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0章 生死战

    更新时间:2017-11-16 09:20:38本章字数:3101字

    只得再次侧身闪来,而且由于是尾巴的直接攻击,其速度之快更非刚才的音波攻击所能比拟的。凌剑虽然顺利地躲了开来但是却能看得出多少有些狼狈。

    万甲果然够强啊,从现在看来竟把上统领凌剑都逼落在了下风!

    一下占得主动,那万甲魔兽也懂得这先机的来之不易,绝不给凌剑喘息之机。

    直接以速度更快的贴身肉捕攻击逼得凌剑只有闪躲逃命的份,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刚才紫叔的差点儿身受重伤就己经让人够紧张的了,现在换上了身份更加尊贵也更加重要的上统领大人。

    这些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们心中的紧张就更不用说了,尤其现在凌剑竟然还被逼在了下风,竟然还时时都会有性命之忧!

    恐怕如果不是凌剑自己的要求再加上君权魔尊的命令,此时就已经有精锐高手队上前助阵去了。

    而现在却也只能如普通实力的人一般站在远处观点并作好充足的准备,如果上统领大人真的受了重伤,那自己拼了违抗皇命也要去救回大人。

    “不愧是上统领大人,光凭这份从容和身法,我破刃真是望尘莫及啊!”苏铭这边,即便是隔着回光照影,也够让破刃看得如痴如醉了。

    他的实力可远非苏铭他们可比,就算是君海棠龙沧兰也绝无法跟他相提并论,更不用说身经百战的经验了。

    看出凌剑的高明处,破刃整个人忍不住往上走了两步,离得苏铭他们更近了,虽然苏铭是万分愿意的,但是还想继续商议大事的龙沧兰君海棠和姬月舞却只能在心中大叫倒霉徒呼奈何了!

    听到破刃对凌剑的称赞,苏铭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尴尬地发现,他根本就看不出凌剑现在这狼狈样子究竟高明从容在哪里。

    事实上以苏铭的眼光看去,此时只怕凌剑一个不留神就要命丧万甲爪下,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君权魔尊对凌剑的宠信,只怕还真会以为是君权魔尊要想借机除掉这个掌握全国兵权的上统领大人。

    姬月舞最是心直口快,而且虽然她的实力比苏铭要高一些,但也如苏铭一样根本看不出凌剑的高明,直接开口请教。

    “呵呵,请教不敢当,大概是这场战斗真的是太过于精彩了。”一向死板的破刃竟也难得地抓抓头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或许以你们的实力还看不出现在上统领大人身法的高妙,我只问你们几个问题吧,首先你们觉得上统领大人跟这万甲魔兽实力对比如何?”

    “应该,说不定是在伯仲之间吧?”苏铭有些不敢太过于确定地问道。

    “嗯,虽然不太准确但也可以这么理解吧。”看得出来破刃对苏铭的回答觉得并不满意,不过想了想现在苏铭的实力也勉强饰怀不再跟他计较了。

    “接着你们再看,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上统领大人的情况更不乐观。一直在这种状况之下被万甲压着打,就像你们自己感觉的那样,稍一疏忽就被被万甲给打得粉身碎骨,那么你们看,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上统领大人是不是还在呢?是不是已经被打得粉身碎骨了呢?”

    “当然没有了,而且现在上统领大人还比任何一个人活得更久,更潇洒快活呢。”君海棠有点儿明白破刃的心中所想,连忙接口道。

    “对啊,海棠公主果然明白属下心中所想,如果上统领大人真的浪到已经超出他能应付的范围,恐怕身上早就已经挨过一两下了,但是现在看一看一下都没挨过,这证明上统领大人仍然行有余力,是认清了万甲的动作才能针对性地作出安排才对。”

    刚才就算是破刃也觉得对上万甲,凌剑恐怕难有胜望,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看起来上统领大人仍然具有相当的胜算才对吧?

    听到君海棠与破刃的对话,众人再看时才留意到凌剑确实应该是有几次至少可以躲开万甲的攻击闪到远处的机会,但他却全都放过了,说不定正是如破刃所说,这种程度的攻击还是差了一些儿,仍不能让凌剑全力狼狈而逃。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现在凌剑根本就是没尽什么实力地在哄着万甲玩和了,事实上如果他现在能轻易地扳平劣势甚至追到优势之上,他又何必一直在冒着生命危险在那里跟万甲玩贴身肉搏呢?”

    “可见以万甲的难缠,虽然凌剑还不用担心被一击致剑,但是想要挽回劣势他也同样没什么好办法,不过显然魔兽就是魔兽,就算是高级魔兽的智慧号称可以跟人相提并论,但论起一些品质性的东西比如说耐心上,这些魔兽就远远不如了,甚至恐怕万甲连什么叫耐心都不知道。”

    “在几轮的争斗下来,它心目中绝对可以拿下的贴身肉搏中竟然都没有伤到凌剑分毫,这极大地打击了自己的斗志,也令万甲失去了最后的酎性。”

    突然万甲又吼叫了一声什么,猛地一爪又因为被凌剑躲开而击在空处的同时,身体上竟又射出了几片飞甲直奔凌剑躲闪的方向而去。

    好在凌剑看样子对这万甲相应的招数都已经心中有数而且早有防备。在闪身之时一动即停,既可以躲开万甲的攻击,又可以随时调整以应付突发的另类攻击。所以万甲此次的偷袭虽也可称隐蔽,但还是被凌剑以毫百之差躲了过来。

    其实凌剑也早就等着它这一招了,否则前几次机会凌剑也就直接抓住逃开再寻对策了,主要原因就是担心自己正拉开距离之时被万甲朝自己再射几枚坚甲。

    而现在一边攻击一边射坚甲显然非常浪费万甲的精力,在这几枚坚甲攻击凌剑落空之后,万甲竟然出现了几瞬的没有及时作出反应,令得凌剑终于可以逃过了下风挨打的局面。

    “好!”凌剑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反败为胜的迹象,但单单是从魔爪下逃脱的本领就换来了全场的喝彩声,原来的担心现在全都变成了对凌剑的信心。

    就连离得更远的苏铭都在心中对凌剑的这一漂亮的躲闪喝了一声彩,要知道苏铭在这方面可不像他的实力境界那么差劲儿,以他对外功一百零一式的修习,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没几个人能在外功一项上跟他相提并论了。

    而刚才就算是他看到凌剑那一个连贯的动作之后,都产生了一种行云流水一般的惊艳感觉。可知凌剑必然是在外功一项上有着过人的修炼。

    而万甲在这次失手之后,明显气势上有些下挫,而且变得更加的谨慎起来,扭着庞大的身躯不停地开始绕着凌剑转想要找一下他的破绽再定下一次的进攻的策略。

    然而,万甲却忘记了一件事情进攻防守可并不是由它一个人,呃,一只魔兽说了算的,看到万甲慢吞吞地绕着自己打圈的样子凌剑冷笑一声手中两手一错,突然多出了一个金刚圈,在那万甲魔兽反应过来之前,右手一托令那金刚圈离开自己的手掌,接着苏铭便觉一道紫光耀眼而来,闪得苏铭正用手去挡这紫光之时,那金刚圈突然失去了踪影。

    要知苏铭他们光从这回光照影之中就被那金刚圈放出的紫光耀得睁不开眼睛,而在现场之人更不用说了,那万甲魔兽还没意识到凌剑祭出了这金刚圈的法宝便觉眼前此光大作,完全看不清外界的东西,再接着便觉得后脖子上一痛被这一圈砸得它哀叫一声,整个庞大的身躯一下子歪倒在了地上,轰地砸起一大片尘土。

    “好!”见凌剑一击见威,周围的御卫们士兵们更加狂热起来,纷纷吃喝着给他喝彩。

    然而那万甲可非是寻常魔兽,而是强七级的最顶级的存在。眼中紫光未散,身体更是还倒在地上,但战斗的本能却令他猛地回头朝着刚才凌剑所在的方向狂吼一声,而正准备乘胜追击的凌剑未及防备之下,被这一吼喷了个正着,虽然这音波并无实质,但却也把凌剑喷得全身震荡不已几乎要被这音波攻击给震得全身都散了架子。

    而趁凌剑受创飞退之时,那万甲也乘机站起身子摇了摇还有些发紫的眼睛,对着那刚刚让自己吃了个大亏的生死大敌那里看去。

    凌剑也同样稳定了一下全身快要散掉的骨头神色凝重地警戒着万甲魔兽的一举一动。

    “吼!”这次万甲又想故技重施,先是一道音波攻击向凌剑喷出。而让苏铭不解的是,明明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但凌剑仍然是跟上次一样飞身闪了开来,平平地白送给万甲一次再各自己偷袭的机会。

    万甲当然还记得上次的甜头,虽然最后被这个狡猾的人类给逃掉了,但上次只是算他好运罢了,这次再让自己占到肉搏上风,自己非一口气把这个小小的人类给揍扁不可!

    认清了凌剑闪身的位置,万甲以与它那庞大的身躯绝不相配的惊人速度飞跃过去,一尾巴朝凌剑扫了过去,整个过程就如同这一人一兽第一次正式交手时一样,正当万甲眼中射出嗜血的残忍之色时,却惊讶地发现最后的结果跟上次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