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7章 偷天换日

    更新时间:2017-11-14 09:25:50本章字数:3048字

    破刃并没有因为前几天苏铭三人的合作而有丝毫地大意,依然下令让侍卫们将三人围围护住,说实话,苏铭今天知道了君海棠她们的计划之后,真的有点儿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在保护他们,还是深知自己女儿个性的君权魔尊直接是让他们来围着君海棠免得让她溜走的措施。

    然后,还是将回光照影一开,给三个用来解闷,而破刃自己则立于一旁,随时准备为这三个小家伙的提问作出解答。

    “破刃大人,却不知对于飞魔群落潜入的实力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把握?如果他们实力不够的话,我想应该无法对我们作出多大的威胁吧?”苏铭心虚地看了君海棠和姬月舞一眼,尽最后努力地问向破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今天可不可以再去低级狩猎区转一下,把这几天学到我东西在实战中检验一下?”

    苏铭想起破刃可是密会成员之一,如果君海棠听到的情报没有错误的话,那破刃应该也已经知道这几天飞魔群落的人是没有多少顺利潜进猎场来的,那么他应该不会直接拒绝自己这个并不算危险的提议吧?

    理由是冠冕堂皇的,结果却是异常悲剧的。

    破刃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苏铭的提议:“苏铭所言虽也有理,但万事当以小心为上不可大意,万一敌人不顾一切孤注一掷地对公主殿下发动袭击,那后果实不堪设想,而我们最无法承受的就是这个万一,因此即使有百分之一的危险我们都要慎重行事。”

    听到破刃义正严辞的话,苏铭心更虚了,他跟君海棠她们要计划的行动可不是百分之一的危险,恐怕是超过五成的危险才对。

    “其实现在已经是到了第五天了,虽然闷了一点儿,但也只剩下两天的时间,所以还希望苏铭和两位公主殿下务必忍耐一下,过了这两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概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太过生硬,破刃又解释了一下。

    “没什么,是苏铭太过心急了一点,等此次危机过去我们再找其他机会好了。”

    感受到君海棠和姬月舞那充满威胁的目光,苏铭只得作罢。

    已经到了第五天,狩猎区的人兽大战也已经越来越激烈了,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放出七级魔兽,但已经有几只强六级上等魔兽出现了。到了这种级别,已经是连卢本岳他们都无法收拾得了的了,几次紫叔带着亲卫御卫中的精英出现才摆平了这些麻烦,甚至有一次上统领凌剑亲自出马,令苏铭他们大饱眼福。

    看着这激烈的战斗场面,苏铭真是不明白这么大好的学习机会,为什么君海棠和姬月舞她们还会觉得烦闷而非要溜出猎场去不可。

    其实这是苏铭与她们之间地位身份的差别使然,以君海棠她们的才智倒未必就不知道这对她们来说是一个绝好的学习机会。

    但问题是她们贵为公主,虽然之前没有回光照影这种东西,但像这种激励的狩猎场面她们实在是己经看过不知多少遍了。

    所以,在过了第一天的新鲜感之后,也实在是很难有兴趣再把注意力放在看热闹上。

    而苏铭却是第一次参加狩猎,因此对于这样的机会格外珍惜,才造成了与她们完全不同的态度。

    “嗨,大魔神大人在上,我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受到了大魔神大人的恩泽了吗?”正当苏铭看得深入忘我的时候,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把苏铭吓地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然后听到身后响起了龙沧兰的笑声。

    “啊,沧兰姐姐!”姬月舞可能跟龙沧兰还不是很熟悉,但君海棠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却己经与她情同姐妹了,突然见到她的到来,喜出望外地扑过去跟她相拥在一起。

    “好了好了,哎呀,真没想到能有这荣幸得到公主殿下这么高的礼遇,要是早知道的话我就提前两天来了。”龙沧兰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君海棠拉开。

    “哼,沧兰姐姐还好意思说呢,你不知道海棠这几天在猎场之内有多闷,哪像你,不知道在外面过得多么舒心。”

    听到君海棠毫不避讳地当着自己这一众人的面在龙沧兰面前抱怨,破刃也只有无奈地摇头苦笑。

    “好了,好了,大魔神大人宽恕我,现在姐姐不是跑来解救你了吗?”朝君海棠三人偷偷眨了眨眼睛,龙沧兰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全靠沧兰姐姐搭救喽,不知有没有准备好节目啊,要知道想要让我们满意,麻烦可是很大的呢。”君海棠他们当然知道龙沧兰是意有所指,连忙回道。

    “放心吧。”朝他们拍了拍胸膛,龙沧兰转过身来,瞬间回复到高贵典雅的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第二号祭祀的模样:“沧兰知道破刃大人身负重任,陛下将保护公主的任务交给大人您,大人自然不能辜负陛下的这份信任。却不知能否也让沧兰略尽绵薄之力呢?”

    面对这么一个龙沧兰,苏铭没等破刃回答就知道他根本只剩被玩的份儿了。

    果然,看到龙沧兰如此大义德然的样子破刃没有丝毫怀疑,反而非常感地朝她拱手道:“能有龙祭祀相助,破刃正是求之不得,这两天公主殿下一直觉得比较闷一些,有龙祭祀在此相陪,相信公主殿下会非常高兴的。”

    “那还用说。”君海棠拉着龙沧兰围到回光照影那里,炫耀般地道:“沧兰姐姐来看看这个,这个可不是普通的显影当阵,而是在这限制森严的皇家猎场也可使用而且是专门用来监视情况的回光照影,是最新开发出来的法阵,不但可以看得更加清楚,而且可以随意扩展视野以看清某个你想看的细节。”

    解说着,又似乎是嫌这些侍卫们在身旁不能尽兴,朝破刃一挥手道。

    “破刃叔叔,你们站得稍远—些,这样没人打扰我们才可以看得尽兴啊。”

    “只要君海棠公主不要再吵着去狩猎或者到甚至一些危险的地方,破刃就无所谓了。”见君海棠因为龙沧兰的关系又把注意力都投入到了回光照影上,心叫一声感谢大魔神,哪有不听的道理,连忙指挥着众人后退五步。

    “怎么样沧兰姐?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破刃他们刚一离远,君海棠就问起他们的逃跑大计。

    “放心吧,车队都等在仓储区,等这次狩猎结束会进来营地直接把我们祭祀团的人接走,到时候后面这些烦人的家伙也不会盯着你们,偷天换日起来方便得多。”一边用那练自社交场合的牙根传话术,一边突然指着回光照影里喝了一声彩,任谁看都只会觉得龙沧兰是在专心致致地看人兽大战,绝不会想到她们背地里在玩花样。

    君海棠也不差,虽然听到龙沧兰那边如此顺利也是非常高兴,但还是冷静地一把按住兴奋地似要跳起来的姬月舞,提醒她道:“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首先千万不能让破刃叔叔他们起疑,而且要如何偷天换日也要好好计划一下,要知营地里人员众多,一个不好被人看破的话,那我们可就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哦,知道了,对不起嘛。”姬月舞一吐舌头,偷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破刃他们,连忙稳定心神。

    “如何蒙混过关的事情我们回营地之后再说,现在先专心看他们的战斗,怎么样,这几天你们的收获如何?”坐到君海棠幻化出来的小凳子上,龙沧兰问起他们这些天的情况。

    “别提了。”一说起这个姬月舞就一肚子火:“我们来了整整五天了,就只有第一天的时候让我们去了一次初级狩猎区,拿那些根本不入流的一、二级小魔兽算是过了把手瘾,之后不但不让我们去中级狩猎区,连初级区都不让我们进了,每天只能干对着这个回光照影看别人显身手,别提多郁闷了。”

    “呃,这样啊。”其实对于难得一次能如此近距离观察高手们表演的龙沧兰来说,也很想如苏铭一样说这样也挺不错的,但是想想姬月舞未必能听得进去,只得道:“这样时间长了确实也是挺无聊的,不过有的看比没的看强啊,公主你就再忍耐两天吧。”

    后面两句却是提高了声音说给破刃他们听的。

    “不过,就是在那次去低级狩猎区时,苏铭有了不错的收获呢,居然让他自己悟透了一种魔功,叫元灵飞刀。”君海棠笑着补充道。

    “什么,苏铭自己领悟的!”跟君海棠和姬月舞当时的反应一模一样,龙沧兰也是吃惊地张大了嘴,看苏铭就跟看一只怪物一样:“看不出来苏铭平时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原来是真人不露像啊。”

    苏铭气得当场就想给她一飞刀:“我平时哪里呆呆傻傻的了,你就不能给我换一个好点儿的形容词么?”

    “好好好,我们的苏铭天资聪颖,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好了吧?不然怎么能独自领悟出新的魔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