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0章 马术

    更新时间:2017-11-26 09:10:03本章字数:3057字

    “他们要真找到我们车马行,我立刻一口就回绝了他,而且我现在就派人去通知一些跟我们有交情的车马行,让他们也不接这单买卖,哼,在君权皇城的车马行业里,我杜莫洛夫说句话还是管用的!”

    苏铭三人尴尬地对望一眼,苦笑起来:“这个嘛,这个,杜莫洛夫老板。。。。。。”

    “苏铭神医放心吧,不就是受点儿连累么?我就不信他飞魔群落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还能拿我们怎么样,更何况我杜莫洛夫也不是什么怕事的人!”杜莫洛夫豪情依旧,完全没留意到苏铭等人的尴尬神色。

    “呃,我们的计划是,不但要给他们运送这批货,而且,而且一定要让他们找上我们,而管仲他们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直接往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大营那边去接上那个阿福了。”

    这下轮到杜莫洛夫尴尬了,哭笑不得地挠了烧后脑勺,大长老都知道自己的性子,多次嘱咐自己行事要稳重一些,没想到还是当着海棠公主和苏铭神医的面儿弄了这么个大乌龙:“啊,这,这样啊,呵呵,那个,他们不是咱们的敌人么?干嘛咱们还要帮他们啊。”

    杜莫洛夫就是这么个优点,知道自己错了的时候绝不避讳,直接就去请教,人家说得对就直接改,不含糊。

    “是这样的。”君海棠解释道:“我们,我们呃,受父皇之命。”

    特别咬重了这句话,君海棠脸色一红,心虚地看了苏铭和姬月舞一眼。

    “秘密潜出皇家猎场随金瓯大魔神祭祀团的人前来君权皇城,正是想探知飞魔群落黑格的奸计,好不容易才得到了情报说傅熊有今晚的行动,就算我们拒绝跟他们合作,但君权皇城里有这么多车马行,未必家家都跟杜莫洛夫老板有交情吧?”

    “所以他们总能找到车夫的。与其拒绝跟他们合作,不如利肜这次机会由我们的人潜进飞魔群落的驻地打探情报。所以我们三个提前来到贵车马行,就是希望能得到杜莫洛夫老板的亲自指点,忙学会驾驭马车,不要露出马脚。”

    “哦,原来如此。”杜莫洛夫恍然大悟,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奇怪这么危险的事情干嘛让海棠公主和苏铭神医亲自去做,但是人家是什么人物啊,怎么可能没有周全的准备,自己这个大老粗还是别再问了,弄不好又丢一次人。

    “这个公主殿下还有苏铭神医算是找对人了,在这君权王朝里,虽然我杜莫洛夫当然不是骑术最好的人,但却绝对是驾驭马车最好的人,呵呵,由我这个明师来教你们包管在管仲他们来之前就让你们像模像样!”

    教授苏铭姬月舞和君海棠驾驭马车就直接由杜莫洛夫包办再加上老王从旁协助,去了马车场,这里并没有停满马车还有不小的一块儿空地。

    杜莫洛夫解释说现在因为他们车马行要不停地从北城治安队的大营往皇家猎场运送物资,所以直接让大队人马在北城过夜,免得天还不亮就得乱哄哄的出发,所以现在整个马车场里也不过十来辆马车而已。

    一进马车区,杜莫洛夫先莫名其妙地带着他们参拜那个什么什么马神,连君海棠的公主身份还有苏铭对他们柳林群落的大恩都例外不了,更不用说姬月舞了。老王在旁边笑着劝解,说这是杜莫洛夫老板个人的信仰只不过强加在了他们这些手下的头上,让他们先委屈一下,等离开这里去了外面,包括老王他们都是不做的。

    杜莫洛夫人虽然粗豪但驾驭马车的本领却非常细腻,那马车在他的驾驭下,简直就像根本没有拉车一样灵活自如,转弯可说是随心所欲,一些小到苏铭他们认为绝不可能转得过去的弯他也转得轻松自如,看得他们大为观止。

    既然有这样的明师在,而苏铭他们三十个对马术和马性都有一定的了解,没用多长时间就都学会了基本的驾驭技巧,虽然肯定不可能跟杜莫洛夫或者老王比,但是想来是不会露出破绽了。

    连杜莫洛夫本人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掌握了基本要领而且都驾驭得像模像样,连连称赞他们是百年难遇的驾马车的天才,一个劲儿地想要收他们三个人为徒,让他们拜在马神门下,连君海棠和姬月舞尊贵的身份都给忘了,弄得苏铭他们尴尬无比,又不知怎么推掉这个直诚大汉那烈焰般的热情,好在老王看出不对连忙劝阻,才把他们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了出来。

    “哈哈哈,福大人您看,这就是我们柳林群落的车马行了,我们老板杜莫洛夫正在里面恭迎您的大驾!”

    也不知是这个阿福官僚作风严重,自己的动作太慢还是管仲因为找机会接近他而多耽误了不少时间,当然,可能也有原因是他们实在学得太快了。

    反正等苏铭他们学会驾车又在那里自己驾着车一边熟悉一边玩了好久,才接到管仲提前派人传来的消息,管仲带着那个阿福来了。

    “哦,这就是你们车马行?”阿福从马车上下来,搭眼瞅了半天才不屑道;“哼,什么全君权皇城最大的车马行,看看你们这门面,都不知几十年没换过了吧,真是看着就破旧不堪,要不是看与管仲兄弟你有缘,我才不会跨进这种地方一步呢!”

    “唉,大人您不必用这种眼光来挑剔这车马行嘛。”苏铭偷眼看去,现在那个阿福的样子活像掉了个个儿,他倒像成了傅熊而旁边的管仲则成了他的那副专讨主子喜欢的奴才样儿,也不知是该气这个阿福的作威作福,还是该笑管仲的扮人像人扮鬼像鬼。

    “福大人您是什么身份啊,依您这么尊贵的身份平常出入的地方那都是大富大贵之地,呵呵,我们这小小的车马行当然不能入您的法眼了,不过经您这么一点评,呵呵,我们这车马行再小再破那也足以把其他所有的车马行给比下去了,现在这君权皇城第一车马行才算是名至实归啊。”

    苏铭无语,他刚才真是想错了,这管仲哪儿是接替了阿福的角儿啊,这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恐怕这个阿福本人都说不出这么肉麻的恭维话来。 

    不过,阿福显然没觉得这话有半点儿肉麻的地方,反而听这话听得全身二百零六块儿骨头无一不爽,得意洋洋地咪着眼睛听了一会儿,笑着摆了摆手:“算了算了,看在你管仲兄弟这么会做人的面儿上,过几天我去央求傅熊队长亲自给你们写一副新牌匾,到那时候你们才真叫第一车马行,懂吗?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可是受了队长大人的派遣来办正事儿的,走,咱们还是先进去会会那个,呃,那个。。。。。。”

    “我们老板叫杜莫洛夫。”管仲小声在他耳边提醒道。

    “啊,对对,杜莫洛夫老板!”

    阿福一点头。

    “希望他手下的人,可别像他的门面这样我就放心了。”

    看到阿福他们走进来,苏铭的心有点儿揪起来了,刚才他在外面那嚣张的话语他可听得基本不落下,如果让这狐假虎威的家伙跟直性子的杜莫洛夫老板碰了个照面,他敢打包票,用不了两句话,杜莫洛夫非用他那似乎能生撕虎豹的大手把这个阿福,给痛揍个半死再一把扔出车马行不可,前提是没先把他给打死。

    君海棠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焦急地跟苏铭对望了一眼,但是现在时间太紧,而且他们根本对这车马行里的人不熟悉,也指挥不动他们,就算现在想办法弥补也来到不及了。

    “不用急,只要被管仲兄弟给忽悠进这车马行,那个阿福肯定会选中我们的。”

    苏铭和君海棠齐齐吓了一大跳,杜莫洛夫怎么没去迎接那个阿福啊?怎么还在这里装出一副打扫着马车的样子?

    “哈哈哈,管仲啊,今天你带来的这位大爷气宇轩昂,面带红光,一举手投足之间都非凡人,不知是哪位贵人光临我们柳林群落车马行啊?呵呵,我杜莫洛夫真是三生有幸啊。”

    更让苏铭他们三个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老王师傅竟然顶着杜莫洛夫老板的名儿跑上前去迎接起了阿福!

    “呵呵,没想到吧?”看到苏铭他们三个在自己眼中的聪明人露出这么吃惊的表情,杜莫洛夫显然非常得意;“这可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计策。我也知道我自己的性子,跟人打交道一言不合就要非动手不可,这样哪儿做得了生意啊。”

    “所以碰上不好惹的客人,我就干脆叫老王顶着我的名儿上去接待,这样时间一长,除了跟我们有往来的同行,其他人包括一些长期来往的客人都以为老王才是我杜莫洛夫,哈哈。大魔神殿下在上,这真是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一件事儿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苏铭君海棠和姬月舞三人交换了个眼神儿,越来越觉得这个杜莫洛夫很有意思了。