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3章 被无视

    更新时间:2017-11-12 09:42:13本章字数:3027字

    凌剑欣然道:“果然不出所料,否则就不会是苏铭你带着那个管仲前往城守军大营了,那么你现在能否联络上他们呢?向他们下达指示告诉他们转移侦察重点?”

    苏铭耸肩道:“这些事情其实管仲都是可以作主的,凌大人直接让安吉将军跟管仲交涉就成了,根本不用通过我的。”

    “哦?”凌剑一愣道:“原来那个管仲在你们起源王朝是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该不会早就开始为你们做探子了吧?”

    “当然不是。”苏铭大吃一惊,这个事情如果弄不好让凌剑以为是起源王朝对君权王朝早有不良企图,所以发展的隐密探子的话,那势将极大地影响两国的关系,不禁止连忙补救道:“只是因为我曾在前来君权皇城的途中救过柳林群落的大长者一命,因此管仲对我极为感激,所以对他的忠心我们都很放心,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亚瑟公爵大人觉得他头脑灵活,做事可靠,所以才允许他独当一面而已。”

    “原来是这样。”凌剑当然不会对苏铭有什么怀疑,点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那么我就直接派人去让安吉将军联系那个管仲了,呼,总算又堵死了一个漏洞,这下子不论飞魔群落又或大祭祀索伦那边想采取任何行动都必须在我们的监视之下进行,令我们更添胜算。”

    苏铭想起昨天管仲说安吉昨天一下便遭受了十多次袭击,不由大为挂念,此时凌剑在这里,正好问问他这一夜是否平安:“对了,凌大人,前天的时候你曾提过飞魔群落的目标除了陛下以外尚有皇宫和城守军,苏铭便突然想起其实他们要对付城守军也未必要与城守军的精锐硬憾,只要能伏击成功安吉将军,那么城守军群龙无首之下。”

    “再加上北部城区治安队是傅熊的天下,而东城那边应该也还剩下一部分大魔神殿的内应,真出现那种情况,难保混乱之下城守军的指挥权不会被大祭祀一方给夺了去,您有没有提醒安吉将军要多注意安全啊?”

    “原来苏铭也想到了这一点。”凌剑脸现凝重之色,把苏铭吓了一跳,该不会昨天晚上的时候安吉那胖子被敌人给宰掉了吧?据昨天城守军那边发来的情报,昨天一天,安吉将军竟受到多次刺杀,幸尔安吉将军护卫严密,城守军将士拼死相护,才没有让对方得逞,否则后果实不堪设想。

    “哼,黑格真是胆大包天,如果不是怕乱了计划,我现在就想亲自带队给他们一个惨重地教训!”凌剑双眼暗蕴寒气,显然是动了杀机。

    苏铭奇道:“不知有没有抓到活口呢?无故袭击城守军统领,就算分量上比袭击君权魔尊陛下差了那么一点儿,但也是不可饶恕的重罪吧?我们也不必再进行什么冒险计划了,直接以此罪名再加上袭击斩龙群落的事二罪并罚讨伐他们也不为过了吧?”

    “恐怕安吉将军那边就算真的抓到了活口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凌剑尚未回答,君海棠和姬月舞联挟而至:“如果我们真的以为可抓到飞魔群落的把柄恐怕必会掉进他们的算计之中。”

    “公主殿下!”苏铭和凌剑连忙从床上站起身来行礼道。

    “不必多礼。”君海棠和姬月舞掩着嘴强忍笑道:“上统领大人和苏铭刚才在床上的造型相当不错,你们继续好了。”

    苏铭闻言恶狠狠地瞪了凌剑一眼:“都是你干的好事,现在行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以后都不用出去见人了。”

    凌剑闻言也恶狠狠地瞪了苏铭一眼:“都是你干的好事,现在连公主殿下都开始给我们造谣了,万一真把我弄得家破人亡我一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公主说笑了,我们正在商量正经事呢,不敢把心中的想法露出来分毫。”两人只得异口同声地答道。

    “我听到你们是在说正经事啊,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君海棠更觉好笑,忍不住拿这一老一少开起涮来。

    无论是凌剑还是苏铭都看得呆了,一向文文静静地海棠公主竟然还是这么一面?反而对她话中的戏弄之意无视了。

    “却不知公主殿下为什么说如果说我们以此为借口,直接对飞魔群落动手就是落进他们的陷阱里去呢?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后招?”闹了半天,好容易君海棠跟姬月舞能控制住她们的那张嘴了,苏铭开始问起正事来。

    君海棠点头道:“关于安吉将军受袭的具体情况我并没有收到,不过想来对方不停地连续发动对他的袭击却到现在连他的边儿都没碰到过。可以断定这些只不过是骚扰性质的袭击。而他们的真正目标仍然是在父皇身上。”

    “既然如此他们当然不会在安吉将军身上浪费太多的高手,换句话说现在我们抓到的只不过是飞魔群落的小喽罗,甚至是他们外围的一些可能连飞魔群落的人都不是的炮灰,你拿这些家伙能定飞魔群落的罪么?顶多也就是黑格管教不严训斥了事而已。”

    苏铭听得不服气道:“这么说,难道我们就拿他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吗?”

    凌剑安抚道:“苏铭不要生气,更不要急躁,这正是黑格扰乱我们的手段,你没见安吉那个当事人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么?正是因为安吉也已经看穿了他们的手段。”

    苏铭想起安吉那粗犷的样子,长吁了一口气,心境回复,朝凌剑问道:“既然已经知道了黑格是想扰乱我们的注意力,那就代表他现在正做着更见不得人的勾当喽,比如说渗透?”

    凌剑一耸肩:“所以喽,需要你们的情报网来配合嘛。”

    苏铭闻言,吓了一跳,偷偷往姬月舞看去,还好,这小丫头不知道他们前面聊的内容,还没弄清楚是什么情报网呢,当然也就没法拆穿自己了。

    不过如果再聊下这个话题去,露馅也是迟早的事情了,苏铭赶紧转移话题道:“那件事上统领大人直接去找安吉将军就好,对了,两位公主殿下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而且一起床就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有点小事,不过可惜不是找你的。”姬月舞朝苏铭扮个鬼脸;“我们是打听着上统领大人来到你的帐蓬这里所以才跑过来的,上统领大人,有件小事想要麻烦你,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啊?说着作出楚楚可怜的样子,说让人多心疼就有多心疼。”

    凌剑大感吃不消,连忙道:“先说说看是什么事情嘛,姬月舞公主殿下找来的麻烦事,恐怕不是我肯不肯帮忙而是能不能帮忙的问题才对。”

    “我的名声有这么差吗?平常我整天跟棠姐姐在一起,可是很乖的。”姬月舞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接着又继续做出天真可爱的样子:“不过这次真的只是一点儿小事而已,对上统领大人来说只不过是—句话的事情。主要是破刃叔叔昨天说了从今天开始就不能再让我们去玩了,就连低级狩猎区都不能去了。”

    “不过,您不是上统领大人么,也算是破刃叔叔的顶头上司么?要不您去跟他说一下,帮我们求个情,我想他怎么也得给您面子吧?”

    “公主打得好算盘呐。”凌剑闻言失笑:“不过可惜破刃兄是属陛下的皇宫御卫,可不是我的部下,更何况陛下就是因为破刃兄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才派他来看护你们,所以就算我去求情也是没用的,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呆着好了,好,我还有些事情先去忙了,苏铭,先谢谢你啦。”

    说完,拍了拍苏铭的肩膀,不理会姬月舞和君海棠失望的眼神,离开了帐篷。

    “呃,其实就算没法去狩猎也不至于那么闷吧,你们看最少我们是三个人啊,可以一边聊天,一边欣赏落星湖的风景,一边学习陛下他们的狩猎经验嘛。”看到君海棠和姬月舞郁闷的样子,苏铭只得陪着笑安慰她们。

    “棠姐姐,现在上统领大人不肯帮忙,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实在没办法我们就自己去找破刃叔叔去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应该可以打动他的吧?”

    “只好这样了,就由棠姐姐你亲自出马吧,你是君权公主,是破刃保护的对象,你说出来的话,他总得考虑一下吧?”

    “月舞妹妹怎么这么说,你来者是客,同样是一国公主,有些事情你说出来他都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我觉得还是你去更合适一些。”

    两姐妹一边想着主意儿,一边互相推着责任也离开了帐篷。

    “......”被无视的可怜苏铭无语中。

    破刃果然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昨天说了不让君海棠他们再去狩猎,今天果然指挥着一群侍卫把苏铭他们三个围在最里面,任姬月舞磨破了嘴皮了也不为所动,气得她私底下骂他破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