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2章 一样的安慰

    更新时间:2017-11-22 09:10:53本章字数:3040字

    即使在这么暗的地方,苏铭也能明显地看到傅熊的脸上青筋直抖,瞪了一眼那个一脸奇怪之色抬起头来正想要问些什么的军士,把他吓得低下头去,然后转过脸去,伸手拍了拍阿福的肩膀,有心想说些什么,却终于还是只说了句:“好好盯着,别出什么差错。”

    然后倒背着手,领着侍卫再次出去。

    苏铭心知这是东郭邪再次给自己提供机会,或者再深入进大营更里面的位置,或者趁着对方的注意力被他吸引过去的时候偷溜出来。

    想了一想,现在都已经偷听到傅熊的说话了,而且还听到了一些情报,再呆在这里甚至冒险深入已经毫无意义了,再说万一那个傅熊嘴里的什么露丝带着大队人马回来,那时候自己想溜都未必能溜得掉了。

    于是,苏铭不再理会傅熊他们,而是延着自己的原路又回到了闯进来的那面墙那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没等多长时间,突然见到仅有的两名哨兵还被调走了一个,另一人的注意力也完全在大门那边,苏铭心叫一声天助我也,立刻一个纵身跃出了治安队驻地大营。

    出了大营,苏铭来到他进去时那勉强可以潜伏身体的草丛中,四下一观察,刚才并没有引起哨兵的注意,而君海棠和姬月舞也早已经不在这里了,想必是已经被东郭邪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想起刚才那名哨兵急匆匆的样子,苏铭心知必是上次傅熊吃了东郭邪的亏,所以这次集中了北城治安队现在可以调用的大部分力量想要一举拿下东郭邪,所以不敢多耽误,立即往大门的方向而去。

    当苏铭到达这里时,正碰到东郭邪还在与傅熊等人对峙着。

    可能是因为上次被东郭邪教训得太惨,因此这次傅熊虽然找来了更多的士兵,但却一直色厉内甚地在军营大门口喝骂并不敢冲出来跟东郭邪交手,而东郭邪也顾忌着大营中的法阵,也并不上前,只是在那里牵扯着他们的注意力,而且他们这么拖着也正合他意,拖得时间越久,他越是高兴。

    苏铭虽知傅熊耐合不了东郭邪,但是刚才露丝那一队人马已经去了很久,苏铭怕万一正好碰上他们赶回来,那他和东郭邪不有君海棠姬月舞就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于是连忙按照他跟东郭邪约定好的暗号告诉他自己己经顺利平安地出来了。

    虽然傅熊在那里虚张声势地不停地辱骂,但东郭邪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接到苏铭的暗号之后,懒懒散散地还朝他们挥手作别,然后大模大样地在傅熊等人的面前转过身来悠哉悠哉地离开了。

    不过,苏铭是不用为傅熊的面子问题担心的了,他知道回去之后他自有一番说辞,说是他如何英勇威猛,利用自己的英雄光环吓走了东郭邪,反而苏铭有些替那个阿福担起心来,等傅熊回去之后,只怕这个马屁精是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苏铭,你可出来了,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一看到苏铭随着东郭邪一起回来,姬月舞激动地一声尖叫扑了上去,好在冲到一半的时候想起这里还有君海棠和东郭邪在,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不然苏铭怀疑自己的身子骨会被她一下子给扑倒在地上。

    君海棠显然也非常高兴,而且刚才也一定为苏铭担了不少的心,见到苏铭平安归来,激动的一向都冷静地她眼泪都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苏铭,你真是想吓死人是不是?刚才你往大营里面跳的时候我和月舞差点儿叫出声来。你的本领不如人,就不要去逞强嘛,我们这里又不是没有大高手。”君海棠把大高手三个字咬得很重,而且还特意瞪了东郭邪一眼,显然是不满这位大叔自己捡安全地来却让苏铭去冒险的行为。

    东郭邪的性子当然不会跟君海棠这小丫头计较,只一挥手道:“好了,我们的事情都做完了,刚才来的时候那个龙姑娘不是让你们去跟他们会合吗?就让我先送你们一程然后再回去流云园,免得路上出什么意外。”

    在这非常时间就算是东郭邪也是事事不敢大意,虽然以君海棠姬月舞加上苏铭的实力并不算弱,但他还是坚持要送他们。

    苏铭连忙道:“好,有东郭先生在,那就什么都不会担心了。”

    一边走一边转头安抚君海棠道:“好了海棠公主,我这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吗?安安全全连块儿肉都没少呢,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好吗?”

    君海棠还没表态呢旁边姬月舞已经抢过来了:“还有我还有我呢,你这个臭苏铭,本公主刚才可也是为你担了好一阵心,你怎么一句话也不知道安慰我啊!”

    苏铭苦笑道:“一样的安慰。你刚才没听出来海棠公主是在,咳咳。”

    苏铭干咳两声偷偷拿眼往东郭邪那里转了两下暗示一下姬月舞。

    姬月舞吐了吐舌头,要说在起源王朝的代表团之中,姬月舞唯一有些顾忌的也只有这个被她父皇亲自请来,身份超然,而且外表冷酷无情的东郭邪了,至于在姬月舞这一路上,加上她还没进君权皇宫之前在流云园的日子里是这样的。

    在往回走的路上,东郭邪突然伸指一点,苏铭他们三个不受控制地移形转位被移到了一幢民居后面。

    苏铭他们正奇怪要问的时候,东郭邪一伸手让他们不要出声,然后往前面一指。

    没一会儿,就看到法宝的光芒大作,正是露丝他们从飞魔治安队的驻地那里往回赶着,以龙沧兰那可怜的实力能佯攻飞魔治安队而逼得他们求援就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又怎么可能会是露丝这支支援军团的对手。

    所以,苏铭等人举目看去,几乎连一个伤员都看不到,只不过领头的几个人全都是垂头丧气的表情,让人看就知道他们一定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苏铭猜测是龙沧兰早已经埋伏下探子在从北部城区治安队生飞魔治安队的路上,所以当露丝他们带着这么一大队人马冲过去想要救援,并且把龙沧兰他们来个包围全擒的时候却无奈的发现龙沧兰他们已经全都跑了。

    可以想象露丝他们带着如此强大的战力出发的时候,说不定还给那个自大的傅熊立了什么不生擒他几个小贼誓不罢休之类的豪言,那个傅熊应该就是喜欢这一套,结果却是乘兴而去败兴而返,一个小贼也没抓到回去之后更要面对傅熊的重责,此时这些人的心情能好得起来么?

    听到苏铭的解说,东郭邪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再看向这些北城治安队的精锐部队时,那眼神活像看到了猎物的狼一样:“苏铭,你带着两位公主先避一避,我去会会他们稍后就来。”

    苏铭吃了一惊,但是这些北城治安队的精锐近在眼前,苏铭勉强压低自己的声音劝道:“东郭先生,这些人的实力非同小可,您虽然很强,但又何必去以少击众,要对付他们不必急在一时。”

    君海棠和姬月舞虽然不满于东郭邪让苏铭冒险的行为,但是对他却仍是当战友对待,也是纷纷劝阻他。

    “呵呵,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苏铭,兵法之要,在于活学活用,你说我是以少击众,以弱击强,但你仔细观察没有,现在他们这些人正因进攻受挫而士气低沉,并且心中焦燥,敌乱则扰。他们虽是人多势众,但我只将他们当作士鸡瓦狗,你们只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隐避起来不要被他们发现就行了。”

    苏铭看实在无法劝得住他,只好点头答应,拉着君海棠姬月舞往胡同的深处隐去。

    “前面什么人!”猛然间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满带警惕地怒喝声。

    苏铭知道东郭邪已经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君海棠和姬月舞。

    两女当然知道他的意思,现在东郭邪已经把他们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也就是说此时他们重又回去那么被北城治安队的这支士气低迷的部队发现的机会并不大,这个险还是值得冒一下。

    她们都是胆大包天的主儿,哪里会有害怕两个字,连忙朝苏铭急切地点点头。

    苏铭心虚地再朝胡同口那里瞄了一眼,拉着她们贴着房屋的墙往那边移去。

    “哈哈,你们问我是谁,我倒更想要问问你们的身份,这么三更半夜的,你们这么一大队的人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大街上?是不是刚刚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又或者这位美女深夜寂寞,一晚上的功夫就勾了这么多浪子上门?”

    东郭邪此时的形象哪里还有半点儿的冷漠,光表面绝对会认为他是个狂妄的登徒子,看上了人家漂亮的露丝美女。

    东郭先生你就不能别弄这么狗血的剧情么?就算要故意激怒人家招数很多的啊,何必弄是这么下作,反正苏铭以后出门是不敢再告诉人家他们是认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