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8章 没问题

    更新时间:2017-11-20 09:23:00本章字数:3038字

    君海棠激动地接下去道:“而你则陪着那位东郭邪先生潜伏在北城治安队大营附近见机而行!”

    “没错,呵呵,你们觉得我的计划如何?”

    苏铭见君海棠和龙沧兰都有认同自己计划的意思,一种自豪之情充溢于胸间。

    “喂,臭苏铭,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怎么还不行?”

    此时已经快要三更天了,苏铭,姬月舞,君海棠三人再加上特意从起源王朝在流云园的驻是请来的东郭邪四人,正一个个全都挂在树上,远眺着北城治安队的大营。

    —开始的时候君海棠和姬月舞还觉得十分有趣,从没享受过在坐在树上荡悠的乐趣。但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她们现在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样有趣了,腰疼腿麻地在树上坐也不是,蹲着也不是的,怎么呆着怎么别扭。

    她们两个当然是完全想不明白东郭邪这家伙,为什么可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树梢上,而且一站就是一个多时辰而一动不动,就连旁边的苏铭也已经换了好几种姿势了。

    “不要心急。”苏铭闭着眼睛,悠闲地躲在一枝非常粗的树枝上,嘴里叼着片树叶;“我们得先等他们有了动静然后我们这里才能行动。小时候我爹常告诉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吃热豆腐就不能心急。”

    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选择的地方要比东城治安队规范的多,周围并没有什么可以长时间隐藏身形的地方,所以他们也就只好躲在远处的树上了。

    姬月舞听到苏铭不紧不慢地回答,揉了揉自己已经麻到有些发疼的脚,心中后悔早知道就不跟着他跑来了,什么热闹都没瞧上还在这儿吃这种苦头:“那你到底跟沧兰姐姐约了什么时候啊,怎么都三更天了那边还没行动?”

    君海棠看了看天色,温声安慰道:“好了月舞,或许沧兰姐姐那边已经行动了,只不过消息还没传过来,所以傅熊那家伙还不知道,过一会儿他们就可以会出动了,再耐心等一小会儿吧。然后又转过头来问苏铭道:对沧兰姐姐那里我倒并不担心,她一定会找到最恰当的时机动手,但是你这里到底要怎么潜入进去?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个不好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将你处死,就连我和父皇都没法替你说话。”

    苏铭早知道她有此问,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东郭邪的头上去:这个方面你得问这个东郭先生了,今晚行动就是由他负责把我送进大营里去,我则负责在里面见机行事偷听情报。

    君海棠被他一句话给喳住了,那东廓邪身份特殊乃是元魇魔帝请来的高手根本不会吃她和姬月舞的身份那一套,再加上光看他的外表就知道他是生性冷漠不喜与人交流的那一种类型,虽然高手风范十足,但君海棠哪里会光凭他的外表就能放得下心?

    看到君海棠那不乐意的神色,苏铭连忙赔不是:“好了,多谢海棠公主挂心。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就算是龙潭虎穴,但被沧兰姐姐他们引走了那么多人之后也不可能防守得太过严密,我又不是去跟他们硬拼,只不过是见插针而已,不必担心。”

    “有那么简单的话我当然不会挂心,去你的,谁挂心你啊!”

    君海棠心虚地看了姬月舞一眼才道。

    “既然简单那再找一名比你更高强的人去就好了,又何必你自己去冒这个险。”

    苏铭故作神秘地对君海棠和姬月舞道:“因为我比较轻车熟路啊,你们或许不知道,我现在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秘密,其实吧,上次偷进东部城区治安队的那个人,就是我!”

    “扑味!”姬月舞和君海棠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苏铭装得还真是七情上面,要是不知道他的底子,说不定她们还真让他给骗了。

    “是是是,我们已经知道苏铭大人英勇无敌,威猛绝伦了,那我们两个小女子就在这里等着您的好消息了。”姬月舞笑得太过厉害,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苏铭淡然一笑,他就知道君海棠她们肯定会把这话当作笑话听的。

    君海棠一把拉住重心有些不稳的姬月舞,压低声音道:“小心点儿,别被治安队的人给发现了,他们可是正规军,警惕性都非常高的。”

    话音未落时,本来稳站于树枝上的东郭邪突然一下子落到了他们中间:“小心,出来了!”

    虽然东郭邪的话非常简短,但三个小家伙都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全都转头朝北城治安队的大营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本来还只是点点灯光挂于一些紧要之处而显得整个比较黑暗的大营突然猛地亮起了无数星光,无数地法宝所发出的光芒闪过,约有五十多名高手御剑而飞,后面跟着许多一般的士兵低速御剑跟着直往飞鹰治安队的驻地而去。

    “大约有近百人!”东郭邪随意看了两眼就判断出了对方的规模。

    苏铭为了防止被经过的治安队高手发现,连忙低下头,等他们全都过去了才抬起头来,双目闪光地盯着前面重又陷入黑暗的北城治安队大营:“太好了,他们出动的规模还在我们意料之上,看样子黑格确实是非常地在意这批医材,呵呵,正好便宜了我们,东郭先生,我们出发吧?”

    还没等东郭邪回答,姬月舞一把扯住苏铭的衣服:“喂,臭苏铭,你看这夜黑人静的,你就真的放心我和棠姐姐两个小姑娘呆在这里?听说现在治安不太好,很容易会出现流氓打劫的。”

    看姬月舞那装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样子苏铭满头黑线,就算现在真是治安不好,盗贼横行,谁又敢打你们两位堂堂公主的主意?再说了,就以你们两个的实力等闲什么盗贼还真不是你们的对手!

    不过又怕她实在闹了起来会惊动大营中的守卫,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好了好了,就让你们也一起跟去,不过你们要时时刻刻跟在东郭先生的身边听从指挥,明白了吗?”

    “没问题。”君海棠和姬月舞欢喜地对望一眼,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东郭邪当然也没什么问题,在他眼里这个小小的治安队还真没有什么人能危胁到他?一起隐藏着身形围着营地转了大半圈,就在苏铭一阵心虚,担心即使他们抽掉走了兵力自己也找不到潜入进入的破绽时终于看到了一片多以防御法阵防守的地方并无多少哨兵,凭苏铭的身手应该可以比较轻松地潜入进去。

    “就是这里了!”正在君海棠和姬月舞觉得无聊的时候,突然听到苏铭低叫一声,站住了身形。

    两女吓了一大跳,目之所及这里的防御法阵算是很多的了,苏铭要怎么潜伏进去而不被人发现呢?

    东郭邪看了君海棠和姬月舞一眼,转头朝苏铭道:“好,那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万事小心点儿。两位公主别乱动,绝对不可被敌人发现,等会儿我会回来接你们的。”

    苏铭答应一声东郭邪便往军营的大门方向而去了。

    “怎么?这就是你所说的他帮你进大营?”君海棠和姬月舞瞪大了双眼看看那营地的防御法阵再看看苏铭正在做热身运动的样子,不可思议地叫了起来。

    “当然了。”苏铭抬头注视着仅有的那两个哨所地治安队战士,等会儿东郭邪在大门那个方向弄出混乱,他们的注意力也一定会下意识地往那边去看,到时就是自己趁机潜入进去了:“你们两个听到东郭先生的话了吗?好好在这里等着他,千万别乱跑明白吗?然后你们跟他在一起,等我出来的时候好来接应我。”

    “苏铭你疯了!”姬月舞哪里肯相信凭他那点儿本事连她都打不过,关键连御剑飞行都不会还能有本事潜入进防卫这么森严的大营里去:“就算东郭先生不肯冒险去闯你也别意气用事吧?大不了我们撤回去跟沧兰姐姐他们会合,然后再想办法。”

    “你们不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事情了吗?”苏铭听到大门那边已经开始有响动了,回过头来安抚两女,上次我可是也是在这么森严的戒备之下潜入进了东城治安队呢。

    “乖乖趴好!”看到那两名哨兵同时朝大门那边的方向侧过头去,苏铭低喝一声。

    姬月舞和君海棠与苏铭相处这么久还从未听过苏铭这么严厉的声音,下意识地都伏下了身形,却见苏铭猛地一跃像条野猫一样直接跃上大营的墙面翻了进去,让她们连阻止都没有来得及。

    与上次要为起源王朝使团的护卫们还有龙沧兰他们报仇的想法不同,这次苏铭的心中充满了在君海棠和姬月舞面前炫耀自己本领的自豪,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问题是不明白不等于没有,更不等于控制得住。

    最近一段时间苏铭都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只要在君海棠在的时候,他就特别有一种表现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