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6章 别叫

    更新时间:2017-11-14 09:24:48本章字数:3055字

    不过,看姬月舞那毫无心机的模样,估计这傻丫头还真没想过这里面是有问题的。

    “咳咳,是啊,上次凌大人就是为了这个来找的我,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苏铭长松了一口气,不过现在有君海棠在,自己得小心应付,她可不是姬月舞那大大咧咧的性子。

    “因为,安吉将军的城守军只能对君权皇城内进行监控,为了防止飞魔群落他们起疑所以才要借助生面孔,就是这样了,先说你们是从哪儿听来的吧。”

    君海棠无所谓地道:“我们两个贵为两国公主,这营地里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去不得的?随便,咳咳,随便在谁的帐篷外面听一听,总能得到不少的情报。然后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综合一下,对现在的情况也就能了解得差不子喽。”

    提到去蹲人家墙角的事情,君海棠也不由得有些脸红起来。

    也不知君权魔尊是顾虑些什么,看破刃的样子估计君权魔尊还是担心万一大祭祀索伦亲自出手,君海棠的安全还是并非万无一失的。

    所以,这一段时间的机密会议没有再让君海棠参加,甚至为了怕惹起她的心思连苏铭也不再让他参加了。

    不过,看来这两天从回光照影中看戏并不能满足这两个公主的野心,这几天为了弄到什么重要情报,或者直接说弄点好玩儿的事情,没少花心思,直到今天找到了自己的头上来了。

    “那今天你们来找我做什么?我这几天也是一直在营地里没法跟外界联系,那些事情全都交给上统领大人跟那边直接去联系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啊。”苏铭看她们这跃跃欲试地样子,哪敢让她们知道自己一直跟管仲有联系,非让她们把自己这不讲义气,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都瞒着她们的混蛋给千刀万刮了不可。

    “因为,我们昨晚的时候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发报。”姬月舞故作神秘地悄声道;“据上统领大人从咱们起源王朝的情报网得到的最新消息,飞魔群落的高手们并没有依我们猜测的那样大规模地潜入猎场,甚至根本就没多大的动静。”

    “反而在君权皇城之内,仍然在不断地对安吉将军发动袭击,而且层次不断升级,甚至已经开始有不少的魔丹期以上的高手出动,现在陛下他们甚至开始动摇原来的判断,开始怀疑飞魔群落的目标会不会就是安吉将军了。”

    苏铭想了想点头同意道;“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对于飞魔群落来说,对安吉将军下手后患无穷,比如说让我们更有借口,但毕竟可以极大地打击我们的实力,而且最重要的是对现在实力大损的飞魔群落来说,安吉将军身边的实力毕竟不如陛下这里的强大,成功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君海棠却仍是不同意地道:“只论实力当然安吉将军那边比不上本身便身为大乘期高手的父皇了,但是安吉将军那里却是时时处于聱惕状态,因此除非是大祭祀索伦亲自出手,否则还不如在我们这边试试运气,毕竟在猎场之中的混乱形势却是对他们非常有利的。”

    苏铭闻言色变道:“照你这样猜测,大祭祀索伦会不会真的参与到对安吉将军的袭击当中去,如果他出手的话,就算安吉将军的城守军再忠诚善战只怕也保护不了他。”

    “放心吧,那个大祭祀没你这么笨!”姬月舞没好气地道;“如果只是飞魔群落出手,那么因为后面还要应付不知何时出手的大祭祀,我们必然会被他牵制住庞大的力量以致无法全力对付飞魔群落,而如果大祭祀真的对安吉将军下手,那他再也无法保持现在的超然地位。”

    “到时就算君权魔尊陛下把他打成国贼只怕也不会有多少人有异议,那他们可就失去了最大的保障了,而且君权王朝立告分裂,只会白白便宜了敌对的涅盘王朝和黑水王朝,大祭祀夺权是为了得到一个完整而强大的君权王朝,而不是为了给其他人作嫁衣的!”

    “咦?没想到月舞公主还有这等见识,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苏铭吃惊道。

    “大胆!”姬月舞脸色一红,大怒指着苏铭的鼻子;“竟看小看本公主,看我怎么教训你!”

    “扑哧!”君海棠看到姬月舞恼羞成怒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好了月舞,你大人有大量,就给苏铭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吧。”

    “哼!”姬月舞欲待不听,想想还要有求于这小子,勉强缓和下脸色:“好吧,先看看这小子是不是愿意配合吧。”

    “我有得选择么?”苏铭无奈地一耸肩;“两位公主殿下有什么提议?小子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绝无二话!”

    “还算你懂事吧。”君海棠对苏铭的表态深感满意;“现在已经是狩猎开始的第五天了,仅剩的这两天无论飞魔群落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法把足够的高手混入猎区了,那么除非他们要蠢事得强攻皇家猎区,否则必然另有所图。”

    “而不管他们是想有什么其他诡计还是真的改变了主意想对安吉将军下手,我们与其在这里瞎猜,倒不如,倒不如亲自回君权皇城里去看一看!”

    “啊!”苏铭吓了一大跳,叫声之大反把君海棠和姬月舞也吓得扑上来一下梧住苏铭的嘴,用力过猛把他按到了床上去。

    “别叫!”君海棠这时也顾不得什么温文尔雅的形象了,气急败坏地提醒道:“如果惊动了别人跑来,我们的计划非暴露不可!”

    苏铭缓过神儿来,慢慢地点了点头,君海棠和姬月舞这才松开了苏铭的嘴,然后三人同时发现现在他们的姿势无比暧昧。

    两个女孩子全都主动跑到床上来肌在了苏铭的身上,如果被人看到了会怎么认为呢?

    “啊!”这次轮到君海棠和姬月舞大叫起来,猛地从他身上跳起来。

    “嘘,两位公主殿下饶了我吧,别让人家给听见了!”这次轮到苏铭想要上去捂她们的嘴了,倒不是他怕别人知道君海棠她们的计划,而是如果被人家看到这两位大公主衣衫不整地在自己的帐篷里放声尖叫,苏铭恐怕跳进黑海里都洗不清了。

    “可是现在我们可是在皇家猎场啊,两位公主殿下不会是以为猎场只是对外防范严密吧?就算是想出去同样也是岗哨重重,更何况您可是海棠公主唉,现在整个猎场的防卫就是以您为中心的,就算是陛下那里恐怕都没有您这边来得严密,其他人不说,光是破刃大人一刻不离地盯着您我们就根本没有离开猎场的可能,又怎么溜回君权皇城去呢?”

    好不容易三个人都从刚才的小插曲中回复过来,苏铭继续提出自己的疑问。

    君海棠和姬月舞仿佛早就己经料到苏铭会有此问,对望一眼信心十足地道。

    “如果是一般情况当然也就如苏铭你所说的一样,我们根本束手无策,但今天就不一样了,你可知道沧兰姐姐送了信来,说她们金瓯大魔神祭祀团有一支后续队伍今天要来猎场,替换回一些人员回她们祭祀团驻地去,你说这样一个情况下,有沧兰姐姐安排的人把我们隐藏在车队中,我们是不是就会有很大的机会混出猎场去呢?”

    “这,沧兰姐姐竟然肯帮你们出逃?她没这么大胆子吧?如果被陛下知道了她们整个金瓯大魔神祭祀团都会跟着倒霉的吧!”苏铭觉得今天让他吃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话,人家沧兰姐姐是讲义气够朋友才会不顾个人荣辱来帮我们的好吗?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啊。”姬月舞听不下去了,好像她们多么地拖累了龙沧兰一样,虽然,大概,也许被君权魔尊知道以后确实有点儿不好交待。

    “好了废话少说,总之一句话,你是不是愿意跟我们共进退?如果不愿意的话,只要你不出卖我们,以后大家就还是朋友,怎么样?”君海棠给苏铭下起了最后通碟。

    “那,这,那好吧,我陪你们一起去。”苏铭垂头丧气地只得屈服,那什么不跟着她们以后还是朋友的鬼话谁要信谁就是个大笨蛋,一旦苏铭开口拒绝,非被这两个魔女给生吃了不可!

    君海棠就是吃准了自己不会拒绝她们才会故意在话里给自己留下了一个退路,准确的说是一个陷阱。

    “好,就这么说定了,具体的情况到沧兰姐姐她们来了之后再说,首先表现得正常一点儿,别让破刃叔叔看出什么破绽来。”说完,拿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君海棠和姬月舞互相挽着胳膊蹦蹦跳跳地离开了,那轻松愉悦的样子跟昨天一对比,就算是傻子都会怀疑的了。

    不过,以破刃大人的梗直,恐怕比傻子还要不如。苏铭只好这么自我安慰了。

    接下来还是跟前几天一样,吃过早饭,随着大队来到集结区集合,眼巴巴地看着君权魔尊领着大队进入狩猎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