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7章 商谈

    更新时间:2017-11-19 09:05:05本章字数:3131字

    “切,说了这么半天,原来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啊!”姬月舞不满地瞪了苏铭一眼,本来她还想要在君海棠和龙沧兰面前长长面子,没想到得到的竟是这么一个答案,气得她小嘴一撅,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座位上。

    她的心思君海棠哪会不知道啊,连忙走上前来安抚一下她。

    不过小人以为,要调查飞魔群落真正的目的却也并非没有下手之处,看到苏铭递来的眼神,管仲知道必须要给他们一个能够应付过去的说法,免得她们深究自己的底子,只好继续说道。

    “哦?”姬月舞一听立即转嗔为喜;“你有什么头绪吗?快说来听听,也好让沧兰姐姐和棠姐姐参考。”

    苏铭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姬月舞她根本就是想在龙沧兰和君海棠显摆一下而已,非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听到管仲这么说,君海棠和龙沧兰也不禁露出注意的神色,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管仲被这许多人盯着却并没有半分的尴尬之色,从容地环视一周,最后面向苏铭躬身道:“敢问苏大人,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是否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打听飞魔群落的目的?”

    “这是当然了。”苏铭也不知道管仲为何会这么问,只得回道。

    “那么请问我们已经探知什么结果了吗?”管仲并没有说明自己的意思,继续问道。

    “当然没有,如果我们已经弄清楚了他们的目的又怎么会现在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么再敢问大人与两位公主殿下,以君权魔尊陛下在君权皇城的威望更有城守军站在我们一方,集中全力这么多天过去了为什么竟没有丝毫成果?”

    “这。”君海棠和龙沧兰面面相视,原来还可以从这种角度上来进行分析的啊,两人都是才智果决的人,听到管仲一点到这里,两人便都反应过来:“北部城区治安队!”

    “确是如此,这实是一个死结,为了抓紧效率,我们全都反眼睛盯在了飞魔群落,希望能更快一点儿找到情报,好早做防备。但是却是忽视一北城治安队的作用,那里是他们的地头,各方势力的活动更瞒不过他们,而飞魔群落的驻地更是在北部城区,这样有他们的保护,我们当然在许多方面不容易对飞魔群落下手。”

    君海棠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已经明白了管仲的意思,要把飞魔群落的一举一动都掌控在眼中,就必须先除去北城治安队。只不过现在离计划结束不过区区两天的时间,恐怕己经来不及了。”

    “确实是来不及了。”管仲竟是大为赞同;“事实上陛下这次计划非常精彩,针对的就是飞魔群落被逼入绝境,狗急跳墙的心态,可是百密一疏,在城守军安吉将军向陛下效忠之后,恐怕就连陛下都陷入了盲目乐观当中了。”

    众人一片寂静,没想到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然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直斥君权魔尊之非。

    这可是非同小可的指责,要知道君权魔尊可是陛下,是他们这个势力的领导者,更是天下三大智者之一,现在他们可以以如此巨大的优势力压大祭祀索伦一方,可是说正是因为君权魔尊合理地利用了他身居皇位的天然优势,令以在祭祀索伦这样的绝世强者也只有不断败退的份。

    那么这个管仲是什么人呢?在今天之前在屋子里除了苏铭之外谁都没有听过的一个人,哦,如果连君海棠和姬月舞听人家墙角的事情都算进去的话,应该她们也算是听到过这个名字。

    然而君海棠却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摆出礼贤下士的样子请教道:“既然这样,管先生不知有没有什么捷径可以绕开北城治安队的吗?否则我们岂不是会非常被动?”

    “没有!”

    管仲回答得是如此地斩钉截铁,连君海棠都呆了一呆,凡事都只想着走捷径那正路还有谁去走呢?

    “好了好了,管仲的意思我明白了。”苏铭倒没想到管仲如此懂得正奇之道,刚才那话要是从剑十三嘴里说出来还算合情合理,管仲这家伙嘛,给他的印象总是哪里有捷径就走哪里似的。

    “公主殿下,既然已经没有捷径可走,那我们就先去对那个什么傅熊下手好了,绕不开的石头只好下点儿力气去把它搬走了。”

    “可是时间......”君海棠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北城治安队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否则何以压制君权皇城北区的大大小小各个势力呢?

    而且他们根本无法光明正大地将并没有犯什么错处的傅熊给换职,更无法彻底淸除北城治安队内已经被飞魔群落渗透得面目全非的内应。

    他们总不能让安吉将军派出城守军直接把北城治安队给铲平了吧?如果真那么做,只怕连君海棠本人都会被安上个国贼的罪名了。

    但如果按部就班地陪他们玩暗的,那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将北城治安队弄垮?甚至区区两天之内想把傅熊弄下台都不可能。再哪里去找时间对付飞魔群落?

    “现在的关键问题不在于时间。”苏铭知道君海棠的心思;“如果说只凭我们几个人的实力就能弄淸楚飞魔群落的虚实,那我们还需要城守军他们做什么呢。”

    龙沧兰悚然动容:“正是,公主殿下,我们首先应该很定下一个合理的战略目标,否则如果以硬碰硬我们也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已,现在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隐秘,由于安吉将军和陛下等等目标的存在,再加上没人知道我们已经离开猎场,所以在没人重视我们的情况下,我们有可能会取得一些成果,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无所不能了啊。”

    君海棠和姬月舞对望一眼,虽然不太甘心但却也知道他们说的是事实,只得无奈道:“那就算我们先把目标定在了北部城区治安队身上,却也无从下手啊,否则的话父皇和安吉将军也早就把傅熊给拿掉了。”

    苏铭略一沉吟,向龙沧兰问道:“我们这次偷溜出来身份绝对不能暴光所以手上能动用的实力,全都是沧兰姐姐从金瓯大魔神祭祀团中调派出来,沧兰姐姐能否说说我们手中所掌握的实力?”

    龙沧兰看着君海棠和姬月舞期待的眼神,苦笑一下:“因为这次的行动非常隐秘所以我也只有调派最信得过的手下,所以人数并没有太多,超魔丹期的高手仅有四人,其他的嗜血期以上也不过二十人左右,再,呵呵,再往下就不用多说了。”

    君海棠和姬月舞的眼神逐渐变为失望,但是苏铭却仍是信心十足地道:那就足够了,首先便让我们今晚去探一下北部治安队大营的虚实,然后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再定进攻退守之策怎么样?

    龙沧兰君海棠她们瞪着眼睛看着苏铭,不明白他从哪里来的自信:“苏铭,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们这点儿人马去给北城治安队塞牙缝用吧?”

    “当然不会。”苏铭现在已经对计划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轮廓;“沧兰姐姐的目标并不是北城治安队,而是飞魔群落!”

    龙沧兰感觉自己真是没有办法跟苏铭沟通了,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笨了:“苏铭,别胡闹了,我们既然没有办法对抗北城治安队,你觉得我们能有办法去对抗飞魔群落吗!”

    看龙沧兰马上就要发飙的样子,苏铭连忙解释:“我们当然不是去进攻飞魔群落的驻地啦,我只是想到我们起源王朝使团此次随行的有一位名叫东郭邪的人实力深不可测,如果沧兰姐姐能在其他地方发动佯攻的话,将北城治安队的大营抽空,那么我们就有很大的机会潜入进去打探一下。”

    龙沧兰见苏铭确实不是在开玩笑,沉下心来思考道:“那位东郭先生我去你们的驻地时的确见过他几次,实力确是深不可测,但是北城治安队的大营同样非同小可,而要去袭击飞魔群落现在肯定是正在严加戒备的驻地以我们的弱小实力,就算只是佯攻同样要冒着极大的风险,你觉得有把握吗?”

    “冒风险的事情怎么能让沧兰姐姐去呢?”苏铭信心十足的道;“我倒恰好知道,为了能尽快从最近的损失中恢复元气,飞魔群落正在准备大规模的囤积药材以牟取暴利,如果你们是黑格的话,听到自己的药材仓库突然被人袭击你们会有什么反应?”

    龙沧兰眼前一亮:“我好像也听说过这种传言,没想到竟是真的,如果我是黑格的话当然要尽起高手前去救援,不对,现在飞魔群落正处于特殊时期黑格恐怕没有这么大意,对,他一定会通知傅熊让他派人前去!”

    君海棠大喜道:“这么说,苏铭你知道他们的药材仓库在什么地方喽?”

    “恰好知道,当时我在城北泰宏杂货店内时曾遇到了一个叫飞魔什么治安队的组织在打击那些出售药材的店面,我想黑格正是通过这个组织来进行他的药材囤积计划的,在这种紧张的局势下,黑格就算想要全力保护那仓库我相信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要偷袭那里恐怕就比较容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