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5章 全体栽倒

    更新时间:2017-11-08 09:07:12本章字数:3033字

    “那就好。”此时的君权魔尊哪还有半点疯瘫的模样,整个人威风凌凌,双眼充满着慑人的威严,扫了帐中所有人一眼,将他们的心神全都吸引了过来:“我知道你们心中可能都还有点疑问,在斩龙群落一役中,我们已经抓到了足够多的俘虏来证明飞魔群落是此次事件的主谋,凭他们无故攻击斩龙群落,造成斩龙群落惨重损失这一条我们便可以明正言顺地讨伐飞魔群落,休必还要这么大费周张,苏卓,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那叫苏卓的便是那两名大臣之一,听到君权魔尊的话,苏卓毫不犹豫地点头道:“正是,陛下,依臣愚见这实在是多此一举,用兵之法重正不重奇,以大祭祀势力之庞大,智谋之深远却落入现在这种境地,正是因为其过于依赖奇谋而忽视了正道。”

    “而现在我们明明可以正大光明剪除飞魔群落却偏要冒此奇险,我认为正是犯了与大祭祀索伦同样的错误。”

    苏卓这翻话可说是正面对君权魔尊的严重指责了,但御帐内包括苏铭在内却无人为苏卓的严辞犯上而担心。

    以苏铭对君权魔尊的了解,这疯子只怕越是苏卓这么说,他便越觉得高兴才对。

    君权魔尊对苏卓的话不置可否,转头环视众人:“不知谁还有没有其他的疑问,不妨一并说出来听听。”

    “陛下。”紫叔缓缓起身,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想法,开口道:“对于苏卓的想法陛下也曾有其他的考虑,然而臣以为首先引诱大祭祀索伦陪飞魔群落一道发疯的想法太过一厢情愿,无论是大祭祀,还是黑格都是知道陛下这次狩猎就是专为他们而设的。”

    “陛下真正的猎物就是大祭祀一方的四大势力,飞魔群落是别无选择,但其他三大势力又何必冒此奇险呢?至于挑拨敌人内部的矛盾,臣觉得在已经将飞魔群落吃得死死的情况下,手段还是很多的,没必要采取现在这风险最大的一种办法。”

    苏铭心中讶然,原来还以为自己与君海棠和龙沧兰耳渲目染之下,分析能力大有长进,已经算是头脑过人,没想到自己想到的这些与紫叔所想不谋而和,可见此时坐在这御帐之中的都是君权魔尊手中真正的核心实力,除自己外,不但人人实力超群,其智谋与经验方面也都足以独当一面。

    接着又听到君权魔尊询问起自己的意见,苏铭心中升起古怪的感觉,自己这些人的想法其实都不出君权魔尊意料之外,而他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调动众人的思路,令他们更深刻地理解现在的局面以及此刻所釆取行动的真意。

    而且,更显出君权魔尊能容纳不同意见的胸怀,如刚才苏卓的放肆直言,如果放在别的君主身上只怕立即便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但君权魔尊却是对他的意见相当尊重,怎不令苏卓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知遇感恩之情。

    “苏铭的意见跟此叔一样,觉得现在所冒的风险虽不能说没有用处,但其收获与所冒风险之大相比不值得,何况真把大祭祀索伦引了出来,固然我们获得了将敌人一网打尽的机会,但大祭祀毕竟是大乘期的绝顶高手,而且大魔神殿更是高手如云,在这些手下的配合之下,大祭祀到底能对我们造成多大的威胁,是根本无法预料的,我们是否因这一段时间大祭祀屡屡计划受挫而对他有所轻视呢?”

    一直微笑不语的君权魔尊终于开口道:“说起来最近不管是大祭祀那边还是飞魔群落那边的受挫还都是有着苏铭的功劳,呵呵,胜不骄败不馁,苏铭在年轻一代中已经算是很难得的了,棠儿,你的意见呢?”

    苏铭留意到,当君权魔尊问到君海棠意见的时候,帐内众人无不露出注意倾听的神色,显示君海棠年纪虽小,实力也远及不上他们,但她出众的谋略却让任何人都不敢忽视她的存在。

    “女儿倒是觉得此次狩猎正当其时,们直的可以十拿九稳地将飞魔群落连根拔起么?诚然,现在我们手中有大量的飞魔群落的俘虏,而且也可以以无故攻击斩龙群落的罪名重创他们,但我们手中的俘虔有飞魔群落长老级以上的重要人物吗?”

    “如果黑格就是拼死咬定这些人是被人收买意图嫁祸他们又如何?而且这次袭击毕竟只是发生在两个单独群落之间,并不会让其他群落感同身受,如果我们定要将他们赶尽杀绝,会不会令其他群落人人自危呢?”

    “这样是不是反而会被大祭祀一方利用呢?当然了,就算不能将飞魔群落彻底灭掉,也足以将他们打得翻不了身了,但这毕竟是留了一个隐患,而且还是一个将我们视为死敌的隐患。因此我们必须要利用现在飞魔群落的被动形势逼他们继续犯错,犯下罪无可赦无法翻身的大错,意图谋害陛下这样一个罪名,才足以将他们彻底铲除。”

    “当然了,如果黑格果真咬死了不上这个当,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利用狩猎这七天,我们可以调动军队做好准备,然后再像苏大人所说的那样,直接宣布他们的罪名,以雷霆万钧之势击溃他们,令其他势力既没有干预的机会,也没有对抗我们的勇气。”

    “好狠啊,原来这才是君海棠的真面目呐!”苏铭望着君海棠,突然心中一阵发寒,如果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她,恐怕自己的下场也会很惨很惨。

    “难怪陛下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掌上明珠交给自己,该不会是担心君海棠以后嫁不出去吧?”苏铭瞅瞅君海棠,又瞅瞅君权魔尊,满怀恶意地猜想。

    “才想到啊,小子,现在已经晚啦。”丢给苏铭一个得意的眼神,君权魔尊朝着君海棠微一点头,又询问众人道:“现在大家对这一行动是否还有什么疑问呢?”

    “陛下圣明,我等再无异议。”

    君权魔尊欣然点头:“这点能与众卿取得一致那此战我们便有胜无败了,关键处在于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一则飞魔群落拼死反扑,我们既要给他们这个机会,但又不能让他们得逞,二则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万一黑格当真说服的大祭祀索伦,那我们面临的就是大魔神殿和三族群落联军,其势不可小视,就如苏铭刚,说不定真可令我们栽个跟头,所以我们要针对不同的情况制定出不同的方案,敌强则避实就虚,敌弱则围而歼之,敌疑则四方并扰。”

    凌剑笑道:“陛下这番话深得兵法要旨,其实实力强弱倒在其次,关键在我们一直掌握着主动,尤其因为城守军在安吉将军手中,使得其一我们的情报工作大为方便,其二君权皇城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只要有这两点,我们就不怕黑格或者大祭祀索伦耍什么花样。”

    “上统领大人此言差矣啊!”坐在苏卓身旁的另一名暮气沉沉的大臣毫不客气地反驳他:“陛下,依老臣看呢,我们与大祭祀索伦斗争之关键呢,还是在于民心的争夺啊,大魔神大人在元魇魔帝派出使团相助,到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等三大祭祀团投到安吉将军城守军的效忠,到君权商会库特加会长对我们的善意,以及最后斩龙群落也成为了我们的一大臂助,这种种对我们有利的变化,无不是因为我们是占在正义的一方,是民心所向啊,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关键在于如何掌握民心。”

    “呃,这,这位老大人也是君权魔尊的心腹?”即使是连苏铭这个自认够傻够天真的人都知道这位大人的意见实在是迂腐可笑,而且更是一大堆空话废话。

    当然在帐中持此想法的绝不止苏铭一个,紫叔皱起眉头毫不客气地质问他道;“您的博学多才,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您的这个争取民心要怎么会做法,总不能我们在这里空喊两句,那民心就自动到我们这边儿来了吧。”

    那苏大人听紫叔这么问,歪着脑袋想了最后大约是也没想出什,朝着君权魔尊拱身道:“老臣无能啊,实在没什么具体的办法为陛下解忧,但是陛下还是要谨记万事以先,以民为重啊。”

    “咣当!”除了君权魔尊安如泰山外,其他人几乎全都被这苏大人的高论闪地栽到地上。

    这,这老头儿真的也是君权魔尊的心腹倚重之臣?

    苏铭满头黑线,觉得这未来的岳丈人的喜好,呃,喜好奇特。

    “咳咳,这个,苏大人所言非常有道理,我们一定要谨记啊,要谨记。”君权魔尊似乎也从众人的眼光中看出了大家的想法,难得的竟然脸红了一下,干咳着解开尴尬的气氛:“大家不要小看这民心嘛,这个民心还是很重要的,下面上统领大人继续说一下如果你是黑格,那么你会如何来利用这次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