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1章 君权皇城的现况

    更新时间:2017-11-16 09:21:15本章字数:3139字

    那凌剑仿佛吓傻了一般不躲不闪地,任由自己的尾巴扫到了他的身上。

    “啊!”这次不单是君海棠了,就连姬月舞和龙沧兰都忍不住发出惊叫声,苏铭这次倒没不忍心去看,而是吓得呆住了。

    外围的御卫中甚至已经有不少人运起魔功,只待君权魔尊允许便要上去救人了。

    然而一阵黑色灵符爆裂开来,被万甲扫中的那个凌剑完全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堆破碎的黑纸,随风吹散。

    就连万甲这种只有低级智慧的魔兽心中都升起了不妙的感觉,猛然间只觉自己的上面有魔元地异动,忙抬起它那丑陋的脑袋去看。

    此时早料到万甲会故技重施而特意给它设下这个陷阱的凌剑,早已经将自己的穿仙魔剑祭出魔元运转将剑上汇聚起可怕的雷电之力,到万甲上当攻击自己以灵符化成的影子时,一剑朝万甲的身上斩了过去!

    吼!

    万甲似是感觉到现在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再没有任何的轻视或者嗜血的想法,唯一的念头就是保命!

    集中全身力量先是猛地一记音波攻击射向凌剑,希望先能以此来减缓他的攻势,拦着右爪猛地突变化出的巨骨形成了一面巨型的骨盾护住了自己的全身。

    凌剑夷然无惧地一剑斩下,强大的雷电之力击破了音波直穿骨盾而去。

    接着苏铭只觉得回光照影猛地闪出七彩魔光,让他们根本看不清现场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惹得君海棠姬月舞她们齐齐向破刃抗议让他快想办法把回光照影弄好。

    “海棠公主,姬月舞公主,这回光照影并没有坏啊!”破刃被她们缠得无奈苦笑:“只是上统领大人与万甲全力的魔元相撞击造成了能量的动荡,才会让回光照影中充斥着各种魔光,只要等一小会儿应该就能看得到了。”

    “那要等多长时间?”此刻君海棠虽是心急如焚,但也知道破刃是绝不可能骗自己的,只得耐心等待了。

    “这个嘛,我也说不......公主殿下快看,已经好了!”破刃虽然会用这玩意但对于这小型法器的原理却是半点儿不通,他又怎么能给君海棠一个准确的时间,正为难的时候突然看到回光照影里又出来了凌剑他们战斗时的地方,连忙提醒君海棠。

    事实上也不用他的提醒,君海棠的眼睛压根儿就没离开过回光照影,所以,她也跟破刃同时发现了现场战斗之后的情景。

    不知是否终于得到了君权魔尊的许可,此时已经有几名御卫冲了进来,守护在了凌剑的身旁。不过,现在凌剑和那个万甲的样子显然并不需要他们的守护,凌剑虽然面带倦色,而且看得出来魔元损耗极巨,但仍然操持着相当的作战能力,至少他的魔剑仍在他的脚下载着他漂在半空中。

    而那万甲魔兽则己经被凌剑那一剑之威击败,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现场先是死一般的寂静,接着就爆发了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这个虽然在回光照影上听不到,但是即便离得这么远,他们那边的欢呼声依然可以隐约地传到这里来。

    虽然过程不是一帆风顺,但凌剑单人独力正面交锋击败了强七级魔兽,还是再次极大的鼓舞了士气。

    凌剑御剑飞回,所经之处无不是震天动地的欢呼,直到他飞回到君权魔尊驾前,跪下地称讼,除了正在警戒的御卫之外全都跪倒了一片,感叹君权王朝的威势。

    君权魔尊则趁机高声发表了一番鼓舞将士用命的演讲,配合着凌剑刚刚击败万甲的威势,使得人人都听得热血沸腾,宣誓对君权魔尊的效忠。

    “真俗唉,父皇就不能更有创意一点吗?”看到君权魔尊那娴熟的表演,君海棠感觉到周围苏铭他们的眼神,脸色微红。

    “这个也没什么。”姬月舞摆摆手:“我父皇这种事情也没少做,不必介意,不必介意。”

    “唉,看完这么精彩的一场对决,我们现在看其他的狩猎活动都没什么兴致了,海棠公主,要不我们直接回营地去休息休息好了。”龙沧兰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借着身体的阻挡飞快地递给君海棠一个眼神。

    “嗯,沧兰姐姐说得正合我心,哎呀,这次狩猎虽然没看到父皇亲自出手,但看到凌剑上统领大人的这一次出手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看的必要了,沧兰姐姐远道而来,就让我做个小道东,请沧兰姐姐吃点儿好吃的,顺便我们姐妹也好好地聊聊天。”君海棠一边说着一边瞅了旁边的破刃一眼。

    破刃闻言老脸一红,当时自己是答应让她们姐妹说私己话的,但是因为看老紫和上统领大人与万甲的对决太过入迷,竟不由自主地挤到了她们的圈里面,现在海棠公主这分明是对自己这失礼行为有些不满,但顾忌着自己在部下面前的面子才没有斥责自己了。

    “既然这样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表现吧,反正在营地里也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既有巡逻的士兵,又有密集的防御法阵,更何况这几个小家伙聚在一起本身就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实力,不妨就让他们好好玩玩儿吧。”

    破刃毕竟也不是死脑筋,本来就是做御卫的嘛,偶尔也会讨好一下这些个陛下公主的。

    看到破刃还算配合,龙沧兰和君海棠姬月舞交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当然了,苏铭那无奈悲哀而又凄凉的眼神是被他们自动忽略了。

    今天的营地格外的热闹,不单是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人,许多其他的势力也有一部分人是在今天进行统一的轮换,各种马车人员进进出出,大大有利于君海棠姬月舞她们的换人大计,否则如果只有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一家,那当然会格外引人注意了。

    几个人先是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营地,然后当着破刃等人的面回到了君海棠所在的帐篷,破刃未得君海棠的允许当然是不能擅进她的帐篷,在门外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别到处乱闯,如果要出去最好通知他们让他们进行护卫之类的话,然后也下去了。

    看他那急急忙忙风风火火的样子,苏铭严重怀疑他是这几天总护卫在君海棠身边而自己也没得到去狩猎区一展身手,今天看到紫叔被打得如此狼狈而凌剑大人竟亲自出手,必然是心中更加地饥渴。

    看他那离开的方向,也可以证明苏铭心中猜得没错,那就是往狩猎区去最近的一条路了。

    苏铭都能猜到的事情虽然姬月舞不一定能猜得到,但却瞒不过君海棠和龙沧兰的,两个女孩子对望一眼,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少了破刃在,其他的御卫只怕连过问君海棠去向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要管着她了。

    “沧兰姐姐,我们听说现在君权皇城内的局势已经十分紧张,你刚从那里来跟我们说一下吧?”反正现在是不可能直接让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马车来接他们出去的,趁这点儿时间君海棠和龙沧兰聊起了现在外面的周势,免得出去之后两眼一摸黑,乱闯乱撞之下真要掉进了大祭祀索伦一方的埋伏里,那才真叫闹了大笑话呢。

    当然了,说起这个龙沧兰心中的高兴也多少有了些阴郁:“如果不是你坚持我肯定不敢把你带回君权皇城,其他的不说,现在城守军安吉将军那边的情况就越来越危急了,上次安吉将军来拜访我们祭祀团,曾跟卡尔主祭祀大人说过想要从我们祭祀团抽调一部分高手队。”

    “听他亲口说这几天为了击退敌人的袭击,城守军他的亲卫队损失非常惨重,他自己都开始怀疑飞魔群落的目的真的就是他了,这几天他们的袭击真是不计伤亡损失,只计成果,许多人都是发起的自杀性攻击,为了换他手下亲卫队的将士的性命真是不惜以命搏命了!”

    “那安吉将军他......”

    “公主殿下请放心,虽然飞魔群落的攻击强度更加凶狠,但是他们缺乏高手坐阵的弱点并没有得到改正,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倒像是只想跟城守军同归于尽似的,令人有点儿想不明白,黑格无论再怎么傻,也不可能做这种蠢事吧?与其那样的话倒不如向陛下投降来得好。”龙沧兰说起这件事,脸上现出奇怪的神色。

    “是不太正常,飞魔群落的战士应该是死一个少一个的吧?而城守军却是君权王朝的军事力量,就算损失了一部分军队仍然可以从各部群落之中征召,虽然要花费一段时间,但怎么也能在正式征讨飞魔群落之前恢复的吧?”君海棠也听得莫名其妙,似乎除了黑格大长老突然发疯了之外没有别的解释了。

    不但如此吧,苏铭现在已经进步得能跟得上龙沧兰和君海棠她们的思路了。

    “如果飞魔群落的战士落入城守军的俘虏太多,那么就逄其中没有什么高手,也足够让我们有足够的把握来定他们飞魔群落的罪了吧?这么多的人都突然袭击起城守军来了,黑格总不能说他们全部都是被人给欺骗了吧?那他这个大长老是做什么吃的。正好可以把他拿掉,换一个跟我们相亲近的人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