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4章 我为什么不能成为大人物

    更新时间:2017-11-08 09:06:56本章字数:3056字

    “每天下半夜到第二天中午落星湖就波涛不断,声势骇人,到过了中午到晚上的上半夜则风平浪静水波不兴,所以黄昏时便可看到海棠公主所说的那般美景了,不过比较起来,老夫还是更喜欢现在这种波澜壮阔的景象。”

    “呵呵,陛下万岁!”此时整支队伍全都己经在猎区之外排好,应该是提前几天便已经前来驻扎的部分御卫以及君权魔尊本族人马列成六个方阵接受君权魔尊的检阅,而不论君权魔尊经过哪片方阵,无论御卫还是其本族精锐战士们,无论发自内心地为之狂呼陛下万岁显示出在他们心中君权魔尊那至高无上的地位。

    苏铭心受震动,这时更明白为何在与大祭祀索伦的斗争中君权魔尊能一直占尽上风,与苏铭接触的其他人提到大祭祀时虽也非常崇敬,但那都是基于宗教信仰上的,相当于对大魔神的崇敬而爱乌及乌之下的一种情感。

    而不像现在这些战士般发自内心,如果君权魔尊,君海棠又或龙沧兰他们没有夸大大祭祀索伦的实力和智谋,那他确是足以与君权魔尊匹敌的强大敌人,但他只怕首先便失策在了人心掌握方面。

    或者这对身居高位的大祭祀来说并不重要,但来自最低层的苏铭却知道,在许多时候,只有当这些人心甘情愿地效忠你的时候,那爆发出来的威力绝不是一些自诩智者所能想象的。

    不过,在此时,这些来自军队的激烈反应,最直接的影响便是这些现场的文武百官们,相信看到这一幕之后,对于站在君权魔尊这一方的大臣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激励,而对于心中犹豫不决,首鼠两端之辈,则是一个严厉的警告。

    君权魔尊对他们的表现也是相当满意,频频高喊君权将士万岁来刺激那些战士们可怜的脆弱神经,令得他们表现得更加疯狂起来。

    “什么时候,我也能成为如君权魔尊那样的人物啊!”苏铭躺在帐篷里,望着帐篷的尖顶心神不守地自言自语着。

    今天见到的场面对他的震撼实在太大,第一次,苏铭真正明白了李耀阳他们为什么那么热心要成为所谓的人上人,而且还不单单是理解,苏铭也第一次真正地希望能成为那样的人上人。

    “得了吧,就你还想跟君叔叔比吗?”本来是想让苏铭自己去找他的营地的,不过看苏铭这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姬月舞和君海棠还真有些担心他会跑到哪个禁区去被人家祭旗,所幸苏铭的营地离她们也不远,直接当把好人把他送来吧,顺便还能多把玩小不点一阵。

    “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君权魔尊那样的人物呢?”苏铭爬起身来不服气地道:“我们修行一世为的不就是能达到至境,化身成为,成为魔神的么?只要我们不断进步,总有一天是能成为大乘期的高手的吧?”

    君海棠和姬月舞惊讶地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升起奇怪的想法:”苏铭这家伙竟然是认真的,可是,虽然说是这样说,但人生而便分不知者,知之者,知之所以然者,苏铭看你的资质恐怕还只是不知者的境界吧?恐怕一辈子都达不到君叔叔那样的层次呢?”

    这一次倒不是姬月舞故意打击苏铭,而是她们魔界的常识就是如此的。

    “这又是哪门子分法?”苏铭被姬月舞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经过君海棠和姬月舞再三解释,苏铭才明白过来,与修真界不论资质全员一致,目标都定在了修成正果,化身为仙不同。

    在魔界并不是所有人都把终身目标放在化身魔神上的,甚至打从一生下来,便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来追求这个终极目标的。

    比如说现在大祭祀索伦的实力便已经达到了大乘期,如果他只追求这个终极目标的话,大可以不用跟君权魔尊争什么君权王朝的统治权,好好修炼就是了,虽然说成为君权王朝之主后,当然可以集合整个国家的资源来给自己准备更好的法宝以渡身成魔。

    但本身大祭祀的身份也足够做到这一点了,因此说到底还是魔界中人的价值观与修真界大有区别。

    一方面是对力量,包括财力,权力,本身力量的追求,另一方面就是等级阶层的划分。

    虽然在修真界大部分人因为学习的功法,性格,经历等等的原因,一辈子都达不到化身成仙的梦想,但没有任何人除非把你打到灰飞烟灭,否则也没办法就不让你去成仙,但在魔界,只有被分成上上品的人才有资格去追求修到灰飞烟灭,否则也没办法就不让你去成仙。

    但在魔界,只有被分成上上品的人才有资格去追求修身成魔,其实这也是出于国家力量最大化的一种考虑,因为魔界各势力是以国家来划分的。其竞争之激励程度比修真界的门派要强上千百倍,修真界被正式承认的门派虽也偶有摩擦,但一般不会大动干戈。

    但在魔界每隔几年就会爆发一次国家间的全面战争,因此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法宝魔核晶石等资源,就必须把最好的东西先给最优秀的人才来使用,这也就是等级制度出现的最初原因。这样就使那些被评为上上品的人,能拥有巨大的发展优势,可以将低等级的人远远地抛在后面。

    不单如此,在一些严厉的地方甚至严禁低等级的人向真魔期以上的境界修行,因为这就可能会让他们去争夺更高级的资源。

    而对力量的寻求则是大部分魔族人,特别是魔族男人的天性,也正是由于这一天性,所以魔界才没有如修真界一样发展成门派的势力,而是直接变成了国家的角逐。

    正是因为这些在魔界中的常识,所以姬月舞和君海棠听到苏铭的话才会这么吃惊。

    以苏铭表现出来的资质,虽然不一定就是生而不知者,但是却也绝不可能是生而知之所以然者。

    即使不知什么原因竞被山中老人看中,收为弟子但想达到如君权魔尊这样的大乘境界,这辈子是不大可能的了。

    不过,君权魔尊显然对苏铭的身世一事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也是守口如瓶的,所以连君海棠也不知道苏铭根本就不是魔界的人,这些常识对他来说根本就没用。

    经过这么一打岔,好在苏铭算是不再发痴病了,君海棠和姬月舞领着他开始在营地里转悠,让他把所有的路都记熟。

    本以为要大费周章,没想到苏铭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任何路径只要君海棠她们说上一遍,苏铭就能记牢,因此这么大个复杂的营地,不到半天功夫,所有的路苏铭都已经记熟了。

    这让二女惊叹之余好好松了口气,至少是不用提心吊胆地担心苏铭到处乱跑了。

    被憋了半天的小不点终于看到了人生的希望,见苏铭他们终于忙完了,一个劲儿地用嘴扯着苏铭的裤腿往湖边方向拽,让他们完成在路上时对它的许诺。

    见小不点实在闹个没完,虽然三人已经累得够呛,但没办法,还是带着它去跑个痛快吧。

    不过,刚带小不点疯完回到营中,苏铭就马上后悔了。一名侍卫前来传谕,说君权魔尊派人多次来宣了都没找到他,让他回来之后立即去陛下的御帐。

    苏铭恶狠狠地把无辜的小不点扔到床上,悲叹一声,取消了大睡一觉的打算,随着那侍卫去了。

    到了君权魔尊的御帐后,只见君海棠、上统领凌剑、今日路上一直守在君海棠身旁的紫叔和另一名御卫,以及两名身着大臣服色的苏铭没见过的人已经早到了。

    “苏铭,没想到你精力这么旺盛啊,听海棠公主说你小子骑了半天的马赶路,到了这里在军营里转了个遍,还带着那小虎子去赛跑,呵呵,想我年轻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厉害。”一进帐门,便听到凌剑开始打趣自己。

    “咳咳,上统领大人见笑,这次聚集这么多大人们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我们还是先说正事,先说正事。”

    君权魔尊却还嫌不够乱似的道:“苏铭你可来晚了,没多余的座位了,就坐在海棠公主那里吧。”

    说完装作没看到君海棠如刀般的眼神,拍拍巴掌,将正在用无比暧昧的眼神打量苏铭的凌剑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

    “好了,现在聚集在这御帐中的全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都可以放心地说了,大家都知道我们此次突然宣布进行狩猎,醉翁之意全在于大祭祀一方,至少也是飞魔群落,苏铭,关于此事棠儿是否都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你了?”

    苏铭有点儿受宠若惊地连忙点头,在这里就属他的地位最低,虽然君权魔尊开口闭口地要他把君海棠追到手好当君权王朝的附马,但只要这整天疯疯癫癫难得正常一会儿的君权魔尊没有诏命全国,此时苏铭也仍然是起源王朝的一名普通使者,最多算是跟海棠公主关系比较亲密的使者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