多啦!”

    “安吉将军取笑我不要紧,但是如果这话被陛下或者海棠公主殿下知道了,却不知将军要如何自处啊?”吃饱了肚子,苏铭一边用手抹了抹嘴巴,一边回击着安吉的玩笑。

    安吉脸上淫、荡的笑容为这定僵,尴尬地求饶道:“好啦好啦,我服了,自从咱哥俩认识以来,我好像从来没在你这里讨到过什么便宜,你也不知道让着老哥点儿。”

    苏铭笑道:“安吉将军乃沙场悍将,又不是像那些文臣一般是靠着嘴皮子拍马屁,要这口舌之利有什么用?反正苏铭是见识到了安吉将军军阵之威,对将军的本领一向是佩服不已的,而且蒙将军将这军阵中的奥秘相授,心里对将军可感激得很。”

    “嗯,这还差不多。”听苏铭将自己的看家本领大肆吹捧一番,虽然刚才还是受窘在苏铭的嘴下,心里却是大为舒服:“得了,有什么事儿来找老哥我,说吧,俺安吉在这君权皇城还是有这么点儿小权利的。”

    “在斩龙群落驻地一役中,关键时刻他们的内奸索法将两箱子噬元蜂扔出从而改变了局势,这件事安吉将军想来已经知道了吧。”

    安吉听苏铭说起这件事,脸上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嗯,你也注意到了这件事了,其实我今天一早本来想去找你直奔北城治安队大营进行搜査的,但一方面得知你受了伤,另一方面就是原来照你所说应该藏在北城治安队大营的这些装有噬元蜂的箱子,为何会突然在斩龙群落内出现其中的两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