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9章 老王

    更新时间:2017-11-25 09:16:22本章字数:3044字

    “而且,其它地方也有同样折隐忧,既然对方己经知道金瓯大魔神祭祀团己经投向陛下,怎么可能会不对你们祭祀团的一些微秘密联络点多加注意?所以,虽然我知道沧兰姐姐既然敢把海棠公主带出皇家猎场,就一定有了妥善的安排。”

    “但也请沧兰姐姐想想越是你精心掩饰的地方,反而可能越会引起敌人的注意,一旦敌人来佧袭击,就算海棠公主能够逃走,但公主离开皇家猎场的事情必然暴露引来敌人的疯狂搜捕,而此时君权魔尊陛下远水难解近渴,恐怕这样看来的话,可以说反而可能让海棠公主冒此奇险随我们一起行动会更不容易被人发觉,你说呢?”

    龙沧兰沉思良久,无奈道:“大魔神殿下在上,会保佑公主的吧?那好吧,那海棠公主就交给你们了,苏铭你责任重大千万要小心谨慎,万不得已就直接放弃计划带着两位公主直往皇家猎场而去,知道吗?”

    君海棠和姬月舞大喜,君海棠抢着道:“沧兰姐姐放心吧,就算苏铭不知轻重,不是还有我和月舞的吗?我们会看好他,不会让他乱来的。”

    苏铭一头黑线,狠狠瞪了瞪正笑成一团的姬月舞和君海棠,真是没见过恩将仇报到这种程度的,自己刚才真应该帮她们说好话吗?可恨现在就算想反悔都来不及了。

    龙沧兰看了管仲一眼,转向苏铭道:“苏铭,你刚才还听到他们由那个阿福去找车夫,虽然柳林群落的车马行是我们君权皇城现在最大的,而且也是属于中立势,但是为了能百分之百确实对方会找上门儿来是不是让你的手下去想办法主动跟他接上头儿呢?

    苏铭一愣,这件事本来是由管仲负责的,不知道龙沧兰为什么绕过管仲却来问自己的意见。

    管仲却知道龙沧兰只怕是起了怀疑,看出自己可能是苏铭的直属手下,所以不便直接对自己下命令,见苏铭还没反应,连忙道:“龙祭祀大人所言甚是,这件事情小人也有考虑,一会儿小人便亲自去一趟北城治安队大营那里,想办法让那个阿福无意之中能碰得上小人,也免得他多跑远路嘛。”

    “嗯,那就极好,管仲先生真是一心为主啊,能想得这么周详,我也就放心了。”龙沧兰饱含深意地再望了管仲和苏铭一眼。

    苏铭也己经反应过来,听到龙沧兰的话心里有些好笑,龙沧兰看上去比姬月舞甚至君海棠都成熟许多,但实际上也还是小孩子心性。刚才在路上差点儿吃了管仲的亏,这会儿是要故意给自己和管仲点儿厉害看看啊。

    不过,天大地大,还是沧兰姐姐的面子最大,自己也不想女孩子计较这些。

    然后大家又对细节作了一些补充,苏铭,君海棠和姬月舞随管仲他们扮成车夫,潜进飞魔群落,看机会打探一下飞魔群落的布置,计划还有就是这些灵符到底有什么作用。

    而他们商定好一些联络的标记,龙沧兰亲自带领她的亲信高手作为接应,一旦接到苏铭他们的信号立刻会率人接应。

    等他们商议妥当时间已经不早,管仲马不停蹄地带着两名手下赶往北城治安队大营的方向想办法跟那个阿福搭上话,把他带去柳林群落车马行,而君海棠和姬月舞也想去时却被龙沧兰和苏铭劝住,原因只有一个,而且非常简单,君海棠和姬月舞还有苏铭不会驾马车!

    虽然他们骑马倒已经很溜了,对马性也有一定的熟悉,但这可并不等于他们就会驾马车,如果真要这么跟了去,那绝对是第一个露馅不可。

    所以,他们必须趁这一点儿点儿的工夫先一步前往柳林群落的车马行等候,并且趁这一点点的时间由那里的老师傅进行指点,争取能够比较熟悉地驾驭马车。

    君海棠和姬月舞虽然心中可借错过了一个戏耍人的机会,但却都不是不分轻重的人,知道不能因为她们而连累了人家柳林群落的人,更不能累得计划失败。所以只有乖乖跟去。

    柳林群落车马行并不像苏铭想像中那样有一个何等宽广的院子,也并没有成排成列的排得整整齐齐的马车在等待。

    苏铭心中奇怪,要开一家车马行如果没有足够的马车,那岂不是人家来进行大规模的订车运货时便无法接下这生意了吗?

    更何况,柳林群落的这家车马行可是君权皇城最大的一家了,虽然不一定有城守军本部军营又或者四城治安队的驻地大营那么占地广,但怎么着也得能排上一百辆马车吧?

    实际上却可怜的很,苏铭估计这点儿面积恐怕连五十辆都排上开。

    一问那里的老师傅老王却被他老人家一通好笑。

    “年轻人,你们要知道这里可是君权皇城啊,寸土寸金的地方。”老王一句话就点醒了他们:“许多人家在这里可是连住的房子都买不起啊,我们车马行又不是多么有利润的行业,哪里有这么多钱买下那么大一块儿地方?平时的时候啊,只有三十辆马车在这里等候,其他的马车都在外面碰买卖,如果真要发生了什么事非要集合大队马车,那也会是城外选个地方,呵呵,明白了吧?”

    三人一齐脸色,尤其是苏铭。本来姬月舞和君海棠都身为公主,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她们当然不知道君权皇城这寸土寸金的土地,对老百姓们意味着什么,但是他苏铭一直生活在皇城外,对他们的情况都是非常熟悉的了,竟然也会问这种问题起来。

    进到车马行内,老板杜莫洛夫早已经接到消息等在那里了,

    双豹熊眼,虎躯狮背,杜莫洛夫的形象真像个威猛绝伦的杀神一般,不过现在脸上却洋溢着爽朗的笑容,真是让人亲近又不敢,不亲近又对不起人家这么灿烂的笑容。

    苏铭运起无名内功打量了他一翻,这个杜莫洛夫的确是个直爽的汉子,属于那种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一言相合又要拜个干兄弟儿的类型。

    而他的实力当然在苏铭之上,但却比不上管仲,据苏铭估计恐怕比之君海棠也要略逊一筹,与姬月舞相当。

    虽然是晚上,但大门口未必就没有经过这里的探子,所以将君海棠他们让进房内之后,杜莫洛夫才赶紧行礼:“柳林群落驻节,车马行老板杜莫洛夫拜见海棠公主殿下,愿仁慈的大魔神殿下保佑公主永远健康美丽。”

    “起身吧,这次我们也是秘密前来,而且时间紧迫,就不要再讲究这些繁文了。”君海棠伸手虚扶道。

    苏铭倒是吃了一惊:原来杜莫洛夫老板还是柳林群落的驻节大人啊,竟一直没听管仲提起过。

    “呵呵,这位一定就是苏铭神医吧。”杜莫洛夫认出他来,神色之恭敬比之对待君海棠竟没有半点儿逊色;“我早管仲兄弟说起多亏了苏铭神医仗义出手,这才救下了大长老大人的性命,呵呵,我们柳林群落上上下下全都愿为苏铭神医效死力,以报答苏铭神医的大恩。”

    苏铭见杜莫洛夫又要给他下跪,吓了一大跳。连忙拦住:“杜莫洛夫老板千万不要这样,那不过是苏铭的举手之劳而已,而且大长老他也已经派了管仲来效力了。”

    杜莫洛夫站起身来续道:“那也不相同啊,管仲毕竟代表不了小人的一份心嘛,呵呵,至于小人这个职务嘛,嘿,说来惭愧,我们柳林群落是个小群落不能像斩龙群落和破荧群落那些大群落一样专门派出正式的驻节,而且还在君权皇城这么贵的地方修驻驻地,只好就找民间人士来代为顶上这么一个官缺儿,正好小人又是开车马行的,在情报上能给群落一点儿帮助所以就菪大长老大人看得起,让我当一阵子。”

    “扑哧!”

    姬月舞和君海棠她们听这么个大汉叫起穷来,不由觉得好笑。

    苏铭暗自点头,这个杜莫洛夫确是个真性情的好汉子,值得深交。

    “对了,两位公主不是被管仲他们护送去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秘密驻点吗?怎么又跟着老王他们来到我们车马行了?”杜莫洛夫不解地问,虽然他们是洛阳皇城最大的车马行,但也毕竟还只是个车马行而已。

    当然不能跟名震君权的四大祭祀团之一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实力相提并论,怎么看,海棠公主还是在他们那里更安全一些。

    苏铭解释道:“是这样,我们刚刚得到情报,北城治安队的傅熊将要把一批十分重要的货物秘密运往飞魔群落驻地,但又不想引人注意所以就想从中立的车马行找一些车夫前去。”

    “这样的话请公主殿下和苏铭神医放心!”不等苏铭说完,杜莫洛夫就已经拿他的大掌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茶杯都旌翻了个个儿;“不要说什么北城治安队,就算是大祭祀索伦大人前来,我杜莫洛夫也绝不会助纣为虐,帮助这些坏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