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6章 陛下不是螳螂

    更新时间:2017-11-09 08:42:44本章字数:3018字

    虽然暂时不明白为什么这重要到连君权群落军统领飞雕,以及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卡尔祭祀都没有请来的绝密会议,陛下会让这个以迂腐闻名整个君权王朝的刘文正大人参加,但凌剑决定还是暂时无视他好。

    “两方作战最为忌讳的便是目的不清,因此,我们首先要弄明白飞魔群落的主要目标是什么,是要重创我们么?当然不可能,重创我们,令我们蒙受损失只会激起我们的怒火,而且可以让我们光明正大地公告天下扫荡他们飞魔群落,当然这样或许对对方整体有好处,但那只会白白便宜大祭祀索伦和破荧黑鹰两大群落,包保没有他们飞魔群落的份儿,这种选择首先可以排除。”

    “然后是消灭我们,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不要说飞魔群落,以现在的实力对比就算大祭祀索伦一方全体出动跟我们正面硬憾结果也是必败无疑,他们这么做只会让我们无比欢迎,而如果他们真有这种实力我们当然也不会布下这个陷阱等他们自投罗网了,黑格就算再蠢也没蠢到这种程度。”

    “最理想的目标当然是令我们陷入混乱,令我们既受到损失,又无法发动对他们飞魔群落的报复,其手段无非有二。第一,集中力量在我们狩猎期间寻找机会围杀我方高层尤其是陛下在内,一般情况下就算他们能将陛下重重围困仍然绝无可能办到,以陛下的实力就算不能把将对方杀个落花流水。”

    “但想要脱困是绝没有问题的,现在既有海棠公主殿下在旁当然是另一回事,在陛下束手束脚的情况下,如果对方尽起一族之精锐,并非没有机会。”

    说着凌剑看向君海棠,露出关心的神色。

    君海棠淡然一笑:“凌统领放心吧,这次海棠早知此行的危险,因此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更何况主动之权在我们,只要我们计划足够周详,保证既可让黑格落网,又不会出现我们控制之外的情况。”

    苏铭暗赞君海棠的表现,人的心理非常奇妙,一则因为君海棠和苏铭是这里的小辈,再加上她更是帐中唯一的女子,再加上她海棠公主的尊贵身份,由她这样轻描淡写地表现出不畏生死的样子,能极大地鼓舞众人的士气,包括如凌剑这种多历沙场的军人。

    果然,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现,但苏铭总是感觉到听到君海棠的回答后,凌剑说话时的气势都更强了:“其二,就是击溃王朝的中坚之臣,令陛下无法顺利地全面调动国家力量征伐飞魔群落,这里的手段再分两种,一是把目标定在留守皇宫的左相大人与一众陛下心腹大臣中,他们死伤惨重,我们甚至无法顺利地维持国家的正常运转更遑论要去讨伐飞魔群落了。”

    “二是一举击溃城守军,如果能做到这那些包括大魔神殿,各群落驻君权皇城的势力武装力量就可在城中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而陛下势必要分出强大的力量来震慑君权皇城各势力,那样就大大分散了能用来讨伐飞魔群落的力量,间接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莫说单凭飞魔群落的实力,就算是加上大魔神殿,依靠皇宫强大的防卫力量,他们绝不可能对左相大人他们造成威胁,因为是非常时期,在出发之前陛下已经下令将皇宫的回春园,长松园等腾出来专门给官员家属住用,所以,在狩猎期间左相与大部分的核心成员都会一直呆在皇宫内不会给飞魔群落一方下手的机会,紫叔身为皇宫侍卫中的核心成员,当然对君权皇宫的防守有着绝对的信心。”

    “想要击溃城守军也是绝无可能的,目前君权城群除了陛下以外绝没有任何一支势力有能力跟城守军叫板,尤其安吉将军精擅阵战之术,更能发挥出城守军的实力,如果要跟它正面硬撼,与跟我们硬拼没什么差别,不是黑格会不会选择的问题,而是他们根本不可能成功的问题。”君权王朝的上统领,凌剑对城守军这样的常备武装的实力当然心中有数,而且也同样是信心十足。

    “这么说,我们一方唯一的弱点就是朕自己喽。”君权魔尊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论感情上有点儿接受不了。

    “在正常情况下他们当然不敢动陛下之虎须,只不过在狩猎那样混乱的情况下么都有可能会发生,请陛下明鉴。”听君权魔尊感情不对,凌剑连忙安慰道。

    “这还差不多。”听凌剑这么说君权魔尊的脸色好看多了,然后又不正经起来:“可是这样我们会不会太强了让对方不敢下手呢?”

    “那就由不得他们了,刚才海棠公主已经说了,他们明知此是针对他们的陷阱也是不得不踩进来,虽然仅凭他们现在在君权皇城的实力根本没有跟我们叫板的资格,但是不要忘了。”虽然是这么说,但凌剑却没有半点轻松的样子:“但请不要忘了,现在飞魔群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因此他们也绝不会乖乖地只凭现在在君权皇城里的实力来对付我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黑格现在已经传信于飞魔群落,从本群落再调族中精锐前来君权城群,那样他们的实力就必须重新进行凭估,如果他们能将本族群落军也调过来的话,其实力只怕就还要在城守军之上,足够跟我们正面抗衡了。”

    君海棠掩嘴浅笑道:“但是凌统领会让他们顺利把援军调来吗?”

    凌剑哈哈大笑:“当然不可能,我也已经暗中知会素与我们亲近的翔云群落盯紧飞魔群落的动静,而黑海将军富其汗更是已经秘密赶回他的天角群落,秘密集结本族群落军,伏于飞魔群落来君权皇城的途中,只待他们经过便可令他们全军覆没!”

    苏铭听得暗自心惊,现在看到的凌剑恐怕才是他的不为人所知的君权王朝最高统帅的本色,表面上什么也没做,其实早已经将敌人掌握得通透,而且针对敌方可能的行动均于不动声色之间完成所有的部署,自己从他身上可有得学习呢。

    就连君权魔尊也露出赞赏的神色:凌卿算无遗策,行事果决消弭危机于悄然,果不愧大将风范。

    “不过陛下,如果黑格的援军真的被消灭于来君权皇城的途中,他们心中震动之下,就算知道已经再无退路,只怕也不会轻易动手了吧?”苏卓毫不在意君权魔尊和凌剑的面子,直指他们忽视的问题:“而且现在我们并无飞鹰群落要谋害陛下的罪证,上统领大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擅自调动兵力伏击飞魔群落的人,只怕未必能令上下心服,一旦大祭祀索伦,破荧黑鹰群落等以此发难,只怕其后果还不如直接点明飞魔群落的罪行而后讨伐之。”

    君权魔尊的夸奖直接僵在脸上,这个苏卓,真是倔直得可以,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朕,不过,他担心的问题倒也确实是存在的啊。

    凌剑皱眉道:“然而若依苏大人所言,难道我们就直接放飞魔群落的援军长驱直入前来君权皇城增加黑格他们的实力吗?”

    苏卓叹口气道:“只能如此,别无他法,如果在黑格发动之时将之击败,责任自然在他,但如果我们无故攻击飞鹰群落的人,那又与飞鹰群落袭击斩龙群落何异?到那时,我们再没有讨伐他们的借口,反而会被大祭祀他们利用此事将我们压在下风!”

    听到苏卓此语,满座默然。

    苏卓的话对苏铭的触动比所有人都要大,刚才在凌剑料敌先机,处处先一步占据主动之时,苏铭直把凌剑惊为天人,对比起来,自己在早已经收到飞鹰群落要对斩龙群落下手,而且已经猜到索法很可能是内奸的情况下还弄得那么狼狈甚至差点儿输掉,被飞鹰群落的人袭击得手,实在差得太远了。

    但没想到在苏卓说出这翻话来,虽然在战术上,凌剑已经是无懈可击,但在战略上,竟被苏卓批得失策至极,而且道理竟还是在苏卓这边的,弄得苏铭头有点儿炸了,到底自己应该往哪方面努力呢?前来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取得胜利?

    君权魔尊点点头,可惜地道:“此事苏卿所言有理,不过上统领大人的措施并非没有价值。传令下去,令富其汗仍旧集结其本族类群落军,但不要轻举妄动,只随于其后潜伏于君权城群周围等我命令,哼,虽然我们不能对飞魔群落的援军动手,但难道我们就不能也调来援兵吗?”

    苏铭恍然道:“陛下是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胡说!”君权魔尊拍案大怒:“难道本魔尊是只螳螂吗?真是不识泰山。”

    苏铭听了他的话,再次满头黑线:“是是,陛下不是螳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