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5章 破阵

    更新时间:2017-11-23 09:11:50本章字数:3023字

    但是现在当然不是心疼部下的性命的时候:“来人啊,有刺客,所有人就近组织起来,多发挥一下群体的力量,将这刺客活捉下来的,我要好好逼问他一下,看看他的主使是谁!”

    “好!”虽然已经被东郭邪打飞了不少的战士,但听到了露丝的重赏,所有人还是不管前面已经倒下去了多少,依然前赴后继地朝着东郭邪扑了过去。

    这样一来除非他想要动用强大的魔功直接连他们这些人带民房里的人家一起炸得灰飞烟灭,否则就只能按部就班地看能不能一点儿一点儿地削弱一下露丝这伙人的实力,现在多处理一个将来跟他们对决的时候敌人就少了一个嘛。

    只不过时间却未必站在他们这一边,如果被北城治安队的大营发现了他们这里的异动,再派人支援过来,那就跟刚才一样了,被人家两面夹击,而且现在苏铭他们还没走远呢,真要用这么厉害的魔功只怕会伤到他们,那可是自己绝对不能容忍的。

    “啪啪啪!”东郭邪这柄魔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刚冲上来的这一拨战士被他操控着魔尺不断地抽打,立刻就让这些士兵不知如何下手了,现在看上去好像是自己一方送上去给人家单枪披马的一个人给教训一样。

    不过露丝可是没有半点儿动摇之色,依然大声呼喝着指挥着手下的士兵们全力围攻,她就不相信陷入了他们的重围之中,这个疯子还真有办法能逃得出去!

    东郭邪当然也知道在这重围之中,一旦被他们的随便什么人缠上了,那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不敢大意之下,东郭邪且战且走。趁着这一阵混乱还没有平息,而在露丝的严令之下,阵势又开始出现其他的不稳的现在,见缝插针地在那些实力较弱的战士中间,利用他们当挡箭牌,让这些正追杀自己的家伙投鼠祭器,免得这么快就要动自己压箱底儿的本领。

    “我,我说这位大人啊。”东郭邪开始装出喘不动气儿来的样子:“我好像也没怎么招惹你么?你至少计我这么大的仇么?”

    一边说着一边又躲过了三柄飞刀。

    “如果你真是对我之前说的那些话那么介意,那我道歉,我收回总可以了吧,你看现在我们两方耗在这里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就算你不可怜我这半老头子的体力也总得担心一下你的手下的性命吧?”

    “众人不要听他妖言惑众,只管拼力将他给我杀掉,谁能拿下他的人头,我重重有赏!”

    露丝丝毫不为所动,依然严厉地下令道。

    东郭邪心中冷笑,他刚才那么像求饶似地叫唤只不过是想多激怒这个露丝而已,实际上他哪有那么累的?

    听到露丝的话,东郭邪抬眼望去,虽见有几名战士听到重重有赏心中更加卖力地杀了过来,其他人根本就没多大的反应。可见此刻他们的士气是何等低落了,而这正是东郭邪要利用的最大一点。

    “喝!”第一次的东郭邪一改刚才言语犀利刁钻的特点,猛然大喝一声,魔功狂转,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一道气场,将这些攻在最前面几乎已经很接近自己的战士全都吸了过来,然后猛力一张,又将这些人全都弹了出去,令他们将他们身后的那一排一排的战士们全都压倒在了地上。

    这样一来,在东郭邪的周围形成了一大片的空档的地方,东郭邪得到这个喘息之机,并没有傻得去闯已经得到了严密保护的露丝那里,而是直接再祭出一把魔剑来当作攻击法宝,而脚踏之前的那柄魔尺,在离地面并不高的半空中灵活地往后面这支部队的主力那边冲了过去。

    虽然后面那里人数较多但是由于平均实力更弱,而且站位空档更大,再加上几个高层的指挥如露丝等人全都集中在前面,后面少人指挥。所以那里反而是更适合东郭邪占据主动之势避实就虚,击溃他们的关键所在。

    然而等到东郭邪已经冲到阵中大开杀戒的时候,露丝等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紧跟而上追上前去想要阻止。

    此时就算东郭邪没有使用什么威力极大的魔功或者法器也已经将近十名战士斩于剑下,看得露丝既心痛又愤恨,气得想要把东郭邪扒皮抽筋的心都有了,但是她却也知道对付这么一个绝顶高手绝对要冷静,否则的话他们甚至有可能会被这一个人给生生耗死的。

    中间离他最近的十个人给我冲上去,不计代价地缠住他,其他人成内月阵,立即变阵!

    露丝的声音都因为心中的焦燥而变得沙哑,不过此时对于那些正被东郭邪杀得叫苦不叠的战士们来说,却比平时那悦耳的声音更像是仙乐一般。毫不犹豫地将那命令当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依令行事。

    内月阵是一种专门针对被围住的敌人而采用的阵法,这个苏铭也曾跟着安吉将军学过,虽然现在自己对它还并不精通,但据安吉那个阵法专家的说法,此阵在小范围以弱围强的战斗中确有奇效。心中不禁开始为东郭邪有些担心。

    果然如苏铭所料,在费了一翻功夫将这十几个不要命缠住自己的战士解决之后,东郭邪发现自己有点寸步难行起来。

    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些杂鱼们的配合作战能力有了极大的提高,东郭邪感觉自己每时每刻都在同时跟四五个以上的敌人在交手。

    虽然他们就算真是四五个人合力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其中的辛苦和费劲儿却让他有点儿焦头烂额了。

    “左五步!”正在东郭邪犹豫是要采用威力其大可能会波及到平民的民居的那种威力极大的招数还是见好就收,拼尽全力杀开一条生路逃之夭夭之时,突然胸口传来了苏铭的声音!

    东郭邪心中一动,在苏铭冒险闯入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时,自己交给他的几样小玩意儿中就有一样名叫千里传声的宝物。

    那是一种生长在黑海中的极为罕见的海螺制成,不用度功传送便可在较远的距离上通话,虽然不可能真的是千里传声,但是要做到五六里传递声音还是不难的。

    虽然不知道苏铭为何会这样指挥自己,但现在自己身处如此困境之中,既然自己想不出办法来,听听苏铭的又有何不可呢?

    打定主意,东郭邪没再犹豫,及时地按照苏铭的指示往左迅速移了五步,此时正好躲开了齐齐攻往自己的三把法器,而一名冒失鬼却不知怎么冲到了自己脸前,东郭邪想都没想一拳轰出直接把那倒霉孩子从魔剑上打落下去。

    然后就听到一声惨叫和他落地时碰的一声。东郭邪没空再去理会他,这里虽然并没有飞得太高但是离地面也有七八米的高度,这么摔下去,以血肉之躯虽然不至于摔死,但绝对残废了。

    苏铭看到东郭邪按照自己的指示一击得手,心中长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东郭先生真是完全的相信自己,刚才他要是有一丝犹豫的话,只怕也做不了这么完美,而且还会给对方变阵的时间。

    这下子不管是东郭邪对苏铭的信心还是苏铭对自己的自信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按照记忆里安吉将军教给自己的关于这个内月阵的内容,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北城治安队的阵型变化一边给东郭邪做出最有利的提示。

    而东郭邪则根据自己所处的情形灵活地决定是不是要听从他的建议,而每次他根据实际的战况采用了苏铭的办法,则往往会打得北城治安队一个措手不及,狼狈不堪。

    苏铭暗自庆幸,一是自己没听从东郭邪的话直接离开,否则现在东郭先生就要有麻烦了。

    另一个则是庆幸现在魔界中人普遍轻视阵型的演练而是更注重实力。看露丝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对这个内月阵也是一知半解而已,否则以自己这半吊子不满的水平哪里可能这么轻松就指挥着东郭邪将此阵破去?

    但是身在战场的露丝等人可并不认为苏铭,啊不,应该是东郭邪是对这内月阵一知半解,看到自己在一个特殊的机会里学会的阵法,却被对方几次三番都提前预知了阵型的变化反过来让自己方吃了大亏,露丝醒悟到对方必是也对这阵法非常熟悉,甚至比自己还要熟悉。

    不过,这也并不重要了,反正自己依靠着对这阵法的几个变化进行了变阵,但却依然没有改变战局,对方仍然是对自己阵型的演变了如指掌并让自己损失惨重。

    虽然已经有点儿气急败坏了,但是在自己的两名亲信手下的提醒下,露丝还是醒悟到不能再依靠这套阵法了。

    “柳漳,李默然,你们两个亲自带队去尽量缠住那个疯子一会儿,给我们的人的变阵争取时间!”露丝下令道。

    “可是,如果我们过去了那大人您这里”柳漳有一丝犹豫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