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7章 这么夸张

    更新时间:2017-11-24 08:31:41本章字数:3050字

    君海棠和姬月舞大吃一惊对望了一眼,这家伙真的是那个整天沉默不语总拿着冷脸对人的东郭邪吗?

    苏铭却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东郭先生刚才看您几次被围,不知您有没有受伤?”

    东郭邪看了苏铭一眼,然后仰天叹了一口气:“唉,我是老啦!”

    苏铭闻言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东郭邪真的受伤了,所以才有这种感叹,连忙追问道:“东郭先生,那您是伤在了哪里?快点儿让我看一看吧?要不要紧?”

    一边说着一边还想要上来帮东郭邪看一看。

    君海棠哭笑不得地赶紧拦住了他:“好了苏铭,东郭先生并没有受伤,刚才只不过是有些感慨而已,我想东郭先生感慨的是自己的心变软了吧?”

    “哦?”东郭邪和苏铭同时惊讶了一下,只不过东郭邪惊讶的是君海棠的心思细密,而苏铭惊讶的是,心软这件事竟然会发生在东郭邪的身上。

    “海棠公主,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在感慨自己的心变软了呢?”东郭邪略带好奇的问道。

    君海棠笑道:“在刚开始要露丝他们这支中队的麻烦的时候,晚辈可以很明显得感觉到东郭先生心中的杀机,而且在一开始的时候也证明了这一点,从东郭先生直冲入敌阵开始出手都很少留情,当然这并不是指先生非要杀死那些士兵不可。”

    “只不过以先生当时的心思,恐怕也是想至少让他们短时间内无法参战,以削弱我们的对手的实力为先。这样的话最后放过露丝与那些散兵岂不是与先生之前的打算相违背吗?再加上先生最后的这一句感慨,所以晚辈大胆猜测先生是有些为自己的心软而感慨。”

    “呵呵,好好。”东郭邪第一次竟露出了赞赏的笑容,她们两个还好,苏铭简直吃惊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这家伙真的是东郭邪?

    “不愧是君权魔尊的女儿,心思细密,推断正确,再过上他几年,只怕又是一名女智者,君权王朝后继有人啊!”接着不等君海棠想要谦虚一下,摆手道:“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今晚需要好好地静一静才好。现在还是抓紧时间把你们三个送去与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人会合才是。走吧。”

    苏铭听东郭邪这么说,只好把一肚子话先放回肚子里,想起刚才东郭邪所展示的一斩之威,胸中忽然充溢着一股豪情。

    “苏铭,海棠公主,姬月舞公主,你们终于回来了,害我们担心死了。”刚来到龙沧兰临时安排地安顿他们这些人的住处,龙沧兰就已经一边一副长松了一口气地模样,一边冲上来,跟君海棠抱在了一起。

    “按我们计算的时间你们三个应该早回来了才对啊,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如果再晚一点儿啊,我都要忍不住派人去找你们去了。”放下心来之后,刚才为他们担心的怨气又升了上来,忍不住拉着君海棠坐到皮椅上,埋怨起他们来。

    “呵呵,沧兰姐姐息怒,我们这不是都回来了吗?而且三个全都是平平安安的既没少块儿肉也没有少块儿骨头,这下你还不放心。”君海棠当然知道龙沧兰是在开玩笑;“沧兰姐姐还好意思说我们,我们三个加上起源王朝的东郭邪先生在他们驻地大营外等了好长时间,才等到一个叫露丝的中队长,带着—队人马去保护那个飞魔治安队去,否则的话我们不知能提前多么长时间回来呢。”

    “好,好,好,其实都是我们的错,这样行了吧?”龙沧兰本来看到苏铭君海棠他们安全回来气早就消了一半了,此刻听到君海棠也追究起他们的责任来,连忙赔不是;“海棠公主你们不知道,那个飞魔治安队别看规模虽小,警戒却并不是很弱。”

    “再加上我们对他们那里面的地形很不熟悉,更要完善计划免得被他们抓往活口,当然要花费很长时间了。而且那也已经是我们的最快速度了,所以啊,你们就不要抱怨了吧?”

    “对了!”一听到龙沧兰他们佯攻飞魔治安队的事情,姬月舞立即来了兴致;“沧兰姐姐,你们是不是让露丝他们吃了个大亏啊?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还碰到了他们,看上云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但却没见有多少人受伤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不过是略施小计让他们白做了许多无用功。”龙沧兰淡然笑道;“在他们往这来的路上已经被我们的探子得知,而我们故意不甩开他们引他们来追,然后在我们事先埋好陷阱的地方让他们踩中了几个暗雷符。”

    “后面我们更是全都布置成了与那一片相同的样子,令他们误以为这里也有暗雷符,于是只得先放弃追击我们先行把那些暗雷符给排除,哈哈,其实那里都是我们埋得些黄纸,然后我们趁他们被拖在那里绕后再云袭击了一次飞魔治安队,等他们急急忙忙赶回来的时候,我们又早已经跑了个没影,所以今晚他们是光跑路没有实际打过一仗,当然心情郁闷了,怎么他们闯到你们了?”

    姬月舞听龙沧兰主动问起更是来了精神,眉飞色舞地道:“沧兰姐姐你是不知道,今天你可是错过一个很精彩的场面,知道我们这次去北城治安队的大营探听情报,还请来了我们起源王朝的东郭邪先生押阵。”

    “这次我们三个是没有被他们碰上,因为他们碰上的只有东郭先生,哇,今晚东郭先生简直帅到家了,你知道吗?就在刚刚我们亲眼目睹了东郭先生以一人之力击溃了他们的那支由近百名高手组成的精锐中队啊!”

    姬月舞双手互握放于胸前,一副眼前全是小星星的样子。

    苏铭简直有些无语了,一开始这个小丫头不是还对东郭邪相当不感冒的吗?没想到刚过了一个晚上这家伙就成了东郭邪的崇拜者了。

    更何况东郭先生能击溃他们里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唉,怎么从姬月舞的嘴里说出来就把自己给完全忽略了呢?

    “不会吧?真有这么夸张?”龙沧兰虽然能感觉得出东郭邪一定是一句绝顶高手,但却判断不出他到底已经达到了什么层次,现在听姬月舞说起来,心中大为惊讶。

    “北城治安队虽然是那个什么傅熊的手下但怎么也是我们君权王朝的正规军唉,实力非常之强,这从我们跟他若有若无地交了这几次手就可以感觉得出,而且那个露丝也并不是个无能之辈,月舞,那可是近百名高手啊,难道东郭先生使用了什么强大的魔功搞了一个突袭这样一个照面把他们打成了残军?”

    “不是的,不是的。”姬月舞连忙摇手解释道:“这次东郭先生可不是搞什么突袭战之类的,而是真真正正地正面作战,硬是将他们的中队给击溃,要不是东郭先生最后心软了一下,只怕北城治安队的实力就要大为削减,而我们也已经去掉了一个大麻烦了呢。”

    龙沧兰倒吸了一口凉气,以一人之力击败了整个中队,那是何等惊世骇俗的实力啊:“虽然我并没有看到那一战,不过光听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那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称为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但绝对是豪情万丈的一战吧?难怪之前你都对那个东郭邪不怎么热心现在却这么积极地替他吹捧起来。”

    “什么啊!”没想到龙沧兰直接拆自己的老底儿,弄得姬月舞脸色一红;“其实我本来就是觉得东郭先生的实力非常高强的啊,什么叫以前不怎么热心现在积极啊。”

    拜托,月舞,一直都跟那具东郭邪关系匪浅的好像是苏铭吧?在苏铭之前你有提起过要让这个东郭邪去帮你们浅入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探听情报吗?

    “对了,沧兰姐姐你说起这件事,我们还有一件事必须要弄明白呢。”君海棠听到龙沧兰提到这件事,连忙提议;“那就是此次潜入北城治安队大营的根本就不是东郭先生,而是苏铭,那个东郭先生只不过是去帮苏铭吸引注意力再加上送我们安全返回而已!”

    “什,什么,竟然是苏铭偷偷潜入进去的?”龙沧兰孙老六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们没有在开玩笑吧,那怎么可能?”

    君海棠和姬月舞早猜到龙沧兰会有如此不敢相信的反应,一把把苏铭直接扯了过来:“好了苏铭你现在亲口向沧兰姐姐他们坦白一下吧?今晚的行动到底你跟东郭邪是谁潜入进去了?”

    “呃,这个嘛,的确是我。”苏铭一边承认一边想要找些什么谦虚词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刚刚自己已经被君海棠和姬月舞这两个美女留着的又吃惊又担心又惊讶的眼神,给弄得很不自在了。

    他可不想弄得人尽皆知,那样的话指不定又有谁会像君权魔尊那样硬生生地把他的出身来历做了哪些儿亏心事儿全都分析得一清二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