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0章 拍马屁

    更新时间:2017-11-21 09:36:56本章字数:3011字

    “要做就要把眼光放长远,如果我能做得到城守军统领的位置,那首先可以通过我的权势来壮大我们飞魔群落的权势,其次就连群落的大长老都要给我面子,不敢得罪我,那岂不是比做个大长老还要风光还要自在?”

    “是是是,队长大人目光长远,非属下思之能及啊。”

    苏铭在墙上却是听得心中好笑,这傅熊看样子不是对自己充满自信啊,确切点儿说应该是自负才对。

    安吉那家伙虽然在苏铭面前一向不怎么能抬得起头来,但是苏铭却深知这胖子不但头脑极为聪明对政治形势的判断非常精准,更重要的是他的练兵之术和军势之术天下少有人能及,否则也不会在这几天飞魔群落自杀似的袭击中仍然没有动得了他分毫。

    别看打得他叫苦连天,说什么飞魔群落的主要目标就是他,但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虚的成分呢。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他自己不想干了,或者升职,凭傅熊想要取代他恐怕不太容易的。甚至一个不好被他反算一招,那包保这傅熊万劫不复。

    事实上上次苏铭提供情况看到北城治安队的亲兵押送噬元蜂的时候安吉就想来搞他了,只不过后来在斩龙群落的内应那里发现了,怀疑那些噬元蜂已经被转移又考虑到这北城治安队的大营毕竟是傅熊的地盘要藏起几个箱子还不是轻而易举?所以才没来搜查。

    不过,傅熊可不觉得自己是妄自尊大,听到阿福的马屁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一名军士从远处跑来,当快到接近傅熊这里的时候,苏铭眼前一花,只见一名护卫闪到前面将他拦在远处。

    看得苏铭心中一凜,这名护卫刚才虽然运着魔功,但脚下却并无代步的法宝如魔剑之物,可见他的魔功必然在外功方面有一些独到之处,对上这家伙自己可得万分小心才行。

    那军士被拦之后也不反抗,站在原地跪地禀报道:“报队长大人,刚才在大门外有一疯子闹事,而且本领还非常的高强,我们派出几队战士全都被他连法宝都没有用出就把我们打败了,这个,这个。”

    那军士也知道这种事情是非常丢脸的,弄得不好还会让脾气暴燥的傅熊重现,但是军纪严明,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禀报;“这个不知是否能请大人派几名高手前去把那个疯子赶走。”

    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小得勉强才能被苏铭补捉到了。

    苏铭不禁对那名军士投去同情的眼神,刚才他从心中已经感觉到了傅熊心中的恼怒。果然只听傅熊大骂一声:“废物,连个疯子都打不过!”

    猛地冲上去一脚把那军士踢飞出去直摔到旁边的岩石上,刚才那军士并没有运起魔功护体,估计这一下要把他的肋骨都要撞断好几根。

    而傅熊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朝身后的五名护卫打了个手势:“阿福,你到里面去再吩咐他们抓紧点儿时间,我先带他们去看一看马上就回来!”

    “是,阿福预祝队长大人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屁话!”阿福没想到这一次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对付一个疯子还要老子亲自动手吗?哼!”

    说完气冲冲地带着那五名护卫高手去了。

    等傅熊他们去得远了,阿福叹了口气,摸摸自己提心吊胆的小心脏,垂头丧气地朝那些正在装卸条箱子的士兵们走了过去。

    苏铭暗叫一声天助我也,四下看看没人注意这个墙角,立即一个翻身进了院子,看准仓库侧面灯光不及的一个阴影处两下起落便蹿了过去.。

    “喂,喂,喂,你们几个,快点儿,别在那儿偷懒啊,队长可是发话下来了,谁要再人偷懒直接斩他几个以儆效尤!”

    “快点快点儿,别挡着后面的。”

    “唉,老大,咱们都搬了一整个时辰了,要不让咱们休息一下吧?”

    院里面的吵杂声比外面要大得多,这也成了苏铭极好的掩护,免得有人听到自己的破风声。

    伸手在自己怀里拍了拍,由于上次的经验,苏铭特意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告诉过东郭邪让他给自己多弄点儿有用的又不用运起魔功以被人发觉的小玩意。这次自己前来可并不仅仅带着一些灵爆符,暗雷符之类的,还有一种透影镜,只要将东郭邪事先准备好的灵符貼在镜面上,就可以隔着一堵墙看到墙里面的情景。

    苏铭留意了一下,确定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跑到这里来巡逻或者什么的,从怀里把这宝贝掏了出来,拿出灵符贴上,然后对准了仓库,里面的情况立刻显现了出来。

    仓库里面的情况比外面更加混乱,分成几队的人全都在搬东西,而出口就那么四个,成堆的人挤在那里进也慢是出也慢,大大地影响了效率,众人搬东西也没什么分类的讲究,反正就找离得最近的箱子直接搬上就是了。

    “看样子他们也只是往一个中转站运送,而不是往最终使用这些箱子里东西的地方。”苏铭立刻判断出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同时也可以看出这些士卒到底有多累,连这么点儿简单的分类工作都懒得去做了。

    不但如此,随着这些士卒的动作越来越简单图省事儿,不少箱子都直接摔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不过除非是高级的晶石或者魔核还会被捡起来,大家也懒得去管了它们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箱子装完才是正经事儿。

    除了魔核和晶石之外,还有一些粮食和剑,刀等法器兵刃之类的,另外还有各种灵符,各种图案都有,这些魔界的灵符除了苏铭自己怀里装着的那些东郭邪交给他的以外没一种是他认识的。

    正当苏铭想认几个图案回去好让君海棠龙沧兰她们分辨一下这灵符的种类,突然听到有说话声音不断接近。

    吓得苏铭连忙收起镜子,一纵身跃到房顶却没有站上去,只是一只手把着房顶自己的身体还是隐在阴影里面。一方面不让自己掉下去另一方面也避免了有人偶尔一抬头看到自己。

    “哎哟,疼死我了。”其中一个士兵比另一个跑得明显还快一点儿,刚跑到这阴影里来腰带一解就蹲了下来,接着苏铭便听到一声不小的排泄声音。

    另一名士兵比他要好得多了,一边取笑着他不争气,一边也解开腰带蹲在了他的旁边。

    “老刘,你说这上边是不是他妈的抽风了,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啊,还说什么执行秘密任务,这白天训练晚上当苦力,这算个鸟的秘密任务!”

    “别抱怨了,小心被那些当官儿的听见了。”后来的那个士兵明显要谨慎一些,探出头去看了看;“这种话啊,你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上次吴松去问了何老大一句,结果不知怎么被那个叫阿福的队长管家给知道了,结果吴松立刻就被关进了牢里,到现在都没出来,我听那边儿的人说,吴松那倒霉蛋被打得可惨啦!”

    “什么!”第一个士兵吓得身子一抖;“原来吴松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抓进去的?”

    “那当然,不然你以为他那么老实的老好人,平时谁都不敢得罪,谁没事儿会整他啊?”

    后面的那个士兵一边说着一边叹息起来。

    “这个,这个。”那第一个士兵虽然因为苏铭在他的上面看不到他的脸色,但从他的声音听来就知道他有话不敢说。

    在他旁边的那个同伴当然也听出来了:“我说小仲,吴松的事儿你是不是还知道点儿什么。咱们的关系跟兄弟没什么两样,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小仲心中一虚,看着老刘支支吾吾地老半天才说道;“也不是多知道什么,只不过,只不过那天吧,其实就是我,那个鼓动着吴松去问的何老大。”

    “什么!”那老刘先是吃惊地大叫了一下,然后才想起这里还有的是人呢,连忙再探头看了看四周,发现那些人都累得半死不活的根本没人注意这边才松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问道:“你,小仲,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的,你可别乱说啊!”

    小仲苦笑道:“有了吴松那前车之鉴我哪里还敢乱说啊,要不是你是我从小玩到大的老大哥,我肯定连你也不会告诉的。”

    老刘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拍了拍小仲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小仲。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啊,以后见谁也别在提了,吴松那小子只能算他倒霉吧,反正嘴是长在他自己的身上,就算你鼓动过他,但却没逼他,是他自己愿意去问的,只是等他出来之后咱哥俩儿再好好补偿他,毕竞到现在你还自由自在地在这里逍遥快活,这说明他并没有提起你过,怎么说也是人家吴松够义气。”

    “嗯,刘哥你放心吧,我小仲可不是不讲义气的人,等他出来我一定会报答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